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401)
   
   新的政治伟鼎矗立于天下,将有镇平漫天风尘的奇效,而这有待于强固效死的三大鼎足:君子团、酷吏团、虎贲团。君子团,行谋略而有管理权;酷吏团,行司法而有督察权;虎贲团,行征伐而有平叛权。
   
   独夫民贼可以讨而诛之。三团的元首则为新时代的三公。新的三公秉持新的天命,他们来不光是要动刀兵,更且是要致太平!化玉帛为干戈,又化干戈为玉帛。与天命,若符节。干戈不是目的,玉帛也不是目的,“化”才是目的本身。这化,就是使三公一以贯之的王化。王化是历史的枢纽,是文化人类学的太平斧。


   
   酷吏团好像“仅仅听命于天子的廉政公署”;而君子团和虎贲团,在具备双重使命,这关系到中国的双重未来:
   
   1、提升自己:藉以创造历史、酿造文化──不断的升华。
   
   2、完善“新王国”、拯救民族于水火之中──持续的中庸。
   
   (402)
   
   在精神意义上,《书经》提供了一整套翔实而完备的社会政治原则,既古老,又常新,在在切中人性要害。《书经》没有意识形态的鼓噪,却富于经验的恳谈、道德的诫命,可谓纯净。显然,这是为治国者撰写的,所以极少宣传性。《书经》是提供指导原则的,和它相比,《礼记》是提供社会规范的,《仪礼》是提供社交规范的。《书经》是帝王读物,《礼记》是贵族读物,《仪礼》是士绅读物。
   
   先秦中国,没有一部可供大众阅读的经书,这也许可以部分地解释,何以中国在欧洲的冲击下再难整合。这仿佛也告诉我们:中国的困境不仅仅是政治与社会的,而且是精神性质的。中国需要一部《新旧约全书》那样的大众经典,以延续、发扬我们民族的心史与道统,并在中国确立“以规则无为而治的宪政时代”,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第三中国”,并据此开辟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家园。
   
   (403)
   
   现在,中国居民的惰性心理是举世闻名的。“保守性”早已被公认为中国“民族性”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的重点不在讨论这一民族特性的优劣,而在于分析这些特性形成的主要因素。退一步讲,所谓的“优劣”是随时而易的。顺时则优、逆时则劣,岂有它哉。就现代而言,中国居民的这种心理特性明显体现为一种“劣根性”,因其阻碍了中国有效适应国际环境的诸多压力。
   
   普遍认为,“儒教”的保守倾向和中庸训诲是造成中国居民心理惰性的一大因素。这种观点的拥护者寻出种种论据为自已佐证,确也做到洋洋大观。但终究缺乏根本上的说服力。比如日本,也受到儒学深刻的影响,其社会浸透儒家精神的程度,比起中国本土来毫不逊色,但日本为什么能在近代颖脱而出,一呜惊人并有效利用儒学的影响加速自身进入现代社会?
   
   中国为何无法做到这种“化弊为利”呢?
   
   与日本相比,中国的惰性来自两个方面:
   
   1、政治地缘方面独一无二的复杂因素。
   
   2、周边缺乏同等程度或更高程度的明威胁。
   
   而第“2”因素,还可进一步归类到第“1”因素方面去。两者相合,促成中国人颟顸无能、反应迟钝。根据我们今日的知识,中国以外的高级文明在历史上不是不曾有过,而是距离中国的心脏地带过远,未能使中国感受到足够的压力与威胁。
   
   下面试分别简述之。
   
   政治地理方面的因素
   
   打开中国地图,就会发现中国的形状宛如一只公鸡:东北是其头,新疆、西藏为其尾,东南沿南为其腹部,内蒙古是其脊背,西南地区则象“鸡的后方”,韩国似其喙,东南亚似其脚。
   日本像条蚕,如果加上蒙古,中国则像桑叶了,所以三十年代人们说,中日关系史“中国遭到日本蚕食”。
   
   再看看中国的地形图,处于中国心脏地带(鸡心地区)的河南省以及河北南部、山东西部、安徽、江苏北部──正好由一片平川构成。这片被称为“华北平原”的鸡心地带,西界太行、嵩山、巫山,北抵燕山,东有泰山、南达淮河;而它东西半岛,西面的山西地界和关西平原,南面的长江边区──正好成为它形形色色的“花边”。这个“华北平原”的核心部分,在古代被目为“中原”或“京畿”,核心位于今天的洛阳──开封一线。
   
   上述的“中原”是中国权力的古老基地。它是一块庞大而肥沃的腹地。只有它是联成一体的,它的四周方圆在它面前始终显得比较零碎、薄弱。
   
   在“中原”的压力和引力之下,经过数千年的“逐鹿”,到秦代形成了一个大体圆形的政治实体:北起幽燕,顺长城西向到兰州,然后南下经成都平原,东向经贵阳至西江流域直抵海滨,最后,东、南两面濒临西部太平洋……这个实体,直到明代,都是“中国本部”的基本内容。
   
   到了满清一代,借助新兴异族的武力,“中国本部”又增加了一层直辖边区:(云南是元明两代并入的)满州、内外蒙古、青海、新疆、西藏──以及作为“藩属”的韩鲜(韩国)、印度支那。
   
   政治地理的现实,决定了中国的孤立状态。在欧洲人心目中的“远东”──它是无可争议、难与顽抗的中心:西伯利亚太荒芜了,而太平洋诸岛(包括日本)又太零散。印度支那太局促了,而西部的广大高原山地则缺乏足够的人力以及养活这些人力的可耕地。
   
   远东的形势如此,中亚的形势又何尝不然?所以,公元七、八世纪阿拉伯回教徒藉其席卷征服欧亚非大陆的威势侵入中国,最终也只得停留在葱岭到敦煌一带,未能深入中国腹地,主因在于它的中亚基地较为薄弱,其实力不够并吞中国。
   
   对中国以外的势力而言,最终形成了这样的局面:要么趁一时的兴起“入主中国”,要么持续承受中国的压力。俄罗斯和日本入主中国的努力都宣告失败了,它们将面对中国复兴之后的持续压力。西伯利亚和日本本土很可能被中国收回。
   
   这种压力不是一时的,而是永久的。因为中国具有强大的政治地理因素作背景。除非昆仑山脉沉沦下去,成为平原式大海──否则,中国的地缘政治形势不会发生根本的转变。
   
   通常所说的“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其原因与其到那虚无飘渺、变化无已的“传统文化”中去寻找,不如到这千古如一、万化不移的地理现实里探访。
   
   中国的这种长久孤立状态,在世界诸大文明中心的历史上是唯一的。
   
   苏美尔、埃及、巴比伦(以及腓尼基与犹太)、米诺斯(以及迈锡尼、希腊)固不必说──他们原本属于关系密切的“地中海文化”;即如远处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尽管有五河与沙漠的阻绝,仍与两河流域关系密切,故一再横遭来自中亚的侵扰。所谓印度的雅利安氏,正是这种侵略的第一批具有历史记忆的果子。
   
   相形之下,中国遭受蛮族入侵的频率要少得多。更重要的区别是:侵入印度的中亚势力,与入侵中国的北亚势力不同──中亚往往不是真正的蛮人,而是另一种文化的急先锋:从亚历山大直到巴卑尔的历史,充分显示了入侵印度者们高度的文化素养。这与五胡、铁木真、金兀术、努尔哈赤等入侵中国者们的野蛮状态是大不相同的。
   
   (1984年2月8日)
   
   (404)
   
   中国内在力量的解放,有待于中国精神从古旧形式的压抑下或外来形式的役使中解放出来。而它的双重象征──就是反抗“黄色的星星”。
   
   现代中国,仅仅扯下了黄色的龙袍──这还远远不够。未来中国,还将反对“黄色的希望之星”……星辰崇拜例如星条旗和五星红旗上的五角星以及犹太人的六角型的大卫星等所显示的,月亮崇拜例如伊斯兰教的新月符号所显示的,都是酷热沙漠游牧生活的产物,而很不符合需要阳光的农业民族的生态。
   
   二十世纪的沙漠状态……更把“黄色的五角核心”捧上了天。人们用鲜血、殷红的鲜血祭祀它、浸透它。近代的黄色加上古代的皇权,使得黄色成为噬血之色。皇权为什么也是黄色的?这是因为皇权与黄泉相同?它将把人民下降到冥府里去的“大救星”。
   
   什么时候,中国人能驾驭黄河,什么时候中国人能把黄土高原的荒漠辟为生态的宝库,什么时候中国人就战胜了这黄色的梦魇──什么时候他们将不再供奉这恶魔般的、荒芜的、晦气的黄色!
   
   欧洲人说,黄色是卑贱的颜色──它不仅庸俗,而且意味着背叛……
   
   儒学者说,黄色是高贵的颜色──它不仅象征着大地,而且暗示着皇权……
   
   在我们新精神的透视之下──黄色,既不卑贱也不高贵;说它是背叛的象征或皇权的标志──同样是囿于民俗的陈辞。
   
   黄色,本不是人间的色彩。
   
   黄色,这是沙漠的色彩。是半荒漠的、沙风鼓起的“黄土高原”的原色……
   
   黄色,这是贫瘠、凄凉、寸草不生的象征。
   
   自古以来的“中国人”,震慑于黄色这沙漠主宰的颜色;于是,他们像膜拜恶魔一样顶礼黄色,将黄色奉为至上之色。
   
   黄色和对黄色的崇拜,压抑了中国的生命力,黄色由荒凉的北方统治秀丽的南方,黄色压抑了中国的生命力,黄色使中国绿不得绿、红不得红甚至黑和白也因此变得混淆不清。黄色在中国的脸上打上了贫弱的标记──黄色除了荒凉,还是软弱的象征。
   
   有人会说,“中国人”的“黄皮肤”决定了中国应当崇拜“黄色”;而中国人的拜黄倾向,正是来自他们体肤的色彩。我们有充足的理由和根据反对这种“有色人种”论的变相说法:
   
   1、在与世界其它种类(如白种人和黑种人等)大规模接触以前,(即现代以前),中国人并未充分意味到自己是什么“黄种人”。而中国所崇拜的那种朱黄色,和中国人的肤色相差甚远。
   
   2、人类的灵魂是没有固定的色彩的。它只是反射着宇宙纷纭无限的光谱、色谱──它的生命纯净、它的形体活泼,完全不为颜色所限所拘。即便是人的肉身,也具备多种色调。就拿“黄种人”来说吧,他的肤色虽“黄”,眼睛却是深邃的黑褐色、牙齿则是爽心的涅白色;心是殷红的、胆是碧绿的、脑浆是乳白的……这样的人,怎么能是“黄种人”呢?
   
   黄色,不过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代表色。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希望,在于突破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局限;因此,第三中国在未来必然会兴起一股脱离黄色的精神运动。那将构成“五色循环的智慧海”。
   
   五色海。
   
   (1984年10月16日)
   
   
    http://xiexuanjun.blogspot.com/
(2012/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