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黑匣子主义认为,现如今大陆中国千真万确存在着这样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登峰造极的、荒谬绝伦的、伤天害理的“巨大的匪帮”——“毛共匪帮”,自1949年10月1日那一天开始,凭借其“一枪杆子插到底”与“一党棍子插到底”之双管齐下且并行不悖的海盗行为及方针政策,不仅牢牢地劫持着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还紧紧地绑架着其中向为世界第一多的n亿大陆中国人,还统统地霸占着、掌控着、独裁着这里一切一切的资源,进而成功地构筑了一个集军、党、教(共产魔教)、政、公、检、法、警、特、社、经、财、文、教、卫、学、农、工、青、妇、少、幼……于一体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即其所谓的“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乃至于将偌大的一个中国大陆整个儿地变成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密不透风的、无法无天的、漆黑一团的巨大的大监狱(或曰大集中营、大劳改场、大劳教所等)。 在偌大一个大监狱里,毛共匪帮首领即如毛始帝毛泽东、毛二世邓小平、毛三世江泽民、毛四世胡锦涛等便先后自然成了此大监狱的总典狱长,毛共匪帮中央政法委书记即如罗干、周永康者则为第一副总典狱长,直接主管着匪党中央维稳办、综合治理办、公安部、安全部、民政部、人武部等,指挥着匪党情报、治安、警卫、劳教、司法、检察等诸如公安警察、国安特务、国保间谍、武警、特警、交警、城管以及网警等数十万至数百万狱吏狱卒,乃至于周永康曾夸诞狂言:“如果需要,我们可以灭掉世界上任何一个人!”而如秦城监狱、安康医院之类只不过是此大监狱的小号(小号的黑暗程度反倒可能会略逊一筹的呢),包括高智晟、王炳章、陈光诚、郭飞雄、刘贤斌、秦永敏、何德普、刘晓波、高耀洁、冯正虎、滕 彪、艾未未、李旺阳等等在内的n亿大陆中国亡国奴无一例外的其实都是此大监狱里的囚徒,毛共匪帮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就会将其送进小号去,什么时候开心了便又将其从小号里放出来溜溜,什么时候溜着不放心了便又派一些狱卒将其就地看管起来——软禁,或干脆毒打一顿,“打死挖个坑埋了”,甚至让其失踪,将其流放,将其自杀,将其车祸致死,将其心源性猝死,或强行驱逐出境,等等。
    所以,2011年初,突尼斯一只革命“蝴蝶”自焚,便足以诱发一场导致其独裁专制者本•阿里总统屈服而逃之夭夭的“茉莉花革命”。
    可在毛共匪帮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统治下的大陆中国这么一个偌大的大监狱里,现如今,工运领袖李旺阳先生被毛共匪帮灭绝人性、惨绝人寰地“自杀”了,而民运人士王炳章先生等却惟有纷纷发布《我不自杀》之类的声明罢也。

    那么,这偌大的一个大监狱,又是一个何等阴森恐怖,令人不寒而栗的非人间哪!
   (此文2012-6-22首发于天易网:http://bbs.wolfax.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196&page=1#pid50839)
   

【附件一】

工运领袖李旺阳被自杀


       6月4日,六四学运领袖柴玲女士高谈“宽容”,要与中共刽子手“和解”,文人奴才们天天高喊“平反64”,然而,6月6日,坐牢21年的湖南工运领袖李旺阳却被中共吊死在他的病房!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又传来民众被中共打死的消息:桂林七星区朝阳乡强拆又见命案,葛建新被打死 重庆大足双桥群众抗议,防暴警察镇压,传闻在送往医院途中就不断有人死亡……
       刘派要和解,中共偏杀人!刘派要平反,中共再屠民!和解吗?人间地狱笑话!因为有人要和解,所以中共杀人不忌惮;平反吗?六十二年大梦,平反一个再杀一个,世世代代平反不完,平反平到哪年哪月?猪民们就这点脑容量!所以美国人不会出手,因为中国人还没被杀醒……

工运领袖李旺阳被自杀的遗体又被共狗强行火化


   
    (维权网信息员东建报道)6月6日早晨7点左右,李旺阳先生的妹妹李旺玲如往常一样前往邵阳大祥区医院护理哥哥李旺阳。到了医院之后才发现哥哥已经不在病床上了,而是整个人挂在病房的窗户上,具体死亡时间和死因不明。
       上午8点50分左右,本网信息员致电在现场的维权人士朱承志先生。电话中传来非常嘈杂的声音,还伴着哭声,随后电话断掉。9点10分左右,信息员与朱承志先生在通话中得知,李旺阳的遗体已被警方抢走不知去向,亲友要求为遗体拍照遭到警方的拒绝。
       据朱承志先生回忆,6月4日那天,他与李旺阳两人进行了亲密无间的交谈,感觉李旺阳乐观向上,虽然身体健康很差,但出狱后在各界的关注下,身体正在逐渐好转。而就在昨天,李旺阳还要求妹妹为他买一个收音机,以帮助他锻炼听力。
       朱承志先生说自己作为一个温和的人,面对李旺阳的离奇辞世,无法平静。
       李旺阳先生的突然离世,令各界人士极为震惊和质疑。安徽异见人士张林在推特上留言说:在十个国保的严密监视下,双目失明、双腿瘫痪、双耳失聪的李旺阳怎么可能自杀?他在狱中苦苦煎熬了21年都不自杀,怎么会在获得自由后自杀?
       李旺阳1950年出生,原湖南省邵阳市玻璃厂工人。任八九民主运动邵阳工自联主席,因此被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2001年5月,当局再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于2011年5月刑满释放。在长达21年的囚禁中,李旺阳遭到中共疯狂虐待和酷刑,先后双目失眠,双耳失聪,身体极度虚弱;出狱后,李旺阳在邵阳大祥区医院住院治疗。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李旺阳先生的身体状况正逐步好转起来。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附件二】

王炳章「不自杀」声明[p=24, null, left]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编者按:今天,王炳章的姐姐王金环发布:王炳章“不自杀”声明,我们认为非常必要,也道出了王炳章的心声。诚如他姐姐所说:“王炳章和李旺阳一样,因为信念坚定,因为坚韧不屈,早就被中共视为「眼中钉」,因此我們担心中共可能染把染滿血腥的魔爪,再一次伸向王炳章,在獄中用卑鄙的手段殺害王炳章,然而再嫁祸于「自杀」。”
    王炳章弃医从政舍却了灿烂的前途,在海外竖起民主反对派的大旗,功不可没。王炳章一心要从事的是中国民主运动而不是“海外民运”。在《中国之春》和“团结联盟”时期,王炳章不断在国内发展盟员,派遣海外盟员回国推动民主运动,不仅从道义上,而且在物质上支持国内受难的民运人士。
    1998年成功的闯关回国,推动组织全国性反对党。2002年王炳章在中越边境被绑架到国内,判处无期徒刑。
    因此,王炳章不仅仅是“信念坚定”、“坚韧不屈”,而且是不断采取实际行动挑动中共神经,从《中国之春》、中国民联,到推动组党,始终在挑战中共统治的实干家。
   
   
    有传言说:乔石放言,不在乎“海外民运”,但中共当局却非常在乎王炳章,要把他绑架回去,要判他无期徒刑。
    但我们相信:作为基督徒的王炳章,作为献身民主事业的王炳章,既使被关在监狱,身患多种疾病,“也从未泄泻气,始终相信中国终有一天将实行民主。”我们要代他再重申一遍:绝不自杀!终结中共一党专制已经为期不远!
   
    各位朋友:
    我叫王金環,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是中國著名民運人士王炳章博士的姐姐。
    最近,中國發生了一件人神共憤的慘事。
    湖南民運人士李旺陽在六四事件之後,前后兩次坐牢共二十二年。在監獄折磨下,李旺陽雙眼失明,雙耳失聰,連走路也需要人扶。但他沒有向強權屈服, 人稱六四硬漢。在今年六四之前,李旺陽接受了香港有線電視的訪問,重申追求民主即使遭「砍頭也不回頭」。李旺陽的浩然正氣,遭到中國當局的瘋狂報復,並死在醫院病房。
    從死亡現場照片來看,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被人殺死後,再被懸吊在病房窗前,但當局卻指李旺陽是「自殺」,並強行搶屍並火速焚屍,企圖毀屍滅跡。
    李旺陽之死,各界嘩然。並令世人更加清楚地看到,民怨沸騰的中國,政府為了所謂的維穩,不惜突破人性作惡的底線,暗殺一個嚴重殘疾的公民,暗殺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病患!
    事實上,中共的卑鄙無恥並不自李旺陽始。在10年前的6月27日,中國視國際法於無物,為了追殺我弟弟王炳章,多名特工偷偷潛入越南,最後把我的 弟弟王炳章綁架,並偷運進中國境內。最後,無恥的中共當局,竟然以「台灣間諜」和「組織恐怖組織」等莫須有的罪名,判處王炳章無期徒刑。
    王炳章是中美建交後,中國首批送往北美的公費留學生,他也是首個在北美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的留學生。王炳章成長在中國執政當局最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的 時期,從小就關注著中國的前途,人民的命運。畢業之後,王炳章「棄醫從運」,投入到民主救中國的運動之中,並在1980年代初,先後創辦第一本海外民運雜誌《中國之春》,和海外第一個民運組織「中國民主團結聯盟」。
    30多年來,儘管時事變幻,海外民運潮漲潮落,但王炳章從未改變信念。既使被關在監獄,身患多種疾病,王炳章也從未泄氣,始終相信中國終有一天將實現民主。
    然而,中共的殘暴毒辣已經完全超出了人們的想象。尤其是李旺陽事件發生後,聯想到最近數年發生的一系列異議人士和維權人士不可思議的「被死亡」事件,作為王炳章的家人,令我們家人非常擔心同類事件重演。
    王炳章和李旺陽一樣,因為信念堅定,因為堅韌不屈,早就被中共視為「眼中釘」,因此我們擔心中共可能會把染滿血腥的魔爪,再一次伸向王炳章,在獄中用卑鄙的手段殺害王炳章,然而再嫁禍於「自殺」。
    由於王炳章囚禁在黑獄之中,不能向外界表態。經過慎重的考慮,我們家人決定代王炳章發表他的「不自殺」聲明:
    一,聖經說:不可殺人。自殺也是殺人。作為一名基督徒,我會尊從上帝的教誨,無論處於怎樣的劣境和非人的折磨,我永遠都不會自殺。
    二,中國的民運之路即漫長又艱辛,三十年多來,無論民運處於什麼樣的低潮,我都從未失望,也從未放棄。我會繼續為中國的民主事業奮鬥,哪怕把牢底坐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