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徐沛文集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一九七八年四月二十一日,西班牙人萨马兰奇第一次踏上被共产党霸占的中国,三十二年后的这一天,萨马兰奇追随邓小平去见马克思。同天玉树地震,似乎在展示这位配合共党,践踏奥运精神,颠覆正统价值的奥委会太上皇造成的祸害。
   
   萨马兰奇之死让邪恶势力如丧考妣,胡锦涛和江泽民都致唁电表示哀悼。古巴的卡斯特罗兄弟也送了花圈。

   
   独立知识人则借机痛斥萨马兰奇。连大陆的《南方都市报》发表的评论《萨马兰奇的中国遗憾》,也不乏对萨马兰奇的不满。作者李承鹏能在大陆出名,说明他还不算体制外的反对派,但他也认为萨马兰奇最大的遗憾该是:“他推动中国主办08奥运,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金牌大国,却没有让中国成为哪怕前五的体育强国。萨马兰奇做到所能的一切,让中国运动员堆金如山,让中国老百姓喜笑颜开,但他还是没有让这个国家的人民有能力长期从事体育运动,懂得独立的体育精神。至今,中国体育设施人均占有率在世界五十名开外,体育人口占有率在八十名开外。”
   
   就是说,身在大陆的李承鹏也认识到,大陆居民体育设施人均占有率不高,大陆民众参与体育的数量更低。金牌越多,越说明中共当局违背奥运精神,金牌成了专制政府的遮羞布,虽然萨马兰奇声称“中国人民需要奥运会”。
   
   萨马兰奇不是一个致力于推广奥运精神的体育专家,而是借奥运向专制政府邀功请赏的投机分子;萨马兰奇只帮中共暴政粉饰了太平,让中共能以奥运的名义剥夺北京市民比如叶国柱的基本人权,甚至法轮功学员比如于宙的生命。进一步说,萨马兰奇是中共当局借助奥运金牌遮掩其丑史恶行,转移民众视线,骗取国际承认的帮凶。
   
   二零零九年十月,美籍俄裔历史学家尤利·费尔琴斯基(Juri Felschtinski )、两位俄国国际象棋大师维克托·库尔切诺伊( Wiktor Kortschnoi )、鲍利斯·古尔科(Boris Gulko)和前克格勃高级特工弗拉基米尔·波波夫( Wladimir Popow)合写的《克格勃下象棋》在莫斯科出版。他们一起用亲身经历和史料包括苏联的解密档案,披露苏共如何控制体育界尤其是象棋界。此书也透露萨马兰奇因贪财在苏联走私时被克格勃抓获,在威逼利诱下成为苏共的秘密代理人。
   
   萨马兰奇于一九七七年,出任西班牙驻苏联和外蒙大使。因为他也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简称奥委会)副主席,对苏共有极大的利用价值,从而受到严密监视,最终沦为苏共的代理人。
   
   正是在莫斯科,萨马兰奇与中共建立联系,并在中共驻苏联大使的安排下,以奥委会副主席的身份到大陆访问,为中共进入奥委会,渗透奥运铺路。
   
   一九八零年,萨马兰奇借助红色势力出任奥委会主席后,从内部颠覆奥运价值观,将奥运变成了权钱交易、追名逐利的工具。他自己则从反共的佛朗哥的追随者变成了共产党的座上客, 与中共狼狈为奸,至死方休。
   
   
   来自西班牙的墙头草
   
   
   一九二零年,萨马兰奇生于西班牙的一个富人家。其时西班牙也象中国一样在列宁篡夺俄国政权后,成为第三共产国际企图赤化的国家。最迟从一九三一年起西班牙也开始遭受红祸。赞成废除君主制的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被迫流亡。
   
   在财产、信仰和祖国都受到共产国际的威胁后,西班牙人被迫武力反抗。一九三六年,西班牙军官比如佛朗哥也介入政局,内战在西班牙全面爆发。共产国际打着反法西斯的口号,招揽白求恩等各国共产党员组成国际纵队,前去西班牙与反共势力作战。
   
   西班牙内战爆发后,西班牙共产党把国库储存的黄金大部分运往苏联,请求援助和保存,可一年后斯大林就减少甚至中断援助。而佛朗哥却从一开始就得到反共的德国和意大利政府的无偿援助。共产势力内斗不断,而反共一方纷纷支持佛朗哥,最终在佛朗哥的领导下于一九三九年四月打败共党,取得胜利。这场抵挡红祸的内战导致西班牙近百万人丧生。而前往西班牙作战的乔治·奥威尔在一九三八年就发现,他上了共产党宣传的当。这一经历与他后来创作《1984》和《动物庄园》不无关系。这两部作品都深刻揭露了共产邪恶主义。
   
   佛朗哥在西班牙的作派与蒋中正退守台湾后的立场一致,捍卫传统,坚决反共,属于威权政府,虽然不尽人意,但与共产极权相比有云泥之别。共产党势力在西班牙不到四年时间杀害的有名有姓的天主教信徒就有一万六千八百三十二名。共产党在大陆杀害的善男信女更是不计其数。曾以国民大会主席的身份领衔提出《戡乱条例》的胡适,是中共比日本侵略军还凶残的见证人,他曾说,“我的家乡抗战八年未遭破坏,而共产党占领三日,即洗劫一空。”
   
   可惜不了解红色恐怖的西方左派却象共产党一样把佛朗哥和蒋中正的反共举措分别贬为“蓝色恐怖”和“白色恐怖”,其实他们只不过是被迫用武力抵制红色恐怖,否则,西班牙人和台湾人都会象大陆人一样遭受史无前例的红祸。
   
   萨马兰奇的经历就足以印证佛朗哥不是老百姓的公敌,而是共产党的死敌。
   
   佛朗哥于一九三九年打败了共产党,执掌西班牙政权。在德国进攻苏联时,西班牙曾派部队支援,可能是想夺回苏共霸占的西班牙黄金,不过仅此而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西班牙基本没有参与。老百姓多能自谋生计,安居乐业。富家之子萨马兰奇既能到英国又能到美国留学。二战结束后,一九四七年,佛朗哥恢复西班牙皇室的地位,自己终身摄政。
   
   在佛朗哥的统治下,不从事红色恐怖活动的老百姓都能自由地生活,对此萨马兰奇表示,“佛朗哥的政府让我们国家经历了最长的富足与和平的时期”。要不是佛朗哥带领西班牙人打败了共产国际,富家子弟萨马兰奇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但在佛朗哥的“蓝色恐怖”下,萨马兰奇既有钱又有闲从事旱冰球等体育活动。作为旱冰球运动员,萨马兰奇曾进入过西班牙国家队,并于一九五四年成为西班牙国家奥委会成员。
   
   一九五五年,萨马兰奇与佛朗哥女儿的朋友结婚,并从这一年起开始担任西班牙体育官员,后来一再带队参加奥运。一九六六年他被佛朗哥任命为西班牙的最高体育官,也成为西班牙的国际奥委会委员。一九六七年,成为佛朗哥的国会议员。一九七五年,佛朗哥辞世,西班牙前国王的孙子卡洛斯一世登基,在他的支持下,西班牙和平过渡到与英国相似的君主立宪制。
   
   佛朗哥辞世后,共产势力在西班牙死灰复燃,党派开始混战,政局开始混乱,类似蒋经国辞世后的台湾。 西班牙也开始搞去佛朗哥化。萨马兰奇属被清算的对象。换言之,萨马兰奇在西班牙属反共势力,没有佛朗哥,可能他也会成为西班牙共产党消灭的阶级敌人。
   
   
   从内部颠覆奥委会
   
   
   萨马兰奇以西班牙大使出任莫斯科后,却因贪财被抓住把柄而沦为共产党的傀儡,并在其扶持下出任奥委会主席,从此脱离西班牙政坛,投身国际体坛。
   
   在萨马兰奇的领导下追求理想的体育界变成了追名逐利的黑社会。
   
   在德国,萨马兰奇是舆论批评的对象。即使是德国的左派媒体比如《时代》周报都不缺相关批评。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克格勃下象棋》问世不久,《时代》就发表评论《奥林匹亚举办权:萨马兰奇—莫斯科的间谍》。文章开篇就表示,“奥委会经常被称为‘黑帮’。它管理体育如此不透明,确实赢得了这个称谓。二十年来坐在它尖上的是可以在黑箱操作上获得奥林匹亚冠军的萨马兰奇。
   
   现在证明他在克格勃的要挟下从事间谍活动,不令人惊讶。值得惊讶的是,如果萨马兰奇是奥委会里唯一的间谍。
   
   在苏联当西班牙大使时,萨马兰奇就为莫斯科能在八零年举办夏季奥运出过力。
   
   两年前,已于二零零一年不当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可能也一样插手让索契(Sotschi)象谜一样获得冬季奥运举办权的游戏。克格勃间谍萨马兰奇和克格勃间谍普金—一对无人能敌的搭档。”
   
   萨马兰奇的死讯公布后,《每日镜报》在当天发表评论《权力和比赛—前奥委会主席死了》,对他盖棺定论,评语同样尖锐。评论说,“奥委会在八零年后很快表明,那儿在展示一个搞关系的奥林匹亚冠军。” “萨马兰奇被选上一年后就在台上领导了第一个革命”。这个革命指的是萨马兰奇取消了奥运选手必须是业余运动员的规定。
   
   《明镜》周刊当天发表的评论标题为《萨马兰奇之死—奥林匹亚的拯救者,奥林匹亚的出卖者》,文章导言是“萨马兰奇完全改变了奥运。他把奥运通过商业化领入现代,让奥委会致富,为腐败铺路。当他结束作委员会的头时,一个老男人的俱乐部已经变成了一种权力”。
   
   萨马兰奇没有拯救奥运,而是出卖了奥运,他搞的革命导致体育运动职业化和商业化。“金牌挂帅”和“金钱挂帅”从此大张旗鼓地入侵国际体坛,奥运精神沦丧,奥运名存实亡。
   
   在这之前,以苏联为首的共产党国家派出专门培训的选手出席奥运,与自由世界的业余运动员竞赛,虽然不公平,不过世人也明白来自共产党国家的运动员都身不由己,共产党需要他们夺得金牌来展示“社会主义”的优越。可这些运动员一有机会便奋不顾身地投奔自由世界,则一再证明共产党国家不得人心,虽然它用“资本主义”国家来吓唬本国百姓。比如罗马尼亚的体操运动员科马内奇。她十四岁时,就在一九七六年的蒙特利尔奥运会上令人称奇。一九八零年又在莫斯科奥运上继续夺冠。 科马内奇的英姿和奇才暂时遮掩了罗马尼亚的共产党暴政。可是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她二十八岁时却与朋友一起逃到奥地利,向美国驻奥地利大使馆请求政治庇护。共产党的极权专制在罗马尼亚则于同年底崩溃,执掌罗马尼亚的第二任共党领导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枪决。可是萨马兰奇却给齐奥塞斯库颁发过奥运奖牌!
   
   就是说,共产党国家的存在给以奥运为首的国际体坛造成破坏。而萨马兰奇却主动迎合共产党国家的不良行径,违背奥运精神,变业余为职业,助长共产歪风全面入侵国际体坛。在自由世界,各项竞赛和运动健将,也因此大多沦为商家用以牟取高额利润的招牌。为了追名逐利,服用禁药的“毒品化”也接踵而来。
   
   
   背离奥运精神
   
   
   古希腊距今已有四千年历史。那时举办奥运是为了“让神灵高兴”。表达对神灵的敬意是古希腊人经常举办各种各样活动的动力和目的。体育竞赛也是祭祀奥林匹斯山众神的一种活动。其中祭祀主神宙斯的体育盛典最有名,乃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
   
   现代奥运的开创人顾拜旦男爵(一八六三-一九三七)已忽视了古奥运的神性。不过他心怀理想,希望借助奥运,把不同国度、不同种族、不同语言、不同信仰的人凝聚在一起,使大家相互交往,增进了解和友谊,促使世界和平、友好与进步。奥运精神首先体现在民间体育活动,通过体育运动影响个人,并进一步影响社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