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
郭国汀律师专栏
·揭开“时代精英“画皮
·答时代精英,
·再答时代精英教导
·向张思之律师,郑恩宠律师学习,致敬!
·南郭:仗义执言的律师还是没良心的律师
·驳“文律”兄郑案高论/南郭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凡跟郭国汀贴者一律入选黑名单
·批驳李洪东之首恶律师说!
·历史岂容任意伪造!
·惊闻郑恩宠律师夫人蒋美丽被拘捕!
·郑恩宠案二审会维持原判,辩护律师难辞其咎。
·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
·答L君之三项基本原则
·郑恩宠案网友评论
·网友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评论
·支持或反对郑恩宠的网友评论之二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
·吴国策律师:“求名求利的律师代表——某律师的心里”系他人盗名发表的声明
·中国律师声援支持郑恩宠律师
·网警\网友\特务与郑恩宠案
·郑恩宠律师的最后一篇代理词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郭国汀编译

   

   1952年9月周恩来向斯大林出示第一个五年计划的购货清单,其中军工和与军工相关者高达61%,斯大林说“比例太过失调,即使战时,我们也未达到如此高的比率”。反之,用于教育,文化,卫生三项相加仅占可怜的8.2%。[1]苏联早期援建的91个大型工厂实际上皆是购买,但中共长期欺骗国人说是苏联援助。由于中共用于支付的代价主要依赖粮食和矿产,从而剥夺了农民的基本生存条件。更有甚者,毛共将农民从此绑架在土地上,子孙后代皆不得自由流动,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2]

   

   中共的荒唐致极比比皆是,1957年罗马尼亚举办青年节,毛大笔一挥奉送3000吨豆油,而中国农民年均每人仅有一公斤油,包括食用和照明。1956年匈牙利起义后,毛送匈三千万美元的食品,外加350万英镑贷款,但毛反复说这不必偿还!1953年斯大林死后,东德暴发首次反共起义,毛立即提供5000万芦布的粮食。但东德要求更多的粮食,用中国用不上的机器换,外贸部拒绝,毛却干预命令接受之。富裕国家外援极少超过国民收入的0.5%,美国低于0.01%,毛泽东康国家之慨外援居然最高时达到6.93%(1973年)全世界最高。[3]毛明知农民大量饿死,但他不在乎,1953年4月12日毛在一份报导中批示,10%的农民缺粮食,每年皆然。所有的经济统计资料皆成为最高机密,普通人民完全处于黑暗中。

   

   1953年12月毛威胁用高岗取代刘少奇,高完全支持毛的军工业政策,毛暗示高岗将考虑让他取代刘少奇。高于是告诉高层其他人毛对他说的话,并攻击刘少奇,以致高层许多人以为高岗将取代刘少奇。但随后毛重新启用刘少奇而清洗高岗。说他阴谋分裂党,夺取国家领导权。[4]高岗被清洗与苏联有关,作为满洲王,高与苏联关系密切,高告诉苏联许多中共高层权斗内幕。这是毛的禁忌,高是因嘴巴不牢靠,泄露太多党内高层秘密而受到清洗,更因为高与苏联太密切而受清洗。但是高是被斯大林出卖给毛泽东而受害的。但毛指示周恩来出面,指控高岗。1954年2月17日高岗试图用电自杀未遂。然后被迫作检讨,并置于软禁下,6个月后,终于服下大量安眠药自杀成功。饶恕石被当作高饶反党集团同盟阴谋,他曾是中国驻美国的特务头子,20年后饶死于狱中。

   

   赫鲁晓夫在其回忆录中证实:“斯大林派了个全权代表至东北负责铁路,他定期向苏联汇报许多中共高层对苏联以感,其中刘少奇,周恩来最反感。而信息来源于高岗。斯大林为赢得毛泽东的信任,将Panyushkin的报告有关他与高岗部分,交给毛而出卖了高岗。[5]毛先在高层孤立高岗,然后软禁高。后听说高岗服毒自杀。我怀疑高是自杀,最可能的是毛勒杀或毒杀高,正如斯大林一样”。[6]

   

   毛对杭州美女特别感兴趣,激发了他的性欲,自1949年至一命乌呼,毛共到杭州41次,是全中国毛专程巡视最多之所,主因便是毛玩女人。毛喜欢年青天真无知的女人,周恩来则喜好有知识文化层次高的女人。[7]

   

   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8]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9]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10]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1955年5月在谈及第二个五年计划时毛说“我们必须在五年内逮捕150万反革命。反革命占5%”。

   

   [1]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1

   

   [2]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2

   

   [3]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3

   

   [4]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7

   

   [5]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43.

   

   [6]Khrushchev, Remebers The Last Testament, translaged and Editoed by Strobe

   Talbott, Little Brown & Co. Boston1974.p.244.

   

   [7]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1

   

   [8]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2

   

   [9]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3

   

   [10]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4

(2012/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