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
郭国汀律师专栏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马克思最大的缺陷之一是其根本不了解人的本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郭国汀编译

   

   1929年4月-5月,毛泽东指使其连襟刘士奇夺取江西红军的领导权,结果引起反抗,刘即以反AB团为名,屠杀了上千名农民和反对刘、毛夺权的红军将士。[1]AB团按中共的说法即反布尔什维克的缩写,据台湾政治学教授王健生先生考证,所谓AB团纯属毛泽东为清洗政敌而编造的根本不存在的虚构组织,事实上并不存在。

   

   

   1930年12月毛泽东开始整肃彭德怀军中反对毛的红军将士,毛用酷刑逼供,展开大清洗,利用李韶九,先抓人酷刑逼供出其他人,再抓人逼供出更多人。1930年12月7日,毛派李韶九至富田将江西地方领导人及其妻子们抓起来全部施加酷刑,剥光她们的衣服后用火楮插入女性阴道,用小刀割乳。1930年12月20日,毛亲自向上海党中央汇报称:一个月内在红军中查出4400名AB团成员,大多数杀掉,全部被酷刑。[2]

   

   

   刘敌将军反对毛滥杀无辜无反叛,他将受害者解救出来,江西地方上告上海党中央,周恩来与莫斯科均明知毛泽东借反AB团名滥杀异已,却支持毛说‘他基本正确,革命需要他的冷酷无情’。[3]上海中央还将控告毛的情况,全部告诉毛,暗示其可任意处置这些人。结果康生转交给毛的江西共产党人全被毛杀害。红区全区展开新一轮打AB团大清洗,仅在Victory一个县共匪即动用了120种酷刑。江西数万人被屠杀,仅红军将士即被屠杀10000人以上,占当时毛手下红军的1/4,远早于斯大林1936-38年期间的大清洗。福建红军于1930年7月也发生反毛泽东的兵变,但随即被残酷镇压,结果数千人被屠杀,中共官方后来承认屠杀了6352人。毛不仅滥杀政敌,而且逼迫其他人手上沾血,令朱德审判刘敌并处死之。[4] 毛从利用社会上的土匪流氓至公然耍流氓,再至逼迫同党也变成匪帮流氓,因此毛实质上是个政治大土匪流氓。

   

   

   毛泽东采用坚辟清野撤空村庄藏匿粮食堵死水源的战术对付国军的第一次围剿,但真正打败国军的是苏联和德国军事情报。苏联克格勃的前身GRU在中国有100多间谍,他们向中共提供国军的详细情报。19930年初共产国际派理查(RichardSorge)打入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团,窃取国军情报,其手下有个张文秋(张的两个女儿后来分别嫁给毛泽东的两个儿子)窃取总参谋部与各战地指挥部的通讯电报秘码。此外,中共自已打入国民党高层的间谍钱壮飞,在国军围剿两周前提供了毛共匪帮准确的国军行动情报。1930年12月30日,毛用4万军队和民众伏击国军9000人。然而,迄今外界无人知道苏联和德国间谍的情报及武器金钱的巨大作用。[5]

   

   

   九一八事变60年后,张戎女士采访张学良时张称:“抵抗日军纯属徒劳,我们没有任何机会打赢。我们只能打游击战,中国军队根本无法与日军较量。日军确实非常优秀,不抵抗仅是合理的政策”。[6]蒋介石于事变两天后于1931年9月20日,从南昌返南京,国民政府立即放弃消灭共产党的计划,并提出抗日救国统一战线。中共却轻蔑地拒绝,说任何表示愿意加入统一战线的建议都是荒唐可笑的,党的中心任务是武装保卫苏联。[7]因蒋介石有意建立统一战线,故将30万大军撤离剿共前线。共匪军则趁机占领全部失地,并于日本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后不到两个月内于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县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莫斯科提议毛泽东任主席,朱德任军委主席,但毛上面还有周恩来任党的总书记。是周恩来将瑞金按苏维埃模式建立起极权社会,全部人口从6岁至14岁及成人全部按军事建制严密组织起来,此前毛是按井冈山土匪模式管理中央苏区。[8]

   

   

   周恩来于1928年建立起中国克格勃--政治安全局,受苏联指导监督,在瑞金建立起极权恐怖共产统治。毛泽东用腐败小人,周恩来则用受苏联训练的专业人士。[9] 斯大林的秘密政治警察用社会流氓或无知未受训练的非专业人士故1939年时人数高达33万余人,而德国盖世太宝则用专业人士故同年仅有7000余人。

   

   

   共匪帮的敲榨勒索无恶不作,红军军长龚楚证实有一家读书人父子三人被拘,勒索250银元,家人东借西凑了120元加上妇女殊宝手饰,结果父亲仍被吊死,儿子皆被杀害;但共产党却逼迫其家人再补交500元!龚楚1954年在香港出版回忆录,杨尚昆私下对少数人说,龚楚将军的回忆录是真实的。[10]证实了前述之朱毛红四军的《筹款须知》的流氓匪帮性质货真价实。

   

   

   共匪帮之1931-35年瑞金中央苏区人口净减20%,造成70余万人死亡,其中至少一半是被以阶级敌人的罪名被杀害,或累死或被逼迫自杀,另一半死于战争。仅瑞金一个县,人口即净减一半,由1923年的约二十八万人到1935年中央红军逃亡时的十四万人,除了极少数外逃及一部分参军外,绝大多数被共党残杀。[11]1983年江西省封了238844名‘烈士’。这还不包括其他四个红区的死亡人数。江西人因此恨死了共产党,1949年第一位苏联情报官员访问江西地区,新抵达的共党头目告诉他,江西全省没有一个共产党员。[12]

   

   

   1931年4月20日毛泽东率红军攻打福建省漳州市,抢劫了许多黄金、银元和珠宝,由毛泽民和卫兵私藏在一座高山上。直到中共逃离江西根据地时,由于博古拟留下毛泽东,毛才将埋藏的黄金银元珠宝献出交给中央,毛泽东让其弟毛泽民交给博古,以换取让他随中央一道逃亡的通行证,而共产党急需资金用于逃亡路途故放了毛泽东一马。莫斯科在1934年期间,每月提供7418金芦布给中共。[13]自中共成立后,苏联一直向中共提供大量财政资助,只到1941年6月22日德国大举进犯苏联后才暂时中止。

   

   

   项英是唯一无怨言接受组织安排留在苏区的中共领导人,翟秋白,陈毅均请求中央带他们走被拒绝。项英是在毛泽东屠杀AB团高峰时抵达瑞金,他反对毛泽东滥杀,制止毛未果,反而被毛指使部下抓起来审讯他是AB团。1932年宁都会议解除毛军职,项英是最坚决的一位,中央红军逃离瑞金时,项英坚决反对带毛一道走并警告预言若带毛走,他一定会搞阴谋诡计夺权。[14]救过毛泽东一命的傅连章医生1966年被批斗打断肋骨,头部骨折,他写信给毛求救,毛批示“此人未犯什么大罪,或许他应当原谅。”但当毛得知傅曾对其他高干谈论毛的健康状况后,即放任傅被关进监狱,两周后,傅死于监狱的水泥地上。[15]

   

   

   张国焘手下的共军元帅徐向前证实中共的土匪强盗行径。“通过打土豪和没收敌仓,短期内,我军就收缴了金子20余斤(送交上海党中央)银子1800斤,大洋七万余元”。[16]

   

   徐向前亦证实了中共滥杀AB团的史实。“白雀圆‘大肃反’近三个月,肃掉了2500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十之六七的团以上干部被捕,杀害。被肃掉的大都是有能力,有战斗经验的领导骨干。营以下的干部,战士和地方干部群众不知名的更不知有多少![17]肃反对象主要为三种人:①从白军起义投诚或俘获的;②地主富农出身的;③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重则杀头,轻则清除。陈昌浩(军长)告诉我,8月初在红四军南下时,政治保卫局在后方医院破获AB团组织。军委逮捕一师政委李荣桂,十师参谋主任柯柏之,28团长潘皈佛,中央不断指示军内改组派,第三党,AB团等反革命组织。许继慎军长和周维炯师长被杀害,由张国焘亲自审讯,张搞逼供信指控许继慎组织反革命集团,要带部队投降蒋介石。[18]

   

   

   张国焘这人不是没有能力,但品质不好,他不断借口肃反,剪除异已,建立个人统治。陈昌浩就更凶喽,捕杀高干有时连口供都不要;我所知的肃反逼供信,捕人,杀人不讲证据,全凭口供,许多刑罚骇人听闻。[19]以至黄安区的人民起来反对政治保卫局贴标语:‘打倒张国焘帝国主义!’。徐的妻子程训宣亦被以改组派名义逮捕,“被打得不成样子,后杀害”。徐本人只到1937年才闻知妻子遇害真相。

   

   在“9﹒18”事变前后,共产国际间谍德国人佐尔格主要工作就是密切关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区”的发展,并及时跟踪蒋介石围剿“苏区”的情况,以情报工作配合中共作战。佐尔格想尽各种办法设法接近蒋介石,蒋介石喜欢赛车,正好佐尔格也是个赛车迷。在一次比赛中,佐尔格发挥出色,始终以半个车身的优势领先蒋介石,只是快到终点时,才让蒋介石率先通过终点。赛后,蒋介石径直走到佐尔格面前,主动伸出手,请教佐尔格尊姓大名,并邀请他到自己的官邸作客。佐尔格也就借此机会深入到蒋介石内部,蒋身边的将军们都爱跟佐尔格套近乎,见到他无不客客气气,为佐尔格获取情报提供了方便。左尔格还成功地打入了蒋介石南昌行营的德国顾问团。一名叫斯多兹勒(ErichStolzner)的顾问的太太满腹牢骚,左尔格就利用她偷出了国民党的密码,包括行营与作战部队联系的密码。后来中共多次反围剿的胜利,主要是缘于佐尔格的情报。[20]

   

   [1]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1.

   

   [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2-93.

   

   [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4.

   

   [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5-96.

   

   [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7.

   

   [6]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8-99.

   

   [7]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99. CCP rejected United Front: CCPdeclaration. 30 Sept, 1930, ZZWX Vol.7.pp.426-30.CCP defending Soviet Union:CCPdeclaration 22 sept, 1930. Pp.416-21.

   

   [8]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3.

   

   [9]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4.

   

   [10]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7.

   

   [11] 王健生,《中国共产党史稿》第二卷第407页,正中书局1965年版(王系台湾大学政治学教授)

   

   [12]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09.

   

   [13]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12,123.

   

   [14]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4

   

   [15] Jun Chang, Mao, The Unknown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127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