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谢选骏文集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附录2
   
   
   《中国民族站起来了?•前言》

   
   本书的概念是很有意味的:“中国民族站起来了”。注意,是“中国民族站起来了”,而不是人们经常说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两种命运。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此语原出毛泽东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城楼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时,顺口说出来的,但后来被他亲自指挥的无产阶级学者和理论家们,大书特书,视同中国获得国家自立民族自强的象征。
   
   然而,从1840年、1842年两次鸦片战争以后签下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开始沦为半殖民地、次殖民地算起,中国民族整整用了一个世纪,到1942年10月9日,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将近一年之后,美、英两国迫于当时国际形势,送交中国政府有关废除不平等条约和治外法权的的通告,放弃在华特权,另立新约,历数月之商讨,中美中英新约,于三十二年一月十一日正式签字,主要内容如下:
   
   (一)美国与英国人民或社团在中国享有的领事裁判权(治外法权)撤销,今后美英在中国领土内的人民或社团,应依照国际公法的原则及国标惯例。
   
   (二)美国与英国依辛丑和约所取得的特权,如使馆界、北宋路驻兵权等,一律撤销,其行政与管理,连同使馆界一切官有资本与官有义务,均移交中国政府。
   
   (三)美国与英国在中国的租界一律撤销,其行政与管理,及一切官有资本与官有义务,均移交中国政府。
   
   (四)美国及英国在租界内的特别法庭,一律撤销。
   
   (五)美国及英国在中国各口岸使用外国引水人特权,一律撤销。
   
   (六)美英军舰驶入中国领水之特权撤销。以后中国与他们两国之间,军舰互相访问时,通常国际惯例相互给予优礼。
   
   (七)英国放弃其要求中国任用英籍海关总税务司之特权。
   
   (八)美英两国人民在中国沿海贸易及内河航行之权,一律撤销。
   
   (九)此次新约未涉及的问题,如有影响于中国主权者;应由中国与美英各国之间,依照普通承认的国际公法原则及近代国际惯例解决之。
   
   至于其他列强的在华特权,也已经随着中国人在抗战中的惨重牺牲而烟消云散了。血腥的事实历历在目:不平等条约的废除,是中国民族五千万战争亡灵的生命代价换来的,不是哪个列强不论社会帝国主义还是帝国主义(如苏维埃政权在1920年代的空洞声明和日寇汪伪在940年代的拙劣把戏)赏赐的。
   
   及至1943年12月1日《开罗宣言》和1945年的《波兹坦公告》中国更与美英联合向日寇发出最后通牒,命令无条件投降。紧接着,中国又作为五大战胜国和创始国之一,成为新成立的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所以“中国民族站起来”的日期,应该是这个日子。虽然香港、澳门,直到半个多世纪后,方才收回。
   
   1949年10月1日,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民族的一部分(“人民”),镇压了民族的另一部分(“阶级敌人”);所以从那以后直到改革开放宣告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三十多年里,中国民族的一部分依然站着,但民族的其他部分则分别是跪着(“资产阶级”)、趴着(“地富反坏右”)、躺下了(“被镇压──即处决──了的”)。这样,民族整体从1945年日本投降、百年大患解除的全体站立起来,倒退为1949年以后的部分站立,部分跪下,部分趴下,部分躺下了。确实,从民族主义或是国家利益至上(而不是阶级斗争和国际主义至上)的角度看,这确实是民族倒退而不是民族进步。因为民族主义的发展乃是民族成员的权益扩大而不是权益减缩。
   
   所幸的是,阶级斗争为纲的民族自杀政策,终于被日益觉醒的民族多数认识到,除了彼此危害,一无是处,因而遭到逐渐唾弃。例如,在三十年代被“文革旗手”鲁迅破口大骂过的周扬,曾在1979年亲自向他五、六十年代担任中宣部长时参与迫害的作家,正式道歉。在当时推诿成风的官场,此举堪称石破天惊,受到文坛的广泛赞扬。当时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名誉院长,而笔者是该院的学生,所以可以见证此事。可惜周扬参与开辟的这个唾弃过程,至今仍在持续,并没有真正完成。
   
   但不论如何,在这个日益觉醒的过程中,于是,中国民族中那些被打倒管制镇压的阶级,开始逐步恢复了公民权,分别从跪着、趴着、躺下(死后平反恢复名誉)的状态,重新站立起来,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之下,“中国民族主义”开始复活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正论反论侧论,皆有之。读者盖可自明也。
   
   于是,也就有了安琪的这本书:《中国民族站起来了吗?》,她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而好的提问,比好的解答,更难。因为好的提问是真正原创性的。她讲述的故事不是关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人民时代”的老调,而是重新回到了民族本位的中国人,在新的“民族时代”的种种思考。可以预见的是,“民族时代”在中国刚刚拉开序幕,而本书,则不言而喻是这民族时代的最初的记录。所以,不论本书的学术价值可以定为多高,它的史料价值大概是抹煞不掉的。
   
   我理解,一个现代国家要是不经过“民族时代”,大概是很难进入“民主时代”,只有把民族利益,放在本体位置,而不是把阶级利益、党派特权、国王意志放在最高位置上,这才能形成全民意识。这即使在普鲁士王国也是很明显的,普鲁士经过1848年的城市革命以后,王朝政治难以维持,国王必须认同德意志民族,把民族利益力量放在首位,推动民族统一战争,然後才获得整个民族的拥护,这是有条件的拥护,即国王效忠我们民族,我们民族效忠国王。所以才有“国王叛国”的概念,如英王查理一世、法王路易十六,都是以叛国罪被处死的。英国革命和法国革命给国王定叛国罪这一事实,表明王朝政治、阶级政治的结束,和民族政治的开始。尤其法国不比岛国英格兰,直接面临外国干涉,民族主义特别高涨。
   
   其实,比英国更早的尼德兰(荷兰与比利时)革命,也就存在着对抗西班牙统治的民族主义动力。在民族政治无孔不入地的驱使下,整个社会的基层都搅翻(大翻身运动)了,动员起来了,因为王朝政治的阶级专政被取消了,全民在法律面前获得了同等权利。
   
   这里的民族主义显然不仅仅是民族情绪,而是一个政治概念,是民族国家的意识形态,其要义是“国家利益至上”,而不是阶级利益、王朝利益至上;民族国家终于作为世界秩序中的基本单元被确立起来了。
   
   当然,民族与国家还是有区别的。尽管在民族国家的形成过程中,二者的区别会越来越小。即使德国、日本、意大利这样比较单一的民族国家,也有些少数民族成员。而在多民族国家中提倡纯粹的民族主义,就难免伤害少数民族。因此,这时就以“国家利益至上”来代替民族主义了。像美国这样的多民族甚至多种族国家,就只能以国家利益来团结全民,而不可以民族利益来发号施令。尽管在英语里,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词义,都是Nationalism。
   
   民族主义在中国,也是现代化的动力。正如在其他民族那里,现代化也要经历民族主义阶段。民族主义阶段一般来说是和城市革命或所谓“资产阶级革命”同步的。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则反而是旧时代的残留物,如同西欧中世纪结束时的宗教战争,是意识形态主导的,而不是民族利益、国家利益主导的。
   
   理论上,无产阶级革命是国际性的(“工人无祖国”、“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但这仅仅是犹太人卡尔.马克思编织的无国家者的理想说辞。实际上呢,无产阶级革命比之资产阶级革命,在民族主义意识方面更为滞后,所以号称国际主义的无产阶级国家一旦建立,无不马上反目成仇:如苏联对中国,中国对越南,越南对柬埔寨……所以冷战结束,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过时,代之以民族主义的国家利益导向,就是十分自然的了。且民族主义思潮必然伴随着国家经济的现代化和社会结构的最终民主化,甚至德、意、日等轴心国,也逃不出这个定律。而比德意日更为后进一步的东欧、俄国、中国,也自然会逐步走上经济开发、政治民族一些国家,甚至中东一些国家也将开发成功,开始进入国际主义的时代了。
   
   与此同时,作为“民族时代”(既不是前此的“王朝时代”、“阶级时代”,也不是后此的“同盟时代”、“国际时代”)的意识形态,民族主义既是政治运动,还是文化运动,即是文化身份的认同。比如今日看来民族性极为淡漠的北欧国家,十九世纪完全是狂热的民族主义群体:他们先是把瑞典语从丹麦语中独立出来,然後另搞一套挪威语,然後再形成挪威国家。其实这些弹丸之国,原先都是日耳曼民族,何须分彼此呢。
   
   从欧洲的事例看,是先形成民族意识,然後才有国家;即使美国的叛离,也是先不满低人一等的殖民地意识,才以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茶叶党的走卒贩夫的精神,起来造反,创立国家。民族主义先是文化运动,然後扩展为政治运动。意大利也是这样“文化立国”的;如意大利国语不是以罗马方言为基础,而是以佛罗伦萨方言为基础。因为文艺复兴的中心是佛罗伦萨而不是罗马。德国马丁路德改教以後,把圣经译成德语(十六世纪),推进民族文化的建设(十七、十八世纪),然後才在这基础上发展出政治民族主义(十九、二十世纪)。
   
   不需讳言,即使不赞成政治民族主义的人,在文化上还是有一个民族主义的取向,不希望变成外国人的文化殖民地吧,这方面越是有成就的民族就越是明显,如法国人、德国人在抵抗英语文化的侵蚀中,是最为积极的。文化民族主义,促使人们成为有教养的,而且是在自己语言的基础上获得一种文化成就;所以发展民族语言,如前所述又是文化民族主义的首要特徵。
   
   例如中国近代的白话运动,不仅推动民族的文化认同,且支持了普及教育。因为在王朝时代,教育被少数人垄断,文化上不是民族主义的,而是精英主义的。民族主义则是全民主义的,是民族的,不是任何一个小集团的。比如中国文化民族主义兴起(“新文化运动”)和政治民族主义兴起(“五四运动”)几乎是同步的,政治民族主义过早激发了,当然也就使得中国文化民族主义的装备不足,政治民族主义也就缺乏纵深。
   
   相反看看欧洲,在政治民族主义运动爆发之前,德国经过一二百年的文化民族主义的阶段,北欧也是好几十年,意大利更长,经过了甚至几百年的时间,都是先有文化民族主义,再有政治民族主义,然後形成民族国家,之後变成国家主义崇拜,然後才进入国家联盟纵横交错的阶段,组织起世界大战来了。到了这个时代,“民族主义就是战争”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