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
郭国汀律师专栏
·达赖啦嘛论西藏问题的实质
·达赖啦嘛论西藏文明文化和历史
·达赖啦嘛论解决西问题的原则
·达赖啦嘛论爱同情怜悯与慈悲
·达赖啦嘛论藏传佛教的价值
·是中共暴政而非汉族奴役迫害藏民族!
·新疆暴亂是中共流氓暴政故意利用民族茅盾转嫁统治危机人为泡制的惨案
·坚决支持藏民维民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的英勇抗暴运动
·从图片新闻看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
·达赖喇嘛语录郭国汀译
·蜡烛与阳光争辉------从温家宝批达赖喇嘛说开去
·达赖喇嘛代表流亡政府及全体藏民与中国政府和平谈判理所当然----兼与王希哲兄商榷
·三一四西藏暴乱事件的真相
·布什总统再度敦促中国(中共)与达赖喇嘛对话
·达赖喇嘛抵美国西图参加为期五天的慈善的科学基础大会,据称150000门票全部售出
·布什总统出席奥运开幕式已不确定
·达赖喇嘛今天重申不抵制奥运会
·布什总统决意出席奥运开幕式并非仅由于他性格顽固
***(47)人权律师法律实务
·郭国汀: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
·我为何从海事律师转向人权律师?
·盛雪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思想根源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人权漫谈/南郭
·人权佳话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郭国汀编译

   

   1929年4月-5月,毛泽东指使其连襟刘士奇夺取江西红军的领导权,结果引起反抗,刘即以反AB团为名,屠杀了上千名农民和反对刘、毛夺权的红军将士。[1]AB团按中共的说法即反布尔什维克的缩写,据台湾政治学教授王健生先生考证,所谓AB团纯属毛泽东为清洗政敌而编造的根本不存在的虚构组织,事实上并不存在。

   

   

   1930年12月毛泽东开始整肃彭德怀军中反对毛的红军将士,毛用酷刑逼供,展开大清洗,利用李韶九,先抓人酷刑逼供出其他人,再抓人逼供出更多人。1930年12月7日,毛派李韶九至富田将江西地方领导人及其妻子们抓起来全部施加酷刑,剥光她们的衣服后用火楮插入女性阴道,用小刀割乳。1930年12月20日,毛亲自向上海党中央汇报称:一个月内在红军中查出4400名AB团成员,大多数杀掉,全部被酷刑。[2]

   

   

   刘敌将军反对毛滥杀无辜无反叛,他将受害者解救出来,江西地方上告上海党中央,周恩来与莫斯科均明知毛泽东借反AB团名滥杀异已,却支持毛说‘他基本正确,革命需要他的冷酷无情’。[3]上海中央还将控告毛的情况,全部告诉毛,暗示其可任意处置这些人。结果康生转交给毛的江西共产党人全被毛杀害。红区全区展开新一轮打AB团大清洗,仅在Victory一个县共匪即动用了120种酷刑。江西数万人被屠杀,仅红军将士即被屠杀10000人以上,占当时毛手下红军的1/4,远早于斯大林1936-38年期间的大清洗。福建红军于1930年7月也发生反毛泽东的兵变,但随即被残酷镇压,结果数千人被屠杀,中共官方后来承认屠杀了6352人。毛不仅滥杀政敌,而且逼迫其他人手上沾血,令朱德审判刘敌并处死之。[4] 毛从利用社会上的土匪流氓至公然耍流氓,再至逼迫同党也变成匪帮流氓,因此毛实质上是个政治大土匪流氓。

   

   

   毛泽东采用坚辟清野撤空村庄藏匿粮食堵死水源的战术对付国军的第一次围剿,但真正打败国军的是苏联和德国军事情报。苏联克格勃的前身GRU在中国有100多间谍,他们向中共提供国军的详细情报。19930年初共产国际派理查(RichardSorge)打入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窃取国军情报,其手下有个张文秋(张的两个女儿后来分别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窃取总参谋部与各战地指挥部的通讯电报秘码。此外,中共自已打入国民党高层的间谍钱壮飞,在国军围剿两周前提供了毛共匪帮准确的国军行动情报。1930年12月30日,毛用4万军队和民众伏击国军9000人。然而,迄今外界无人知道苏联和德国间谍的情报及武器金钱的巨大作用。[5]

   

   

   九一八事变60年后,张戎女士采访张学良时张称:“抵抗日军纯属徒劳,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打赢。我们只能打游击战,中国军队根本无法与日军较量。日军确实非常优秀,不抵抗仅是合理的政策”。[6]蒋介石于事变两天后于1931年9月20日,从南昌返南京,国民政府立即放弃消灭共产党的计划,并提出抗日救国统一战线。中共却轻蔑地拒绝,说任何表示愿意加入统一战线的建议都是荒唐可笑的,党的中心任务是武装保卫苏联。[7]因蒋介石有意建立统一战线,故将30万大军撤离剿共前线。共匪军则趁机占领全部失地,并于日本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后不到两个月内于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县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莫斯科提议毛泽东任主席,朱德任军委主席,但毛上面还有周恩来任党的总书记。是周恩来将瑞金按苏维埃模式建立起极权社会,全部人口从6岁至14岁及成人全部按军事建制严密组织起来,此前毛是按井冈山土匪模式管理中央苏区。[8]

   

   

   周恩来于1928年建立起中国克格勃--政治安全局,受苏联指导监督,在瑞金建立起极权恐怖共产统治。毛泽东用腐败小人,周恩来则用受苏联训练的专业人士。[9] 斯大林的秘密政治警察用社会流氓或无知未受训练的非专业人士故1939年时人数高达33万余人,而德国盖世太宝则用专业人士故同年仅有7000余人。

   

   

   共匪帮的敲榨勒索无恶不作,红军军长龚楚证实有一家读书人父子三人被拘,勒索250银元,家人东借西凑了120元加上妇女殊宝手饰,结果父亲仍被吊死,儿子皆被杀害;但共产党却逼迫其家人再补交500元!龚楚1954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杨尚昆私下对少数人说,龚楚将军的回忆录是真实的。[10]证实了前述之朱毛红四军的《筹款须知》的流氓匪帮性质货真价实。

   

   

   共匪帮之1931-35年瑞金中央苏区人口净减20%,造成70余万人死亡,其中至少一半是被以阶级敌人的罪名被杀害,或累死或被逼迫自杀,另一半死于战争。仅瑞金一个县,人口即净减一半,由1923年的约二十八万人到1935年中央红军逃亡时的十四万人,除了极少数外逃及一部分参军外,绝大多数被共党残杀。[11]1983年江西省封了238844名‘烈士’。这还不包括其他四个红区的死亡人数。江西人因此恨死了共产党,1949年第一位苏联情报官员访问江西地区,新抵达的共党头目告诉他,江西全省没有一个共产党员。[12]

   

   

   1931年4月20日毛泽东率红军攻打福建省漳州市,抢劫了许多黄金、银元和珠宝,由毛泽民和卫兵私藏在一座高山上。直到中共逃离江西根据地时,由于博古拟留下毛泽东,毛才将埋藏的黄金银元珠宝献出交给中央,毛泽东让其弟毛泽民交给博古,以换取让他随中央一道逃亡的通行证,而共产党急需资金用于逃亡路途故放了毛泽东一马。莫斯科在1934年期间,每月提供7418金芦布给中共。[13]自中共成立后,苏联一直向中共提供大量财政资助,只到1941年6月22日德国大举进犯苏联后才暂时中止。

   

   

   项英是唯一无怨言接受组织安排留在苏区的中共领导人,翟秋白,陈毅均请求中央带他们走被拒绝。项英是在毛泽东屠杀AB团高峰时抵达瑞金,他反对毛泽东滥杀,制止毛未果,反而被毛指使部下抓起来审讯他是AB团。1932年宁都会议解除毛军职,项英是最坚决的一位,中央红军逃离瑞金时,项英坚决反对带毛一道走并警告预言若带毛走,他一定会搞阴谋诡计夺权。[14]救过毛泽东一命的傅连章医生1966年被批斗打断肋骨,头部骨折,他写信给毛求救,毛批示“此人未犯什么大罪,或许他应当原谅。”但当毛得知傅曾对其他高干谈论毛的健康状况后,即放任傅被关进监狱,两周后,傅死于监狱的水泥地上。[15]

   

   

   张国焘手下的共军元帅徐向前证实中共的土匪强盗行径。“通过打土豪和没收敌仓,短期内,我军就收缴了金子20余斤(送交上海党中央)银子1800斤,大洋七万余元”。[16]

   

   徐向前亦证实了中共滥杀AB团的史实。“白雀圆‘大肃反’近三个月,肃掉了2500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十之六七的团以上干部被捕,杀害。被肃掉的大都是有能力,有战斗经验的领导骨干。营以下的干部,战士和地方干部群众不知名的更不知有多少![17]肃反对象主要为三种人:①从白军起义投诚或俘获的;②地主富农出身的;③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重则杀头,轻则清除。陈昌浩(军长)告诉我,8月初在红四军南下时,政治保卫局在后方医院破获AB团组织。军委逮捕一师政委李荣桂,十师参谋主任柯柏之,28团长潘皈佛,中央不断指示军内改组派,第三党,AB团等反革命组织。许继慎军长和周维炯师长被杀害,由张国焘亲自审讯,张搞逼供信指控许继慎组织反革命集团,要带部队投降蒋介石。[18]

   

   

   张国焘这人不是没有能力,但品质不好,他不断借口肃反,剪除异已,建立个人统治。陈昌浩就更凶喽,捕杀高干有时连口供都不要;我所知的肃反逼供信,捕人,杀人不讲证据,全凭口供,许多刑罚骇人听闻。[19]以至黄安区的人民起来反对政治保卫局贴标语:‘打倒张国焘帝国主义!’。徐的妻子程训宣亦被以改组派名义逮捕,“被打得不成样子,后杀害”。徐本人只到1937年才闻知妻子遇害真相。

   

   在“9﹒18”事变前后,共产国际间谍德国人佐尔格主要工作就是密切关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区”的发展,并及时跟踪蒋介石围剿“苏区”的情况,以情报工作配合中共作战。佐尔格想尽各种办法设法接近蒋介石,蒋介石喜欢赛车,正好佐尔格也是个赛车迷。在一次比赛中,佐尔格发挥出色,始终以半个车身的优势领先蒋介石,只是快到终点时,才让蒋介石率先通过终点。赛后,蒋介石径直走到佐尔格面前,主动伸出手,请教佐尔格尊姓大名,并邀请他到自己的官邸作客。佐尔格也就借此机会深入到蒋介石内部,蒋身边的将军们都爱跟佐尔格套近乎,见到他无不客客气气,为佐尔格获取情报提供了方便。左尔格还成功地打入了蒋介石南昌行营的德国顾问团。一名叫斯多兹勒(ErichStolzner)的顾问的太太满腹牢骚,左尔格就利用她偷出了国民党的密码,包括行营与作战部队联系的密码。后来中共多次反围剿的胜利,主要是缘于佐尔格的情报。[20]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1.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2-93.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4.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5-96.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7.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8-99.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9. CCP rejected United Front: CCPdeclaration. 30 Sept, 1930, ZZWX Vol.7.pp.426-30.CCP defending Soviet Union:CCPdeclaration 22 sept, 1930. Pp.416-21.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3.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4.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7.

   

   [11] 王健生,《中国共产党史稿》第二卷第407页,正中书局1965年版(王系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9.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12,123.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4

   

   [1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7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