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谢选骏文集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2@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先富起来
·消费与施舍
·不幸死亡还是有幸死亡
·基辛格密谋出卖中国
·阿里巴巴是魔鬼企业
·古典音乐为何沦为乞丐
·基辛格鼓励川普蔡英文进一步热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401)
   
   新的政治伟鼎矗立于天下,将有镇平漫天风尘的奇效,而这有待于强固效死的三大鼎足:君子团、酷吏团、虎贲团。君子团,行谋略而有管理权;酷吏团,行司法而有督察权;虎贲团,行征伐而有平叛权。
   
   独夫民贼可以讨而诛之。三团的元首则为新时代的三公。新的三公秉持新的天命,他们来不光是要动刀兵,更且是要致太平!化玉帛为干戈,又化干戈为玉帛。与天命,若符节。干戈不是目的,玉帛也不是目的,“化”才是目的本身。这化,就是使三公一以贯之的王化。王化是历史的枢纽,是文化人类学的太平斧。


   
   酷吏团好像“仅仅听命于天子的廉政公署”;而君子团和虎贲团,在具备双重使命,这关系到中国的双重未来:
   
   1、提升自己:藉以创造历史、酿造文化──不断的升华。
   
   2、完善“新王国”、拯救民族于水火之中──持续的中庸。
   
   (402)
   
   在精神意义上,《书经》提供了一整套翔实而完备的社会政治原则,既古老,又常新,在在切中人性要害。《书经》没有意识形态的鼓噪,却富于经验的恳谈、道德的诫命,可谓纯净。显然,这是为治国者撰写的,所以极少宣传性。《书经》是提供指导原则的,和它相比,《礼记》是提供社会规范的,《仪礼》是提供社交规范的。《书经》是帝王读物,《礼记》是贵族读物,《仪礼》是士绅读物。
   
   先秦中国,没有一部可供大众阅读的经书,这也许可以部分地解释,何以中国在欧洲的冲击下再难整合。这仿佛也告诉我们:中国的困境不仅仅是政治与社会的,而且是精神性质的。中国需要一部《新旧约全书》那样的大众经典,以延续、发扬我们民族的心史与道统,并在中国确立“以规则无为而治的宪政时代”,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三中国”,并据此开辟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家园。
   
   (403)
   
   现在,中国居民的惰性心理是举世闻名的。“保守性”早已被公认为中国“民族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的重点不在讨论这一民族特性的优劣,而在于分析这些特性形成的主要因素。退一步讲,所谓的“优劣”是随时而易的。顺时则优、逆时则劣,岂有它哉。就现代而言,中国居民的这种心理特性明显体现为一种“劣根性”,因其阻碍了中国有效适应国际环境的诸多压力。
   
   普遍认为,“儒教”的保守倾向和中庸训诲是造成中国居民心理惰性的一大因素。这种观点的拥护者寻出种种论据为自已佐证,确也做到洋洋大观。但终究缺乏根本上的说服力。比如日本,也受到儒学深刻的影响,其社会浸透儒家精神的程度,比起中国本土来毫不逊色,但日本为什么能在近代颖脱而出,一呜惊人并有效利用儒学的影响加速自身进入现代社会?
   
   中国为何无法做到这种“化弊为利”呢?
   
   与日本相比,中国的惰性来自两个方面:
   
   1、政治地缘方面独一无二的复杂因素。
   
   2、周边缺乏同等程度或更高程度的明威胁。
   
   而第“2”因素,还可进一步归类到第“1”因素方面去。两者相合,促成中国人颟顸无能、反应迟钝。根据我们今日的知识,中国以外的高级文明在历史上不是不曾有过,而是距离中国的心脏地带过远,未能使中国感受到足够的压力与威胁。
   
   下面试分别简述之。
   
   政治地理方面的因素
   
   打开中国地图,就会发现中国的形状宛如一只公鸡:东北是其头,新疆、西藏为其尾,东南沿南为其腹部,内蒙古是其脊背,西南地区则象“鸡的后方”,韩国似其喙,东南亚似其脚。
   日本像条蚕,如果加上蒙古,中国则像桑叶了,所以三十年代人们说,中日关系史“中国遭到日本蚕食”。
   
   再看看中国的地形图,处于中国心脏地带(鸡心地区)的河南省以及河北南部、山东西部、安徽、江苏北部──正好由一片平川构成。这片被称为“华北平原”的鸡心地带,西界太行、嵩山、巫山,北抵燕山,东有泰山、南达淮河;而它东西半岛,西面的山西地界和关西平原,南面的长江边区──正好成为它形形色色的“花边”。这个“华北平原”的核心部分,在古代被目为“中原”或“京畿”,核心位于今天的洛阳──开封一线。
   
   上述的“中原”是中国权力的古老基地。它是一块庞大而肥沃的腹地。只有它是联成一体的,它的四周方圆在它面前始终显得比较零碎、薄弱。
   
   在“中原”的压力和引力之下,经过数千年的“逐鹿”,到秦代形成了一个大体圆形的政治实体:北起幽燕,顺长城西向到兰州,然后南下经成都平原,东向经贵阳至西江流域直抵海滨,最后,东、南两面濒临西部太平洋……这个实体,直到明代,都是“中国本部”的基本内容。
   
   到了满清一代,借助新兴异族的武力,“中国本部”又增加了一层直辖边区:(云南是元明两代并入的)满州、内外蒙古、青海、新疆、西藏──以及作为“藩属”的韩鲜(韩国)、印度支那。
   
   政治地理的现实,决定了中国的孤立状态。在欧洲人心目中的“远东”──它是无可争议、难与顽抗的中心:西伯利亚太荒芜了,而太平洋诸岛(包括日本)又太零散。印度支那太局促了,而西部的广大高原山地则缺乏足够的人力以及养活这些人力的可耕地。
   
   远东的形势如此,中亚的形势又何尝不然?所以,公元七、八世纪阿拉伯回教徒藉其席卷征服欧亚非大陆的威势侵入中国,最终也只得停留在葱岭到敦煌一带,未能深入中国腹地,主因在于它的中亚基地较为薄弱,其实力不够并吞中国。
   
   对中国以外的势力而言,最终形成了这样的局面:要么趁一时的兴起“入主中国”,要么持续承受中国的压力。俄罗斯和日本入主中国的努力都宣告失败了,它们将面对中国复兴之后的持续压力。西伯利亚和日本本土很可能被中国收回。
   
   这种压力不是一时的,而是永久的。因为中国具有强大的政治地理因素作背景。除非昆仑山脉沉沦下去,成为平原式大海──否则,中国的地缘政治形势不会发生根本的转变。
   
   通常所说的“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其原因与其到那虚无飘渺、变化无已的“传统文化”中去寻找,不如到这千古如一、万化不移的地理现实里探访。
   
   中国的这种长久孤立状态,在世界诸大文明中心的历史上是唯一的。
   
   苏美尔、埃及、巴比伦(以及腓尼基与犹太)、米诺斯(以及迈锡尼、希腊)固不必说──他们原本属于关系密切的“地中海文化”;即如远处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尽管有五河与沙漠的阻绝,仍与两河流域关系密切,故一再横遭来自中亚的侵扰。所谓印度的雅利安氏,正是这种侵略的第一批具有历史记忆的果子。
   
   相形之下,中国遭受蛮族入侵的频率要少得多。更重要的区别是:侵入印度的中亚势力,与入侵中国的北亚势力不同──中亚往往不是真正的蛮人,而是另一种文化的急先锋:从亚历山大直到巴卑尔的历史,充分显示了入侵印度者们高度的文化素养。这与五胡、铁木真、金兀术、努尔哈赤等入侵中国者们的野蛮状态是大不相同的。
   
   (1984年2月8日)
   
   (404)
   
   中国内在力量的解放,有待于中国精神从古旧形式的压抑下或外来形式的役使中解放出来。而它的双重象征──就是反抗“黄色的星星”。
   
   现代中国,仅仅扯下了黄色的龙袍──这还远远不够。未来中国,还将反对“黄色的希望之星”……星辰崇拜例如星条旗和五星红旗上的五角星以及犹太人的六角型的大卫星等所显示的,月亮崇拜例如伊斯兰教的新月符号所显示的,都是酷热沙漠游牧生活的产物,而很不符合需要阳光的农业民族的生态。
   
   二十世纪的沙漠状态……更把“黄色的五角核心”捧上了天。人们用鲜血、殷红的鲜血祭祀它、浸透它。近代的黄色加上古代的皇权,使得黄色成为噬血之色。皇权为什么也是黄色的?这是因为皇权与黄泉相同?它将把人民下降到冥府里去的“大救星”。
   
   什么时候,中国人能驾驭黄河,什么时候中国人能把黄土高原的荒漠辟为生态的宝库,什么时候中国人就战胜了这黄色的梦魇──什么时候他们将不再供奉这恶魔般的、荒芜的、晦气的黄色!
   
   欧洲人说,黄色是卑贱的颜色──它不仅庸俗,而且意味着背叛……
   
   儒学者说,黄色是高贵的颜色──它不仅象征着大地,而且暗示着皇权……
   
   在我们新精神的透视之下──黄色,既不卑贱也不高贵;说它是背叛的象征或皇权的标志──同样是囿于民俗的陈辞。
   
   黄色,本不是人间的色彩。
   
   黄色,这是沙漠的色彩。是半荒漠的、沙风鼓起的“黄土高原”的原色……
   
   黄色,这是贫瘠、凄凉、寸草不生的象征。
   
   自古以来的“中国人”,震慑于黄色这沙漠主宰的颜色;于是,他们像膜拜恶魔一样顶礼黄色,将黄色奉为至上之色。
   
   黄色和对黄色的崇拜,压抑了中国的生命力,黄色由荒凉的北方统治秀丽的南方,黄色压抑了中国的生命力,黄色使中国绿不得绿、红不得红甚至黑和白也因此变得混淆不清。黄色在中国的脸上打上了贫弱的标记──黄色除了荒凉,还是软弱的象征。
   
   有人会说,“中国人”的“黄皮肤”决定了中国应当崇拜“黄色”;而中国人的拜黄倾向,正是来自他们体肤的色彩。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和根据反对这种“有色人种”论的变相说法:
   
   1、在与世界其它种类(如白种人和黑种人等)大规模接触以前,(即现代以前),中国人并未充分意味到自己是什么“黄种人”。而中国所崇拜的那种朱黄色,和中国人的肤色相差甚远。
   
   2、人类的灵魂是没有固定的色彩的。它只是反射着宇宙纷纭无限的光谱、色谱──它的生命纯净、它的形体活泼,完全不为颜色所限所拘。即便是人的肉身,也具备多种色调。就拿“黄种人”来说吧,他的肤色虽“黄”,眼睛却是深邃的黑褐色、牙齿则是爽心的涅白色;心是殷红的、胆是碧绿的、脑浆是乳白的……这样的人,怎么能是“黄种人”呢?
   
   黄色,不过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代表色。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希望,在于突破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局限;因此,第三中国在未来必然会兴起一股脱离黄色的精神运动。那将构成“五色循环的智慧海”。
   
   五色海。
   
   (1984年10月16日)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