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秀」王梁振英]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行政低能兒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蝦球傳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秀」王梁振英

   梁振英上任伊始,特首的座位還未坐暖,便急不及待地偕同各問責官員落區,為什麼,名為「聽取民意」。好像香港的民意無從表達,他要親自下去聆聽不可。
   
   他是不是不知道,香港是一個成熟的公民社會,市民有極多的途經表達自己的意見和訴求,是不需要用這些落後和不全面的方式去擷取民意的。此所以說他是「秀」王。
   
   他還不止自己落區,還指令各問責官員落區,以示親民。這些問責官員有些是從曾蔭權政府過渡而來的,他們在前朝沒有這種「落區」文化,現在新特首一聲令下,他們都乖乖照辦。


   
   假設「落區」成為梁政府一個管治模式,這將成為各高級官員的苦事。除了觸動到政府大員外,梁振英的落區行動,也動用了大批警力和保安人力。警察要維持會場內外秩序,並要赤手空拳抵擋那些不滿梁振英做「秀」的有組織的市民的衝擊。
   
   出席這些場合的群眾意見難以一致,而不得其門而入的群眾必然亦會鼓譟。社會不因梁振英的「親民」而更加和諧和團結,反而因他的作秀而更為分化和暴戾。
   
   所有這些勞民傷財和有損和氣都是為了一個人的野心,他要得到分數以作二O一七年的直選準備。
   
   事實上,他的政府到現在什麼也沒有作到,政績完全沒有,卻儘在做秀爭功。他將被愈來愈多的人看穿而受到唾棄。尤其可惡的,是他不只個人虛偽作秀,而且還把答問大會也打裝成一個秀場。這些大會都是由他的撐場者組織的,與會者大都是動員來的群眾。這些大會遲早會變成「歌功頌德」的場合,做出一個假象,令人以為梁政府很受人民歡迎。
   
   這是典型的共產黨發動群眾的手法。梁振英把這套用到香港社會上,是把香港「共產化」,把香港的文明程度拉後半個世紀。所以,那些衝擊會場的香港青年做得很對。他們是做著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事。
   
   其實,梁振英要籠絡人心,無須使用這些共產黨手段,他只須拿出誠意便可。例如,不要利用自己的口才而弄虛作假,強詞奪理,捩橫折曲,口舌招尤。西九報告明明懷疑他的誠信,他卻說報告證明他的清白,還他一個公道。狡猾詭詐,莫此為甚。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說在口才方面,他是天才,但是現在看來他的天才似乎不是他的資產,而是負債。他的狡辯已被愈來愈多的人看穿,他的形象亦愈來愈令人討厭。
   
   (原发表日期:2012年7月4日)
   
   

此文于2016年12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