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徐沛文集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一九八九年,对生长在美国的犹太人库恩和被共产党绑架的中国人来说都是一个里程碑。
   
   一九八九年给库恩带来了红色商机,他第一次在中共官员的邀请下,踏上被共产党“无产阶级专政”了四十年的中国。
   

   这一年,在中国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抗议风暴,被剥夺了人权的中国人群起抗争,齐聚天安门广场要求与共产党对话。丧心病狂的共产党在世界的注视下用枪声回答了中国人质的心声。
   
   这一年,中共在世人面前暴露了杀人不眨眼的凶相。
   十七岁的高中生蒋捷连与无数捍卫人权的中华儿女被共产党屠杀,对他们的家属而言,一九八九年是痛楚的开端。
   
   “六四”屠杀发生后,中国人又一次悲壮大逃亡,这一次的共产难民主要由三代知识精英组成。对他们而言,一九八九年是流亡的开始。
   
   三代人中的知名者有戈扬(一九一六-二零零九)、高行健和封从德。从一九八九年起,他们便被迫背井离乡,失去了归国探亲访友的人权,只因为他们发出了个人的声音。戈扬年轻时,被斯诺等骗入共产党,沦为红色笔杆子,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强行“劳改”二十一年。一九八九年再次被共产党迫害,从此流亡美国,客死他乡。
   
   一九八九年开进北京的坦克把赵紫阳等良心未泯的中共高官赶下了台,压过无数血肉之躯之后,在欧美各国政府的谴责声中,把邪恶之首江泽民推向权力高峰,推到被势利之徒库恩崇拜的地位。
   
   一九八九年,在大陆的中国精英要么被迫流亡,要么被捕入狱;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知识人则游说所在国的政府颁发“六四血卡”,让他们及非法偷渡到海外的数十万大陆人获得永久居留权。
   
   当中国精英投奔自由的时候,外国败类投靠中共,填充了苏晓康们留下的空缺。
   二十年后,中共上海外语频道为庆祝共产党独霸中国六十年,推出十个“中国通”,库恩成为第七集的主角,另外九位是亨利·基辛格、萨马兰奇、伊戈尔·罗高寿、中曾根康弘、皮埃尔·拉法兰、鲍勃·霍克、斯蒂芬·佩里、顾彬、乌里·希克。
   这十个红色“中国通”与凤凰台推出的十个“红色中国的外国人士”堪称中共在不同时期的洋面首。
   
   
   斯诺的变种
   
   
   二零零五年,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龚文庠发表《到过延安的斯诺和今天的库恩》,吹捧中共历史上两个对立的洋鼓手。斯诺当年是个靠混船票来到中国的无产者,而库恩则是被当权者邀请到中国的有钱人。 斯诺美化杀地主抢财产的赤匪,煽动戈扬们跟着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颠覆了自由的中华民国;而库恩则在共产党自己变成了地主、资本家后,美化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的血色中国,阻挡没有人权的中国民众奋起推翻暴政。库恩是斯诺的变种,虽然他们都是中共的洋鼓手。
   
   一九三六年,共产国际间谍宋庆龄在毛泽东的要求下,从以记者身份在中国从事红色渗透的外国人中选择了三十一岁的斯诺,要他出面美化被国民政府围剿的赤匪共产党。担当剿匪重任却私通共匪的张学良,配合共产国际在中国的地下组织,把斯诺秘密送到被国民政府封锁的苏维埃中国或曰苏区,让毛泽东得以对着斯诺撒“长征”等弥天大谎,把听命于斯大林的共产党伪装成中国的“大救星”。面对实行“打土豪分田地”的共匪占领区,斯诺违背做人的道德,全盘照搬毛泽东的谎言,甘当毛泽东的应声虫和共产党的吹鼓手。
   
   斯诺把共产党要他传播的谎言记录整理成《红星照耀中国》,于一九三七年七月至十月,在英文月刊《亚洲》上连载。与此同时,斯诺的谎言还被共产党的地下组织翻译成中文出版,其中包括不同版本的《毛泽东自传》。《毛泽东自传》在三十年代问世时,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还没有成为常识,以致斯诺迷惑了无数青少年,诱使他们象戈扬一样投身共产恐怖主义,为共产党赴汤蹈火,推翻了新兴的民主中国,建立起滥杀无辜的马列红朝。
   
   七十三岁的戈扬在“六四”屠杀后,认清共产党的真面目,在美国宣布“我要和这个镇压人民的党决裂”。四十五岁的库恩却在同年首次被中共邀请到大陆,从此留下在中国的劣迹。有意思的是,当库恩被称作“又一个斯诺”时,他表示:“我和斯诺出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历史背景,写作的方式也不一样。”
   
   毛泽东当年敢于在国民政府的围剿中对着斯诺信口雌黄,而江泽民却在中共的“盛世”里不敢接见乐于吹捧他的库恩。因为共产党在世上的气数已尽,江泽民大权在握,也免不了沦为万众唾骂的对象。
   
   
   曾经是商业教会的头目
   
   
   库恩本来是个幸运儿,因为他生长在自由的美国。
   
   一九四四年,库恩生在纽约一个富裕的犹太人家。右眼先天失明,没有上过小学、中学,在家接受教育后,十五岁直接进入大学。
   
   如果不是麦卡锡们成功地抵挡了共产国际对美国的渗透和颠覆,斯诺们被赶出了国门的话,那么,库恩就会象比他大两岁的遇罗克(一九四二-一九七零)一样因“出身不好”被打成“黑五类”,受到迫害和歧视,即使再优秀也不准上大学。
   
   一九六八年,二十四岁的库恩在美国获得人脑解剖学博士学位;而二十四岁时就写出《出身论》等抗暴檄文的遇罗克,却在这一年被共产党投入死牢,在遭受了酷刑和批斗后,被共产党枪杀,器官被盗用,其时不过二十七岁。
   
   遇罗克因文被杀两年后,二十八岁的库恩却因一篇《为什么人脑和动物脑会有区别》的文章,受到世界上帝教会(Worldwide Church of God,WCG)教主的赏识,得到该教会重用。
   
   世界上帝教会于一九三四年由阿姆斯特朗(Herbert W. Armstrong)在美国创建。已故著名宗教学者马丁(Walter Martin)在他的专著《异端王国》(The Kingdom of the Cults)里,花费数十页篇幅专论这个以信仰为名的商业组织。
   
   世界上帝教会的特色,在于通过杂志、广播、电视节目等大众媒体传播教义,招揽信世。库恩有六年时间为这个组织工作,比如,制作一个结合时事和经文的国际传教电视节目《明日世界》。据《南方人物周刊》的报道《库恩 一个犹太商人的中国历险》中说, 一九七八年,该教会“因为首领敛财无度,一度被美国加州警方取缔”。那年,库恩已上升为该组织的三号人物,但他还想趁教主环游世界之际,接管教会。篡权失败后,库恩被迫离开该组织,转而就读管理学校。库恩于一九八零年获得管理文凭后,转往亚洲从事金融交易,成功改行为投机商,从而引起中共官员青睐。
   
   就是说,库恩在一九八九年投靠共产党——这个霸占了中国的最大邪教组织以前,已有在美国投靠商业教会的经验。而库恩进入红色中国后,扮演的角色颇似他昔日在“异端王国”的角色。
   
   
   卖身投靠中共
   
   
   库恩第一次到大陆,是应当时的中共国家科委主任宋健邀请,参加“中国科技产品商品化国际研讨会”。这位犹太投机商立即就与中共各层建立了联系,并在“六四”屠杀后,成为中共的面子工程商。库恩在二十年里每年都到大陆,据新华社报道“至今已经不下百余次”。除了上述的江泽民伪传外,库恩还承包过中共的一系列面子工程。
   
   库恩首先利用原世界上帝教会的基金会(AICF,该基金会在库恩退出世界上帝教会后,于一九八六年结束运营)的关系,建立了他名下的科学、教育和文化基金会,以促进中美两国交流的名义,募捐和从事各项为中共涂脂抹粉的面子工程。从中共媒体的报道中可以获知,库恩的妻子和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配合库恩参与面子工程。
   
   库恩的伪传出版后,他的妻子先后与中国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和广州交响乐团合作演出。不知是妻子的钢琴弹得好,还是丈夫的马屁拍得好?而库恩的三个孩子曾一同为库恩与中共外宣部门联合制作的《探索中国》、《重新发现中国》、《中国》等电视片工作。
   
   从一九九七年起,库恩筹集了一百五十万美元,与中共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了专题片《来自中国的声音》,通过十四个故事全方位地为中共粉饰太平,此片还在美国公共电视网PBS播放。对此他在中共媒体上表示起因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我已经为中国的科技和金融界做咨询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时候,我渐渐意识到,每当我在国外与人们谈论中国的情况,他们都不相信我所说的。”这也说明,库恩确实与中共臭味相投,同样缺乏信誉。
   
   库恩还组织“中美媒体高层论坛”,系统地对美国高级传媒人进行红色渗透。
   
   针对“中国制造”在海内外产生的恶劣印象,库恩于二零零零年出版《中国制造》一书。
   
   在千禧年联合国首脑会议期间,为配合江泽民出席会议并访问美国,库恩又协助中共在美国一系列城市搞输出中共党文化的所谓的“中华文化美国行”。
   
   据称库恩为江泽民作伪传,是因为不满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主持人华莱士二零零零年八月对江泽民的专访给观众产生的负面印象。
   
   然而,中共没有通过库恩让美国人改变对江泽民及其红色中国的恶劣印象,相反,库恩还成为众矢之的。对此,库恩自己在中共媒体加以反驳, “很多针对我的著作《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而加诸我身的批评都是一派胡言。例如有人称我写作该书的构想来自于中国政府而非我自己。这是完全错误的;写作该书的构想百分之百来自于我自己,而我亲自写下了该书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事实上,在出版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中国官员曾要求看英文书稿。但是,世界最著名的国际事务杂志《外交季刊》刊登了一篇很长的批评评论,而文中则充满了种种不实。”
   
   库恩象中共一样敢于面对事实继续撒谎。面对谴责,库恩表示,他“总是想到邓小平。他曾三起三落,经历过了比我多得多的痛苦。我有时候开玩笑说我从邓小平那里得到了激励,因为他跟我一样,身材虽然不高,但是精神上却坚忍不拔,不屈不挠!”库恩主动吹捧和推崇共产暴君,足以折射库恩的人品。
   
   邓小平是“六四”屠杀的责任人,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他们象毛泽东一样都血债累累,在累累白骨上崛起的红色中国是世界的威胁。中共威胁世界到了库恩嘴里就变成了所谓的“中国威胁论”,库恩也知有意混淆中共与中国。
   
   
   
   欺骗叶永烈炮制《江泽民传》
   
   
   
   二零零一年,针对海外出版的被中共视为“起著极坏的政治影响”的各种江泽民传,中共国务院新闻办把叶永烈介绍给库恩,目的是伪造“中国并非极权国家、江泽民并非独裁者”的假象。库恩想为中共效劳,但他既不懂中文,也没写过传记,无法独立完成任务。叶永烈是大陆的传记专业户,乐于与库恩合作,为共产党效劳,但他不愿当枪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