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匣子说话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暴力专政机器”的副主席习近平,他“吃饱了”却不拉屎,但满嘴喷粪,臭气熏天,污秽难当,人皆掩鼻,甚而催人干哕,乃至忍俊不禁!
    谓予不信?则请且听且看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or81ElYTHM (因不知道怎么在此发视频,现将其地址附上,请高手帮忙指教)
    2009年2月11日,代表着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暴力专政机器”出访墨西哥的习近平,结束墨西哥行程之前会见当地华人代表,他在发表讲话时指出:“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并说:“有些(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呐,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我们(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身为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暴力专政机器”副主席的习近平,好一幅赖皮相,好一嘴赖词儿,真不失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子也。
   
   

   
    (二)

    嗯!——“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
    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很显然,在这里,无赖子习近平不打自招地间接承认了毛共匪帮一直在酿造“饥饿和贫困”,这一点或许还是可取的吧;但是,他却说我们(毛共匪帮)所酿造的“饥饿和贫困”,是专门用以对付中国——尤其大陆中国——的亡国奴们的,并不对外国人“输出”,而这又显然是荒谬的了,是大错而特错的了,是无稽之谈,是欺人之谈,或者说,还是在抵赖。
    黑匣子主义认为,事实上,如上所述,毛时代,毛共匪帮首领毛大无赖毛大魔头毛始帝东魔毛泽东一以贯之、昏头昏脑地搞了数十年“毛式革命”,给中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庶几亡国灭种的大灾难,其中也便包括了史无前例且旷日持久的超大规模的“饥饿和贫困”,仅1958年至1962年的毛造大饥馑中就使至少5000万亡国奴眼睁睁地成为饿殍;至于大贫困的状况更是一言难尽,反正食、衣、住、行、医、游、玩等诸方面的基本生活资料样样困难,处处短缺,有目共睹,世所周知。并且,与此同时,毛共匪帮首领毛大无赖毛泽东还不失时机不遗余力地大事向全世界特别是其所谓“第三世界”,诸如北韩、越南、柬埔寨、尼泊尔、马来西亚等等国家,输出其“毛式革命”,不免也给不少“外国人”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且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饥饿和贫困”,即如至今仍然在“饥饿和贫困”中苦苦挣扎之北韩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例。简而言之,搞“毛式革命”,必然导致“饥饿和贫困”;输出“毛式革命”,也就必然包括了“输出饥饿和贫困”。那么试问无赖子习近平:你又怎么可以睁着眼睛瞎说你们“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呢?——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而且是更重要的方面,后毛之毛共匪帮首领邓小平者流,假“改革开放”之名,行“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之实,尽管那“改革”是假的,是无所谓的;至于要说“开放”么?倒是有的,但那基本上是经济方面的,并且基本上是对外而言的。而且,这种昏头昏脑对外开放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即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下的毛式独占经济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则非一般人所可以想象的。当然其中不免也包括了对外“输出饥饿和贫困”,但绝不是仅仅“输出饥饿和贫困”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这是因为,被毛共匪帮武力劫持并在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整个儿犹如一座密不透风、漆黑一团的“铁屋子”,被关在这座铁屋子里的,不管是劫持者还是被劫持者,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最后几乎都快要窒息了,都快要饿死了,都快要呜呼哀哉了。所以毛始帝毛魔死后,为免于同归于尽(即毛共匪帮所谓“亡党亡国”是也),作为劫持者加统治者的毛共匪帮首领毛魔的继承者毛二无赖毛二魔头毛二世邓小平不得不着手开凿几个窗户,或打开一点儿门缝,以透点风、换口气、借个光,开始对外招商引资,千方百计地招引外商外资来协助其更有力地更进一步地剥削和压榨被关在这座铁屋子里的被劫持者、被统治者、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而不管其姓“资”还是姓“社”了;因为单凭姓“社”的那一套路儿已经实在是剥削和压榨不出什么油水来的了。——或许这就是毛老二要比毛老大聪明一点儿的地方吧。不过,毛老大在“文革”后期四面楚歌、内外交困、后宫起火、焦头烂额、死期即至之际,为了暂且保住自己一条老命也早就不得不偷偷摸摸地向他的头号敌国美国总统尼克松眉来眼去秘密外交“开放”过一点儿门缝了的;满清政府当年为了垂死挣扎而“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不是也曾搞过所谓“洋务运动”的么?
    并且,毛老二这一着似乎很有效。外商外资纷纷跳窗或破门蜂拥而入,源源滚滚而来,且受到毛共匪帮的格外关爱,引为上宾,优厚有加,专门为之大建其所谓“特别经济区”、“经济开发区”、“免税区”或“保说区”等类似以往租借地之地区,享受着毛共匪帮的“治外法权”,各项优惠政策及国民待遇皆“宁赠友邦,不与家奴”,尤其不给个体企业,以致直将这座铁屋子整个儿变成了海外资本的输出地与殖民地,变成了世界性的加工制造厂。进而让标有“MADE IN CHINA”的产品源源滚滚出口到世界各地,且以其超低廉的价格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赚取了大量的外汇。很快地,毛共匪帮果然起死回生了,而且肥了,也发了,党库充盈了,财大气粗了,趾高气扬了,甚而至于恬不知耻地大事吹嘘其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胜利了。至于因此而有多少内资企业被迫“关停并转”了,多少工奴被迫“下岗”失业了,多少农奴被迫无地可耕了,多少居者房屋被暴力强行拆迁了,多少被迫流离失所背井离乡抛妻弃子的工奴、农奴沦为“打工仔”、“农民工”于无声无息无光之中流汗流血致残致死了,多少宝贵资源糟蹋了,多少“三废”留下了,多少环境恶化了,以及多少穷愁潦倒衣食无着的大陆中国亡国奴在这个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世界性垃圾堆中讨生活、拾垃圾、求生存,等等。毛共匪帮又哪管它三七二十一呢!
    也就是在这座铁屋子里,这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即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的资本主义与海外自由世界的资本主义不仅化敌为友,而且姓“社”的与姓“资”的几十年敌对冤家竟然成了欢喜冤家,正好星前月下。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可资本则偏喜欢往低处流。
    历史有时也真能开玩笑!却原来,毛魔即毛共匪帮为消灭资本、消灭资本主义及消灭资产阶级而坚持数十年如一日地用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流氓无产阶级暴力反革命与暴力血腥专政而锻造出来的这座密不透风、漆黑一团的铁屋子,这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乃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海外资本主义的资本输出的“天堂”,即绝对单边的资方市场,以至于具有着绝对的无与伦比的“后发优势”,或曰“洼地效应”。例如:
    ——这里经济、技术及管理等各方面都极其落后,想象不到的落后。
    ——这里资本(主要是资金即货币资本)极其匮乏,想象不到的匮乏。
    ——这里工资水平极其低下,想象不到的低下;同时劳动生产率也极其低下,想象不到的低下。据传,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美国一批企业家为寻找投资机会而来到中国搞调研,在北京街头邂逅一群工人模样的年轻人,攀谈中自然地问及了他们的工资水平,回答则全都是每个月30元毛币上下,还不及美国工人最低工资标准一个小时的工资(6美元,约合50元毛币),甚至比美国失业工人拿的救济金还要低得多多。于是美国企业家惊讶地说:“啊!这么点工资,那你们完全没有必要去为你们的老板工作嘛。”可是越明日,这批美国企业家来到北京一家工厂参观考察,并深入到某车间,发现工人们全都在懒洋洋地干活,根本不像一个工作的样子,再定睛一看,又惊讶地发现这些工人恰恰就是日前在北京街头邂逅的那群工人模样的年轻人。于是不无感叹地又撂下一句话:“像你们这样工作,你们的老板完全没有必要给你们开工资嘛!”显然,这些美国企业家所看到的只不过是皇城北京的工厂里从事工业劳动的工奴的情况,假如他们能看到那天高皇帝远的广大农村“人民公社”中从事农业劳动的农奴一个正劳动力干一整天活的报酬之价值还比不上一只老母鸡所下的一枚鸡蛋(约值0.05—0.08元毛币),甚或还会倒亏乃至倒欠毛共匪帮的,那又将作何感叹呢?
    ——这里地价极其便宜,想象不到的便宜。只因这里的土地全姓毛,并且全是毛魔即毛共匪帮用共产强盗主义豪夺+巧取的手段,亦即流氓无赖手段,抢劫来的,近乎零成本。
    ——这里原料极其滥贱,想象不到的滥贱。其原因与上面近似,即也是全姓毛,并且也全是毛魔即毛共匪帮用共产强盗主义豪夺+巧取的手段,亦即流氓无赖手段,抢劫来的,也近乎零成本。
    ——这里劳动后备军极其庞大,想象不到的庞大。因为这里有大量的失业工奴即毛共所谓的“下岗”工人,这里有大量的失地农民,而且是被共产强盗共产主义“共”得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农奴,这里还有大量的所谓待业知识青年,包括上山下乡知青,这里还有大量被强制劳改或劳教的黑色亡国奴,这里还有大量可以充当童工的未成年之亡国奴,等等。反正这里劳动后备军总数要比美国全国总人口数还要多得多,至少多出一倍。
    ——这里的劳工不能有自己的工会组织,没有任何发言权及谈判权,所以可以任人宰割。
    ——这里消费潜力也极其深厚,想象不到的深厚。只因这里不仅消费者数量之多为世界第一,而且消费者食、衣、住、行、医、游、玩等诸方面的消费质量之低也为世界数一数二,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至少一百年,所以这里是海外过剩产品甚或洋垃圾最理想的倾销市场。
    总之,如前所述,正是延绵了二千多年的、根深蒂固的、以儒教为中心的、反人性的、吃人的专制制度与专制文化,造成了中华民族整体无意识、无思想、无精神、无灵魂、无自我生存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最基本的普适的价值观念;尤其再又加上近数十年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反复多次而全面的政治强奸、经济剥夺及思想禁锢之后,终于,幸存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不单单只是奴隶而已,并且几乎全部政治休克,即全都成了政治植物人,人性扭曲,魂不附体,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什么价值需求也不能有了。也就是说,这整个铁屋子里的十数亿亡国奴历尽数十年的准铁窗生涯已是穷怕了的,饿怕了的,也压怕了的,全然一无所有,也别无所求,所以只要能有那么点残羹剩饭填饱肚皮,不至于饿死,便刀山敢上,火坑敢跳,再苦再累再脏再险再悲辛再卑贱的活计都不在话下,卖儿卖女卖淫卖命卖血浆卖脏器的事儿也都在所不辞,再黑的黑砖窑、黑煤窑、黑矿井、黑窑子……也都敢钻,甚至明明已经知道了矿井有危险,但为了生存,却没有选择,不得不照样下矿井,结果是“自蹈死地”。试问:这种为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锻造而成的政治休克但“牛”劲尚存的纯经济动物,或者说,只知干活挣钱但无尊严需求胜似劳动机器之劳工,尤其是其中那所谓的“农民工”,本星球上还有何时何处可以找得着?——咦!也无怪乎美国《时代周刊》2009年破天荒要将大陆中国的“农民工群体”标榜为世界风云人物之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