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徐水良文集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徐水良


   

2012-6-30日


   

   
   [按]中共的户籍制度和暂住证制度,都是地地道道剥夺迁徙自由,搞二元分割,歧视农民和外地人的专制制度,是世界和中国户籍制度的大倒退。必须坚决废除。不废除中共户籍制度和暂住证制度,就无法建立真正自由、平等、民主的现代社会制度,无法消除城乡对立。中共暴政及其户籍制度,正是造成沙溪事件的深层原因和元凶。下面是笔者与名为反对派、却充当中共制度辩护士的古谜,就此问题进行的辩论实录。
   
            ——徐水良 2012-6-30日
   
   
   古迷:“废除户籍制度”是乱扯,其实应该是改革才对
   
   民主国家也都有户籍制度,否则选举、税务和福利制度都无从谈起。因此,问题不在是否有户籍制度,而在于是否公平合理。
   
   其实,“族群冲突的根源在于户籍制度”也属于皮相之谈,毛共时代的户籍制度更恶劣,由此而来的福利制度更不平等,但由此而来的族群冲突既少且小。民主国家的户籍制度公平合理得多,但规模更大更严重的族群冲突暴乱也时有发生。古时候没有户籍制度时也更严重得多。
   
   族群冲突问题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文明冲突问题,近现代发生最严重的时期恰恰不是在各项制度最不公平的专制时期,而发生在专制放松而走向更开放更平等的民主化的时期,因此一些走向民主化或刚实现民主的国家的族群冲突往往都比中国严重得多,没听说有哪个与户籍制度相干。
   
   徐水良:城乡二元分割的户籍制度当然应该废除!建立迁徙自由的户籍制度。
   
   古迷:老皇历了,现在早没有什么“城乡二元分割”了
   
   只有是否“暂居”的差别。无论城乡户口,比如到深圳甚至北京,办“暂居证”的资格都一样,没有任何差别。
   
   徐水良:你为中共辩护不顾事实了。暂住证本身就是二元分割旧户籍制度的表现。
   
   表示农村居民没有城市的永久居留权。也无权享受城市永久居民的许多权利,包括永久居民的福利,住房,教育等等等等许多权利。
   
   古迷:知识过时了还胡扯,外地去的城市居民也一样是“暂居证”
   
   过去城乡户口的差别主要是“粮票”等票证的问题,因此才以是否“吃商品粮”来作划分,现在早已没发放票证的事了。办“暂居证”的条件是工作证明,其他城市户口者并不比农村户口者多任何优先权,从“暂居证”换“永居”也无优先权。
   
   徐水良:民主国家有暂住证吗?暂住证正是剥夺迁徙自由旧户籍制度的表现。
   
   当初想出这个点子,首先是对付农民工,在继续剥夺农民城市永久居留权的同时,给以暂时居留权,以便满足城市对农民工需要。后来用于所有外地人。这是一种挑起本地人外地人矛盾的制度。
   
   胡扯的不正是你吗?
   
   古迷:这是两个问题了,与“城乡二元分割户籍制”本质不同。
   
   事实上,“暂居证”涉及的基本权利问题极少,主要也就是部分地区涉及子女上学、低保、医保等少数福利问题,最主要其实就是子女上学问题,因为一般外地人都不涉及需要低保、医保的问题。因此,很多地方也已经取消了“暂居证”,而且如果只是权利问题,全部取消也不难。很多地方当局坚持保留“暂居证”,其实主要还是迁就当地人的要求,对付外地流动人口犯罪率超高等其它非权利类的社会实际问题。犯罪率高主要还不在农村户籍者身上,这更不属于户籍问题。
   
   族群冲突其实与“暂居证”基本无关,否则外地人就会直接向当局要求取消“暂居证”或要求解决子女上学难的问题,而不至于会把仇恨转到当地人身上。当地人歧视外地人,古今中外都类似,这和任何国家地区都一直有歧视移民(廉价劳力、犯罪率高)或仇恨某类移民(另类致富者),以及移民的逆反心理等社会现象一样,是属于经济利益和文化心理冲突的问题。
   
   徐水良:哪有本质不同?是形式变化本质相同。你与权贵一致与民众格格不入,也太厉害了吧?
   
   暂住证起源于剥夺迁徙自由的城乡二元分割等户籍专制制度,本质是剥夺迁徙自由,迄今仍然是剥夺迁徙自由的制度,并且是歧视农民工和外来人的制度,何来本质不同?
   
   子女上学、低保、医保、住房、医疗等等,这些事关老百姓生计的重大问题,所谓的几座大山,就是老百姓对这些重大问题的形象描述。老百姓受歧视受几座大山压迫的切身体会非常深。对城市人,它们都是几座大山,更不要说被剥夺在这些方面福利的农民工了。对于农民工,这几座大山更是压他们压到喘不过气来。
   
   只有对官僚权贵,它们才是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到你那里,这些问题同样变成“问题极少”的小问题,说明你站在完全与老百姓格格不入的官僚权贵立场上,为中共辩护达到不顾一切的地步。
   
   古迷:越扯越多忽扯,“暂居证”如何造成“迁徙自由”的二元分割?
   
   阁下不妨说说,“正式居住证”比“暂居证”多哪点“迁徙自由”?
   
   “迁徙自由”和“城乡二元分割”也是根本两回事,过去实行“城乡二元分割”户籍时,城镇居民也同样没有“迁徙自由”。现在除了当局监控的人,“暂居证”和“居住证”的“迁徙自由”完全同等。相对而言,一个人如果多了几个“暂居证”,“迁徙自由”反而更多点才是。
   
   老古说的“问题极少”主要还是针对当局而言,因为当局为了维护其权力,对阁下列举的属于社会福利“这些事关老百姓生机的重大问题”根本就没有必要搞“二元划分”而不解决,其实也很容易解决,因此至今也没为这些闹出什么大问题。他们要限制的是那些属于基本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方面,那才一直是大问题。
   
   此外,阁下还是老黄历,“住房、医疗等等”早已与是否暂居无关,而唯一影响舆论的就是子女上学难的问题,但也一直没有闹大过。
   
   有点头脑就会知道,当局不会傻到以为让农民工子女难、或没有低保、医保就会有利于其统治,而不是相反。
   
   还有一个最普通的常识,族群仇恨和冲突的主力其实从来不是什么“权贵”,反而是贫民,而且越穷越厉害,希特勒及其纳粹就是最大典型!
   
   徐水良:暂住证制度是户口制度地地道道的倒退
   
   古谜是绝对无知,还把真知当老皇历。把暂住证制度当做历史大进步。实际上,暂住证制度是户口制度地地道道的倒退。
   
   文革前和文革后,工厂里都有农民工。我们厂的农民工就有不少。他们有城市永久居住权,有同厂工人基本相同的权利,他们和他们的子女,享有的教育、医疗、居住、保险等等福利,基本与城市其他正式职工相同。家属是农村户口的,与正式永久职工家属是农村户口的,权利基本相同。
   
   他们因为来自农村或者近郊,工厂正式职工名额有限,所以用农民工名义增加员工。他们部分成为永久在编职工,时间长了,就不再被称为农民工。大部分不算在编正式永久职工,而是合同工;农民合同工的大部分工种,与普通工人一样,但也有一些干粗活。他们的地位,往往还高于家属工。但因为不是正式永久在编,怕合同期满后失去工作,工作都比较卖力。
   
   后来全国工厂改永久职工为合同制职工,就是想学合同工制度。
   
   另外还有临时工,城镇居民和农民,都有当临时工的,临时工工作更没有保障。
   
   由于农民合同工、临时工工工作卖力,后来很多工厂大招农民工。农民工人数越来越多,但是,基本待遇仍然一样。我有的亲戚和许多乡亲,都成为农民合同工。
   
   后来,改革开放以后,因为农民合同工,还有临时工好用,工厂招收越来越多;同时,许多农民进城做生意,做其他工作。因为城乡二元分割,限制城市永久居民的增长,当局一贯秉承剥夺迁徙自由的二元分割等等户口制度及专制思想,觉得这些进城农民和外来人口不好管理,才想出办暂住证这个歪点子,限制外来人口的居住自由。
   
   其实,抛弃剥夺迁徙自由的专制思想,还有公安等管理部门限制居民居住自由便于管理的专制思想,根本不需要搞什么暂住证,让外来人口自由居住就可以了。民主国家都是这么做的。
   
   搞暂住证,地地道道是为了限制或剥夺人们的居住自由,便于公安等政府各部门专制管理的地地道道的大倒退措施。
   
   结果,通过这种永久居住权和暂时居住权的划分,把农民工和外来人口的贱民地位合法化,剥夺了他们本来应该享有的各种权利。
   
   古谜抵赖二元分割的存在,毫无道理,永久居住和临时居住,不就是一种新的二元分割?

此文于2012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