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石三生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李旺阳是装死!
·李旺阳的死活与《一盘更大的棋》
·周强何不请顾晓军去揭李旺阳之谜
·安监总局局长骆琳去职另有隐情
·黑客与李旺阳及“六四”事件
·李旺阳上吊为何能成谜
·温家宝总理支持“民评官”
·香港立法会梁国雄偷渡会见李旺阳?
·李旺阳上吊的四个现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那些不知好歹的香港人
·李旺阳与棺材仓酷刑
·从黄胜落马看山东美玉其外
·孔庆东反应迟钝发三炮指西打东
·黑龙江与广东成事故多发地
·百度微软皆混蛋:温家宝石三生=敏感词
·中央政法委也有恐惧时
·香港《明报》原来是张瞎报
·于无声处听惊雷
·詹云超副市长为何怕百度扬善?
·李卓人与梁国雄是好同志
·说黄胜卖官潍坊副市长买官是造谣
·潍坊副市长买官有假买文凭或是真
·石三生与部长PK言论自由
·科技部是个不懂常识的弱智机构
·“三个代表”与“三讲教育”互殴
·张德江亲手捧起了“一坨屎”
·什邡钼铜项目或本就是骗局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常识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道德
·韩寒李承鹏不是人
·给脑残的韩寒李承鹏讲点什邡的计谋
·给脑残的韩寒及90后讲点什邡的阴谋
·天津大火唯恐人知 什邡事件惊天动地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公开邀约中宣部大人笔战
·两个副省长落马现瞒天过海的伎俩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纪委高调呼应石三生辟谣内幕
·民主维权是个圈儿
·夫妻党
·北京大雨与高层政治
·感谢顾晓军感谢党质疑四人帮
·公开邀约“影响中国百名博客”自曝才艺
·郭金龙书记边健忘边铭记边恐吓
·奥运会只有野蛮没有文明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司马南被夹之后看不懂启东事
·点破启东反排海事件的破腚
·人民日报缺心眼儿
·中国面对质疑叶诗文有点抓狂
·央视解围奥运会上的小聪明也有大道理
·奥运悲剧之青年导师李开复成流氓
·公开举报韩寒贿赂百度篡改“少年”词条
·天灾人祸如长眼 追着十八转啊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看百度百科,说潍坊市委书记许立全是个“工学博士”。石三生很怀疑这是李彦宏的口误,如果不是,则许立全这个博士,肯定是名不副实,很可能是花钱买来的。因为我发现,许立全这个市委书记至少有三盲:文盲、法盲兼时(间)忙。
   

   中国人的历史中,自古不乏文盲做领导乃至做领袖,苍颉造字之前,那都是文盲不是?共产党夺了江山之后,文盲做领导就更是蔚然成风。谁让毛泽东其人只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呢?信奉枪杆子,可能是马克思主义学说中最为荒诞的理论了。上朔到冷兵器时代,不就是信奉棍棒;上朔到无兵器时代,不就是信奉武功;再上朔到老祖宗从树上下来的时节,不就是信奉膀大腰圆、牙尖齿利的吗?什么狗屁理论!不就是典型的层林法则?
   
   虽然明白我党的理论不过如此,但到底是全世界的文明都在与时俱进。于是,我们这些治下的黎民,也就看到党在胡锦涛主席的领导下,也一反常态讲起了什么“科学发展观”。国家领袖如此,也就难怪那些属下大臣们也邯郸学步,摇身十八变,跟着学习起来。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比主席更懂科学,一些混帐的大臣就千方百计给自己弄了个什么硕士、博士,甚至是博导的头衔。私闯美领馆的王立军如此,潍坊市市委书记许立全如此,潍坊市副市长孙起生也是如此。而胡主席,却不过是清华大学的一个毕业生。
   
   如果有了博士头衔,也就具有了博士的知识水平,自然是可喜可贺。怕的是很多领导们只是滥竽充数,只是为了仕途,就强给自己戴上顶博士的帽子招摇撞骗。而骗子,早晚是要露出马脚的。
   
   这不,潍坊市委书记许立全的博士很可能是造假的问题,一经接壤现实,就暴露无遗了。我用了五年的时间,以亲身经历,可以证明许立全是个文盲、法盲兼时间盲。一个三盲的“博士”,居然能从市长又升迁到了书记,也着实令我叹为观止、呜呼哀哉。
   
   先说说许立全书记如何是个时盲?
   
   人生在世,再白痴的人,也应该明白一个时间的概念。不然,连自己活了多久都不知道,岂不是白白到这世上走了一遭?时间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除了上帝,人类都不得不遵循时间的约束。当然,历史上也不乏巨骗,如彭老祖就声称自己活了八百岁;太史公著《史记》,三皇五帝个个都需活到120岁开外。而且还都要120岁上生子,子又必从一出生就继承父业,做了神州的领袖。石三生很怀疑姓彭的是个骗子:他不过是将一岁做了人家的十年;也很怀疑司马迁写史的真伪:太史公连他当朝时的史都敢捏造(刘邦是他娘与龙交媾的产物),说他再编造一些三皇五帝子虚乌有的史实也就没什么不可能了。时间之重要,由此可见一斑。石三生认为:所有时序颠倒,无法以自然规律推断时间的人,都是时盲。
   
   而许立全书记,恰好就是这么一个时序混乱,完全没有时间长短概念的人。石三生的官司,被告主要有三个:潍坊市政府、潍坊市国土局、潍坊市房管局。因为国土局也掌握了市政府的公章,所以市政府与国土局实际上是一个人。这一点,从所有应诉许立全都未到场也可证明。
   
   许立全的时盲,从房管局在2007年才受让的土地上,却确权出2001年就“自建”的房屋,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是严重的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行为。是如同今年才娶了处女,却生出来一个7岁的儿子一般的荒唐不可理喻。
   
   当然了,诸如市政府在2009年应诉时,才伪造出2007年的土地估价报告之类的短短只有两三年的时差,就实在算不得什么严重的时盲问题了。
   
   再说说许立全书记如何是个法盲?
   
   说许立全身为市长的时候不懂法,可以。毕竟人家政府除了专设法制局以外,还巨资雇佣了流氓律师为自己量身打造。但说当上了市委书记的许立全,还是不懂法,可就实在是说不过去了。党政军、公检法都统统成了一己之私,不懂法,可以指挥了党政军,又如何能领导了公检法?
   
   许立全的法盲,从他就任潍坊市市长、书记期间,省高检抗诉,省高院发回再审的案子,足足从2011年9月份,一直审理到2012年4月(判决书落款时间,通知到石三生本人,已经是6月份),已经能说明他是何等的枉法渎职了。若不是以权谋私,中院又如何会将这么一桩本该两个月内审结完毕的案子,审了整整9个月呢?
   
   当然了,诸如国土局伪造土地转让合同,伪造土地估价报告之类的小伎俩,就实在不能算是为许立全书记锦上添花了。以伪造的证据证明自己审批合法、继续上诉,许立全的法盲本色,该用了怎样的文字才能形容的了呢?
   
   兼得时盲与法盲的许立全市长,如今早已升迁了市委书记的高职,就让自己很怀疑许立全书记可能是无辜的。毕竟,他也只是个没有三头六臂的凡人,执掌800多万人口的吃喝拉撒,哪里来的时间事必亲躬呢?那些枉法胡为的行径应该是他的属下所为。而他,却只是因为看不懂法律文书,才被手下的猢狲蒙蔽了。
   
   如果真的是因为许立全看不懂法律文书才被蒙蔽。除了说他是个文盲,你还能说什么呢?
   
   如此,是否该质问一下中组部部长李源潮大人:如许立全这般的三盲干部,是如何通过中组部的审查,当上了市委书记?
   
   三盲的许立全,该如何解决“眼睛盯在权上的干部做不成好干部,眼睛盯在责上的干部才能成为好干部”的问题?
   
   三盲的许立全,怎样才能具备“功成不必在我任上”的胸怀?又如何能多干打基础、利长远的实事。创造经得起实践、历史和人民检验的政绩?
   
   三盲的许立全,能当上市委书记,自然是他人生的难得际遇。可他除了会敬畏中组部,会有敬畏感:敬畏人民、敬畏历史、敬畏人生吗?
   
   【石三生 2012年7月13日 04:52 延边•联通无线上网卡特别屏蔽区】
(2012/07/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