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石三生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前按:昨日,明镜石三生博客挂了高危病毒,只要一点击,电脑立刻蓝屏、死机;博讯正常了几天后,再次不准发布到首页;网易、凤凰网则一直都是黑屏,肉眼很难看到文章在那里?1510则以不显示验证码的方式婉言拒绝发文。】
   

   不知是自己高调宣布要染笔“天津大火”案的质疑,还是强烈要求李彦宏、中宣部、韩寒推举一人认领“/王/八/蛋/”臊了那位大官人的面皮。期待被党招安的《政法委中宣部接连示弱为哪般》几乎遭遇灭顶之灾。诸如“石三生已被收买。领工资了。”的内幕都爆出来,政法委和中宣部还羞羞答答的做甚?
   
   既然你们不肯降明昭,也就怪不得石三生继续履行自己的“民评官”之职责了。管它有用没用,权当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
   
   根据那于建嵘教授编造出来的七日理论:七天一过,天下就自然会太平无事。张高丽书记应对蓟县大火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不可谓不无所不用其极。撇开蓟县大火的真相不谈,张书记处理此次火灾事故的手段,肯定可以入围吉尼斯世界纪录。天津官方的10人与民间传说的378遇难人,相差的简直都不能用离谱来形容。
   
   石三生我是既不相信10人的定论,也不相信378人的传说。官方喜欢瞒报事故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尤其是每逢喜事临门,就更是会不惜一切地拼命掩盖。官方恰好允许死十个人,这也不能怪天津政府。要怪,只能怪国务院颁布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因为条例中明确规定:“重大事故,是指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或者50人以上100人以下重伤,或者5000万元以上1亿元以下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同时又规定:“重大事故、较大事故、一般事故分别由事故发生地省级人民政府、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负责调查。省级人民政府、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可以直接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也可以授权或者委托有关部门组织事故调查组进行调查。”
   
   什么意思呢?以蓟县火势之大,不死人不现实;死的太多,又很难堪。10个人,恰好是超出了县级政府的管辖范围,而又在省级政府的管控之下。处理起事故来,自然给人一种假象:由省政府处理,就会比较第三方,比较公正。
   
   当然,我们不能因为有了国务院的条例,就不相信水火也有情,就不相信神州人原本喜欢无巧不成书。你们说巧不巧?死的那个顾客,就恰好是个舍生忘死只顾救人的王大嫂。好人无好报,好人遭天谴的传说,再一次在蓟县大火中被验证。只是这一段官方认证的逃生说也有不通之处,资讯如下:
   
   在蓟县人民医院,火灾亲历者向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当时已经停电了,有人喊让我们 赶紧到一楼,我们就顺着楼梯往下跑。”莱德商厦五楼博洋家纺营业员何丽告诉记者,五楼营业面积不大,当时只有3名顾客,加上每班十几名营业员,总共不到 20人。大家跑到二楼时,发现一楼有浓烟,就用高跟鞋把二楼玻璃打碎,顺着外面已经搭起的梯子撤离。
   
     何丽描述的情况与记者采访的另外一名五楼营业员王会英描述的基本一致。王会英说,当她们十几人跑到二楼时,由于一楼的烟很浓,就把二楼的玻璃打破顺着梯子逃生,“当时消防官兵已经到了,三楼被困人员在消防官兵帮助下也顺着梯子撤离出来”。
   6月30日,周六。由于女儿拿到了满意的高考成绩,蓟县居民黄景生、刘凤丽夫妇于当日下午带着女儿到这里给她买衣服。
   。。。
   黄景生临危未乱,他让周围慌乱的顾客镇静,并带着一些人跑到了四楼。。。。在四楼寻找逃生通道,未果。黄景生一行人遂从四楼下到二楼。。。与黄景生一家聚集在此处等待逃生者约十余人,通过接力,救出四人。最后一个被救出的是黄景生的女儿黄佳莹。黄景生将女儿扛到距离地面约两米多处,让地面人员接住。当他再次返回时,已经看不到里面的人——浓烟笼罩下,他们已经因为吸进过量有毒气体而倒下,其中包括刘凤丽。
   
   以上资讯不通之处在于:根据营业员的相互认证:5楼只有3个顾客。而黄景生、刘凤丽及女儿,就已经是3个人。记者那“他让周围的顾客镇定”中的顾客,难道就是指他老婆与女儿吗?
   
   如果十几个人的说法成立,而黄景生与刘凤丽夫妇接力只救出了4人(不确定是否包括黄本人),其中最多只有3个营业员。根据博洋家纺的何丽的说法:当时只有3名顾客,加上每班十几名营业员,总共不到 20人。用了比较脑残的常识(四舍五入)分析,这个不到20人也至少是个大于或等于15 的数。也就是说,与刘凤丽一起遇难的5楼营业员,至少有9个人。
   
   如此,天津官方通报的死亡10人,是否都是5楼的营业员加顾客呢?如果是,证明张高丽书记的确没有瞒报死亡人数。如果不是呢?
   
   又,如果那个5楼的人数是16或是17呢?恐怕就只有天晓得:那多死的人跑到哪里去了。
   
   当然,张高丽书记主导的新闻中,还有许多反常处:
   
   比如,天太热,所以没有顾客。这么说的人好像是外星人?再不知道国人最喜欢贪小便宜,越是大热的天,就越是会没事找事,哪儿凉快哪儿去;
   
   比如,周末加促销,只有50多个顾客。如此商场,还开着空调并超负荷运转,这样的商场老板多半都是超级脑残,不图赚钱,就为一乐子。如此不堪的一个鬼地方,每平方的日租金竟然到了4元钱以上。那些争相进场经营的企业,估计也只能用被驴踢了来解释,如博洋家纺等。
   
   恐怕也只有脑残的商场加被驴踢的商户,才会演绎出很富有喜剧色彩的通天大火吧?只不过是死了10个人而已,张高丽书记为何要如临大敌、大动干戈呢?
   
   又是谁,有鼻子有眼地捏造出了个连外媒都跟风报道的死亡378人的惊天大惨剧呢?
   
   【石三生 2012年7月10日 05:18 延边】
(2012/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