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徐沛文集
·再别鲁迅
·不比鲁迅
·杨绛和鲁迅
·鲁迅解药
·鲁迅天敌
·主攻鲁迅
·李登辉和鲁迅
·清水君之冤、虹影之光彩与鲁迅之罪
·谁有鲁迅遗风? — 评比曹长青和高行健
·鲁迅害了几代人?— 从“阳光男孩”说起
·不忘清水君等仁人志士
·女性认识—针对胡适
·就辞评委和批胡适的答复
·我看五四
·五四后果:女“性解放”
·同是三八 — 背对丁玲
·我看红色文艺及其源头
·我看五四“新青年”(从胡兰成到萧军)
·我看五四“新女性”(从张爱玲到萧红)
·我看民运
·我看政治 
·闲话左右派 — 浅析党文化 
·朱蒙与陈独秀
·谁是汉奸?(钱钟书—鲁迅—汪精卫)
·千家驹见证因果报应与人间奇迹
·韩寒和清水君一样与鲁迅如同水火
·韩寒与廖祖笙的幸运与不幸
·被鲁迅们颠倒的价值观及其恶果
· “最大骗局”是鲁迅 - 韩寒也是受害者
·就鲁迅致网友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王安娜当选无耻的洋人是因为这个德国人象史沫特莱一样投身于共产国际对中华民国的赤化和颠覆活动。王安娜甚至假扮过沈钧儒的德国儿妻,通过她在中国的活动和相关回忆,可以进一步了解共产党如何通过“七君子”等共产头衔与“西安事变”等红色诡计欺骗世人,争取民心,篡夺政权。

   
   一九六四年,当王安娜在西德发表回忆录《我为毛战斗过 》,宣传毛泽东,糊弄德国人时,我还没有出生。四十六年后,因共产暴政流亡德国的我,才在揭露红色宣传时,注意到王安娜等一系列外国人曾投身于共产国际赤化中华民国的文宣武斗中。不过王安娜虽为中共出了不少力,但没有完全失去自我,因而不得不与王炳南离婚并在一九五五年独自离开红色中国,回到苏联在德国的殖民地东德。六十年代,中共与苏共闹僵,东德站在苏联一边,王安娜受到排挤,于是移居汉堡。
   
   王安娜的自传在翻译中文时被改名为《中国:我的第二故乡 》,于一九八零年在北京出版。二零零九年又被改为《嫁给革命的中国》再版。在由中共操纵的一切媒体包括史书中,不缺沈钧儒(一八七五-一九六三)、王安娜(一九零七 -一九九零)以及把她带到中国的王炳南(一九零八-一九八八)的宣传资料,但相关的史实一般读者却难于获知,因此值得介绍。
   
   
   一 国际共运的简况
   
   
   共产主义从问世后就因其邪恶在各国遭到抵制。可惜第一次世界大战让列宁趁机在与俄国沙皇打仗的德皇威廉二世的支持下,成功掠夺了“二月革命”的果实,在俄国建立起第一个苏维埃政权或曰红色暴政。列宁收买里德等美国笔杆子伪造自己在“十月革命”中的光辉形象,然而真相只能暂时隐瞒。列宁的劣迹与死于梅毒的事实早已大白于天下。
   
   一九一九年,列宁在莫斯科第三次成立共产国际后,为了迷惑世人,打击敌人,开始散布诸如,苏维埃政府要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掠夺的一切交还给中国人民之类的谎言。
   
   德国共党也于一九一九年就成立。在德国的红色势力已强大到既差点就武装夺取政权,又在议会中占有席位的地步。蔡特金就是那时红色势力的名人,希特勒借助反共势力上台后,德共被驱逐出议会,蔡特金逃到苏联,并死在那儿。
   
   但在中国,这一时期却主要有因嫖妓伤妓被媒体曝光而遭北大开除的陈独秀在利用《新青年 》诲淫诲盗,宣扬歪理邪说。
   
   一九二零年二月,俄共夺取中西伯利亚,打通跟中国的陆地交通。四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来到中国,在上海建立红色据点,促成陈独秀等于八月成立中共。
   
   一九二二年,经过一系列国内和国际战争,列宁得以巩固红色暴政并赤化俄国的几个邻国,成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
   
   除苏联外,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柏林堪称国际共运的枢纽。无数第三国际间谍比如史沫特莱和宋庆龄都曾在柏林活动;而不少中共高干比如周恩来和朱德都是在柏林认贼作父,加入共党。
   
   只有张申府是先与陈独秀、李大钊有联系后才出国“亲共简学”。张申府到了欧洲后,不象一般的留学生一样专心上学,而是按陈独秀的要求积极在留学生中宣传共产主义,发展邪党成员。张申府先把与他同居的刘清扬发展成第一个女共党徒,然后两个“革命伴侣”共同把周恩来等拉上贼船。
   
   一九二二年秋,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国共产党旅欧支部成立,书记是张申府。十月,到欧洲寻找出路的孙炳文和朱德就在柏林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共。中共旅欧支部及其青年团的共产活动遭到曾琦、李璜等正派人士抵制,他们于一九二三年在巴黎成立中国青年党,宣扬国家主义,用以抵制无视国家、民族和个人利益,提倡阶级斗争的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但中共党徒的活动受到各国共党的支持,尤其是莫斯科的经援。苏联对中共的经援一直持续到一九五八年才中断。
   
   欧洲各国和日本对列宁夺取俄国政权并企图赤化世界都加以抵制,包括武力干涉。苏共占领西伯利亚后致力于把尚为中国领土的外蒙古分割出去,变成它的势力范围,自然遭到北洋政府的抵抗。吴佩孚等各方要员都要苏共军队撤出外蒙古。
   
   
   二 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区别
   
   
   孙中山想在中国实现三民主义。在内忧外困的情况下,孙中山被列宁的宣传所吸引,双方开始接触,商讨合作事宜。一九二二年六月,孙中山因坚持发动推翻北洋政府的“北伐”战争与主张“联省自治”的陈炯明分裂后,在蒋中正的支持下,决定正式要求苏共从西北向其提供军事援助。
   
   一九二三年八月,孙中山派蒋中正组织“孙逸仙博士代表团”赴苏考察并落实西北军事计划 。在苏联进行了将近三个月的访问之后,蒋中正失望地回到中国。蒋中正无法完成孙中山交给他的任务,因为苏共已视外蒙为自己的领地,不容孙中山染指。蒋中正也因此对苏联有了亲身感受。一九二四年三月,他就在致廖仲恺的信中认识到,“彼之所谓国际主义与世界革命者,皆不外凯撒之帝国主义,不过改易名称,使人迷惑于其间而已。”
   
   孙中山在困境中,不择手段,饮鸩止渴,同意“联俄容共”。在一九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正式对外公布《孙文越飞联合声明》。越飞是苏联新任驻华全权外交代表。那时共产国际在中国的代表是促成中共与国民党合作的马林。鉴于三民主义与各国政治经济秩序一致,而共产主义或苏联则与此对立,孙中山在声明中写上了“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事实均不能引用于中国”。
   
   一九二三年冬,张申府与刘清扬先去苏联,然后回国。一九二四年,列宁死于梅毒,但黄埔军校在苏联提供师资、经费、装备等援助下在广州成立。张申府也因此得以成为黄埔军校政治部副主任。在他的推荐下,二十六岁的周恩来从欧洲回国成为黄埔军校第三任政治部主任,暗中从事赤化工作。
   
   一九二五年,中共开始打着反帝爱国的幌子在全国各地搞类似“五卅运动”的赤化活动。中共中央号召旅欧党员回国支持,孙炳文便在其中。而朱德则在同年因参加非法游行被捕后遭到德国政府驱逐。朱德便带着贺治华投奔苏联,先学马列,后学军事。一九二六年,朱德被派回国,赤化四川要人杨森。留在苏联的贺治华生下朱德之女朱敏后与另一共产党人霍家新同居。他俩后来象顾顺章一样被共党视为叛徒遭到其“红队”暗杀。  
   
   孙中山逝世后,汪精卫成了国民党的领导人,固守孙中山的“联俄容共”政策,为了继承孙中山的意志,准备用“北伐”统一中国,实现三民主义。而一九二五年十一月,曾任黄埔军校首任政治部主任的戴季陶等人,聚集在孙中山的灵柩所在地北京西山碧云寺,达成反苏、反共等决议。这是国民党中第一批识破共产主义邪恶本质的西山会议派。
   
   蒋中正可能因“联俄容共”的实惠一时被迷惑,公开反对西山会议派。然而三个月后的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 蒋中正就因感到自身受到威胁,未与汪精卫商量,便采取拘捕听命于苏联顾问季山嘉的中山舰舰长共党成员李之龙等一系列反苏反共行动,导致汪精卫辞职出国,蒋中正掌握国民党的实权,这就是“中山舰事件”。 但蒋中正一年后才在英美法意日五国于四月十一日发出通牒,要求国民政府惩罚北伐军针对外国人的暴行后,被迫清党剿共,通缉鲍罗廷等共产党人。对此生长在中国并创办燕京大学的美国基督徒司徒雷登在其回忆录《在华五十年》中写到,孙中山“恳求各个国家(包括我们的国家,美国)援助他,但是除了苏联以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苏联派去了两个非常能干的人鮑罗廷和加伦(Galen)带领的顾问们和其他援助。从一九二零年开始,他们就以苏联的方针组建国民党。在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孙中山逝世后,这个改组仍在继续。他们策划了‘北伐’。他们编在从广州到汉口铁路的那个支队,在汉口建立了一个临时政府。在那次进军中,伴随着许多毫无约束的放火和对‘布尔乔亚资产阶级反革命’的惨杀。”而且“强烈亲共产党的武汉领袖,为了使蒋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关系陷入困境,派了一队士兵,去谋杀在南京所有的外国人。那些外国人多数是传教士”。那时在南京金陵大学任教的赛珍珠(Pearl Buck)则在北伐军进入南京后一度离开中国。她的父母象司徒雷登的父母一样都是从美国到中国的传教士。
   
   汪精卫在亲自读到共产国际指示中共抛弃国民党,武装夺权的《五月指示》后,才明白共产党的邪恶。蒋中正于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起,被迫开始用武力清除共党后,汪精卫也于七月十五日召开紧急会议,通过《统一本党政策案》,要求在国民政府和军队中任职的共产党员声明脱离共产党,否则停职。在共产国际的命令下,共产党在南昌、广州等地举行暴动,导致国民党在南京的临时政府于一九二七年底与苏联断交。
   
   蒋、汪等识破苏联企图赤化中国的阴谋后,开始领导各界奋起抵制赤祸。德共在一九二七年发起“五·一”游行,抗议中国清共。同年春夏,在各国共产党组织支持下,中共旅欧支部成员分别在德国、法国、比利时、丹麦和瑞士等国支援中共的集会上作报告,为共产党赤化中国搞宣传。共产党赤化中国的企图在以蒋中正为首的各界要人的抵抗下破产后,旅居欧美的中共党徒分别加入了所在国的党、团组织,后来成为欧美各国共产党的中国语言组,继续支持共产国际颠覆新兴的中华民国。
   
   王安娜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柏林碰到曾任德共中国语言组书记的王炳南。
   
   
   三 王炳南的活动
   
   
   王炳南之父王宝珊与杨虎城是军中战友。一九二六年,杨虎城在吴佩孚手下任师长时,王宝珊是杨虎城部下的参议。王炳南秘密入共后,于一九二八年到杨虎城军中从事赤化工作,遭到追查后,在杨虎城的保护和资助下,一九二九年先到日本,一九三一年转到德国柏林。
   
   王炳南象张申府一样,出国不是留学,而是以留学的名义从事“国际联络工作”。所以, 当年也曾留学柏林的北大德语教师程远后来对学生赵鑫珊说,“那时他还是个热衷于跳舞的公子哥儿”。 其实不然,王炳南象周恩来一样,一边干违反欧洲各国宪法的赤化工作,一边与王安娜之流的女人来往。
   
   王炳南被派到柏林后,在二十五岁那年认识了王安娜。对此王安娜在其回忆录中表示,“他公开的身份是专门攻读政治的大学生,有时候也听听课和参加课堂讨论。但他真正的工作,是组织在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中国留学生,建立并领导抗日小组。炳南是从中国共产党那里接受这个任务的,他从一九二五年以来就是党员。他为了使自己的理论知识完备而孜孜不倦地学习。他通读了《列宁全集》。在纳粹时代,《列宁全集》的封面是谨慎地用《国际法原论》作遮掩的”。王炳南象周恩来等一系列共产党猿一样在德国没有吸收西方的文化,而是自愿接受列宁的赤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