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井中蛙
·放下手中的东西
·行过死阴的幽谷
·阿爸父神爱虚荣?
·我有N次不认主
·我的啃黄瓜的老姊妹
·“你现在就用温柔的言语跟我说话”--神对我说
·你得救了吗?
·哦,骄傲
·“感谢主”的奇妙
·因信称义:惊涛骇浪中的救生圈
·女儿见鬼,主耶稣救她脱离凶恶
·从美国校园枪击案看上帝
·为什么人们多信鬼?
·真的有这等好事吗?
·梦:神谕还是魔咒?
·心里的灯亮了,人就不在黑暗走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一、信主之初
   

   我是个灵命很小的人,虽然说在我18岁,就是我高二那年接受父亲给我的福音开始做绝世祷告,踏上信主的路程,但是实际上对主还是将信将疑的。我经常也在思考着这个世界,想着世界并非只是人类的世界,每天熙熙攘攘的人,各司其职,表面上看是人类维持着一切的秩序。如果人类是世界的主宰者,为什么这个主宰者的生命可以那么脆弱?在人类之初必然就存在着某些规则,人类的诞生不过就是在那些规则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那么照这么想,制造源头规则的才是真正的主宰者。那又是谁呢?所以当父亲跟我传福音的时候,我便欣然接受了。
   
   二、笃信的过程
   
   虽然是信了,但是一开始总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在怀疑中提出问题,又在阅读圣经的过程中推翻自己的疑问,每一次推翻自己的疑问,都会使自己的信仰更坚定一些。但是没有特别的人带领总是成长得很慢。在我高三那年,有幸去听了本地教会的授课,授课的老师大多都是来自海外。他们的授课的确让我受益匪浅。我接受授课的时候,说实话并不是以一个成熟的基督徒形象去聆听的,反而是以一个不信的人的形象去接受的。我心中种种的疑问,为什么偏偏是上帝主宰这个世界?圣经上所说的创世纪只是子虚乌有还是真实的存在?如果上帝真的爱我们,为什么旧约中的他杀戮无度?为什么直到现在我们还在承受着苦难?虽然我有各种的疑问,但是我却并不主动问老师们。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与人沟通的人,尤其怕生,不习惯主动接近生人,也不喜欢跟生人谈论太多自己的事。我只是以一个好奇又陌生的姿态,抱臂坐在教室里听着,做着笔记。我只是想看看,如果我不主动问,你们的授课是否能让我豁然开朗。
   
   很奇妙,他们似乎都懂得我的心,他们在课堂上娓娓向我们道来。提出问题,然后解答问题。加以诠释,解答,阐述真理,然后再回到理论性的总结。都是自然而毫不夸饰。他们提出的问题也恰好都是我心中所疑惑的问题,每次听到都让我震惊无比。解答问题的方式都能深入人心,触角能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那些隐秘的女性问题,两性问题,都能毫不羞涩有理有据的提出来并恰好的分析解释。
   
   如果一个人能做到这样授课那不稀罕,可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不是神迹是什么?虽然说老师们都是传福音的精英,但是精英与精英也有二三等之分,总会存在一些让人不尽如意的地方。
   
   可是,很奇怪,都没有。
   
   他们似乎都能理解我们,他们懂我们。
   
   或者,换言之,上帝,他懂我们。
   
   他说过,他在我们出生之前连我们的头发都一根根数过;他说过,他知道我们缺什么,我们需要什么;他说过,他给我们的,会远远大于现在我们所拥有的。
   
   原来这都是真的,上帝从一开始就信守着自己的诺言。只是违约的,一直都是人类自己。
   
   于是,我的信仰坚定了。
   
   我高考失利,开始复读高三。复读的过程中,很奇怪我并不担心什么。我觉得很充实。我不再像以前高三那样吊儿郎当,而是很沉着稳重的开始学习。每天很累,很累,却很开心,晚上回宿舍的时候,熄灯后开始打开手电筒读圣经,然后祷告。那个时候我都能隐约听到主对我柔声细语。我心里一直很喜乐。当然累和烦躁也是有的,但是每次祷告后第二天醒来,心中都是憧憬。我向主祷告说,求他赐给我一个大学,大学里要有清新的林荫小道,秋天的时候地上落满了璀璨的叶,要有一个宽宽的湖,湖上有不规则的桥通往湖心小岛,临近湖水有怡人的凉意。湖边栽着崔柳,崔柳下会有供我每日晨读背英语的长椅……我向主想象着描述着我的大学,我仿佛都听到他在柔和的笑。
   
   于是那时候,我就隐约知道,我的大学不会有问题了。
   
   果然,高考分数出来,我的分数高出了二本线二十多分,我迎来了主赐给我的大学——宁夏银川的北方民族大学。
   
   三、从大学到考研,主陪伴的点点滴滴
   
   宁夏的银川,回族自治区,距离我的家乡很远。一个北,一个南,三天两夜的火车跨越了半个中国。我当时并不知道为什么主把我安置在银川,这个信仰伊斯兰教,穆斯林密集的地方。
   
   我很快找到了教会,起初的教会离我们学校很远。后来我也找到了家庭教会。家庭教会离学校很近,来聚会的大部分都是来自附近大学的学生们。都是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我们年龄相仿,追求的东西相似,接触的世界也一样。这与我家乡的教会完全不同。
   
   家乡的教会聚集的都是一群中老年们,偶尔有稍微年轻的,也是二三十多岁的爸爸妈妈们,他们都早早的接触了社会,所遇到的人和事都与学生相去甚远。而在大学这个地方就不一样了,我可以与同龄人打成一片,跟他们分享自己学习上的烦恼,生活上的不快。我开始明白为什么主要把我安排在这里。
   
   与同龄人在一起聚会,总是会成长很多。我所说的,以及他们所分享的,我们都能彼此理解,彼此帮助。我们一起读经,一起分享自己的观点,我们还成立了学习小组,每次聚会之前都会大声唱赞美诗。我们在一起聚会的场所就像家一样,每次我们聚在一起之前,都会彼此问候,“你好吗?”“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你有什么烦心的事?”“你们准备考试了吧,复习得怎么样呢?最近有没有打电话回家问候家人呢?”我们还会互相拥抱,互相安慰对方,互相祷告。虽然只是简单的问候,但是对于远离家乡的人来说,有说不出的温暖。
   
   有的人被问到“你最近怎么了?”想起了自己的不顺会流下眼泪,我们会牵起手来为彼此祷告。有的人一进来就开始分享自己的开心事,我们也会真心的为他(她)感到开心。我们有时候会在聚会之前一起吃饭,切磋厨艺,气氛总是那么温馨活跃。主受难的纪念日我们还会彼此互相洗脚,以纪念主为我们流血的日子。
   
   我开始学会了与人交流,分享心情。我学会了主内弟兄姊妹之间的彼此相爱。我也学会了别人学习圣经的方式,我学会了为他人祷告,感受他们的痛苦。
   
   爱人如己,是我最大的收获。
   
   很快就大三了,大家都在开始筹备自己今后的路。有的选择工作,有的选择深造,有的选择考公务员。可是此时的我却不知道何去何从了。
   
   我的灵命不算高,我还时常在怀疑,还在犹豫,我软弱的时候会变得很颓废。在主眼里,我不过是个稚嫩的孩子。我圣经也只读过一遍,并没有作很深入的研究。我对基督教也了解得不深。学习忙的时候,会放弃去礼拜,去聚会,去团契,有时候甚至一个月不参加任何的聚会。但是这种时候,团契里的弟兄姊妹们总会来及时把我召唤回去。
   
   如果,我选择了工作,将很难有机会接触到与我年纪相仿的弟兄姊妹们。
   
   如果,我选择了工作,我也会进入到复杂的社会里或者官场里,软弱的我是否能顶住世俗的压力而坚定自己的信仰?
   
   如果,我选择了工作,我是否还会有时间去参加聚会?参加团契?是否有信心去在社会的潮流中逆流而上去寻找主?
   
   如果,我选择了工作,当我软弱的时候,当我不参加聚会的时候,当我堕落的时候,还会有弟兄姊妹们来及时拉我一把吗?
   
   种种问题接踵而来,而这些问题并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主给我提出来的。
   如果是以前的我,并不会凡事以主为中心,并不会深层的考虑主在我生活里的位置,也更加不会想到工作与侍奉主之间的关联。
   
   可是,现在的我,却满眼里都是主,主在我心里的位置,主在我生活里的位置……
   
   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非主莫属了,他懂我,他知道我并不成熟,他知道我的软弱,他知道我需要什么,他知道现在的我并不能完全脱离弟兄姊妹的帮助而独立成长,他知道我需要留在一种氛围里继续长大成熟,直到我能独立支撑起自己的信仰。
   
   可是怎样才能继续留在学校这种氛围里呢?又怎么样才能创造另一种新的环境以供我成长呢?
   
   主总会有办法的,而且他给了我一个完美的方法,就是考研。
   
   考研,意味着将要努力进入另一所大学去深造,另一所大学里,有主为我创造的另一种成长的氛围,里面也都是学生,也都是与我年龄相仿的人,或许,里面将会有更优秀的人和团契来带领我成长。
   
   可是考研的路,很艰辛,要经历初试和复试,几十个人里挑出一个人,比考大学更难。
   
   我每天要很早的起床,去图书馆里占位置。要阅读大量的书籍,要背诵大量的理论知识。每天都是披星戴月,起早贪黑的学习。
   
   图书馆的环境优雅舒适,座位却很有限。学生们抢占位置的现象很普遍,有的学生很过分甚至一个人占了几张桌子,早上稍微去晚一点就会没有座位。
   
   一日清晨我稍微起晚了一些,寻思着也许找不到座位了,就心里默祷,主啊,求您给我一个座位吧,座位干净清爽不拥挤的。我一面快步骑车一面心里反复默祷,到了图书馆从一楼爬到五楼,又从五楼爬到一楼,再从一楼又爬到五楼,还是没找到一个座位。图书馆边上的用来供人浏览书籍的(没有桌子)都已经坐满了人,地上也几乎都坐了人。我要写很多东西,没有桌子是万万不行的。正在郁闷的时候,看到了同样在找座位的另一个团契里的姊妹,于是我们在没有桌子的椅子上勉强看着书,想要写东西就用书包垫在大腿上把本子压在书包上写。我跟她分享了清晨祷告座位的事,她很讶异,说自己也在祷告。刚说完这句话没多久,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位同学从图书馆的里间(一般都是用来给图书馆人员办公用的地方,不允许学生进入)跑出来对我们说,里面开了,可以进去学习了。当时我们都愣了一下,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抱着怀疑的态度走了进去。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非常宽敞明亮的大教室,以前就是给图书馆工作人员开会用的地方,今天才刚刚开放用来给学生学习的,很多人尚未知道有这么一个教室的存在。我们两欣喜无比,相视微笑了一下,说了一句,感谢主,然后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了下来,开始我们的学习……
   
   这类的事情在我考研的路程中发生过很多次,比如说考试的当天都是学生自己出钱包车,非常昂贵,但是主却让我们联系上了朋友,朋友刚好有出租车,免费接送我们上考场,又比如说在参加复试的时候,能让我找到与自己合租旅店的女孩子,不至于自己承担昂贵的住宿费。(复试的时候学校周围的旅店都会涨价,普通间由平时的50/晚涨到150/晚,要住3个晚上实在是不划算。)我在复试的时候,面试那关由于自己太过紧张成绩排在倒数第二,本来以为被刷下来或者要免除我的公费资格,但是到最后主不但让我被录取了,还让我获得了公费的资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