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石三生
·周永康主管政法委五年断不了一个案
·苏湘渝联袂庆功 周克华死成传奇
·薄谷开来检举立功的时间奥秘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纪委沉默不语北大丑闻化乌有
·王牌军的妙计与现实
·都是反革命习近平与顾晓军竟天上地下
·我将与十八大共进退
·杨达才是个好局长 邹恒甫是个准无赖
·安监局话音才落攀枝花矿难来袭
·顾晓军分身有术 石三生笔惊四方
·魂系北大 梦消清华
·我无耻我下流我将领导中国
·等不及了
·我呆我傻我征服了世界
·三代表诅咒我生孩子没屁股
·阳光卫视与杨澜竟如此下流
·时局变幻党叵测 顾粉团蒙冤难雪
·党不该诱骗善良的人“犯罪”
·感谢中宣部制止了我的犯罪企图
·陈平福案假戏真唱为哪般
·陈光福颠覆案的破腚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致外交政策:草泥马是国骂是垃圾不是思想
·权外交政策莫学纽约时报继续出洋相
·马悦然何不劝莫言扮山东文化干部?
·问外交政策:思想是什么?
·马悦然曲线求饶 张一一甘做伪使
·Asked "foreign policy": What is the Thought?
·问外交政策:你们真关心中国人的命运吗?
·Asked Foreign Policy: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e fate of the Chines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懂得忏悔吗?
·Asked Foreign Policy:谁敢指导十八大?
·Who dares to guid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
·Asked Foreign Policy: You know Gu dough?
·Foreign Policy's Choice - pretended blind or pretended the fool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知道顾粉团吗?
·Foreign Policy的抉择—装瞎或装傻
·to TIME :数中国风云人物,勿忘顾晓军
·Foreign Policy 是否正当?
·to TIME A number of influential man in China, do not forget Gu Xiaojun
·问时代周刊:为何没有中国的思想家?
·Asked TIME: Why no Chinese thinker?
·时代周刊与阴部整容
·TIME magazine and the genital organs to face-lift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今天的搜索,无论是用百度还是google,搜“黄胜”二字,已经是清一色的腐败透顶了:什么“山东原副省长黄胜被指视察时常和女性开房”(腾讯新闻);“德州故事:山东原副省长黄胜落马内情”(凤凰网);“牵扯黄胜落马皇明太阳能上市再夭折”(中国证券网),等等。最耸人听闻的,是凤凰网的一篇《潍坊常委副市长90万元买官引爆官场?》。
   

   黄胜副省长去年底出事,时隔半年之后,中纪委才宣布立案。想必已经是雨后的筹谋,早已掌握了确凿证据。说其贪污腐败,自是在情理之中。但说其靠卖官发财,还有鼻子有眼地搞出了个“县委书记30万,县里某个局的局长10万,最低价码是副镇长5万”。持此论并大肆传播之人,不是拉着众官亲跳粪坑;就必是妖言惑众,希图以此替黄胜副省长开拓罪责。试想,德州不过一地级市,充其量,也不过10多个县委书记,即使每个书记卖两次也不过600万。再往大了说:即使德州有100个价值30万的官位,全都由黄胜卖出,也不过3000万吧?江西一个贫困县的财政局股级干部,弄了一个亿出去;辽宁抚顺国土局的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就是贪污加不明财产6000万。能入了中纪委法眼的,又会是个什么概念呢?
   
   以黄胜能从一个秘书干到副省长的水平和阅历,断然不会不懂得人多眼杂、夜长梦多的道理,会傻到是钱就敢要,谁给都敢贪。再说了,就算黄胜靠卖官发财成立。他既然卖了县委书记,就不会再插手倒卖书记之下的官员。那不成独吞了吗?黄胜既然做起了大批发商,就必然会暗示小批发商—县委书记也得靠卖官发财。这也是商品社会的常理不是?德州人再傻,也不会傻到花30万买个县委书记陪黄胜玩儿吧?如此,那德州的各级组织部长不都成了摆设?
   
   因此,目前大肆炒作黄胜卖官发财者,必是一些别有用心之徒。以凤凰网严谨到对石三生的文都是十存活不过一、二的作风,带头炒作尚在岗的潍坊市副市长孙起生买官的文章,就更是荒唐。孙起生果然是花了90万买到个宁津县委书记的职务,又是花了多少钱才买到潍坊市副市长的头衔呢?以潍坊市市委书记张新起的英明—如今已是青岛市市长,会傻到2011年11月,黄胜副省长前脚出事(百度知道的时间,绝对都比官方晚三秋),他还不远千里,请一个倒了庙的外地和尚后脚到潍坊念经?
   
   但是,说孙起生副市长不会明码买官,却并不意味这石三生就敢担保他是个清正廉洁的好官。那些喜欢炒作买官卖官的傻逼们可能还不知道,2000年之后的贪官(党政一把手们),其实都不会看重卖官这样的小财。何况,根据党的纪律与分工,这也是人家组织部门的职责范围,你插手太多,万一被那个不识货的捅到李源潮大人哪儿,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卖官发财,那是河南开封的组织部长才喜欢做的勾当。
   
   领导们发财,其实都另有正大光明的来路:比如很多贪官都喜欢大兴土木(以前的昏君也多喜欢这个);比如安排国有资产流失了;比如组织一下本土企业上市了等等。
   
   这大兴土木中的道道,自是不屑说,石三生就听一灾后村庄重建,村长大骂:乡里的/王/八/蛋/每平方要拿去200元!那国有资产重组的案例,潍坊就有一起由中纪委经办的大案—新立克集团资产重组。据说,那尹军被抓后,前潍坊市市长王大海同志被活活给吓死了呢。那什么企业上市中的黑幕,黄副省长一落马,中国证券网不就爆出皇明太阳能上市夭折的消息吗?如此这般的敛财手段,那才叫一个惊心动魄、惊天地泣鬼神。就拿中石油来说,要是能拿到1万原始股,会是个什么概念?10万、100万呢?
   
   在浏览黄胜卖官的新闻时,无意中看到两则与潍坊市副市长孙起生有关的:
   
   一是百度封杀的贴吧(用快照看到)说:“孙起生干了两年,拆完了就跑了啊。”也有说:“其实我们该留下他,反正宁津已经被他扒的差不多了,没啥可扒了,他这一走不知道哪个地方又要遭殃了。”
   
   二也是被百度封杀的,是来自《法制日报》的一则新闻,标题是《山东宁津“蛇吞象重组”或致数亿国资流失》。说的是“在山东省德州市宁津县,一个当时正在申请注册且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元的小企业,竟一口吞下了全国化工100强、净资产1.9亿元的国有大厂。而在“重 组”前,他们从各银行“贷”走了近亿元,这一大笔债务甩给了被掏空后的国企。仅剩空壳的国企无法偿还的贷款又落到了为其提供担保的企业身上。”
   
   当然了,那国有资产重组,是发生在孙起生任宁津县委书记之前,他好像只是帮着擦了擦屁股。
   
   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两种人最得志:一是敢干的;二是敢为皇帝吮痔的。可别小看了这擦屁股的活儿,不是说东洋日本国就有一个女高官,就是因为擦马桶擦的好,才一路做到什么厚生省省长的吗?
   
   当然,石三生并没说潍坊市副市长、从前的宁津县委书记孙起生同志,是因为给前任擦屁股擦的好。因此才得到了黄胜副省长、前德州市委书记的青睐,所以平步青云,两年间,就火箭一般,升到副市长的宝座了。
   
   别看天下“官”字都是两个口,都各有各的为官之道不是。
   
   【石三生 2012年7月3日 04:15 延边•山中】
(2012/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