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第七章台湾选举【二】]
孙文广文集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七章台湾选举【二】


   2011年11月、12月
   
   台湾选举历史笔记
   

   谁更容易犯错——台湾选举历史笔记之一(节选)
   邹振东(摘自《南方周末》2011年11月24日版)
   
   没有人不犯错
   
   在剑拔弩张的竞技比赛中,势均力敌的对手都明白,谁犯错少,谁就赢得比赛。
   
   第七章台湾选举【二】

   台湾陈菊在竞选
   第七章台湾选举【二】

   蔡英文在竞选
   第七章台湾选举【二】

   马英九在造势
   
   选举同样如此。差距不大的竞争对手越到后来越小心,选举不可能不犯错,只是看谁错犯得更小和更少。
   政治人物自己难免犯错,特别是在突发事件的应对上。2000年选举前夕,台湾遭遇最痛苦的“9•21”地震,救灾是政治人物最容易赢得民心的表现舞台,三组竞选人,只有连战有行政资源,宋楚瑜和陈水扁几乎进入不了震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时任台湾地区副领导人的连战深入灾区,占据各种电视画面和报纸版面。
   
   但可惜连战没有抓住机会,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连战曾到仁爱乡互助村巡视灾情,灾民终于盼到高官来聆听他们的心声,于是拦截巡视车队要向其请愿,几经沟通,连战才决定下车,下车后连战表示要先借用民宅上厕所,请愿村民在外等候。未料五分钟后,连战走出民宅即表示,他已了解情况,随即离去。灾民讽刺说:这真是“神奇的一泡尿”。特别是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灾民见到连战仿佛见到青天大老爷一般,突然下跪,一直在精英圈子打交道的连战一时反应不过来,本能地倒退几步。这一个画面在电视台反复播出,竞争对手对此大做文章,连战的民调大幅度下滑。
   
   政治人物的犯错有时有些冤枉,比如宋楚瑜。由于李登辉的操作,兴票案重创宋楚瑜的选情,多少年过去,法院的宣判还宋楚瑜一个清白,但是法院可以还回宋楚瑜的选票吗?
   
   最危险的“敌人”是自己人
   
   政治人物犯错难免,但手下人的犯错却不可原谅。2008年“大选”,马英九小错不断,但在马英九一声声道歉和危机公关下,轻松过关。无数的事实证明,最危险的“敌人”其实是自己人,特别是好心好意帮你做错事的自己人。
   
   所以,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什么是猪一样的队友?讲个笑话做比:你不幸掉进一个深坑里,爬不上去,你的队友“猪”趴在洞口问:“怎么救你?”你让他赶紧找绳子来。“嗖”一下子,“猪”消失不见,很快重新出现,问道:“绳子找来了,然后呢?”你说:“把绳子扔下来。”“猪”于是把一捆绳子全扔了下来了。你捶胸顿足:“猪呀,你倒是用手抓住一头啊!”噗通,“猪”跳下坑来,捡起绳子的一头紧紧抓在手里,笑呵呵地对着你:“老大,我已经抓住绳子一头了。”面对“猪”这样忠心耿耿的队友,除了感动,你还能够说什么呢?
   
   2008年选战,马英九就碰到了“猪一样的队友”。3月12日,离选举日只有十天,国民党“立委”费鸿泰等四人,好心好意想帮马英九的忙,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谢长廷竞选总部可能违约使用“第一财经大楼”,以为抓住了谢的小辫子,于是兴致勃勃前往“勘察”。
   
   等他们走出“谢总部”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愤怒的绿营支持者,还有媒体的镜头包围,整个过程向全台湾“现场直播”。蓝营上门欺负人,引发整个绿营同仇敌忾。这就是著名的“四笨蛋踢馆”事件。此时,马英九正在去嘉义的列车上,第一时间得到的汇报是“国民党立委在谢总部附近遭围攻”,所以晚间7点45分,马英九竟严辞谴责这一“暴力事件”。直到发现舆论一边倒地讨伐国民党一党独大,选情告急,马英九才公开道歉。但马英九的七度道歉仍然挽救不了民意的反弹。机构评估,马英九为此丢失一百万张潜在选票。而2004年选举,陈水扁超过连宋不过3万张选票啊!
   
   碰到这样的状况,怎么办?最有效,但也最不靠谱的方法就是祈祷对手也出现猪一样的队员。正当马英九阵营为“四个笨蛋堪比两颗子弹”而伤透脑筋时,谢长廷的自家人庄国荣在四天后的民进党一次活动上,竟爆粗口辱骂马英九已经去世的父亲,尽管当时在场的谢长廷的支持者都觉得很爽,但新闻一出,舆论大哗,轮到谢长廷道歉了。尽管谢总部3小时内就声明庄国荣“既非民进党员,也不是辅选干部”,尽管庄国荣也当即辞职,但谢长廷损失的潜在选票,至少也在100万张以上,“四笨蛋幸遇一白痴”,庄国荣由此被民进党支持者咒为“最大的内奸”。
   
   让教育部门少惹事
   
   其实,此前庄国荣就出位不断,惹是生非的他甚至抢了谢长廷的风头,不断成为媒体的热点。庄国荣的真实身份是台湾“教育部”主任秘书,如果就台湾做一个概率统计,选战最容易出错的部门,可能就是教育部门。
   教育涉及千家万户。一个政策往往很难照顾到百分百,比如高考加分和自主招生,不搞嘛,会说你分数挂帅,忽视素质教育和特殊人才的选拔;搞嘛,又被诟病为损害公平,特别是对农村弱势群体的孩子不利。一个政策出台,即使照顾了百分之九十,剩下的百分之十换算成选票,在台湾也有一百多万张,足以改变台湾的选举格局。所以选举前,教育政策的改变,就要慎之又慎。
   
   教育政策调整影响选情或在情理之中,最有趣的是,台湾选举教育部门最容易出匪夷所思的人。2008年“大选”,除了庄国荣,还有一个时任台湾“教育部长”的杜正胜,杜是历史学家,没当官时,在学界还有些口碑,一当官就荒腔走板起来。陈水扁曾以成语“罄竹难书”来形容义工奉献,被“立委”质疑,陈水扁用错成语情有可原,但杜正胜还偏偏为陈水扁硬拗,杜解释说“罄竹难书”原意为“用尽竹子都写不完”,不一定是负面用词。连小学生都知道现在“罄竹难书”都是用来比喻罪状之多,难以写尽。令人想不到的是,杜正胜的出错,呵呵,也是罄竹难书啊!
   ************************************************************************************************
   选战需要真正的战将——台湾选举历史笔记之二(节选)
   邹振东(摘自《南方周末》2011年12月1日版)
   
   晒衣服的人和洗内裤的人
   
   陈水扁掌权后期,有一段时间,他在舆论的应对上突然大失水准,看热闹的人说他是因弊案缠身,所以进退失据,但是明白的人都知道,这是因为陈水扁的“罗马帝国”坍塌了。
   
   “罗”是罗文嘉,长于搞文宣,“马”是马永成,长于弄组织,二人从陈水扁选“立委”、台北市长,一路到“总统府”,正是他们帮陈水扁攻城略地,替他化解一个个危机,再大的火,一旦靠近陈水扁,“罗马”都会及时出现,担当合格的救火队长的角色。
   
   台湾名嘴胡忠信曾戏言:“罗是晒衣服的人,马是洗内裤的人”。作为陈水扁第一心腹,马永成除了危机处理,还在陈水扁选台北市长时期,负责“扁友会”与金主之间沟通联络,然而他也最终栽在撇不清的金权纠葛上;而出身台湾大学学运世代的罗文嘉,竞选台北县长落败后远走哈佛。
   
    “罗马”的角色,惯常会被称为幕僚。但选举以舆论战为要,“罗马”身临火线高接低挡,显然远不是躲在幕后出主意的可比,他们是实实在在的战将。
   
   选举,台面上比拼的是候选人,真正比拼的往往是竞选团队。纤毫之间的差距,竞选团队的素质和临场发挥就更加会成为决胜的因素。对于候选人来说,沙场选将异常重要。
   
   《纽约时报》曾报道说,奥巴马筹划2008年的竞选事宜,他的竞选班子第一个敲定的,就是由政治记者出身的阿克塞尔罗德担任自己的首席政治和媒体顾问。
   
   媒体顾问,在大陆听起来还会觉得新鲜。但在欧美国家政商两界,却地位显赫。因为,政治行为、商业竞争,往往舆论先行。对奥巴马而言,媒体顾问不同于经济顾问、外交顾问、军事顾问等等,这个顾问是要在舆论战场上真刀真枪和别人干的。实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化装师最应了解的是政治人物的缺点
   
   2000年选举,陈水扁就得到了能征善战的战将,最有名的一个叫范可钦。
   
   范可钦,号称“职业化装师”,其化装术号称可以打动五百万张选票。2007年百万红衫军倒扁,施明德风光无限,但是具体的策划则是范可钦,红衫就出自他的创意。不仅衣服的颜色,事实上整个倒扁活动都被他纳入了广告CI设计,倒扁的歌曲、手势,连游行路线也可以形成一个巨大的倒扁图腾,他把符号化运用于舆论战达到极致,连静坐的座位也变成符号:2300个座位,象征2300万台湾人。
   
   我曾经问范可钦,对陈水扁怎么评价?范可钦回答:“我必须要说,陈水扁是一个非常好塑造的人,他是个演员,是个非常好的演员,演技炉火纯青。”范可钦回忆,当时陈水扁没有多少时间配合拍广告,“他跑基层跑得乱七八糟,声音都是哑的,声音哑对我来讲真好,我要这种哑,那种为了未来,为了群众,那种声嘶力竭的感觉。”
   
   一个好的化装师,首先要了解的可能还不是化装对象的优点,而是他的缺点。2000年“大选”,范可钦最想修正的是陈水扁的“鸭霸”和民进党的悲情。所以就有了那个著名的“铁汉柔情”的广告:在舒缓的背景音乐下,屏幕打出这样的字句:有个丈夫,15年来每天晚上都要起床两次,抱着他的妻子上厕所,白天他是铁汉,夜晚他是柔情,随后出现了陈水扁推着轮椅的背影。没有几个家庭妇女可以免疫这种广告的杀伤力。
   
   而修正民进党的悲情,范可钦找到了一个最能传神的视听觉元素:“笑”。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是“人”,人最有吸引力的部位是脸,脸最好看的表情是“笑”,这组为吸引中间选民而制作的“欢喜迎未来”的广告,配上“变变变,时代正在改变”为主旋律的竞选歌曲,一改过去民进党的悲情面貌,力图让大家知道民进党是一个会“笑”的政党。因为悲情只可以凝聚自己的选民,只有笑才能打动中间选民。
   
   范可钦最成功的地方是在广告中,通过讲述陈水扁童年的幼稚、小学的土气、中学的年少、大学的浪漫、当律师的意气,以及结婚典礼的传统与时髦,展示了一个与大多数台湾人生活记忆相联结的成长记录。老房子、过去的发型、曾经的服装……让各个年龄层的人都能从陈水扁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当陈水扁个人的经历被建构成整个台湾历史的符号,陈水扁就这样被打造成“台湾之子”。
   
   文宣是作战部队
   
   假如没有范可钦,陈水扁会怎么样?这个假设没有意义。
   
   而最讽刺的是,范可钦自己就生长于国民党眷村,理论上应属于蓝营的大本营。所以,真正有意思的问题是,为什么国民党用不了范可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