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徐水良文集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徐水良


   

新2012-6-4日


   

   
   “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的说法,愚蠢至极,可笑至极!
   
   张三一言说这是正理。但这种道理,是什么正理?蠢极而已!
   
   翻案目的是平反,翻案成功=平反。你们要行动,却不要目的?
   
   攻击和反对平反的特务线人不蠢,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搅乱是非,反对平反,为中共减轻平反压力,帮助中共维稳。
   
   但真民运人士受骗者,则都是极端愚蠢。他们什么道理都不懂,连最最简单的中国话都搞来搞去搞不懂。
   
   89民运,从4.26社论开始,大家一直都在翻案,从来没有停止过。只是从来没有翻案成功,获得平反。什么“翻案的一天何时会来?”如果这里说的翻案,指的是翻案行动本身,那么,翻案努力从来没有停止过;如果指的是翻案成功,那么,更明确确切的说法,就是平反的那一天何时到来?
   
   而且,中国语言习惯,平反带有褒义,翻案略带贬义。反对明确清楚的褒义词汇,却要换成不很明确的略带贬义的词汇,这算什么正理?
   
   实际上,不把自己当奴才的人,无论是努力翻案,争取实现平反,还是责令当局要求平反,都不是奴才。
   
   相反,心底里满是奴性的人,无论是搞翻案,还是要求平反,都只是奴才。他们往往不断联名签名发呼吁,不断以奴才样子请求当局施恩,包括请求释放某个人,包括释放64受难者等等,还有请求公开审判,请求适当照顾,等等等等,都远远低于别人的平反呼吁,远不如平反彻底,距离平反还有一大截,但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奴才。我是早已看清这种毫无作用的联名呼吁,隐藏着深层次的奴性,所以我早已不参加联名呼吁了。但我记得张三一言先生,就是常常参与联名签名呼吁的人。
   
   但到了彻底程度远远超过他们联名呼吁的平反这个问题上,却以他们的无比愚蠢,以他们自己心底里的根深蒂固的奴才思维,倒恰恰把最少奴性的平反呼吁,理解为奴才请求主子的奴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右派平反,奴才们没有反对;45运动平反,奴才们没有反对;冤假错案平反,奴才们没有反对。为什么到了平反89民运的问题上,奴才们却要反对?这里有什么特殊道理?没有特殊道理!完全是特务线人们的欺骗和胡搅蛮缠,加上上当受骗的真民运人士的极端愚蠢而已!
   
   再说一遍:平反89民运,惩办64屠城罪犯,都是法律法治的最低要求。反对最低法律要求,反对平反,制造种种歪理,坚持平反不如不平反等荒唐逻辑,其效果是曲线帮共,为中共减轻拒绝平反,搞“维稳”的压力。
   
   这里,再进一步清楚论述,在我看来,翻案行动和它的目的——平反,在中共一党极权专制条件下,都很难实现,尤其不可能彻底。翻案行动,包括平反呼吁,主要只是唤起民众,对中共施加压力。只要中共及其顽固派把持政权,很难起多大实际效果。因此,一天到晚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本身就是奴才思维。
   
   在这里,非奴性独立人格的思维,除了唤起民众和对中共施加压力以外,根本不应该对中共统治下的翻案、平反抱多大幻想。
   
   他们应该把自己的重点,放在推翻中共统治上面,投入到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的潮流中去,去推翻中共,实现自由民主。然后,由自由民主制度下的政府,来平反、表彰和颂扬89民运。
   
   平反不是中共特权。未来民主政府等权威机构,包括立法机构和其他民意机构,行政机构,法院,等等,都将会保留彻底平反和表彰89民运的权利,并将坚决彻底地行使这种权利。把平反权利交给中共,说成是中共特权,这是对自由民主的背叛,是轻易放弃自由民主制度的重要权利的叛卖行为。
   
   
   附:
   
   张三一言:这才是正理:转贴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王丹) 2012-06-04 16:45:39 [点击:38]
   
   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王丹)
   
   2012年06月04日苹果专栏文章
   
   ----------------------------------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一个政府公然动用军队,在自己的首都屠杀自己的人民,这已超出人类底线,是暴政中的暴政。这已不仅是挑战中国人民,挑战的是整个人类的基本尊严和游戏规则。若这样的行为可被容忍,人类社会的秩序将无法维持。这就是中共因六四而成为人类公敌的主因。西方国家可以跟你做生意,跟你虚与委蛇,但他们心里,还是认为你是野蛮人。
   
   长期以来,外界一直呼吁平反六四;但随着形势的变化,我现在认为,也许「为六四翻案」这个口号更加贴近现实。因为,「平反」的执行者是中共当局;而「翻案」的执行者是人民和形势的发展等客观因素。
   
   
   看不到改变和进步
   
   当然,我认为若中共主动为六四平反,这毫无疑问是解决六四问题的最好方式,因为社会可能付出的代价最小;最近中共内部传出温家宝等人提出六四问题,也令外界有所期待。但我认为目前来看,中共主动解决六四问题的可能性非常小。
   
   外界的传言至今没有任何确定的证据证实,那么它就仅只是一个传言,不足以作为分析的标准。而能够作为判断中共是否有可能解决六四问题的一些基本标准,如让流亡的六四人士回国、允许国内公开讨论六四问题,与天安门母亲群体对话等等,我们完全看不到有任何的改变和进步。
   
   伴随改革开放30多年来日益严重的腐败现象,已使得在中国,很多政治解决的可能性受到经济利益考虑的牵扯,即使个别领导人有心做出一些变化,也势必在庞大的政经利益集团的反对下无所作为。因此,由中共来主动「平反」六四,只能是镜花水月的良好愿望。
   
   
   凝聚民间力量翻案
   
   今天中国的政局发展进入一个僵局,当局已清楚了解人民的不满和对民主化的期待,但是自我束缚在旧体制和利益集团的罗网中动弹不得。打破这个僵局的唯一可能,就是进一步壮大公民社会的力量,尽早凝聚,动员与整合民间的压力集团,以自下而上的方式,包括街头运动的方式,给予当局巨大的压力,迫使当局做出历史性的让步。一旦当局让步,民间力量激活,这个过程,势必从解决六四问题入手。而这,就是我所说的「为六四翻案」。
   
   六四过去23年了,大家都很疑惑,不知道为六四翻案的一天何时会到来。我想,任何对历史有研究心得的人都会知道,像中共这样腐败的统治集团一定会出事。什么时间,什么方式,我们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我们知道的,就是那一天一定会到来。
   
   作者为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客座助理教授

此文于2012年06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