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匣子说话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暴力专政机器”的副主席习近平,他“吃饱了”却不拉屎,但满嘴喷粪,臭气熏天,污秽难当,人皆掩鼻,甚而催人干哕,乃至忍俊不禁!
    谓予不信?则请且听且看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or81ElYTHM (因不知道怎么在此发视频,现将其地址附上,请高手帮忙指教)
    2009年2月11日,代表着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暴力专政机器”出访墨西哥的习近平,结束墨西哥行程之前会见当地华人代表,他在发表讲话时指出:“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并说:“有些(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呐,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我们(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身为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暴力专政机器”副主席的习近平,好一幅赖皮相,好一嘴赖词儿,真不失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子也。
   
   

   
    (二)

    嗯!——“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
    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很显然,在这里,无赖子习近平不打自招地间接承认了毛共匪帮一直在酿造“饥饿和贫困”,这一点或许还是可取的吧;但是,他却说我们(毛共匪帮)所酿造的“饥饿和贫困”,是专门用以对付中国——尤其大陆中国——的亡国奴们的,并不对外国人“输出”,而这又显然是荒谬的了,是大错而特错的了,是无稽之谈,是欺人之谈,或者说,还是在抵赖。
    黑匣子主义认为,事实上,如上所述,毛时代,毛共匪帮首领毛大无赖毛大魔头毛始帝东魔毛泽东一以贯之、昏头昏脑地搞了数十年“毛式革命”,给中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庶几亡国灭种的大灾难,其中也便包括了史无前例且旷日持久的超大规模的“饥饿和贫困”,仅1958年至1962年的毛造大饥馑中就使至少5000万亡国奴眼睁睁地成为饿殍;至于大贫困的状况更是一言难尽,反正食、衣、住、行、医、游、玩等诸方面的基本生活资料样样困难,处处短缺,有目共睹,世所周知。并且,与此同时,毛共匪帮首领毛大无赖毛泽东还不失时机不遗余力地大事向全世界特别是其所谓“第三世界”,诸如北韩、越南、柬埔寨、尼泊尔、马来西亚等等国家,输出其“毛式革命”,不免也给不少“外国人”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且其中自然也包括了“饥饿和贫困”,即如至今仍然在“饥饿和贫困”中苦苦挣扎之北韩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例。简而言之,搞“毛式革命”,必然导致“饥饿和贫困”;输出“毛式革命”,也就必然包括了“输出饥饿和贫困”。那么试问无赖子习近平:你又怎么可以睁着眼睛瞎说你们“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呢?——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而且是更重要的方面,后毛之毛共匪帮首领邓小平者流,假“改革开放”之名,行“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之实,尽管那“改革”是假的,是无所谓的;至于要说“开放”么?倒是有的,但那基本上是经济方面的,并且基本上是对外而言的。而且,这种昏头昏脑对外开放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即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下的毛式独占经济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则非一般人所可以想象的。当然其中不免也包括了对外“输出饥饿和贫困”,但绝不是仅仅“输出饥饿和贫困”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这是因为,被毛共匪帮武力劫持并在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下的中国大陆,整个儿犹如一座密不透风、漆黑一团的“铁屋子”,被关在这座铁屋子里的,不管是劫持者还是被劫持者,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最后几乎都快要窒息了,都快要饿死了,都快要呜呼哀哉了。所以毛始帝毛魔死后,为免于同归于尽(即毛共匪帮所谓“亡党亡国”是也),作为劫持者加统治者的毛共匪帮首领毛魔的继承者毛二无赖毛二魔头毛二世邓小平不得不着手开凿几个窗户,或打开一点儿门缝,以透点风、换口气、借个光,开始对外招商引资,千方百计地招引外商外资来协助其更有力地更进一步地剥削和压榨被关在这座铁屋子里的被劫持者、被统治者、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而不管其姓“资”还是姓“社”了;因为单凭姓“社”的那一套路儿已经实在是剥削和压榨不出什么油水来的了。——或许这就是毛老二要比毛老大聪明一点儿的地方吧。不过,毛老大在“文革”后期四面楚歌、内外交困、后宫起火、焦头烂额、死期即至之际,为了暂且保住自己一条老命也早就不得不偷偷摸摸地向他的头号敌国美国总统尼克松眉来眼去秘密外交“开放”过一点儿门缝了的;满清政府当年为了垂死挣扎而“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不是也曾搞过所谓“洋务运动”的么?
    并且,毛老二这一着似乎很有效。外商外资纷纷跳窗或破门蜂拥而入,源源滚滚而来,且受到毛共匪帮的格外关爱,引为上宾,优厚有加,专门为之大建其所谓“特别经济区”、“经济开发区”、“免税区”或“保说区”等类似以往租借地之地区,享受着毛共匪帮的“治外法权”,各项优惠政策及国民待遇皆“宁赠友邦,不与家奴”,尤其不给个体企业,以致直将这座铁屋子整个儿变成了海外资本的输出地与殖民地,变成了世界性的加工制造厂。进而让标有“MADE IN CHINA”的产品源源滚滚出口到世界各地,且以其超低廉的价格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赚取了大量的外汇。很快地,毛共匪帮果然起死回生了,而且肥了,也发了,党库充盈了,财大气粗了,趾高气扬了,甚而至于恬不知耻地大事吹嘘其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胜利了。至于因此而有多少内资企业被迫“关停并转”了,多少工奴被迫“下岗”失业了,多少农奴被迫无地可耕了,多少居者房屋被暴力强行拆迁了,多少被迫流离失所背井离乡抛妻弃子的工奴、农奴沦为“打工仔”、“农民工”于无声无息无光之中流汗流血致残致死了,多少宝贵资源糟蹋了,多少“三废”留下了,多少环境恶化了,以及多少穷愁潦倒衣食无着的大陆中国亡国奴在这个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世界性垃圾堆中讨生活、拾垃圾、求生存,等等。毛共匪帮又哪管它三七二十一呢!
    也就是在这座铁屋子里,这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即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的资本主义与海外自由世界的资本主义不仅化敌为友,而且姓“社”的与姓“资”的几十年敌对冤家竟然成了欢喜冤家,正好星前月下。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可资本则偏喜欢往低处流。
    历史有时也真能开玩笑!却原来,毛魔即毛共匪帮为消灭资本、消灭资本主义及消灭资产阶级而坚持数十年如一日地用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之流氓无产阶级暴力反革命与暴力血腥专政而锻造出来的这座密不透风、漆黑一团的铁屋子,这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乃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海外资本主义的资本输出的“天堂”,即绝对单边的资方市场,以至于具有着绝对的无与伦比的“后发优势”,或曰“洼地效应”。例如:
    ——这里经济、技术及管理等各方面都极其落后,想象不到的落后。
    ——这里资本(主要是资金即货币资本)极其匮乏,想象不到的匮乏。
    ——这里工资水平极其低下,想象不到的低下;同时劳动生产率也极其低下,想象不到的低下。据传,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美国一批企业家为寻找投资机会而来到中国搞调研,在北京街头邂逅一群工人模样的年轻人,攀谈中自然地问及了他们的工资水平,回答则全都是每个月30元毛币上下,还不及美国工人最低工资标准一个小时的工资(6美元,约合50元毛币),甚至比美国失业工人拿的救济金还要低得多多。于是美国企业家惊讶地说:“啊!这么点工资,那你们完全没有必要去为你们的老板工作嘛。”可是越明日,这批美国企业家来到北京一家工厂参观考察,并深入到某车间,发现工人们全都在懒洋洋地干活,根本不像一个工作的样子,再定睛一看,又惊讶地发现这些工人恰恰就是日前在北京街头邂逅的那群工人模样的年轻人。于是不无感叹地又撂下一句话:“像你们这样工作,你们的老板完全没有必要给你们开工资嘛!”显然,这些美国企业家所看到的只不过是皇城北京的工厂里从事工业劳动的工奴的情况,假如他们能看到那天高皇帝远的广大农村“人民公社”中从事农业劳动的农奴一个正劳动力干一整天活的报酬之价值还比不上一只老母鸡所下的一枚鸡蛋(约值0.05—0.08元毛币),甚或还会倒亏乃至倒欠毛共匪帮的,那又将作何感叹呢?
    ——这里地价极其便宜,想象不到的便宜。只因这里的土地全姓毛,并且全是毛魔即毛共匪帮用共产强盗主义豪夺+巧取的手段,亦即流氓无赖手段,抢劫来的,近乎零成本。
    ——这里原料极其滥贱,想象不到的滥贱。其原因与上面近似,即也是全姓毛,并且也全是毛魔即毛共匪帮用共产强盗主义豪夺+巧取的手段,亦即流氓无赖手段,抢劫来的,也近乎零成本。
    ——这里劳动后备军极其庞大,想象不到的庞大。因为这里有大量的失业工奴即毛共所谓的“下岗”工人,这里有大量的失地农民,而且是被共产强盗共产主义“共”得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农奴,这里还有大量的所谓待业知识青年,包括上山下乡知青,这里还有大量被强制劳改或劳教的黑色亡国奴,这里还有大量可以充当童工的未成年之亡国奴,等等。反正这里劳动后备军总数要比美国全国总人口数还要多得多,至少多出一倍。
    ——这里的劳工不能有自己的工会组织,没有任何发言权及谈判权,所以可以任人宰割。
    ——这里消费潜力也极其深厚,想象不到的深厚。只因这里不仅消费者数量之多为世界第一,而且消费者食、衣、住、行、医、游、玩等诸方面的消费质量之低也为世界数一数二,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至少一百年,所以这里是海外过剩产品甚或洋垃圾最理想的倾销市场。
    总之,如前所述,正是延绵了二千多年的、根深蒂固的、以儒教为中心的、反人性的、吃人的专制制度与专制文化,造成了中华民族整体无意识、无思想、无精神、无灵魂、无自我生存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最基本的普适的价值观念;尤其再又加上近数十年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反复多次而全面的政治强奸、经济剥夺及思想禁锢之后,终于,幸存的大陆中国亡国奴们不单单只是奴隶而已,并且几乎全部政治休克,即全都成了政治植物人,人性扭曲,魂不附体,诚惶诚恐,战战兢兢,什么价值需求也不能有了。也就是说,这整个铁屋子里的十数亿亡国奴历尽数十年的准铁窗生涯已是穷怕了的,饿怕了的,也压怕了的,全然一无所有,也别无所求,所以只要能有那么点残羹剩饭填饱肚皮,不至于饿死,便刀山敢上,火坑敢跳,再苦再累再脏再险再悲辛再卑贱的活计都不在话下,卖儿卖女卖淫卖命卖血浆卖脏器的事儿也都在所不辞,再黑的黑砖窑、黑煤窑、黑矿井、黑窑子……也都敢钻,甚至明明已经知道了矿井有危险,但为了生存,却没有选择,不得不照样下矿井,结果是“自蹈死地”。试问:这种为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锻造而成的政治休克但“牛”劲尚存的纯经济动物,或者说,只知干活挣钱但无尊严需求胜似劳动机器之劳工,尤其是其中那所谓的“农民工”,本星球上还有何时何处可以找得着?——咦!也无怪乎美国《时代周刊》2009年破天荒要将大陆中国的“农民工群体”标榜为世界风云人物之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