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徐水良文集
·关于本刊使用“平反六四”的说明
·再谈“平反”问题
·再谈废除“专政”――也谈修宪
·对林牧老先生《读史随笔》的按语
·台湾选举纷争应该依法解决
·未来世界,会是流氓痞子一统天下吗?
·关于任畹町等事致国内朋友的信
·为大陆共产党和台湾民进党长治久安献策
·我在狱中过六四
·关于“一二三理论”一点说明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短评]
   

徐水良


   

2012-6-28日


   
   
   马列主义和共产党的极权专制,来自一神教世界火刑架专制的传统,来自一神教世界信仰专制和政治专制合为一体的极权专制传统。因此,他们也继承了一神教的组织传统和思想传统,尤其继承了一神教特别的洗脑技术。特别强调党的建设。
   
   所谓的党的建设,包括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等等,把一神教世界的信仰专制和传统,洗脑技术和传统,以及欺骗利诱技术和传统,发展到顶点。
   
   他们所谓的思想建设,就是洗脑。也就是用洗脑技术进行欺骗,用思想和信仰专制强制剥夺人们的思想和信仰自由;他们所谓的组织建设,就是用洗脑技术、利诱技术和组织专制,进行利诱、欺骗,来吸收其信徒,既扩大其共产党信仰组织,又保证共产党信徒对共产党黑社会式的组织,保持绝对的忠心。
   
   思想和信仰是每个人的私事。应该由每个人的自由选择和自由讨论来决定,应该由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来决定。国家、社会和政党,应该放弃马列教实行思想信仰专制和组织专制的传统,停止洗脑,停止共产党不断进行的、强制性的、所谓的党的建设和思想建设,把思想、信仰和结社自由,还给每个人。
   
   
   

以控制国民思想为业的设施就是“党的建设”


   

孙丰


   
           2012-06-23日
   
   
   何谓“党的建设”?答曰:“以控制国民思想为业的设施”就是“党的建设”。
   
   习近平“加强和改进高校党建工作”就是“如何加强对高校师生的思想控制”的探讨。
   
   习近平的话动以“加强和改进高校党的建设”为名义。那么我们就要问:
   
   何谓“党的建设”工作呢?
   
   答曰:就是用对人的控制来保证政权安全的设施建设。
   
   凡开放性政党的质的规定性都是:用以保证政权的合法和政权保持活力的组织形式。而凡独揽政权的政党都必成为“用控制来对付国民”的力量。共产党呢?共产党在“社会的控制力量”这个规定性之外,又加上“用特定的意识形态”为名义来实施的控制。这样,共产党的质的规定性就是“用无产阶级的(毛泽东语)或社会主义的(胡锦涛语)意识形态对付国民以达到有效控制”的集团。
   
   凡开放性政党,都不需要宣誓,因为它们并不用特殊的原则来重新塑造人,入党与没入前一样:只讲人的七情六欲,只有人性人伦,不讲党性党伦,甚至连登记都不必。所以民主国家的政党是没有党性党伦的党,国民不必对党承担义务。党就没有意识形态,也就不能用意识形态对国民作重新塑造。党也成不了凌加社会的力量。又哪来的对公民施以控制呢?开放性政党只存在于党与党之间,并不存在于国民的世俗生活中,对人的社会生活不构成影响。
   
   “共产主义”这个概念之做为思想就不同于世俗,若不用外力来支撑,一天都不能维持。这就是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所以无从避免的原因。社会主义与宗教政权相类同:都造成了官方意识形态与世俗生活的对立。不同的只是:政教合一政权是超然的神的信仰在凌驾社会,而社会主义则是与人的自然性无关的官方意识凌驾于社会。相同之处是:都是人性自然性的世俗生活被特殊形态的意识所忽视,人性自然性的世俗生活成了不敢面对官方意识的“地下活动”。共产主义实践至今天,我们可以放胆定论:它根本不可以做为制度,因为——“任何事物都必有所以为该事物的根据”才能成为该事物。人也是事物,因而人在还没下生前就不可改变地拥有了“人所以为人的根据”——既然人已经是人了,人就只能按照自己的“是”来实现自己,“照自己的所“是”往下存在”,不接受外来势力的重塑。人只能按照自己的“是”来实现自身,这个永恒原则使所有异于“人所以为人的”那类主张都为世俗所拒绝。所以共产主义一天都不能存在。
   
   这使一切违背人性的主张都必然要在人性之外构造出一套对人作重新塑造的原则----也就是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用意识形态的名义对人施以控制。
   
   四八年,我的爷爷趁我爸不存,把我抢到他膝下,使我见过县城的土改:在一个叫油房崖子的地方,我见一个背枪的人敲门,然后向门里的人说:“叫六叔穿上棉襖,厚一点,天黑就要斗争,上头来人”。六叔是地主,传信的肯定是同情者。天黑果然开斗争大会。民兵们用皮带、高梁杆子抽打地主。有背枪的“上级”临阵,村干部、民兵作了手脚,下手处留了情。但几天后形势变了,把民兵异地调开,由外地人来重斗,外来人被酒烧到脸红红,就往死里打人,一条长橙站桌上,六叔则站橙上,桌子被踢倒,六叔摔地,是腰还是什么地方折了,哇哇直叫,但外地人还是照打,好惨呀!夏天家人把他抬到门下让太阳晒,以图医治,已溃烂生蛆,秋天或冬天就死了。
   
   举此例是想说:正常人谁肯侵犯人、伤害人?这是每个人心底天然就有的尺度。只有采用一种途径,控制人的意识,使人丧失自己,伤天害理的行为在这个名义下才能堂而皇之,并被机制成社会的一般心态。世俗的生活,没有人愿意去监视别人,诬告别人,斗争别人,只有在“无产阶级觉悟”,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名义的推动下,伤天害理才肆孽到如无人之境。无产阶级的“觉悟”就是意识控制的利器,在“无产阶级”或“社会主义”觉悟的名义下,诬告也好,伤害也好,原有的良知不复存在,什么反思、惭愧、羞耻都荡然不存。因为他们还真以为是为了“社会主义”,为了革命,为了世界上那三分之二的还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劳苦大众呢。有了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意形态这面为非作歹的大旗,“积极”分子才肆无忌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在共产主义“革命”的发动期,“革命者”用这一意识去鼓励抢劫、掠夺——攻击,在共产主义篡了政之后攻击意识便转化为控制意识——利用一部分人去折磨另一部分人,以构成全社会的恐怖,造成所有人的威胁,达到社会控制之目的。这就是红色江山千年万年长的秘诀。毛把它做叫红色恐怖。六六年大街小巷都帖着“红色恐怖万岁”。现在的发现,让我们看到原来三十年代江西的断垣残壁上残留的“红色恐怖万岁”。
   
   至此孙丰推出“红色恐怖万岁”就=无产阶级专政万岁=人民民主专政万岁。这样我们就完成了:中共的政治挂帅、突出政治、政治思想工作、活的思想工作、主旋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党的建设……等等不是别的,它的质的规定性就是如何有效地对国民实施控制。
   
   什么是社会主义?答曰:对国民实施心灵控制的制度就是社会主义。
   
   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答曰:把对国民的心灵控制视为最高原则的价值观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习近平的个人人格是温良敦厚还是奸诈残忍?我们无从知道,但他没有见的、愚腐昏庸,这却是我们能断定的。所以可认预见:即使温家宝政改提议真被共识,习近平也履不出好果子。他没有个人智慧,在那里篮竽充数,篮竽充数者只能把花接过来,然后传下去,倒倒手而已。。
   
   如果习近平能读到我对“什么是政治挂帅、突出政治、政治思想工作、活的思想工作、主旋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党的建设……”等等共产语汇的世俗释义,虽可能在嘴上骂敌对势力,心里头未必不承认这一解释鞭皮入里,入木三分。我说他篮竽充数,没有个人智慧。
   
   那什么是个人智慧呢?我在此处对中共的“党的建设、政治工作、思想工作……”的解释,就是个人智慧的到位应用。我的这一说法不是定义,而是举例,是经验的综合。如果要定义,那就是----
   
   通过严刻的还原环节在可经验的意义上使环境中的公共知识成为日常上可理解的,就是个人智慧的使用。
   
   再举一例:当俄国记者问:主席先生,您读过哪些俄罗斯古典名著?而胡一哥答:“卓娅和舒拉”。这个回答是个人智慧的使用,因为被问及的问题进入到他的意识,他的回答所对就是该提问,所以可算为个人智慧的应用。但这个应用不及格,判“0”分。这个回答里包含:他不能区分俄罗斯与苏联,不知“苏联”虽包括了俄罗斯,但苏联文学与俄罗斯文学却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他也不懂什么是“古典”,苏联有名著,但不可能有古典名著,更不能有俄罗斯古典名著。这证明胡的个人智慧只处在最日常的水平。
   
   习近平在多所大学活动,他讲的话是共产文化环境中的,即由习惯传下来的,是既成的。他以前的人传给了他,他接过来,又传递出去,他接受时并没从心灵里通过,不知是所传是些什么东西,往外传时也没用自己的经验知识去领会它,不知传给人的又是什么。就像一个包裹,他接到手还没打开又传了出去。枣是吃了,可没嚼,囫图咽下,是酸是甜,虽吃了却因没嚼而不知。习在大学讲的这几大堆,全是应景作戏,他既不知什么是党建,也不知大学的大局就是传授知识,党建不是知识,是权术是操作,大学师生日益沦落就因大学越来越不热心知识,越来越功利,中国共产党的这个“共产”讲的就是功利,你怎么“党建”也建不到功利之外去。所以不是别的,正是共产党和它的“党建”才是中国灾难到危机的根源。
   
   此前习近平在党校向省部级学员说:“党政、国家机关部门高级干部‘裸官’情况,直系亲属在境外外国持双重国籍;配偶、亲属经商和占据国企高级管理层享受超级待遇;公交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挥霍情况,已形成三大特色和三大民怨、民怒、民愤。”“裸官、公交车消费、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挥霍”是什么,习不至于不懂吧?既已知是“这些事”引起了三大民怨,并陷入三大危机,那也就知道做这些事的人全是党的骨干,那就得承认中国社会的危机不是来自敌对势力,也不是来自西方,而是来自党。党就是中国社会最腐朽最反动的力量。那么,“政治危机、政局稳定危机、民心党心危机、国家前途危机能否化解,也就取决于党的消亡。习近平有让党消亡的勇气、坚定性吗?至于社会的呼声你们可曾听过一次?”
   
   政治工作、思想建设、党的建设工作,从来就找不出成功的例子,这是为什么?
   
   中国的政治就是“加强对国民的控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就是把对国民的控制做为最高原则。所谓党的领导,就是由党来控制,所谓“党的建设”就是探寻更有效更严密的控制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