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徐沛文集
·清明祭奠谁? 
诗歌
·观新唐人新年晚会有感
·乐山大佛
·遥想故乡
·致清水君(黄金秋)
·答有情人
·追根
·贺胡紫薇
·白日鸳梦
·追思
·六四渣滓
·自嘲诗两首
·《目莲救母》现代版
·非情诗一首
·了结情债
争做中国人 不做中共奴
·共产主义探源
·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三次集会上的发言
·请跟我来!-在全球审江大联盟德国第四次集会上的发言
·郑重声明
·郑重声明(2)
·郑重声明(3)
·郑重声明(4)
·郑重声明(5)
·郑重声明(6)
·郑重声明(7)
·郑重声明(8)
·郑重声明(9)
·郑重声明(10)
·郑重声明(11)
·三退声明(12)
·郑重声明(13)
·郑重声明(14)
·郑重声明(15)
·郑重声明(16)
·郑重声明(17)
·郑重声明(18)
·郑重声明(19)
·您退了吗?
·庆祝百万华人告别中共
·庆祝两千万中华儿女“三退”
·借文献君 请君三退
·反共与反华
·中共花瓶
·罪有应得
·因六四而反共
·以不同的方式抵抗红祸
·英雄何其多?— 林立果不是唯一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和女囚
·人各有命—也谈流亡
·一甲子红牢 四代人抗争
·没有柏林墙的冷战
·“一虎八奶”
陈独秀李大钊和鲁迅胡适等五四狂人
乃五四“新文化”及中共党文化的奠基石
·女人之见 - 挡道的鲁迅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德文专著《被忽视的中华民国》(作者中文译名韦唐仕 )用史实证明,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是毛泽东趁日本侵华之机,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下靠暴力、宣传加共特颠覆的。《红星照耀中国》的作者埃德加·斯诺 (一九零五-一九七二)可与《震撼世界的十天》的作者里德( 一八八七-一九二零)相提并论。里德是共产国际收买和利用的红色笔杆子,他罔顾事实地宣传不仁不义的列宁和“十月革命”与理想无关,是私欲的作用。
   
   张威在专文《一九三六:斯诺赴红区采访的台前幕后》中则证实经济诱因是斯诺冒险去苏区的一个原因,这之前斯诺早已是共产国际间谍的亲密战友。但一直到美国的麦卡锡时代,斯诺才被公认为“共产党的走狗”、“卖国贼”,“左翼记者中最成功的一个”、他的报道“美化共产主义的罪恶”。毛泽东则说:“斯诺是为建立统一战线所需的友好关系扫清道路的第一个人,我们绝不会忘记这一点。”正是斯诺违背记者的职业道德伪造了毛泽东的光辉形象,硬是把一个史无前例的大灾星包装成了大救星。
   
   里德在苏联死后,是三个受到苏共厚葬的美国共产党徒之一。斯诺则与史沫特莱和安娜·路易斯·斯特朗(一八八五-一九七零)一起成为中共发行邮票纪念的三个美国红色笔杆子。

   
   斯诺还象里德一样也为苏共作过宣传,于一九四七年发表过《斯大林需要和平》。张戎夫妇的研究成果《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则透露,在莫斯科禁止毛泽东再接待斯诺后,毛泽东于一九四七年,派斯特朗周游列国,为他宣传。斯特朗遵命写作文章《毛泽东思想》和书《中国的黎明》,宣称毛泽东“用马克思、列宁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方式解决每一个具体问题”,“整个亚洲可以从中国学到比苏联更多的东西”,还断言毛的著作“完全可能影响了欧洲有些政府战后的模式”。
   
   正是因为有这些洋奴才的存在,被正人君子视为赤匪的共产党才得以颠覆以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为宗旨,以宪政为目标的中华民国。介绍洋奴才的所作所为,是希望读者明白共产党的宣传多么狡猾,多么害人。
   
   
    共产党的根源
   
   
   《共产党宣言》于一八四八年出版。主要作者德国人马克思对世界充满仇恨。“我剩下的只有仇恨”之类的独白在其作品中屡见不鲜。与他一起在伦敦搞过第一国际的俄国同类巴枯宁(Bakunin)表示:“马克思是极度自大的,自大到肮脏和疯狂。”《共产党宣言》不是马克思的自由创作,而是共产党的早期组织共产主义同盟交给他的任务。马克思靠恩格斯的协助才得以完成这一欺世大谎。《共产党宣言》蔑视天理人伦,把有产阶层视为敌人,号召用暴力剥夺私有财产,砸烂社会秩序,推翻现有制度。《共产党宣言》以“共产主义幽灵”在欧洲游荡开始,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结束,对心怀不满的青年极具煽动性、诱惑力!《共产党宣言》蔑视人权,宣传暴力,美其名曰“革命”,自然会被正人君子视为祸害而遭到抵制。所以,马克思在伦敦死时,还是个不受欢迎的文痞。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共产党宣言》获得各国痞子的共鸣,导致共产暴力到处蔓延。一九一七年,以列宁为首的共产暴徒终于趁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机篡夺俄国政权。一九一九年,列宁在莫斯科成立受苏共掌握的第三共产国际,企图颠覆别国政府,赤化世界。
   
   
    第三国际各国分部
   
   
   第三国际成立后,开始在各国秘密组建分部,妄图夺取各国政权。里德在同年成立第一个美国共产党。在中国,反传统反道德的陈独秀以《新青年》为阵地开始宣传外来邪说。一直到第三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后,荷兰共产党徒马林被派到中国,才于一九二一年召开了只有十五个中外共产党徒参加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第三国际给中共提供经费不说,还给中共培训职业干部比如王明和康生。中国共产党也象美国共产党一样,从一开始就听命于第三国际或曰苏共。
   
   在苏共的领导下,各国共产党都在本国搞恐怖活动。比如,保加利亚共产党于一九二五年企图暗杀保加利亚皇室,造成一百多人死亡,然而保加利亚皇帝及其部长却得以幸免于难,诸如此类。德国纳粹、日本法西斯等的兴起与共产党搞无视私有财产、民族文化和国家利益的国际恐怖活动密切相关。
   
   共产国际于一九三七年曾组织三千人的红色纵队前去西班牙支持西共的暴政。白求恩等外国共产党徒则在西共失败后到中国支持中共。
   
   鉴于共产党在美国的违宪活动,里德被起诉后逃亡苏联。遗憾的是,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麦卡锡为代表的政要才得以逐步促使美国政府调查和清除红色势力。一九四七,杜鲁门总统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发表了对外政策咨文,声明:世界已分成两个敌对营垒,苏联的极权主义“危害着美国的安全”;美国要承担责任,通过经济和财政援助的途径,“支持各国的自由人民”,“采取果断的行动”来阻止“共产主义的扩张浪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于一九四九年宣布,美国共产党是“教唆人们以暴力推翻政府的阴谋组织”。美共转入地下,直到一九六六年,美共才在改头换面后,重新获得合法地位。美共从成立起一直接受苏共的经费,在一九八七年达到三百万美元。一九八九年,美共批评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后,才失去苏共的经援。
   
   在美国秘密加入共产党的也有华人比如冀朝鼎。这些红色华人都算共特,都暗中为共产党颠覆中华民国而出力。冀朝鼎于一九四一年被派回中国,成为中华民国财经界的要员,他利用其职务和地位,“为中共中央提供了许多重要经济情报,为解放区购买医药器械,掩护许多地下党员工作。”冀朝鼎一边领取国民政府的俸禄,一边破坏中华民国的经济,堪称民族败类。他的弟弟冀朝铸一九五零年回到大陆,成为毛泽东的“得力助手”。可悲的是冀朝铸也只能在美国才能出版英文回忆录《毛的得力助手》。这本书因不够客观,且无深度, 替自己说话而被平宽译室的主持人中断翻译。一九七零年,斯诺到中国为毛共的国庆捧场,在天安门上与毛匪亮相时为他们翻译的就是冀朝铸。一九七二年,尼克松到北京,周恩来身后的翻译也是冀朝铸,然而在中共发表的所有照片中,周恩来身后的冀朝铸却被抹杀了。这位毛助手九十年代还出任过联合国副秘书长。
   
   一九四三年,斯大林为了与美国和英国联合抵制德国纳粹才宣布解散第三国际-这个违背各国宪法的国际恐怖组织。
   第三国际没能颠覆美国和英国,但却趁日本侵略中国之机颠覆了中华民国。以三民主义为纲领的国民党及其主导的中华民国政府被以毛泽东为首的共匪赶到了台湾。共党霸占中国后,血腥整人运动不断,至少八千万大陆人死于非命。当台湾人可以象各国人一样在公园炼法轮功的时候,大陆人却会因为信仰法轮功而惨遭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以牟取暴利!
   
   第三国际的各国成员对中共夺取政权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这在中共当局对外国共产党员的态度上也可得到印证。比如,中共在一九八五年特别发行了一套邮票以“中国人民之友”纪念对中共贡献最大的史沫特莱、斯特朗和斯诺 。这三个红色笔杆子都为了第三国际在中国篡夺政权,颠倒黑白,抹黑民国政府,美化苏区共匪。与他们相关的扭曲真相的红色宣传品无数,其中以斯诺名下的《红星照耀中国》造成的效应最大。中共媒体宣称,它“一个月之内,五次再版,美国国务院把这本书列为是美国官员了解中国的二十本必读书之一”,凤凰卫视网站上还有文称“美国总统罗斯福因《红星照耀中国》 调整了对华政策”。
   
   
   “二人工作队”
   
   
   一九二八年, 二十三岁的斯诺靠混船票跑到繁华的上海寻找出路。他很快成为听命于斯大林的共产国际间谍网罗的笔杆子。斯诺在上海的红色英文周刊《密勒氏评论》(一九一七-一九五三)上发表了不少报道,影响了不少读者,其中之一叫海伦(一九零七-一九九七)。
   
   一九三一年八月,海伦到上海美国总领事馆工作,特意带着剪辑的一大本斯诺报道约见作者。对海伦的一见钟情让在上海的美国人中感到孤立的斯诺打消了离开中国的念头。海伦拒绝了斯诺的二十一次求婚,直到斯诺完成了他的第一部书稿《远东前线》后,他俩才于一九三二年圣诞节结婚。
   
   凤凰卫视的斯诺宣传片采访过的武际良在海伦百岁冥诞时发表纪念长文《绵绵不绝中国情》,其中表示,“海伦称:她和斯诺的婚姻在其存在的时期,是一个‘二人工作队’,一个‘工合’式的成就,而且为不少人和历史事件提供过动力”。“工合”全名为“美国工业合作委员会”,是在海伦的建议下由另一个国际共运成员路易·艾黎出面于一九三八年在中华民国成立的红色经济组织,打着迷人的旗号,暗中支持共党。海伦为此写作宣传品《中国为建立民主而奠基:工合运动纪实》。
   
   一九三三年春,斯诺夫妇迁居北平。 不懂中文的斯诺从一九三四年初春至第二年深秋,应燕京大学新闻系主任梁士纯邀请,任燕大新闻系客座讲师,以教师身份搞红色宣传。而燕京大学本来是美国基督教传教团体依靠他们的财力和人力在司徒雷登的领导下建立起来的教会大学。就是说在与共产主义对立的教会大学,红色鼹鼠也能出任教职,宣传违背基督的邪说,可想而知红色势力如何无孔不入了。
   
   第三国际为了阻止民国政府消除共产共妻的红色恐怖主义,一再挑动幼稚的爱国学生游行示威要求“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将共产国际与民国政府的矛盾转嫁为中日两国的矛盾,混淆视听,欺骗民众。斯诺夫妇把中共地下党员撰写的《平津十校学生自治会为抗日救国争自由宣言》译成英文,打印数十份,分送给驻北平的外国记者,通过他们制造国际舆论和压力。 在斯诺的家还密谋了“一二·九”学生运动的具体步骤。海伦写了造成一百多人受伤的“一二·九”的系列报道,连续发表在红色周刊《密勒氏评论》上达半年之久。
   
   参与“一二·九”的燕大学生黄华和龚普生、龚澎姐妹等都曾出入斯诺的家,都受到红色宣传的迷惑。黄华和龚澎于一九三六年,龚普生于一九三八年分别加入共产党。斯诺夫妇协助发起的所谓“一二·九”抗日救亡学生运动,导致一大批爱国青年象黄、龚一样误入歧途,成为马列子孙。对此武际良写道,“由于海伦当时表现得十分活跃,北平学界不支持学生运动的北大学者胡适曾在一次教职工会上诬称:‘这次运动是由斯诺夫人发起的,不是拿了莫斯科的钱,就是得了罗斯福总统的资助。’”
   
   如果说鲁迅是宣传苏共的头号中文笔杆子的话,那么,斯诺就是宣传中共的头号英文笔杆子。也因此最迟从一九三三年二月起,斯诺就开始着手配合共产国际宣传鲁迅,准备翻译出版英译本鲁迅小说选集。鲁迅日记在二十一日记载:“晚晤施乐君。”
   
   从一九三五年一月起, 斯诺就可能通过赛珍珠在她第二任丈夫主编的英文月刊《亚洲》上发表评论和译作,吹捧鲁迅。一九三六年五月,为了把鲁迅等其同类当作“现代中国文学运动”推向世界,斯诺在翻译姚克的陪同下采访鲁迅。同年由斯诺夫妇在杨刚等红色文人的协助下编译的《活的中国—现代中国短篇小说选》一书,就在共产国际的老根据地伦敦出版。此书推介了以鲁迅为首的“左联”成员,包括杨刚的自传性小说《日记拾遗》。此前海伦就在杨刚的帮助下,以“现代中国文学运动”为名发表论文,推荐接受中共领导的红色笔杆子, 这篇论文作为附录编入《活的中国》。然而在红色中国,杨刚于一九五七年就被迫自杀身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