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
郭国汀律师专栏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郭国汀编译

   

   1952年9月周恩来向斯大林出示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购货清单,其中军工和与军工相关者高达61%,斯大林说“比例太过失调,即使战时,我们也未达到如此高的比率”。反之,用于教育,文化,卫生三项相加仅占可怜的8.2%。[1]苏联早期援建的91个大型工厂实际上皆是购买,但中共长期欺骗国人说是苏联援助。由于中共用于支付的代价主要依赖粮食和矿产,从而剥夺了农民的基本生存条件。更有甚者,毛共将农民从此绑架在土地上,子孙后代皆不得自由流动,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2]

   

   中共的荒唐致极比比皆是,1957年罗马尼亚举办青年节,毛大笔一挥奉送3000吨豆油,而中国农民年均每人仅有一公斤油,包括食用和照明。1956年匈牙利起义后,毛送匈三千万美元的食品,外加350万英镑贷款,但毛反复说这不必偿还!1953年斯大林死后,东德暴发首次反共起义,毛立即提供5000万芦布的粮食。但东德要求更多的粮食,用中国用不上的机器换,外贸部拒绝,毛却干预命令接受之。富裕国家外援极少超过国民收入的0.5%,美国低于0.01%,毛泽东康国家之慨外援居然最高时达到6.93%(1973年)全世界最高。[3]毛明知农民大量饿死,但他不在乎,1953年4月12日毛在一份报导中批示,10%的农民缺粮食,每年皆然。所有的经济统计资料皆成为最高机密,普通人民完全处于黑暗中。

   

   1953年12月毛威胁用高岗取代刘少奇,高完全支持毛的军工业政策,毛暗示高岗将考虑让他取代刘少奇。高于是告诉高层其他人毛对他说的话,并攻击刘少奇,以致高层许多人以为高岗将取代刘少奇。但随后毛重新启用刘少奇而清洗高岗。说他阴谋分裂党,夺取国家领导权。[4]高岗被清洗与苏联有关,作为满洲王,高与苏联关系密切,高告诉苏联许多中共高层权斗内幕。这是毛的禁忌,高是因嘴巴不牢靠,泄露太多党内高层秘密而受到清洗,更因为高与苏联太密切而受清洗。但是高是被斯大林出卖给毛泽东而受害的。但毛指示周恩来出面,指控高岗。1954年2月17日高岗试图用电自杀未遂。然后被迫作检讨,并置于软禁下,6个月后,终于服下大量安眠药自杀成功。饶恕石被当作高饶反党集团同盟阴谋,他曾是中国驻美国的特务头子,20年后饶死于狱中。

   

   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中证实:“斯大林派了个全权代表至东北负责铁路,他定期向苏联汇报许多中共高层对苏联以感,其中刘少奇,周恩来最反感。而信息来源于高岗。斯大林为赢得毛泽东的信任,将Panyushkin的报告有关他与高岗部分,交给毛而出卖了高岗。[5]毛先在高层孤立高岗,然后软禁高。后听说高岗服毒自杀。我怀疑高是自杀,最可能的是毛勒杀或毒杀高,正如斯大林一样”。[6]

   

   毛对杭州美女特别感兴趣,激发了他的性欲,自1949年至一命乌呼,毛共到杭州41次,是全中国毛专程巡视最多之所,主因便是毛玩女人。毛喜欢年青天真无知的女人,周恩来则喜好有知识文化层次高的女人。[7]

   

   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8]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9]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10]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1955年5月在谈及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毛说“我们必须在五年内逮捕150万反革命。反革命占5%”。

   

   [1]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1

   

   [2]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2

   

   [3]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3

   

   [4]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7

   

   [5]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43.

   

   [6]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44.

   

   [7]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1

   

   [8]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2

   

   [9]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3

   

   [10]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4

(2012/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