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谢选骏文集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没有逻辑的韩国书法家
·假新闻与假现实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脑膜炎社会
·奥巴马的出生纸张真的是假的
·世界日报这样恐吓川普总统
·世界日报的反美宣传
·华尔街日报也说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日本大米的核污染
·三重魔力鼓励自杀以逃避专制
·苏联是个吸血鬼
·怎样避免枪击案
·从“用脚投票”到“用钱投票”
·澳大利亚人强奸植物
·毛泽东思想制造雾霾
·《奥义书》是部《下三烂典籍》
·生命都有自己的玻璃天花板
·奥巴马真的是个穆斯林
·商人会反对全球化吗
·敌基督的力量联合了起来
·下次起义非书生
·沃尔玛(walmart)最难退货
·为什么互联网只能成功于美国
·毛泽东集团是怎样俘虏美国朝野的
·骆驼早就死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没有民族主义,岂有民主政治──访谢选骏 (下)
   
   
   五、大陆流行“识时务者为俊杰”
   


   安琪:当前中国民族主义在知识界通过何种方式表现?
   
   谢选骏:两种情况,一种是知识分子为了迎合当时一些政治需要,而搞的一些个人的发展战略,即升官进爵战略。还有一种代表了国内社会压力的改变。比如说,我有一些朋友,“六四”时还没有遭到伤筋动骨的清算,只是被单位要求写检查这样的皮肉之苦,他们就可以一下子从翻译西方着作跳到研究国学了。这说明“六四”事件给人们灵魂中造成的震撼之烈,大家都去当隐士了。后来发现不行,还要活,还要在社会上获得影响,所以就开始提出一些让宣传部门感到可以接受的,同时又能自立新说的东西。中国知识分子采取一种学说和理论的态度是很随便的,很多情况下带有明显的吃饭动机。国内近几年很着名的何新也是这样,他的观点经常变,有人指控说他的作品都有问题,引用的材料都是剽窃来的,或者是漏洞百出的,但是这都不妨碍他吃的饭越来越好。
   
   这一点其实在我们身上也不同程度存在着,也许在其他人看来,我个人说不定还比他们严重呢,但由于我出风头的机会不像他们那么多,所以可能这些问题不凸显。他们出风头的机会多了,这些问题就明显些。分析其原因,这跟我们几千年的亡国传统有关系,一千多年来是政治亡国,一百多年遭受西方人的文化摧残,连文化也亡国了,尤其在“文革”中就完完全全地亡国了,都拜倒在西方的偶象面前,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自尊完全丧失了。在这样一种彻底的亡国奴状态下成长起来的人显然是见风使舵的。一千年来我们嘴上说的都是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而实际上干的都是张宏范的“识时务者为俊杰”,行为和言论不时地带有吃饭的考虑在里头,而且在不同的场合说不同的话,不能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原则。我反省我个人也有。
   
   
   六、中国不可能产生独立知识分子
   
   安琪:从这个角度,你认为中国有真正意义的知识分子吗?
   
   谢选骏:所谓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就是西方意义的知识分子,我认为中国没有。而有的青年学者曾经鼓吹说要在中国培养独立的知识分子,实际上这些学者很快就用他们自己的行为证明,他们自己都不是独立的知识分子。能不能怪他们呢?我说不能。因为中国和西方社会绝对不一样,它怎么培养出同样的知识分子呢?西方的知识分子,其直接来源是修道院,是教会办的大学,那种大学本身都是高度自治的,是脱离世俗政权的,而且经常培养反政权的思想。中国知识分子不然,中国知识分子是从有钱人家里的庄园,由那些私塾先生培养出来的,和政府官员是合流的,一方面为政府官员做预备队,另外一方面,政府的很多高级官员也包养一些大知识分子,这跟西方的结构完全不一样。而且中国的政权是政教合一的,毛主席既是政治的最高领袖,又是宗教的最高领袖,所以看中国的皇宫和欧洲的王宫不一样,如法国的王宫都是平面的,没有一种升天的感觉,中国皇宫是相当于把西方教堂和西方王宫结合在一起的,是一种从人间升往天堂的感觉,皇帝就好像坐在一个天堂里似的,接受臣子来自地面的朝拜,他是代表“天”的。欧洲的国王,都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他们稍稍越权,就被老百姓推翻了,比如巴黎卢浮宫允许周围和它同样高度的建筑存在,这样的皇权还能确保长久吗?在心理上就没有神秘感了。中国知识分子不可能跟西方知识分子一样,在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也很难一样。
   
   安琪:现代意义上的中国知识分子应该是怎样的呢?
   
   谢选骏:这是一个应该保留给上帝来回答的问题。
   
   安琪:你怎样评价1992年以来大陆思想理论界的发展?
   
   谢选骏:主要还是吃饭第一的,就是跟现实社会政治进行一种妥协的,同时又表达一种向前看的趋向,否则就发表不出来。这要归之于共产主义国家跟法西斯主义国家不一样。法西斯主义国家是你发表以后他给你禁书,共产主义国家根本就不让你发表,你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完全从现在发表的资料去看大陆思想界的动向。如果看作是大陆思想界全部实况的话,就要犯更大错误了。我们以前在中国搞过民族学调查,民间记录的许多史诗、神话故事都是经过篡改的。
   
   当然,大陆的思想理论界1992年以来有些动静,但这些动静在很大方面是失真的,不代表大陆实际思想状况。因为这些作家和理论家们,他们写出来的东西能够发表的,都是经过删改的,他们经过看风向、自律、妥协等一个很复杂的程序,并不代表他的真正想法。
   
   另外,还有很多东西根本发表不出来,被压死了,变成地下抄本或投往海外发表。而海外投稿,由于特殊处境也容易变得偏激,或者为了投合海外刊物的需要来写。海外刊物尤其是中文的严肃刊物,它也不允许你发表跟它的倾向相反的见解,比如,你不鼓吹几句自由民主的老生常谈,它就不给你发表。这就叫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正反两方面经验都有了。真绝。
   
   
   1996年10月于巴黎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