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谢燕益
[主页]->[百家争鸣]->[谢燕益]->[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谢燕益
·和平民主希望之所在
·政改破题——人大代表直选!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清心为治本
·赵连海解除律师手续无效
·向秦永敏致敬!
·宪政第一诉发起五周年纪事!(一)
·2011年新年祈愿!
·彻底废除公有制纪念钱云会之死!
·纪念钱云会彻底废除公有制!
·对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王鑫等刑事控告专函
·北海维权村民何显福无罪辩护词
·自 白
·紧急召开联合国大会应对日本核危机中国公民呼吁书
·我的十篇国内封杀网文录:
·中国正在揭开土地兼并的大幕!
·用一百字揭开马克思主义的谬误!
·李庄案渎职侵权调查建议书
·北京饶乐府选举案维权村民无罪辩护词
·民主是一种生活习惯
·九十年的结论——宪政中国!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二)
·信仰无罪张建平二审辩护词
·自制!自省!
·今 夜 举 事!
·今 夜 举 事!
·
·关于选举与革命回应徐水良先生!
·回应徐水良先生再驳!
·选举正在和革命赛跑!
·我是如何纪念辛亥革命的(一)
·北京四季青拆迁维权自焚案法律意见
·和谐作品自选集目录
·美元加速贬值或将促进中国变革!
·《信息权利保障法》立法建议书及说明
·金正日之死将促中国变革!
·致铁道部长——实名制侵犯人权
·转折2012——理想与责任!
·实名制的背后!
·2012多元主义政治的奠定!
·大真大伪活雷锋!
·论自由!
·论信仰!(一)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三)
·信仰之路!
·错失和平民主将致暴力崛起!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耶稣复活之后
·和平民主形势分析——中产者的使命!
·废除政审制度致教育部长袁贵仁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四周年记!
·谁是国家的真正敌人?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在大革命风暴来临之前(一)!
·胡温或许是改变中国历史的关键角色
·笑看十八大阵前左右之争
·作者自序
·关于实名制致铁道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用光明照亮黑暗!
·宪政第一诉纪事(一)(修订版)
·胡总裸退的政治后果!
·宪政 第一诉(纪事一)
·向秦永敏再次致敬!
·历史的真相!
·和平民主文化研究的几个任务
·自喻
·2013年农历新年祈愿!
·致全国国宝兄弟一封信
·关于房产税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看习李如何履行使命?
·论信仰(二)
·禹州截访案致朝阳检察院
·评王全章事件—让作恶者付出代价良善才不会死亡!
·天理与神
·人民币升值与美元贬值背后
·救救共产党!
·斯诺登事件致公安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创造历史的艺术!
·改变历史的艺术!
·和平民主 天下为公!
·和平民主运动研究发表五周年记!
·公安部对互联网安全信息申请的答复函
·法-轮-功冤案不翻,国难未已!
·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
·手机实名制侵犯人权致工信部长
·一场非同寻常的革命!
·从媒体死亡看百度腾讯新浪
·释放良心记者陈永洲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恢复唐吉田等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改革何曾发生!
·刘家财案情况通报
·宪政第一诉十周年纪事
·紧急关注!秦永敏在巩义被绑架失踪
·从2013到2014
·从2013到2014
·会见秦永敏,见证法治现状!(一)
·秦永敏被非法拘禁信息公开申请书
·愿为伊力哈木提供法律帮助
·博主简介
·宜昌中院集体回避刘家财案申请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柔性政权刚性人权的宪政之道(一)

   
    宪政的核心问题在人权之上,政权根据人的需要而存在,为人权而规制、制约、宪定。宪政的根本价值是人权而不是其他,因此对于宪政来说就是政权越来越柔、人权越来越刚的过程。政权始终只是手段,当人权与政权产生矛盾时,政权必须被调整、被改变。说到政权问题,我们就不得不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特殊罪名做一点说明。 大家都知道,多年以来有许多“仁人志士”就栽在这个罪名上,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近年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似乎越来越多,也没什么敏感的了。从本质上说,煽颠其实是一个伪罪名,但是煽颠的形式却越来越离谱了,可以基本下一个结论,绝大多数这类案子都是制造的、错误的、有问题的,不能不引起理论界、立法界、司法界的关注。关于煽颠不是立法有问题就是司法有问题,它的根本问题出在我们的法理上、法律意识形态上。马克思主义认为,法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而且这句废话不止是一句废话而已,还是一句有害的废话,正因为存在这句话,使得在现实中制定和应用法律时往往会使法律丧失正义的价值诉求而走向专制主义、走向反动、走向疯狂),而根据现代文明的理念,法是按照自然法的要求形成的社会契约,因此它需要符合人权保障、人道主义、人性需求,这是最基本的。 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是,煽颠无论从罪行设立上还是在适用上恰恰针对的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的四大自由:言论、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煽颠的存在无异于彻底摧毁了四大自由和公民社会,毫无疑问煽颠因其违宪而无效。按照现代文明的宪政准则和联合国的相关阐释,只有煽动暴力并且这种煽动可能带来明显并即刻发生的危险时才可能构成犯罪,因此在我国无论颠覆国家政权罪还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从宪法意义上来看还是从其现实危害性上来说均未必是一个真罪名。
   
    当然,关于颠覆国家政权罪笔者过去对一些官僚权贵的倒行逆施、谮越人民主权的行径也适用过,曾诉诸于法律上颠覆国家政权这一罪名(比如《刑事控告绿坝部长》等案例)。虽然实质上他们确实几乎做到了这一点,但煽颠或颠覆还是不宜随意用、不好常用。说到底,一个政权没什么牛逼的,更没什么伟大、神圣可言。政权只是一套手段,过去是流氓手段,现在正艰难的改邪归正。对于公民来说,煽颠甚至是其一项政治权利一项基本的政治权利,公民有煽颠权政府才不敢懈怠才有一个合法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政权可言。如果一个政权连对一个公民的煽颠都抵挡不住都是脆弱的,那末这个政权或许早就该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对于一个政权而言被颠覆,无论外部、内部,一个国家内部的政权不断被改变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只要以和平的方式未必不是好事,对一个人、一个政权还是一个社会来说,有时被不断颠覆改变可能才更有活力更有前途。只有当一国政权通过暴力压制正常的改变或被暴力颠覆才是值得警惕和不幸的(当然暴力抗争暴政是否有其正当性则另当别论)。但是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上层建筑符合经济基础符合人权保障、人道主义、人性需求,只要满足这些客观需要,政权是随时可以改变的,它始终应当是柔性的,要习惯于看我七十二变。政权实行良性竞争不断整合、改造、内化,就必须具有可塑性,一个僵硬的政权绝非人民之福。历史的来看,一个被不断颠覆的政权时常存在,从新民主主义到极左的路线大跃进、文革等算不算颠覆政权还有各种左右之争,现在看来未必算。只有煽动暴力不管对于一个社会还是一个政权来说才可能具有危害性。正常的结社、集会、言论表达等无论如何都不能构成煽颠,它们恰恰是防止暴力发生的正当方式,是宪政的基本条件、文明社会的基本底线。只有使用暴力、进行明确的犯罪活动突破了法律界限的行为才是法律应当制裁的。“岂有文章倾社稷”自古有之,执政党和民间社会现在需要认真面对这一现实,这些问题在当下中国都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候了。人类社会似乎正在进入一种政权越来越容易被颠覆的制度和文明时期,颠覆和改变将可能是一种常态,而煽颠,在一定意义上来说甚至可能是一个社会发展、人权进步的重要推动力。政权只是浮云,只要公民需要,就像婊子一样,随时可以更换!
(2012/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