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石三生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一批美国:自由奖无自由 茅于轼应知羞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韩寒是条狗与茅于轼老东西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前按:昨日,明镜石三生博客挂了高危病毒,只要一点击,电脑立刻蓝屏、死机;博讯正常了几天后,再次不准发布到首页;网易、凤凰网则一直都是黑屏,肉眼很难看到文章在那里?1510则以不显示验证码的方式婉言拒绝发文。】
   

   不知是自己高调宣布要染笔“天津大火”案的质疑,还是强烈要求李彦宏、中宣部、韩寒推举一人认领“/王/八/蛋/”臊了那位大官人的面皮。期待被党招安的《政法委中宣部接连示弱为哪般》几乎遭遇灭顶之灾。诸如“石三生已被收买。领工资了。”的内幕都爆出来,政法委和中宣部还羞羞答答的做甚?
   
   既然你们不肯降明昭,也就怪不得石三生继续履行自己的“民评官”之职责了。管它有用没用,权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
   
   根据那于建嵘教授编造出来的七日理论:七天一过,天下就自然会太平无事。张高丽书记应对蓟县大火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不可谓不无所不用其极。撇开蓟县大火的真相不谈,张书记处理此次火灾事故的手段,肯定可以入围吉尼斯世界纪录。天津官方的10人与民间传说的378遇难人,相差的简直都不能用离谱来形容。
   
   石三生我是既不相信10人的定论,也不相信378人的传说。官方喜欢瞒报事故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尤其是每逢喜事临门,就更是会不惜一切地拼命掩盖。官方恰好允许死十个人,这也不能怪天津政府。要怪,只能怪国务院颁布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因为条例中明确规定:“重大事故,是指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或者50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同时又规定:“重大事故、较大事故、一般事故分别由事故发生地省级人民政府、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负责调查。省级人民政府、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可以直接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也可以授权或者委托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什么意思呢?以蓟县火势之大,不死人不现实;死的太多,又很难堪。10个人,恰好是超出了县级政府的管辖范围,而又在省级政府的管控之下。处理起事故来,自然给人一种假象:由省政府处理,就会比较第三方,比较公正。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有了国务院的条例,就不相信水火也有情,就不相信神州人原本喜欢无巧不成书。你们说巧不巧?死的那个顾客,就恰好是个舍生忘死只顾救人的王大嫂。好人无好报,好人遭天谴的传说,再一次在蓟县大火中被验证。只是这一段官方认证的逃生说也有不通之处,资讯如下:
   
   在蓟县人民医院,火灾亲历者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当时已经停电了,有人喊让我们 赶紧到一楼,我们就顺着楼梯往下跑。”莱德商厦五楼博洋家纺营业员何丽告诉记者,五楼营业面积不大,当时只有3名顾客,加上每班十几名营业员,总共不到 20人。大家跑到二楼时,发现一楼有浓烟,就用高跟鞋把二楼玻璃打碎,顺着外面已经搭起的梯子撤离。
   
     何丽描述的情况与记者采访的另外一名五楼营业员王会英描述的基本一致。王会英说,当她们十几人跑到二楼时,由于一楼的烟很浓,就把二楼的玻璃打破顺着梯子逃生,“当时消防官兵已经到了,三楼被困人员在消防官兵帮助下也顺着梯子撤离出来”。
   6月30日,周六。由于女儿拿到了满意的高考成绩,蓟县居民黄景生、刘凤丽夫妇于当日下午带着女儿到这里给她买衣服。
   。。。
   黄景生临危未乱,他让周围慌乱的顾客镇静,并带着一些人跑到了四楼。。。。在四楼寻找逃生通道,未果。黄景生一行人遂从四楼下到二楼。。。与黄景生一家聚集在此处等待逃生者约十余人,通过接力,救出四人。最后一个被救出的是黄景生的女儿黄佳莹。黄景生将女儿扛到距离地面约两米多处,让地面人员接住。当他再次返回时,已经看不到里面的人——浓烟笼罩下,他们已经因为吸进过量有毒气体而倒下,其中包括刘凤丽。
   
   以上资讯不通之处在于:根据营业员的相互认证:5楼只有3个顾客。而黄景生、刘凤丽及女儿,就已经是3个人。记者那“他让周围的顾客镇定”中的顾客,难道就是指他老婆与女儿吗?
   
   如果十几个人的说法成立,而黄景生与刘凤丽夫妇接力只救出了4人(不确定是否包括黄本人),其中最多只有3个营业员。根据博洋家纺的何丽的说法:当时只有3名顾客,加上每班十几名营业员,总共不到 20人。用了比较脑残的常识(四舍五入)分析,这个不到20人也至少是个大于或等于15 的数。也就是说,与刘凤丽一起遇难的5楼营业员,至少有9个人。
   
   如此,天津官方通报的死亡10人,是否都是5楼的营业员加顾客呢?如果是,证明张高丽书记的确没有瞒报死亡人数。如果不是呢?
   
   又,如果那个5楼的人数是16或是17呢?恐怕就只有天晓得:那多死的人跑到哪里去了。
   
   当然,张高丽书记主导的新闻中,还有许多反常处:
   
   比如,天太热,所以没有顾客。这么说的人好像是外星人?再不知道国人最喜欢贪小便宜,越是大热的天,就越是会没事找事,哪儿凉快哪儿去;
   
   比如,周末加促销,只有50多个顾客。如此商场,还开着空调并超负荷运转,这样的商场老板多半都是超级脑残,不图赚钱,就为一乐子。如此不堪的一个鬼地方,每平方的日租金竟然到了4元钱以上。那些争相进场经营的企业,估计也只能用被驴踢了来解释,如博洋家纺等。
   
   恐怕也只有脑残的商场加被驴踢的商户,才会演绎出很富有喜剧色彩的通天大火吧?只不过是死了10个人而已,张高丽书记为何要如临大敌、大动干戈呢?
   
   又是谁,有鼻子有眼地捏造出了个连外媒都跟风报道的死亡378人的惊天大惨剧呢?
   
   【石三生 2012年7月10日 05:18 延边】
(2012/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