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石三生
·雷洋案----一次伪民意的自我救赎秀
·副省长被打应该是杜撰
·哈佛教授与“五毛党”(二)
·雷洋案的“程序正义”只能是意淫
·是“偷鸡腿”还是偷民心?
·从“偷鸡腿”到中国的人权
·安康副市长到底是咋死的?
·安康副市长真是个清官?
·再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广西律师被扯破裤子的破绽
·安康副市长的“移民”算腐败吗?
·郑永年的谬论(一)
·又是一个“穷”死的县委书记?
·新常态,无常理
·胡长官一个暑假如何赚100多?
·呼格母亲梦太多 聂树斌案难公正
·同是自杀,两副市长命运两重天
·“你懂的”与“抢孩子”
·现身说法话聂树斌的签名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二)
·聂树斌案涉及的官到底有多大?
·聂树斌案只能糊涂了事(三)
·怎一个乱字了得
·众筹十万,再批周小平
·618,不只是京东们的救命稻草
·聂树斌案与乌坎事件
·“网友告政府”就是一笑话
·高考与诺贝尔奖
·且慢吹嘘聂树案再审
·《求是》副总编为何求死?
·人民日报对“反腐败”自信的离谱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可信吗?
·造谣,是一种教科书式的美德
·三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四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五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六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七谈雷洋案为什么只能糊涂了事?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今天的搜索,无论是用百度还是google,搜“黄胜”二字,已经是清一色的腐败透顶了:什么“山东原副省长黄胜被指视察时常和女性开房”(腾讯新闻);“德州故事:山东原副省长黄胜落马内情”(凤凰网);“牵扯黄胜落马皇明太阳能上市再夭折”(中国证券网),等等。最耸人听闻的,是凤凰网的一篇《潍坊常委副市长90万元买官引爆官场?》。
   

   黄胜副省长去年底出事,时隔半年之后,中纪委才宣布立案。想必已经是雨后的筹谋,早已掌握了确凿证据。说其贪污腐败,自是在情理之中。但说其靠卖官发财,还有鼻子有眼地搞出了个“县委书记30万,县里某个局的局长10万,最低价码是副镇长5万”。持此论并大肆传播之人,不是拉着众官亲跳粪坑;就必是妖言惑众,希图以此替黄胜副省长开拓罪责。试想,德州不过一地级市,充其量,也不过10多个县委书记,即使每个书记卖两次也不过600万。再往大了说:即使德州有100个价值30万的官位,全都由黄胜卖出,也不过3000万吧?江西一个贫困县的财政局股级干部,弄了一个亿出去;辽宁抚顺国土局的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就是贪污加不明财产6000万。能入了中纪委法眼的,又会是个什么概念呢?
   
   以黄胜能从一个秘书干到副省长的水平和阅历,断然不会不懂得人多眼杂、夜长梦多的道理,会傻到是钱就敢要,谁给都敢贪。再说了,就算黄胜靠卖官发财成立。他既然卖了县委书记,就不会再插手倒卖书记之下的官员。那不成独吞了吗?黄胜既然做起了大批发商,就必然会暗示小批发商—县委书记也得靠卖官发财。这也是商品社会的常理不是?德州人再傻,也不会傻到花30万买个县委书记陪黄胜玩儿吧?如此,那德州的各级组织部长不都成了摆设?
   
   因此,目前大肆炒作黄胜卖官发财者,必是一些别有用心之徒。以凤凰网严谨到对石三生的文都是十存活不过一、二的作风,带头炒作尚在岗的潍坊市副市长孙起生买官的文章,就更是荒唐。孙起生果然是花了90万买到个宁津县委书记的职务,又是花了多少钱才买到潍坊市副市长的头衔呢?以潍坊市市委书记张新起的英明—如今已是青岛市市长,会傻到2011年11月,黄胜副省长前脚出事(百度知道的时间,绝对都比官方晚三秋),他还不远千里,请一个倒了庙的外地和尚后脚到潍坊念经?
   
   但是,说孙起生副市长不会明码买官,却并不意味这石三生就敢担保他是个清正廉洁的好官。那些喜欢炒作买官卖官的傻逼们可能还不知道,2000年之后的贪官(党政一把手们),其实都不会看重卖官这样的小财。何况,根据党的纪律与分工,这也是人家组织部门的职责范围,你插手太多,万一被那个不识货的捅到李源潮大人哪儿,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卖官发财,那是河南开封的组织部长才喜欢做的勾当。
   
   领导们发财,其实都另有正大光明的来路:比如很多贪官都喜欢大兴土木(以前的昏君也多喜欢这个);比如安排国有资产流失了;比如组织一下本土企业上市了等等。
   
   这大兴土木中的道道,自是不屑说,石三生就听一灾后村庄重建,村长大骂:乡里的/王/八/蛋/每平方要拿去200元!那国有资产重组的案例,潍坊就有一起由中纪委经办的大案—新立克集团资产重组。据说,那尹军被抓后,前潍坊市市长王大海同志被活活给吓死了呢。那什么企业上市中的黑幕,黄副省长一落马,中国证券网不就爆出皇明太阳能上市夭折的消息吗?如此这般的敛财手段,那才叫一个惊心动魄、惊天地泣鬼神。就拿中石油来说,要是能拿到1万原始股,会是个什么概念?10万、100万呢?
   
   在浏览黄胜卖官的新闻时,无意中看到两则与潍坊市副市长孙起生有关的:
   
   一是百度封杀的贴吧(用快照看到)说:“孙起生干了两年,拆完了就跑了啊。”也有说:“其实我们该留下他,反正宁津已经被他扒的差不多了,没啥可扒了,他这一走不知道哪个地方又要遭殃了。”
   
   二也是被百度封杀的,是来自《法制日报》的一则新闻,标题是《山东宁津“蛇吞象重组”或致数亿国资流失》。说的是“在山东省德州市宁津县,一个当时正在申请注册且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元的小企业,竟一口吞下了全国化工100强、净资产1.9亿元的国有大厂。而在“重 组”前,他们从各银行“贷”走了近亿元,这一大笔债务甩给了被掏空后的国企。仅剩空壳的国企无法偿还的贷款又落到了为其提供担保的企业身上。”
   
   当然了,那国有资产重组,是发生在孙起生任宁津县委书记之前,他好像只是帮着擦了擦屁股。
   
   中国社会中,一直有两种人最得志:一是敢干的;二是敢为皇帝吮痔的。可别小看了这擦屁股的活儿,不是说东洋日本国就有一个女高官,就是因为擦马桶擦的好,才一路做到什么厚生省省长的吗?
   
   当然,石三生并没说潍坊市副市长、从前的宁津县委书记孙起生同志,是因为给前任擦屁股擦的好。因此才得到了黄胜副省长、前德州市委书记的青睐,所以平步青云,两年间,就火箭一般,升到副市长的宝座了。
   
   别看天下“官”字都是两个口,都各有各的为官之道不是。
   
   【石三生 2012年7月3日 04:15 延边•山中】
(2012/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