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斥侯工们]
匣子说话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斥侯工们

GT:斥侯工们


   陈泱潮 发表于 6/21/2012 09:50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首先要正本清源/侯工
   
   

    很显然,这位侯工梦想着成为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传人,即卡尔•马克思生前所期盼的“龙种”?——没门!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其实就是共产魔教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罪恶,或者说,共产魔教主义的罪恶,千条万绪,但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反对人性。
    反对人性,也就是反对人类。
    西魔马克思借以反对人性、反对人类的手段与方法,便是其发明的所谓“历史唯物论”,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亦即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暴力阶级仇恨犯罪,以最后地、完全地、彻底地消灭人性,消灭阶级,也就是消灭人类。
    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者流,皆是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传人,即西魔马克思生前所期盼的“龙种”,而且他们一个比一个更邪魔。
    尤其东魔毛泽东,为了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硬是一手将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推到登峰造极、荒谬绝伦、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的。
    莫非当今的侯工还能超过东魔毛泽东不成?!
    不言而喻,这位侯工又确实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即代表了当今仍然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沾沾自衒,且千方百计妄图为马克思主义“正本清源”即为共产魔教主义幽灵“招魂”的那一部分自外于人类者,诸如郭罗基、张博树、辛子陵、鲍彤……诚然还包括毛共匪帮体制内的胡锦涛等。他们乃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此文2012-6-21首发于天易网:http://bbs.wolfax.com/t-23174-1-1.html)
   

【附件】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首先要正本清源


   
    作者:侯工
    日期:2012-6-21
   【杨国军先生来信1】
   侯兄您好!
    唯物论就是世俗论,马克思是世俗的总代表。不知你是否这么认为?。
    杨国军 2012-6-17
   【侯工回信1】
   杨先生您好!
    我觉得唯物论是属于哲学范畴,而世俗论属于文化范畴。世俗论是平民大众长期劳动、生活、习惯、娱乐、人际交往等形成的风俗和文化。世俗论包含有唯心的迷信和宗教成分,也包含朴素的唯物主义。马克思的唯物论虽然源于现实生活,但是它高于现实生活,是马克思对世俗论中的朴素唯物论的升华,也是马克思高于其他哲学家之处。是马克思对哲学、历史学和人类社会学的伟大贡献。
    侯工
    2012-6-17
   【杨国军先生来信2】
   侯兄你好!
    马克思害死中华几千万人,再也不能用了。你说我们中国人没用好,那么他太深奥了,中国人有几个象你这么有学问的,有研究的会用他。我看只有信上帝最简单,美国就是这样。不知你是否这么看?谢谢!
    杨国军 2012-6-20
   【侯工回信2】
   回复:
   杨先生你好!
   信上帝是个人的信仰问题,因为信仰是自由的,是不能强加于人的。过去,列、斯、毛把共产主义信仰强加于人,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
   不是马克思害死中华几千万人,因为马克思并不主张盲目地搞社会主义。马克思指出:社会主义必须具备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物质条件,并且不能超越资本主义阶段。马克思说:“在生产力在资产阶级本身的怀抱里尚未发展到足以使人看到解放无产阶级和建立新社会必备的物质条件以前,这些理论家不过是一些空想主义者”。(注:1847年马克思:《哲学的贫困》,《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157页。)
   马克思关于“历史发展阶段论”是这样表述的:“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所能解决的任务。”(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
   马克思学说的中心思想就是揭示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这个规律就是《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所概括出来的:“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芜丛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这个规律的核心就是前面所说的“历史发展阶段论”。他在《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中开宗明义地告诉我们:“我的观点是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本书的最终目的就是揭示现代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它还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发展阶段。”(《资本论》第1卷第2版第8~10页)
   由上述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马克思耗尽一生的精力,写下浩如烟海的著作,归结到一点,就是运用唯物史观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这个规律包含三个内容:一是人类首先解决了吃、喝、住、穿的生活问题,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活动。二是要解决吃、喝、住、穿的生活问题,必须从事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人们生产出来的产品的数量和质量,就直接地决定着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所以,社会生产出来的生活的物质资料的总量(包括数量和质量)便构成了这个历史阶段的经济基础。三是由于有了这个历史阶段的物质的经济基础,才能派生出与这个历史阶段相适应的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和意识形态,如国家设施、法的观点、社会财富的分配、艺术、价值观以及宗教观念等等。马克思以这个规律为武器,推导出“历史发展阶段论”,谁违反了历史发展阶段论,谁就是违反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谁就是马克思的叛徒。列、斯、毛等人明目张胆地违反马克思的历史发展阶段论,在落后的资本主义处于萌芽时期的国家推行暴力的“共产主义革命”牺牲了亿万群众,推翻原本合法的政府,建立了落后的封建主义的个人独裁的假社会主义政权,所以他们是货真价实的马克思的叛徒。虽然他们得逞于一时,但是,历史证明他们是注定要失败的——列宁和斯大林建立的苏联的崩溃以及东欧国家的和平演变就是明证。
   
   正是毛违背了马克思的教导,违反了马克思关于实现社会主义的条件论和阶段论。毛在没有具备社会主义物质条件的情况下,而且超越了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以牺牲数千万民众生命的暴力手段,打倒了新生的弱小的资本主义的民国政府,强行推行他的假社会主义,造成1958~1962长达5年的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中国人的严重后果。中国人没有用好马克思,并不是因为他太深奥,而是因为长期以来马克思被毛严重地歪曲和篡改。毛根本不懂马克思,他胡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句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有了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马克思学说的道理千条万句,归根结底一句话,不是“造反有理”,而是“历史发展规律”,是“历史发展阶段论”。毛从来不让人们了解真正的马克思学说,反而强迫人们长期学习他的著作。全国学校的教材、全国的舆论工具和文学艺术,全部充斥着毛的反马克思的谬论。长期以来,毛和他的理论家们还故意把马克思学说神秘化,然后兜售他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毛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是把马克思的“历史发展阶段论”化为不顾客观实际的“造反有理”论;就是把他的洪秀全式的民粹主义的农民暴乱化成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就是把他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绝对化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化成是“马列主义新的里程碑”,而真正的马克思学说早就被毛抛到爪哇国里去了。现在说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首先要做的是正本清源,彻底肃清毛的遗毒,还马克思学说的本来面目,把真正的马克思理论告诉国人,国人才会都明白。也只有搞清楚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改革才有前进的方向。马克思的历史发展规律即历史发展阶段论是纲,其它的都是目,抓住了这个纲,其它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了。
   美国人信上帝,因为他们大部分人来自欧洲,随之带来了欧洲人的信仰。美国政府并不强迫人们信上帝。在美国也允许人们信仰其他的宗教。解决社会问题主要靠社会学,而不能靠宗教。
   社会学关乎全人类存亡和发展,关乎国家和民族的兴衰荣辱,关乎我们黎民百姓的福祉,所以我们必须的以严谨的态度来对待它,不能迷信任何“理论权威”,也不能糊里糊涂,人云亦云。一切社会学的理论都要经过社会实践的检验,实践检验证明它是错误的,就要毫不留情地给以清除。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已经被实践证明是错误的了,我们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宗教只适用于个人,社会学适用于社会,这是两码事。当然,解决社会问题也不能光靠马克思,马克思学说有精华也有糟粕,马克思学说的糟粕是阶级和阶级斗争、早期的暴力革命论、消灭私有财产论、无产阶级专政论和共产主义论等等;马克思学说的精华部分是民主社会主义。我们对马克思学说只能去粗存精,取其精华,除其糟粕。民主社会主义也只是解决社会问题的诸多方法中的一种。在西方发达国家,确实吸收了马克思学说里的精华,改良了资本主义只管赚钱不管公平的缺陷,做到了既要赚钱又要公平,既要效率又要和谐,使社会缩小贫富差距,减少社会矛盾,促进社会繁荣和稳定。西方发达国家口头上不提马克思,但是在实际行动中实行了马克思的精华。在发达的民主国家,到处都涌现出马克思的民主社会主义元素:政府由民主选举产生;政府官员廉洁亲民;政府办事公正高效;工人工资高;社会福利好;人际关系和谐;社会风气良好……而有的国家挂着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招牌,干的却是违反马克思的勾当。所以中国要好好地反思,学习西方发达国家,走西方发达国家的道路。
      侯工 2012-6-20(2012-6-21编辑、修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