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
曾节明文集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正当中南海因为薄王事件和陈光诚事件而乱成一锅粥时,最近又连续爆出国安部间谍门事件和“法拉利事件”,等于朝中南海内讧火头上连续浇油,特别是“法拉利事件”爆出,简直是向中南海起火的后院扔下一颗重磅汽油弹,这次注定让中共高层鸡飞狗跳。 因为忧惧薄王事件这把火会烧毁政权,胡锦涛、江泽民本来一致采取了息事宁人的灭火做法,共同压制企图乘薄王事件改旗易帜的温家宝,眼看火势就要控制住了,突然又斜刺里烧出来陈光诚一把火,紧接着又落下了国安间谍门和“法拉利事件”两颗汽油弹,整个中南海腾起冲天大火,极权倒退“维稳”派胡锦涛、令计划、周永康一伙,官僚资本独裁派江泽民等人,尽皆焦头烂额。
   

     一个人、一个王朝气数已尽的典型征兆是,怎么整怎么不顺,“放屁都砸脚后跟”:蒋介石的气数到了1975年尽了,1975年初的蒋介石,本来没什么大病,怎料一个小感冒久治不愈竟拖成肺炎,肺炎又弄出胸腔积液,这本来不致命,岂料宋美龄这个亡国克夫的扫帚星,再次迷信美国人,不顾中医小组的强烈反对,用美国医生为蒋介石做大手术,做得老蒋一命呜呼。晚明和民国蒋介石政权最后关头都是怎么打怎么不顺,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兵败如山倒,内部叛徒匪谍迭起,而八路军和八旗军则是歪打歪着、越战越勇:解放军本来渡江、入川都得啃骨头,岂料南方国军叛将如云,争相投共,全无八年前激战倭寇之士气;满清入寇中原,本来没有好机会,岂料李自成、吴三桂送上大礼,一个铺路、一个开门,以致女真铁骑长驱直入,横行华北中原如无人之境;本来南明潞王、鲁王坐镇浙江,以水军优势屡败清军,狙击贼鞑南犯经年之久,江南各省明军、义军深受鼓舞,奋起抗清,越战越勇,接连击退各路南犯之敌,眼看天下又成宋金对峙之势,万不料这钱塘江神于1646年竟趋奉清军,骤然间莫名其妙潮水骤退,江沙暴涨,清军乘机以骑兵涉水集团突击,大破潞王、鲁王部,天下大势再次逆转。
   
     今天中共胡锦涛“维稳”当权派为保专制稳定机关算尽,煞费苦心,但也象朱崇祯、蒋介石当年那样,怎么理怎么不顺,放屁都砸脚后跟,可见中共红朝气数已尽、灯尽油枯了。
   
     “法拉利”事件爆出:一贯以来为某团体及其附庸所吹捧和痴迷的胡团派,不仅毫无清正廉洁之风,其荒淫和丑恶糜烂,比起其政敌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某团体及其附庸竭力声讨的全球二号坏人(江泽民被定为第一号)薄熙来再贪腐再荒淫再丑恶,也没有象胡锦涛的心腹大内总管令计划那样,纵子纵出个“高速车震门”来,薄熙来把十几岁的儿子薄瓜瓜送进伊顿公学,毕业后又先后送进牛津和哈佛,这既反映出他的眼光,也说明他对儿子管教和历练,因为伊顿公学是英国最有名的贵族中学,治学和纪律都以苛严著称,要熬出来并不容易,根本不是许多许多华人想当然的那种花天酒地之所,当然薄瓜瓜校外的生活肯定也很奢靡,但决不会象令计划的太子这样荒淫无道和糜烂,否则他不可能在哈佛取得硕士学位,须知,哈佛的学位的取得是含糊不得的,不像国内大学那样,可以凭出身(如毛新宇之流)混取。江泽民的儿子也在美国名牌大学读得了硕士学位,曾庆红、贾庆林、吴邦国、甚至周永康的儿女肯定也很奢靡,也没有传出令太子那种糜烂的丑闻。  薄太子、曾太子等虽然也开着法拉利招摇过市,但还不至于猖狂糜烂到在飞驰的车上玩一拖二“PK”的地步,“法拉利事件“反映出:令太子平时在床上乱搞名模、校花、演员、舞星二P、三P...都嫌不过瘾了,要一边手掌方向盘飙车,一边胯下夹着女人玉体“嘿咻”才够刺激,在生死时速之间如醉如死,“玩的就是心跳”,此是何等的荒淫、何等的糜烂、何等的空虚!  “子不教,父之过”,令太子超乎想象的猖狂、荒淫、糜烂,暴露出令计划对儿子的超级放纵护短,强烈地反映出令计划为人的卑鄙庸俗。令总管为何敢这般放纵犬子?还不是因为“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极权暴发户心态,与当年李莲英的心态如出一辙。随着胡锦涛屠藏飞升,登上红朝帝位,以前在共青团一直侍奉胡辅导员的太监令计划便鸡犬升天,十年来,令计划身兼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书记处书记、保密委员会主任、薄熙来案专案组组长等职,等于做了半个总书记,令计划虽则连政治局委员也不是,权力却远高于政治局委员,也比大多数政治局常委更有实权。作为胡锦涛最倚重的心腹,多年来令计划为胡锦涛出谋划策、竭心尽智,效尽犬马之劳,胡锦涛上台后十年来中国出现全面倒退的恶劣局面,令计划难辞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之责。
   
     俗话说“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上帝是明察的,《圣经》中上帝晓谕先知曰:报应在我,我必报应。毛泽东祸国殃民、罪恶弥天,结果“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上帝就是让唯一成器的毛太子岸英莫名其妙死在司令部里;周恩来逢君之恶、助纣为虐、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阴毒虚伪,旷古罕见,结果断子绝孙、骨灰入海...上帝这次为什么没有夺去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温家宝、甚至也没有夺去贾庆林、周永康的儿子,而单单夺去令计划的儿子?这就说明令计划的罪恶实在江泽民、曾庆红、薄熙来、贾庆林、周永康等人之上。  以前江太子绵恒莫名其妙得了肾癌,差点令江泽民遭受锥心之痛,经手术抢救后才保住一命,这说明江泽民的罪恶很大:江泽民镇压XXX不仅靡费财政、败坏道德、反而帮了XXX一伙的大忙。但江泽民的罪恶再大,也没有胡锦涛、令计划的罪恶大。  没有令计划,就没有胡正日,这就好比没有周总理就没有毛始皇一样。胡锦涛治下十年来,封网禁书抓人比江泽民时期十倍过之而无不及,强拆、强征、截访、“国保”戕毒九州,贪官酷吏左棍三十年来空前横行霸道,假冒伪劣毒空前泛滥成灾,老百姓“吃嘛嘛毒”,毒奶、毒面、毒米、毒菜、毒油、毒疫苗...防不胜防,这一切的祸根,就是胡正日“维稳”派当权派集团死死压制政治体制改革,“防微杜渐”、“决不手软”路线,中共顽固派“维稳”路线的首席幕僚、狗头军事,正是令计划,十年来他为胡锦涛的极权倒退、冷血镇压出尽了坏点子、馊主意、阴损招。
     “法拉利事件”再一次验证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古训,奉劝胡锦涛、江泽民、吴邦国、贾庆林、周永康等人,不要以为自己的儿子这次侥幸没事,就误以为自己真的是“伟光正”(比如胡锦涛这种无神论信徒),或者误以为自己受到老天爷保佑,我实在告诉你等:“人在做,天在看”,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是历史潮流,你们再继续抗拒历史潮流,谁能保证你们的儿子无恙?岂不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上帝的惩罚,下次就不是象“法拉利车震”惨案这样轻了。
   
     这次令计划受到报应,痛失爱子,其悲恸心情不难想象,也令人遗憾,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中共顽固当权派分子的人心也是肉长的,胡锦涛、令计划一伙,尽管对“天安门母亲”、对汶川地震中断子绝孙的灾民、对民运异议人士和广大冤民、访民的痛楚无动于衷,但对自己儿女的一丝一毫是非常在乎的。我在此奉劝令计划先生要反省自己教子无方、助纣为虐的种种劣迹,痛改前非,另外娶妻生子,并从此推动废除愚蠢和惨无人道的“计生”暴政。同时建议令计划先生抛却胡正日另投名主,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汪洋都比胡锦涛强得多,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为顽固派殉葬呢?
     薄王事件后,胡锦涛借整薄大力扩充一己势力,企图提前将习近平架空成后主刘禅,正当胡锦涛踌躇满志,准备赖着军委主席退而不休之际,突然爆出这“法拉利车震门”事件,这岂非天意?“法拉利车震门”注定予胡锦涛的权威和胡团派以毁灭性的打击。  博讯记者天真地以为:胡锦涛是“老好人”,对令计划的胡作非为毫不知情,这是十足的笑话:养过狗、懂得狗的人都知道,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子,狗子的品性,非常真实和生动地反映了其主人的品性,令计划之飞扬跋扈和阴狠慎密,能够反映出主人胡锦涛“老好人”的品性吗?即便胡锦涛不知道“法拉利车震门”事件、即便胡锦涛不知道令计划与周永康有勾结,胡锦涛会不知道深交多年的令计划是什么人?胡、令之间非常投合,以致于胡用令计划作最亲密的大内总管,这完全能够表明胡锦涛、令计划思想僵硬、顽固抵制普世价值的共性,以及低调阴狠的共同行事作风。即便胡锦涛不知道“法拉利车震门”事件,如果多年来没有胡锦涛对令计划的袒护和纵容,这位令狐大秘敢如此放纵自己的儿子?
   
     薄王事件发生后,有人质问胡锦涛:王立军的事是薄熙来的责任,薄熙来的事是谁的责任?现在的“法拉利车震门”事件更是铁板钉钉地扣问胡某人:你胡锦涛大秘令计划现在出的事,是谁的责任!?
   
     只要不是傻瓜,任何政敌都会抓住这件事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预料:江泽民、曾庆红、温家宝、习近平都会利用“车震门”事件做足文章,逼迫胡锦涛“十八大”上裸退,彻底结束政治生命。温家宝现在视胡锦涛为阻碍政改的最大障碍,江泽民、曾庆红强烈反对胡锦涛恋栈、希望习近平全面接班,两派可望暂时携起手来;贾庆林在车震门事件中因遭恶意栽赃,怒不可遏,一心报复;企图翻案的薄熙来,恨不得将抛弃自己的胡锦涛食肉寝皮,即使周永康也不会真心支持胡锦涛,周永康抓住“车震门”事件巴结令计划,无非是向胡令讨价还价以求政治软着陆,避免象薄熙来那样遭清算而已。现在形势逆转,周永康必然再次倒向江泽民、曾庆红。  总之,随着“法拉利车震门”爆发,胡团派大势已去,胡锦涛要是顽抗,必然遭到党内清算,甚至不得好死。
   
     这次令太子的“法拉利事件”,也充分暴露出某团体的反自由真专制的真实嘴脸。博讯爆出“法拉利事件”,只因为爆料的事实爆炸性地悖逆了某团体一贯的“捧胡打江”口径,竟惹得某团体大怒,尽遣网评群起而攻之,大骂博讯是“周永康的媒体”,某团体铁口直断“法拉利事件”是“江周”挑拨胡令、“抹黑胡温”的“谣言”,却又指不出任何破绽、拿不出任何理由和证据。问题是你怎么认定“法拉利事件”的爆料是“造谣”?一个理性的个人和团体,要是不相信某个爆料,完全可以表达“质疑”的态度,像这般根本不要逻辑不要证据的诛心、扣帽子、打棍子,徒令人感受到刺鼻的毛文革粪臭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