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曾节明文集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已出狱的民运人士李旺阳,在“六四”敏感日,在中共国政治警察的软禁中离奇死于非命,他杀的迹象是很明显的:
     第一,李旺阳的死相与吊死者死相不符,舌头吐出是吊死者必有的死相,悬在吊带里的李旺阳遗体,却没有头吐舌之相,这一点有现场照片为证。民运人士刘国凯先生最早指出了这一点。

     第二,作为一个双目失明、半身瘫痪的残疾人,李旺阳上吊自杀的难度极大,尤其是在政治警察“国保”的软禁和监控之下。
     第三,李旺阳为仇人所杀的可能性完全可以排除。李旺阳即使有这样的死仇,看到他又瘫又瞎的活受罪“半死”状况,恐怕也不会有杀人的兴致——因为这样的可怜虫杀之有啥意思?他活着,已经比死还难过了。即使有无聊的仇家,硬要杀这么个瘫子和瞎子,也不会蠢到在“国保”看守他的时候去杀他。
     第四,李旺阳死后,中共当局迫不及待地抢走尸体、强行火化,这就从逻辑上坐实了李旺阳是他杀,而且为中共当局的人员所杀。一个浅显的道理:如果李旺阳之死与中共当局无关,当局至少会允许独立第三方验尸,中南海甚至会请李昌钰等国际神探介入...因为这些对中共当局有百利而无一害,何乐而不为?还可以借此作足“开明”、“磊落”秀。因此,李旺阳死后,中共当局迫不及待地抢走尸体、强行火化,除了毁尸灭迹、掩盖自己杀人罪行之外,还能有什么原因?
     此外,依据现场照片,李旺阳服毒自杀、或遭毒杀的可能性也可以排除,因为服毒死者的皮肤发黑或发青。
   
     依据现场照片,综合以上的推断至少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是看守李旺阳的中共湖南邵阳市政治警察杀害了李旺阳,而且是突然性的重击致死。从现场照片看,李旺阳的面孔并不扭曲,但眼睛张着,说明这致命的一击很突然,应该是头部遭到重击导致颅脑内伤暴死。杀害李旺阳不大可能是中共中央下的命令,因为中共维稳派头子胡锦涛、二庄主周永康近来后院起火、内斗不暇,没有心情和精力去关注一个距北京三千里之遥的李旺阳,更何况李旺阳的知名度比陈光诚小很多。胡锦涛、周永康虽然阴狠凶恶,现在暂时还没发展到处决“反革命”的程度,即使胡锦涛现在想暗杀“反革命分子”,也会冲艾未未、腾彪、张林等到处走的能量分子下手,而不会选择李旺阳这样一个生前名气和影响力都并不大的瞎子瘫子。
     但是,对李旺阳遗体强行火化、毁尸灭迹,显然是胡锦涛一伙的意思。李旺阳“被自杀”后,国内外的抗议和谴责之迅速、之强烈出乎意外,香港民众更连日举行万人大游行,事情闹到这般地步,不惊动中南海不可能,这么大事件的处理,不经过胡锦涛的批示是不可能的。若没有中南海撑腰,湖南地方当局断不敢强行火化李旺阳遗体。而面对国际压力霸王硬上弓地毁灭证据,以图尽快“淡化”、“平息”事态,这种低调阴狠的“维稳”方式,符合胡锦涛的一贯作风。
   
     那么,为什么没有中央的命令,中共湖南邵阳市当局的政治警察,竟敢于擅自杀害李旺阳呢?这或许能够从现今中共国“大维稳”体制的动摇中找到缘由。明眼人不难看出:胡锦涛十年来主导的暴力镇压(“维稳”)路线,仅因为经济原因就难以为继,因为在政权道统(等于中共所称的“意识形态”)彻底破产的情况下,暴力“维稳”只会愈维愈不稳,不得不呈几何级数地追加维稳经费,不得不一再扩编“维稳队伍”,于是公安、“国保”、武警、特警等维稳系统就像癌瘤那样疯长...我在拙作《“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中充分论述了这一点。
     因为胡锦涛假和谐的暴力“维稳”路线,中共国的维稳经费,在2010年就已达5490亿人民币,竟军费开支(5330亿人民币)(英国《金融时报》2011年三月十日),真是举世罕有的奇观。而2012年全国的“维稳”预算,更高达7017.63亿人民币(法广新闻2012年六月十日),两年暴增百分之二十七点八!远远超过军费。
     这疯长的“维稳”癌瘤,早晚得把中共政权吞噬至死。更何况现在“屋漏偏遭连夜雨”,维稳开支疯涨的同时,中共国制造业大滑坡、外资撤逃、房市摇摇欲坠、人口红利耗尽“邓计生”恶果全面浮现、社会危机累卵......土地财政也走到尽头,中共当局迅速滑向财政困境,“维稳”经费已经不可能“上不封顶”了。
   
     因此,中共国各级“国保”待遇下滑势所必然。在意识形态破产的情况下,镇压“反革命”全靠利益驱动,北京、上海的“国保”之所以“干脏活”向来积极,完全是因为待遇好,但地方“国保”就不一定有士气。比如桂林“国保”的士气就不高,八年前有个“国保”就向我抱怨说:人家上海“国保”年薪十万,我们的待遇太差了。2008年时,国保的士气更加低落,繁重的北京奥运会“维稳”任务,更把他们累得怨声载道。
     即使有较好的待遇,也不见得有长久的士气,因为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尤其是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利欲之徒,普遍是得了一千想得一万,得了一万想得十万...玩腻了小姐,就想包二奶、找“小秘”...这些人都是“喂不饱的狼”,即使工资奖金较高,如果过段时间不涨的话,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更何况,现在国内市场上,除股票外,哪样东西不在涨价、无休无止地涨价?
     但是,中南海在财政趋于困境的情况下,拿什么给这群白眼狼一再加工资、提奖金?于是,“国保”们镇压民运异议维权信仰人士的士气全面下滑也是势所必然。
     由于毫无权力制衡和舆论监督,现在中共国官场贪污腐败空前,作为秘密警察的“国保”系统,更是黑箱子中的黑匣子,自然是贪腐的重灾区,中南海不断追加的“维稳经费”,让好些“国保”领导发了横财,据闻:山东临沂市有两个“国保”头头就得意洋洋地说:感谢陈光诚“闹事”,没有陈光诚“闹事”,我们的子女哪能出国留学?
     “维稳”经费的普遍的贪污挪用,更加恶化了“国保”干警的待遇,加速了“镇压反革命”士气的流失。这就是腐败的双韧剑效用。俗话说“不反腐败亡国,反腐败”亡党,胡锦涛自以为不反腐败就不会亡党,其实,腐败到了一定程度,照样反过来腐蚀镇压机器,导致镇压减效,直至失控。
   
     由此看来,今年“六四”前夕中共国国内多处出现公开纪念“六四”的活动,而没有遭到镇压,决不是刘因全等挺胡幻想派梦呓的什么胡锦涛“政改”的信号,而很有可能是地方政治警察不作为导致;而李旺阳被杀,很可能也是政治警察因待遇问题泄愤的结果:
     待遇差、“工作”累必然造成“国保”士气低落,士气低落的情况下,人有两种基本反应:
     一是消极怠工,或者应付了事,或者干脆不作为。“六四”前夕想必是各地“国保”维稳任务繁重,警力不足,在忙不过来的情况下,明事理的警察,对某些街区的纪念“六四”行动干脆不作为了,反正有“经费不足、人手不够、忙不过来”的正当理由。
     二是把气撒在弱者的身上。有混账和懦弱的“国保”,不敢消极怠工,又咽不下这口气,就把气出在弱者身上。谁是最弱者?当然是“维稳”对象。于是就殴打受命看守的民运异议维权信仰人士。看守李旺阳的政治警察,大概是因为李旺阳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导致自己挨了领导的恶骂,一肚子腌臢气无处发泄,想来想去想不开,觉得自己累死累活那么点钱,还处处受气,都是李旺阳害的,与其这么不讨好地累下去,还不如把此残疾人做掉,再造个自杀的假现场更好些,死了一了百了,自己也得解脱。于是就乘李不备,冲李旺阳脑后狠狠地一棍子......
   
     这种心态,就像中国大陆的某些人渣司机,不小心撞倒行人后,干脆倒车狠狠碾压,故意把伤者碾死,事后死皮白赖地对交警咬定:倒车时不知有人...这两者的心态是相通的。人渣司机故意碾死人的动机,由中共国法律规定引发,根据中共国混账的法律规定:碾死人只赔两万元人民币,一了百了,而赔偿伤者,动辄数十万人民币,如果对方残了,更要负担一辈子。愚蠢的法律和崩溃的道德,造就了这种“碾伤不如碾死”的潜规则。
     同样,对杀害李旺阳的政治警察来说,与其往后十几年、数十年如一日,每逢“敏感日”一次次地来看管他,加班加点,劳而无获,活受罪外加活受气,不如一次性除掉这个瘫子算了,永远省却这一大麻烦。这个心理,和“碾伤不如碾死”的心理是一样的。
     李旺阳事件爆发后,胡锦涛一见事情闹得这么大,完全慌了神,于是习惯性地使出“防微杜渐”的拉萨治国经验,强令快速火化尸体,企图以此降温,我看他这次是完全打错了算盘。时候不同了,中共的人心已经散了,维稳体制也开始动摇,毁尸灭迹只会令李旺阳事件火上浇油。
   
     李旺阳事件反映出胡锦涛一伙迷信暴力“维稳”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就如一个突发老年痴呆的癌症患者,忘记自己得了什么病,见自己每天吃止痛药活得好好的,就以为自己根本没有病,当然今后吃镇痛药就可以了,于是对化疗、手术统统拒绝,坐等癌细胞全身扩散。
     胡锦涛的这种迷信,就如蒋介石当年对重庆“福地”的迷信一样,蒋介石当年被毛共打得晕头转向,兵败如山倒,大势已去之际,突然想起十一年前自己迁都重庆后,终于转危为安,拖住了日本人,就赶紧从台湾坐飞机到重庆,再次坐镇重庆,指挥国军抵抗解放军,企图重演历史,孰不知“此一时彼一时”,昔非今比,1949年的国民政府,人心已散,哪有当年激战倭寇之士气?蒋介石二次入川非常冒险,如果不是毛共地下党判断错误,蒋介石大有可能沦为毛泽东的阶下囚。
     以前蒋介石造访峨眉山,确实从道人那里得过“胜不离川,败不离湾”的谶语,但早当耳边风,1946年六月,老蒋于内战之初节节胜利之时,忘乎所以地由重庆还都南京,结果从此成转折点,输得一塌糊涂之际,又想重回四川福地,以望转败为胜,但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之事?谶语教他“败不离湾”,并没有教他“败则入川”。
     胡锦涛认为:老子“维稳”了十年,也没有发生“邓六四”,这就证明维稳路线是正确的;“维稳”体制只能进一步加强,决不能放松!
      胡面瘫的花岗岩脑袋,已经没有智商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维稳”就好比张弓,弓不可能永远张下去,久张的弓没有不松弛的。
     等到精疲力竭被迫松弛的时候,必然是党国全面崩溃的开始。胡锦涛在击鼓传花,习近平如果不愿当亡国之君,唯一的办法就是废黜胡锦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