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石三生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中央“下大气力”抓信访,能否“零容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俩三自相矛盾 四川什邡遭殃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我猜:前国家领导人江泽民的数学或者是记忆力一定很差。不然,为什么他总是喜欢三啊三的呢?什么三讲教育了,什么三个代表了。搞得党不成个体统不说,连这社会,也跟着小三、小三的叫个不停了。难道是江泽民迷信传统中的“事不过三”的说法吗?
   

   什邡事件出来后,自己这个曾经扬言是天下“第一时评人”的大师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韩寒与李承鹏扑了上去:一个说自己曾经赡养了一只什邡的狗;一个说那什邡的河中,曾经水上飞着野鸭子,水下到处是活螃蟹。
   
   韩寒喜欢狗,甚至不惜以做狗为荣,在执行替闵行区灭火任务的那文中,他就坦然说:“我们就是那一堆狗”。去到地震灾区,千里迢迢地弄一只狗回大上海,也足见韩少的爱心与人不同。在人权不保的中国,热爱狗甚至为了狗不惜与人反目成仇者大有人在。前些年,社科院的法律专家不就费时数年,为狗起草了一部保护法的吗?真希望韩少能教会他的狗识字写小说。那样,狗们也可以靠版税过上悠哉游哉的生活了。即便是每月25号要还房贷,不还有春天吗?有春天就无所谓不是。
   
   李承鹏的“什邡”文,给我们述说了一个如梦似幻的童话故事。昔日什邡的鸭子河,还是又清澈又适合人与动物混居的好地方。可到了他青年时,已经是臭气熏天:螃蟹没了,鸭子飞了,好像只有人还留恋在哪里。不知李大眼今夕几岁?是正当他说的“青年期”呢?还是世人都知道的“更年期”?已经是污染不堪之地了,为什么当地人才醒过来?李大眼青年之后,就一直像头猪一样地沉睡了吗?一睡就是二十年,李大眼一定做了个好梦,就迟迟不愿意醒来的吧?
   
   通过韩寒与李承鹏的文,不用想,就知道什邡事件是为其二人开的专场。两人虽然笔法不同,却道出了一个共同点:什邡是什邡人民的,那些官儿只是路过,是准备大捞一笔就跑人的。以二人的意思,要是领导们走时能背上钼铜矿一起滚蛋,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是否要支持了。
   
   当然了,石三生远在千万里之外,既没有机会去领养一只狗,也没有机会去鸭子河中逮一串螃蟹。钼铜矿开工不开工,什邡的警察有没有使用催泪弹,都与自己没多少关系。
   
   石三生的老家也很美,很不幸是个盛产金子的摇篮。政府自己有法律规定是不准开采的,好像说是为了保护环境。但却不会禁止淘金者偷采。村民们告来告去都没用,最后就琢磨了一招:敲诈淘金者,给每家每户拉了些河砂,铺垫了一下各自的院落。如此一来,便弄出个政府、村民与淘金者的三赢。至于大自然,就只好由着它慢慢地自己去疗伤了:也许要五十年,也许要一千年,也许就是万劫不复了。
   
   如果没有宏达的钼铜矿项目,什邡的鸭子河还能恢复昔日的童话吗?也许能也许不能,相信李大眼自己也是两眼一抹黑。
   
   关注什邡事件,最让石三生感兴趣的,还不是韩寒的狗与李承鹏童年时的螃蟹。而是来自百度百科的一些文字:“什邡是西部百强县前十名,2001年县级财政收入列全国第90位。特别是作为胡锦涛同志“三讲”教育联系点和周永康同志农村“三个代表”学教活动联系点”。
   
   除此,还发现宏达钼铜矿的项目,早在2011年8月份,招商银行网站上就已经公开了《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或许,过去的十几个月中,什邡人民都还不知道鸭子河已经臭不可闻,不知道环境保护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吧?6月29日开工,两天之后,什邡人民终于清醒过来。非有比李大眼更高的高人指点迷津,什邡人民如何能从酣睡中苏醒?
   
   不用说,能让韩寒、李承鹏们同时扑上去的,必是一场好戏。只可叹无论结局如何,都只是江泽民同志左右手互搏的游戏,也就说不得什么官输还是民赢了。
   
   【石三生 2012年7月4日 11:12 延边】
(2012/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