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姜维平文集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金马大厦被炸毁的背后秘密
   
   
   姜维平
   

   
   
   
   
   
   
   
   
   
   
   中共官场的黑暗内情,非体制内人士所能想象,随着薄熙来的垮台,过去很多鲜为人知的荒唐故事都一一浮出水面,他的死党为了薄熙来的上升和共谋敛财而绞尽脑汁,置国家财产和人民利益于不顾,胆大包天,挥金如土,只为博得主子薄熙来一笑,如同上个世纪听信风水大师的胡言乱语,动迁大连苏军烈士纪念塔一样,2011年1月9日早晨7时16分,一声巨响划破天空,曾经的大连开发区标志性建筑——金马大厦,瞬间变成一片废墟,让大连开发区很多民众十分痛惜和震惊。
   
   为何要炸毁金马大厦?
   
   当地媒体说,位于开发区金马路的金马大厦,始建于1984年,共28层,高94.6米。1991年正式投入使用,是当时神州开发区“第一高楼”。金马大厦建成初期,不仅开发区管委会在其中办公,区内众多金融机构、外商办事处、商贸公司也集中在这里,使之成为当时开发区的行政商务中心。
   
   说起金马大厦,我真是感慨万千,80年代末,我与新华社辽宁分社记者孟宪民一起在那里拜访当时的宣传部长于怀江等人,商讨建立记者站的方案,我还协助《大连开发区报》的社长老杨和编辑赵东妮,设计和排印了第一个副刊,我也曾在那里采访了几任管委会主任:班耀日、田昌明、高姿、姜丽华等主要领导,他们大都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因此,不论怎样,我对金马大厦的印象也是非常深刻,我在加拿大得知这座大厦被炸毁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太可惜了,那么完好的现代化大厦怎么要炸毁呢,内心非常复杂,至今不能释怀。
   
   据惯于编造谎话的国内媒体说,1994年后,随着开发区的发展,金马大厦的行政、商务、金融功能逐渐减弱,近年来因年久失修而长期闲置。日前,金州新区管委会为提高土地利用率,决定对其实施爆破拆除。由于金马大厦周边建筑物密集,此次爆破技术难度极高。有关专家经反复测量研究,最终采用折叠式爆破,设置两个爆破点,建筑物以“Z”字形倒塌。金马大厦爆破后,该地块将进行土地平整,用于高档住宅区建设。
   
   真的是这样简单吗?近日大连知情者表示,当地人普遍流传一种说法:开发区的金马大厦之所以在使用不到二十年就被炸毁的主要原因,是这座大厦的名字与薄熙来犯冲。因为那里有一个近年建成的童牛岭风景区,在这个风景区的两座山头上,分别修建了一个飞碟观光塔和一个巨大的铜牛雕塑,铜牛上面骑着一个吹笛子的小童。不了解内情的人还以为当地官员喜欢艺术,匠心独运,其实,这正是时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周某斐为讨好薄熙来,为感谢恩人,而不惜斥巨资特别修建的,由于薄熙来是属牛的,要用这一大手笔来彰显薄熙来篡党夺权,牛气冲天的寓意。可以想见,周某斐为讨得主子欢心用心良苦和不遗余力。
   
   2003年底之前,金马大厦产权不仅归开发区政府所有,而且,管委会,党校和部分干部一直在里面办公,到开发区办事的人,不可能不去金马大厦,其各类公司,商社也都以入住金马大厦为荣耀和第一选项,其租金自然年年递增,故人们称金马大厦是“寸土寸金”的办公场所。记得早些年一位知情人介绍,1994年时曾有一个港商要拿出一亿两千万港币,收购这座大厦,但被时任管委会副主任田昌明断然回绝,田说,他给两亿港币也拿不卖,这是开发区最能升值的一笔国有资产。
   
   但令人强烈质疑的是,金马大厦怎么竟被大连实德集团以区区4000万元收购下来?此外,这座总面积2万多平方米的大厦,设施完备,后又新增两部进口电梯,曾利用率极高,为什么却一再被闲置起来?据原金马大厦管理公司的管理人员说,自从2003年底实德集团拿到手后又几经转手倒卖,弄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最后于2011年以大连天安房地产的名义持有,忽然间被炸掉了。
   
   据了解内情的人透露,这一连串的产权转让,肯定暗含着肮脏的金钱交易,其背后主使者,绝对少不了徐明、谷开来以及周某斐都参与了暗中操作,中纪委完全可以顺藤摸瓜,查出金马大厦被炸毁的幕后真相,给大连开发区广大群众一个透明的交代。
   
   大连人众所周知,徐明以及周某斐都是竭尽全力报效薄熙来的马仔,他们深知薄熙来迷信,好听风水大师的劝告。据大连开发区消息人士说,金马大厦再大,再好,再值钱,毕竟有个“马”字夹在中间,这让属牛的薄熙来很刺眼,其马仔们早就心领神会,因为风马牛不相及啊,它与开发区的童牛岭形成了犯冲的对峙,而这很容易给主子的仕途带来噩运,故此,他们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甘愿被骂成败家子,也要把金马大厦铲除,以此来表达孝忠之心。他们说,已有前车之鉴,1999年,要不是搬走市政府门前,人民广场南端的持枪苏联大兵纪念碑,主子薄熙来哪能高升为辽宁省长?
   
   所以,周某斐把国有资产金马大厦低价转手给徐明,徐明再几经脱手高价卖出,玩转资产转移伎俩,以此来洗白黑钱,最后,再以各种借口把它炸掉,让罪恶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于造成的国家经济损失,这些黑心的官员和商人是绝对不会在意的。反正最后都由国有银行贷款顶账,这也是中国特色之一;银行不给钱,上面还有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罩着呢,徐明把“薄泽东”看成神仙,周某斐把“薄泽东”看成大救星,其实,他们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早就异想天开地以为,薄熙来十八大入常之后,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时,也就是他们鸡犬升天,日进斗金之日。所以,别说炸掉一个金马大厦,就是毁掉一百个,他们都毫不在乎,不会眨一下眼睛,因为这既表达了奴才式的孝忠之意,也显示了与薄熙来共存亡的狼子野心。什么国有资产,什么银行里的烂账,什么国家人民利益,在这些人看来,统统都是嘴里的口香糖,嚼烂了随口就吐出去。长期的官场流氓习气早已让他们丧失了做人的底线。
   
   周某斐与其同僚们
   
   对徐明,读者都比较熟悉,可谓臭名昭著,但对周某斐,却所知甚少。开发区创业之初,周某婓以年轻和有大学学历而被重用,不到四十岁就被任命为大连开发区的末把副主任。一开始还算谦卑老实做事,在今天看来也是属于“老开发”的功臣。但时间不长,就变得猖狂自负起来,逐渐把老领导不放在眼里,后来,竟与开发区主任班耀日发生了激烈冲突,使正常工作难以为继。
   
   班耀日以前在大连甘井子区担任书记,唐启舜离任开发区到西太平洋炼油厂之后,就任管委会党政一把手,他性情直率、富有正义感、敢做敢为,为开发区的早期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像唐启舜、范勇昌等老主任一样,深受干部群众的敬重。值得一提的是,班耀日在开发区没有留下一处房产,与他人相比,是难能可贵的,虽然十多年过去了,但开发区不少的干部群众都很怀念他。
   
   但就是这样的廉洁奉公的干部,却被薄熙来、周某斐等人抹黑得不成样子,我就听到许多不实之词,对他们混淆视听的伎俩,班耀日也是有口难辩。这也同样让我联想到了高姿案件。薄熙来整人是不光把官职整掉,而且,还要把人搞臭。这也是中共官场的一大弊端。
   
   班耀日是由毕锡桢,魏富海那届市委班子任命的干部,而当时这届市委班子曾多次向中组部提名推荐当时的常任副市长宫明程接任大连市长一职,并不看好薄熙来,一是由于薄熙来年轻气盛,不熟悉大连情况;二是各方面人对其反映不尽如人意,他被看作是过渡性下派锻炼的年轻干部,希望他早些离开大连,但是,中组部迟迟对宫明程的任用不下批复,此事,渐渐地透露出薄熙来的政治野心和薄一波的活动能量,他们请客送礼,打通了关系,薄熙来才是中组部满意的大连市长人选,他心中有数,摆出一副当仁不让的接班架势,有意传播有利自己的小道消息,因此,遭到很多人的反感,大连人经常会听到议论:此人太轻狂,但后台硬,就是背后有一个中共元老的爹,宫明程要是中央有人,绝没有薄熙来的份儿。
   
   很快传言得到验证,1992年,薄熙来如愿当上了代市长,又不到一年后转正,后来,就是人们所见到的情况,他一步步高升。也许是命中注定,要是当时薄熙来和他爹都能收敛点,厚道点,就不至于今天又落成一个阶下囚。看来,“拼爹文化”在中国官场是日久弥深,但也害人害己,不知道薄熙来如今在监禁中回忆这段历史,会不会感慨万千,但他悔之晚矣,历史不会从头再来。
   
   胡汉三又回来了
   
   回想当年,班耀日凭借秉直性情和敢说敢做的性格,不买薄熙来的账,正像许多大连市老干部一样,既使薄熙来当上了市长,也有人不把他放在眼里,因此,工作中经常得罪薄熙来,故在其羽翼丰满后,班就被免去了开发区主任一职。与此同时,薄熙来把其死党周某斐安排到开发区驻日本办事处任主任,其实,那时,大连市已在日本东京设立了办事处,这正是床上加床,令人匪夷所思,而且,薄熙来仍然让周兼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为其后来受到重用垫下了基础。再说,薄熙来正和日商打得火热,也想经过周掌控的办事处,更方便与谷开来暗渡陈仓。其中,敛财洗钱的背后,不知有多少秘密,正像后来的消息来源所透露的,周某斐就是谷开来早期得势的主要“钱袋子”和“黑金库”。
   
   据原开发区信托投资公司的财务人员称,薄熙来曾指令财税局的局长刘某拿600万给开来律师事务所,而财税局当时不好下账,就让开信投资公司出血,当时开信投资公司正处于业务停顿状态,一大堆烂账,搞得声名狼藉,在这种情况下,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再多出个600万元坏账,也无所谓。而周某斐正是当时负责开发区财税局的主管副主任。从此事可以看出,周副主任长期以来,就是薄熙来的一条狗,是谷开来早期能够呼风唤雨,发家致富的主要帮闲之一。
   
   2001年,薄熙来的事业如日中天,周某斐在日本干了几年后回来主事,第一件事是公款报销了一笔巨额费用,其中假发票不少,很多发票,管委会财会人员都不好下账,至今还在挂着,但他有薄熙来的荫蔽,很快就当上了市委委员,身为管委会一把手,小人得志,掩饰不住他春风得意的丑态,在领导班子会议上说“我胡汉山又回来了”,从此,更是唯薄是瞻,尽心尽力,做事胆大妄为,弄虚作假,不知羞耻地请一个文人,撰写,虚构了一篇吹捧自己的报告文学,发表在一家名刊上,令人汗颜。
   
   多年来,他不顾干部群众强烈反对,大肆花钱,购买豪华办公用车,大派所谓的出国考察团组,一边收买人心,一边虚假造势,请客送礼,铺张浪费,还把刚刚装修不到两年的管委会办公大楼里外重新装修,费用超过5000万。而且,在六层自己办公室门口,设立保安人员,让其昼夜值班把守,凡是进出者都必须登记,否则,拒之门外,很多同事看在眼里,骂在心上,背后议论说,此人做坏事太多,害怕被他整过的人报复,尤其是怕那个不明不白死去的司机冤魂活过来把他钩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