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二十、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一秦王朝说强大是真的强大,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威振四海。”说脆弱是真的脆弱,“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对秦王朝成功和灭亡的原因,古今有很多分析,以贾谊《过秦论》最为中肯。贾谊指出:

   “秦灭周祀,并海内,兼诸侯,南面称帝,以养四海。天下之士,斐然向风。若是,何也?曰:近古之无王者久矣。周室卑微,五霸既灭,令不行于天下。是以诸侯力政,强凌弱,众暴寡,兵革不休,士民罢弊。今秦南面而王天下,是上有天子也。既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莫不虚心而仰上。当此之时,专威定功,安危之本,在于此矣。”

   秦国强大的原因很多,如地理的优势,变法的作用,战争策略的正确,几代人的苦心经营等等,但最根本的还是当时的天下大势,春秋战国,战乱不断,天下疲弊已久,人心向往统一。秦国的统一追求,与这个大势的势头方向相同。

   不过,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统一有多种形式,儒法两家的统一性质截然不同。(详见《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法家统一之后,“元元之民”不仅无法“安其性命”,反而更要丧性失命。

   当然,这是不能苛责的,绝大多数人不可能具备“择法之眼”。多数文化人亦浑浑噩噩,“以瞽为明,以聋为聪,以非为是,以凶为吉。”“驱逐樊笼陷阱之中却不自知避也”,何况一般民众?

   “秦王怀贪鄙之心,行自奋之智,不信功臣,不亲士民,废王道而立私爱,焚文书而酷刑法,先诈力而后仁义,以暴虐为天下始。夫兼并者高诈力,安危者贵顺权,此言取与守不同术也。秦离战国而王天下,其道不易,其政不改,是其所以取之守之者无异也。孤独而有之,故其亡可立而待也。”

   绝大多数人只有亲自领教了暴政的厉害,才能觉悟法家统一的可怕。于是,时移势易,人心大变,天下大势随之而变。秦王朝灭亡的原因,可以用贾谊一句话概括:“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秦统一天下,结束持之以久的战乱,本来形势很好,威望很高,但秦始皇仁义不施,反而焚书坑儒,暴虐天下,让民众活得比战乱时代更加悲惨;二世又不能改其错误,改邪归正,终致国覆族灭。秦朝的兴亡,充分说明道德对家国和政治的重要,说明“皇天无亲,唯德是辅。民心无常,惟惠之怀。”的道理。

   秦王朝乘势而兴,缺德而亡,这是历代有识之士的共识。汉初叔孙通、陆贾等人探寻关于秦灭亡原因,也是归结于此。杜牧《阿房宫赋》在文末说:“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其观点与贾谊们一脉相承。

   二焚书坑儒是秦王朝从兴盛走向衰败的转折点。

   过而改之,善莫大焉。这指的是一般过错或罪恶,如果是死罪,一旦犯了,就要被判处死刑,丧失了改的机会,放下屠刀还是地狱。一个政权也一样。焚书坑儒之后,秦王朝就走上了灭亡的不归路,想改良都不行了,即使回头不再是岸。

   法家反孔反儒。秦王朝自秦孝公重用商鞅以后,儒家就一直被边缘化,但都不像秦始皇那样疯狂。而秦始皇反儒也有个过程,力度是逐步增强的,到焚书坑儒才达到高潮。这之前,朝廷上有不少儒生,虽不受重用,但在朝廷中亦有一定的话语权。

   《汉书•百官公卿表上》:“秦博士七十人掌通古今”;《汉艺文志》:“儒家有《羊子》四篇,凡书百章;名家四篇则《黄公》。黄公名疵,复作秦歌诗。二子皆秦博士也。”京房称:“赵高用事,有正先用非刺高死。”孟康曰:“姓正名先,秦博士也。

   博士伏生学问高深,尤精《尚书》。到了汉文帝时,年逾九十,尚能口授《尚书》二十八篇。博士淳于越是太子老师,最为骨鲠。李斯上表焚书,淳于越反对,触犯了律令,被革职回乡。回乡路上他又上表谏阻焚书和为扶苏呼冤,终于招来杀身之祸。另外,《说苑至公篇》载,有鲍白令斥始皇行桀纣之道,骨鲠仅次于博士淳。

   秦始皇二十八年东巡上邹峄山的时候,立石刻碑,与鲁诸儒生讨论刻石赞美秦德和封禅望祭山川等事。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博士齐人淳于越反对当时实行的“郡县制”,要求根据古制分封子弟,认为“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丞相李斯加以反对,并主张禁止百姓以古非今,以私学诽谤朝政。李斯说:

   “五帝不相复,三代不相袭,各以治,非其相反,时变异也。今陛下创大业,建万世之功,固非愚儒所知。且越言乃三代之事,何足法也?异时诸侯并争,厚招游学。今天下已定,法令出一,百姓当家则力农工,士则学习法令辟禁。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以非当世,惑乱黔首。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秦始皇本纪》)

   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下令焚烧《秦记》以外的列国史记,对不属于博士馆的私藏《诗》、《书》等限期交出烧毁,有敢私下谈论《诗》、《书》的处死,以古非今的灭族,禁止私学,想学法令的人要以官吏为师。这是焚书。

   第二年,两个术士(术音述,通假,术士即述士,即儒士,取自“述而不作”之意,参见刘向《说苑》“坑杀儒士”,又参见唐陆德明《经典释文》:述亦作术)侯生和卢生,私下批判秦始皇并亡命而去。秦始皇得知此事,大怒,派御史调查,审理下来,得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全部坑杀。这是坑儒。两件事合起来,史称焚书坑儒。

   不论哪种形式的极权,必然暴政,必然制造国内恐怖和文化犯罪。秦政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极权,而焚书坑儒是极权主义第一次大规模的文化犯罪,堪称古代文化大革命。这也是有史以来对中华文明第一次最沉重的打击。

   焚书坑儒发生于秦始皇三十四、三十五年,距离统一天下已经八、九年了(秦始皇是登基二十六年的时候初并天下、分天下为三十六郡的)。坑儒之后,朝廷上仍有儒生,只不过都成了装饰品。

   叔孙通,最为聪明。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攻城占府,秦二世召集大臣商议对策。多人奏说,应该赶快发兵镇压。叔孙通发现皇帝脸色不好,低声恭维说,皇帝英明,仁爱四方,威严可敬,那些犯上作乱者成不了什么气候。皇帝听了,抓了建议发兵者,唯对叔孙通大加奖赏,并晋升他为博士官,掌管全国古今史事以及书籍典章。

   三《说苑》记载,坑儒事件中,侯生侥幸逃脱,又被缉拿归案,他在临刑前与秦始皇有一段对话,披露了自己的真实心迹,颇为准确地预示了秦王朝必亡的命运和原因,兹特节录如下:

   秦始皇问,"老虏不良,诽谤而主,乃敢复见我?"侯生仰台而答曰:"臣闻知死必勇。陛下肯听臣一言乎?"始皇曰:"若欲何言,言之。"侯生曰:"臣闻禹立诽谤之木,欲以知过也。今陛下奢侈失本,淫佚趋末。(具体事例略)所以自奉丽靡烂漫,不可胜极。黔首匮竭,民力殚尽,尚不自知。又急诽谤,严威克下,下喑上聋,臣等故去。臣等不惧臣之乡,惜陛下之亡耳!闻古之明王,食足以饱,衣足以暖。…今陛下之淫,万丹朱而千昆吾桀纣,臣恐陛下之十亡而曾不一存。"始皇默然久之,曰:"汝何不早言?"侯生曰:"陛下之意,方乘青云,飘摇于文章之观,自贤自健,上侮五常,下凌三王,弃素朴,就末枝,陛下亡证见久矣。臣等恐言之无益也,而自取死,故逃而不敢言。今臣必死,故为陛下陈之。虽不能使陛下不亡,欲使陛下自知也。"始皇曰:"吾可以变乎?"侯生曰:"形已成矣,陛下坐而待亡耳!若陛下欲更之,能若尧与禹乎?不然无冀也。陛下之佐又非也,臣恐变之不能存也。"

   坑儒活动是秦始皇三十四年(公元前213年)进行的。这个时候,表面上看,秦王朝异常强大,没有任何要崩溃的征兆,侯生却听到了丧钟的敲响,一针见血地指出:灭亡之势已成,难以逆转,秦始皇只能坐而待亡了。

   因为:一,秦始皇即使想改变,也不可能变成尧舜,像尧舜那样,道德上以仁为本,政治上以民为本;二、原先朝廷上多少有些儒生和君子。现在没有了。现在的帮手们都不成,秦始皇真正成了孤家寡人,纵然想改弦更张,也是孤轮不转,独翼难飞。秦王朝的悲惨命运已经生铁铸定。

   古今中外,所有暴政恶势力的崩溃灭亡都仿佛突如其来,“其兴也勃然,其亡也忽然”,出乎绝大多数人的意料。其实是有迹象可见、有规律可循的。君子见几,此之谓也。

   秦始皇听了侯生一席话,喟然长叹,把侯生放了。不久秦始皇开始巡游,三十七年十一月巡到云梦,祀虞舜于九疑山,祭大禹于会稽(祭拜儒家圣王呢),不久他就崩于沙丘。之后,秦二世上台,很快就玩完了。

   孟子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寡助之至,草木皆兵,防不胜防,最亲信的亲戚和心腹都有可能成为夺命大敌。秦始皇固然知道侯生讲的是真话,但他只怕万万想不到,他的大秦王朝、万世江山和秦氏家族,会毁在最信任的丞相李斯、中书令赵高和最宠爱的小儿子胡亥手里。机关算尽太聪明,人算不如天算啊。

   四注意,法家并非完全不讲“道德”,而是将道德标准打乱和颠倒,以肆意极欲、奢侈暴虐和阴谋诡计为圣明,以严刑峻法“督责之术”为帝道,以秦始皇之类东西为明君圣主,以无限拥戴暴君为忠;法家的道德观,与儒家正好背道而驰。

   秦二世时期,陈胜吴广起义,各地风起云涌纷纷响应,秦二世很不高兴,多次嘲笑指责李斯,李斯遂给秦二世上书,认为必须进一步“明申韩之术,而脩商君之法”、采取“督责之术”,加强政治高压,让朝廷官员和老百姓提心吊胆救过不暇,就不敢谋反了。李斯这封上书,堪称道德颠倒的典型,值得录下共赏:

   “夫贤主者,必且能全道而行督责之术者也。督责之,则臣不敢不竭能以徇其主矣。此臣主之分定,上下之义明,则天下贤不肖莫敢不尽力竭任以徇其君矣。是故主独制于天下而无所制也。能穷乐之极矣,贤明之主也,可不察焉!

   故申子曰“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为桎梏”者,无他焉,不能督责,而顾以其身劳于天下之民,若尧、禹然,故谓之“桎梏”也。夫不能修申、韩之明术,行督责之道,专以天下自適也,而徒务苦形劳神,以身徇百姓,则是黔首之役,非畜天下者也,何足贵哉!夫以人徇己,则己贵而人贱;以己徇人,则己贱而人贵。故徇人者贱,而人所徇者贵,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凡古之所为尊贤者,为其贵也;而所为恶不肖者,为其贱也。而尧、禹以身徇天下者也,因随而尊之,则亦失所为尊贤之心矣,夫可谓大缪矣。谓之为“桎梏”,不亦宜乎?不能督责之过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