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孙文广文集
·网络英雄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三 2003/11/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关注杜导斌之四2003年11月5日
·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2003年11月9日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2003/12/11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再评载人飞船上天2003年11月16日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2003/12/17
·好斗的毛泽东(上)──写于毛泽东生日110周年前夕 200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 200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再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三评消灭私有制 2003/12/28
·国共内战溯源——四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五评消灭私有制2003/12/31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论修改宪法之2 2003年2月26日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给民建中央主席成思危的公开信 2003-2-28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声援刘荻之六 2003.3.4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 2003-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兼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16
·人大不赞成票 抵制江泽民――再论2003年全国人大、政协选举2003-3-26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有感于伊拉克战争 2003.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2)2003.4.10
·两国归俘两重天——有感于伊拉克战争(之三)2003.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有感于非典型肺炎的流行2003.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有感于非典肺炎流行之二2003.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有感伊拉克战争之四 2003.5.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有感于海军潜艇出事之后2003.5.6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悼李慎之先生2003.5.12
·“中山服”设计思想为何遭删——话说“走向共和” 2003.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话说“走向共和”之二 2003.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2003.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2003/6/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评论毛泽东之(1) 2003/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2003-7-2
·伟哉 香港人——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大游行 2003/7/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二2003-7-7
·香港——大陆的明灯——有感于香港反23条游行之三2003/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有感香港反23条立法游行之四2003/7/15
·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2003/01/19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声援刘荻之四2003/3/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百年祸国第一人40317
·千古罪人毛泽东40327
·劳驾代我签个名40328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40331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40401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40416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的责任4041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4052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2004-5-27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528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40529
·希特勒与毛泽东40601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602
·致刘荻2004年10月12日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六评毛泽东2004-5-27
·劳驾代我签个名——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二 2004年3月29日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声援丁子霖 纪念六四15周年之三2004年3月31日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纪念六四15周年之四2003年4月1日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2004-4-16
·百年祸国第一人——五评毛泽东2004/5/8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六评毛泽东2004/5/14
·关于欧阳懿案的感想和建议2004/5/17
*
*
2005年文章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 2005-1-17
·该给赵紫阳开追悼会--悼念赵紫阳之22005-1-18
·评新华社报导赵紫阳逝世--悼念紫阳之三2005-1-19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五2004-5-29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2004/7/5
·该给地主翻案04年7月号
·希特勒与毛泽东——七评毛泽东2004/7/29
·《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前言2004-6-1
·港台归来话自由2004-08-29
·支持“黑衣上街”--悼念紫阳之五2005-1-28
·89年谁犯了“严重错误”???--悼念紫阳之六2005年1月30
·评江泽民“赖着不走,厚颜无耻”——港台归来之二2004-08-31
·江泽民是否违宪卖国?——港台归来之三2004-09-07
·香港该识破北京花招——港台归来之四2004-9-9
·孙文广声援贺卫方强烈抗议封杀北大“一塌糊涂”网站2004年9月18日
·民意的胜利——评江泽民辞职2004-9-20
·中国现有两个军委主席——再评江泽民辞职2004-9-21
·梦断太上皇——三评江泽民辞职2004-9-22
·再请劳驾代我签个名——声援北大教师之2/2004-9-24
·山东大学师生热烈欢迎贺卫方 ——声援北大教授贺卫方之三2004-9-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杨宪宏(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主播):今天(六月五日)焦点访谈访问的是在中国山东,山东大学的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理事长 杨宪宏(网图)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台湾纪念六四晚会在自由广场举行(网图)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台湾与会者点上烛光悼念六四(网图)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在中山公园高举平反六四标语1
   
   杨宪宏:1989年6月3号深夜,中共出动坦克车、武装部队,血腥镇压当时正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示威的学生,导致当时无数学生跟平民不幸丧生,这个震惊全世界的六四屠杀事件,对中国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23年后的今天,每逢六四,中共官方就如临大敌,在天安门广场加强戒备,对六四的难属以及民间人士纪念活动一直严厉打压,今年不论民间还是官方都出现了一些新变化,首先在贵州省的贵阳市,有多位民众5月28号在市区的人民广场公开纪念六四,报道说:这些民众拉着写着“八九六四23周年祭”的横幅,横幅上还有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的呼吁。这次活动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期间没有受到官方的阻挠和骚扰。不过根据了解,部分参与者事后都遭到警方的骚扰或拘留!接着两天后福建的维权人士范燕琼女士也在公开场所来声援六四,她带着十五六名来自武夷山、湖州、南平市的访民前往福建省延平区公开打开平反六四,支持温家宝政治改革的横幅,引来了很多行人围观、呼应,毫无疑问在活动结束后范叶琼女士也面临着警方的骚扰。到了六四前夕所有的异议人士、六四难属在内,所谓的敏感人士都被控制。
   
   6月3号原山东大学的教授孙文广跟好几个朋友前往济南中山公园,进行六四23周年纪念活动,孙教授在中山公园举行演讲,带领群众高呼口号:“平反六四”、“民主万岁”、“打倒独裁”的口号,并且散发相关的传单,围观的民众也给予积极的回应,现场没有任何穿警服的公安进行阻挠,只有一些便衣静悄悄地观望,警方没有像以往那样的公开打压,不过第二天也是六四当天,而孙文广教授就被软禁起来了。
   
   咱们看这些不大不小的改变,一方面越来越多六四没有直接相关的中国民间人士,勇于投入纪念六四的公开活动,另一方面官方也出现了一些弹性,并没有立刻出手打压,尽管参与人士会遇到一些麻烦。
   
   这个节目我要打电话到山东济南请现在还被软禁中的孙文广老师,跟他来谈谈他怎么来观察这个事情:
   
   杨:孙老师,我跟你讲我在台湾的报纸到处都看到你的名字。
   
   孙:是吗?
   
   杨:是啊,你很有名的,而且都被列在重要报纸的头版的地方上。山东教授孙文广,很多朋友在看,他们都说:现在他们都这么厉害,我就跟他们讲我认识他,他们都很惊讶你怎么会认识他!很荣幸。
   
   (一) 台北举办六四纪念会大陆学生参加
   杨:先跟你说明一下,我们昨天晚上(也就是6月4号)我们在台北,在中正纪念堂前面的广场上,我们也举办六四23周年的纪念晚会。
   
   孙:好。
   杨:非常盛大,我代表“台湾关怀中国维权联盟”,我是现在这个联盟的理事长。
   
   孙:好厉害。
   杨:然后我就组合了,在台大、清大、跟成大几个政治大学的大学生,他们都是六四后的小孩,可是他们非常关心,昨天的音乐会是他们办的,那我要跟你报告的是:我在现场遇到很多大陆来的学生。
   
   孙:真是了不起。
   杨:而且他们一点都不害怕。我问他们说:你来多久了?我本来以为她至少来一两年了,老鸟了,不是哎,才来六个月。
   
   孙:六个月啊,呵呵。
   杨:六个月就出来了,而且是女生,不只有男生,男生比较胆小有些人带口罩,而女生就不要,她就是来了。
   
   
   (二)吾尔开希要回大陆闯关
   昨天我遇到吾尔开希,因为我们晚会邀请吾尔开希做最后的讲话嘛。那吾尔开希来了,他挺早到,我就跟他在一边聊天,我们在讲最近怎样,他跟我说他要闯关,想要回中国大陆。然后他还说明年要号召一些民运人士,全部开始到各个机场闯关,直接进入机场,说我要回家。他要学当年台湾的许信良,我们在戒严时期他还在黑名单嘛,不可以回来,结果他包了一个波音747哎,回去就只有他一个人和他的朋友、家人和记者,整个飞机直奔机场了,到桃源直接降落,我们在外面迎接他。他在跟我讲这个的时候,忽然开始有一些年轻人包围过来,然后就开始很小声的说可不可以跟吾尔开希照相?我说哎?奇怪?台湾学生比较少见,然后听口音,吾尔开希比较敏感,他盘问说:你哪来的?然后他们就马上交谈起来了。然后就越来越多,我忽然发现,昨天那场晚会里头,我告诉你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人是中国大陆的学生,我们昨天有上千人到,真是勇敢呢,我就赞美他们,说他们好棒哦、那我就跟他们说我明年还会办更大的场,需要更多人来。
   
   孙:真了不起,那些学生他们是到台湾念书是吧?
   
   杨:对对对、就是中国大陆可以到台湾来念书的。
   
   孙:哦,念书那些人来参加活动了?
   
   杨:来,他们来了,就出现了,更有趣的是我们差不多7点钟才开始嘛,那我们5点钟就去准备,那5点钟到7点钟之间呢,中国大陆的游客,因为我们开会的地点是在中正纪念堂一个叫“自由广场”的地方,这个自由广场这个地方就是正面可以看到整个中正纪念堂的全景嘛,所以很多游客要来那里拍照,他们发现我们在哪里,我们的牌子很大啊,我们开始准备,“六四23年纪念音乐晚会”,他们就来,我们有很多摊位,很多包括西藏的啦、王丹等华人,还有我们“关爱中国人权联盟”,我们都在嘛,很多其他的人群单位都在,他们就主动过来跟我们拿资料,现在大陆游客也很勇敢呢,不像以前看到都躲远远的,没有了,他们现在不躲了,过来就问:这可不可以拿?呵呵。
   
   孙:呵呵,明年可能会更多哦。
   杨:会会会,我们很高兴,我就最主要的就是跟孙老师讲:那些中国的平民百姓,真的他们都改变了,他们面对六四可以跟我们好好谈,他们心中已经没有恐惧了,他们也高兴,甚至跟我们讲说:很高兴在台湾看到你们在纪念六四,他们以前说台湾都不关心,所以现在说他们看到了很高兴。我看学生也很高兴,我和他们都问吾尔开希,说你要回去,万一被抓了怎么办?吾尔开希说:抓就抓了,我又不怕,现在他们不敢抓我,那些人就大笑。
   
   孙:现在他们想闯关回来,这是个很好的想法。
   
   杨:而且吾尔开希认为,这将个是勋章,他跟学生说,我认为这是我的光荣,如果被抓了我感到光荣。而且他说在过去几个月,去过澳门,去过日本,去过华盛顿,都跑到中国大使馆去自首。那些人想不到怎么对付吾尔开希。他就跟我讲这些很风趣,他很高兴,昨天他也讲的很好,因为他见过学生才上台嘛,他一上台就说他很高兴,当年他们是第一代那种不怕共产党的人,他说这个基因已经传出去了,他看到的不管是中国到台湾来的游客或是学生,他们都无惧,他们都不怕了。无惧,无惧是因为什么?无惧是他们知道这是对的,这才是正义,所以很快来请教你,我也看到你了,很高兴在台湾的报纸上看到您。
   
   (三)山东济南中山公园纪念六四之后
   杨:那听说这一次你现在被软禁了?
   孙:对,昨天开始就被软禁,中午下午都不让出去了,那里都不让去,买菜也不可以,逛超市也不可以。
   杨:都不可以,呵呵。
   杨:很多人软禁你吗?
   孙:在这里大概有六七个公安的车吧,
   杨:六七个车!这么多啊(很惊讶)
   
   孙:昨天是八个车,他们是在我家的前面有四个车,其他地方还有三个车,人多数都在车里面藏着,外面就有两三个,你要是不听劝阻,车里的人就会出来,这个样子。
   
   杨:出来站在你家门前的两三个,然后其他的都藏在车子里头。他是24小时吗?
   孙:24小时。
   杨:他们好辛苦啊。
   孙:对我看守是在5月15号就开始了,当时也是24小时,平常每班是一辆车两个人。
   杨:他是两班呢还是三班呢?
   
   孙:三班,有的时候四班倒,六个钟头换一班。
   杨:那也太多人一点了吧。
   孙:到了六四这个时候,我去了中山公园以后,就突然紧张起来了,六四当天来了八个车,今天大概也是六七个车看着,很紧张呢。
   
   (四)去中山公园的过程
   杨:你可以说一下6月3号济南中山公园六四23周年都做了什么呢?
   
   孙:是这样的,我们去的大概5、6个人吧,因为当时我已经被监控起来了,到哪里去他们都跟着两个人。开着一辆车,因为出去监管起来不方便,后来他们就说,你坐我们的车就可以了,那我说,也好就坐他们的车,每天出去都是这样的,从15号开始。
   
   6月3号我说出去买书,出了门以后他们就比较紧张了,说有两个地方不准去,一个是泉城广场(山东济南最大的广场)不准去,我说:那我就不去。我要买书呢,看了一个大的书店,一个小的书店,就走到了中山公园门前,中山公园里面有个书市,我说去看书去,他们也没说别的,我就进去了。中山公园这个地理位置非常特殊,它的北门就对着济南市公安局的南门,开始我想去,很多的朋友说:你不能到哪里去搞演讲,离公安局太近了,要抓你很容易的,我就说:试试看吧。我就进去看书,看书没什么事了,我就看一看我们的人来了没有,因为不能一起进去,事先人不好集合,大体定个时间在那边见面。
   
   杨:公园里面有个书店?
   那边有多书摊,我看了看人都到齐后,我就举着一个平反六四的横幅,宣讲六四应该平反,说:六四这个事情当局把他掩盖起来,教科书中没有,报纸上也没有,年轻的人就 不知道了。
   
   杨:就在书摊前面讲?
   孙:是的,讲的时候就围过来一些人。
   杨:那跟着你的人呢(指公安)?
   孙:跟着我的人远远的站在旁边。
   杨:他们不来阻挡?
   
   孙:没来阻挡,这俩个人是便衣,他知道阻挡会有问题,他上来阻挡,就会引起群众的注意,更证明确有其实是在打压,怕被人知道。在中国大陆上搞这样的活动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最好不要一个人,他知道你是一个人他就欺负你。第二就是找一个照相的,防止他们出来施暴,没有证据。他们害怕被留下证据,所以就不敢轻举妄动,我就继续讲演讲,演讲完就开始喊口号。
   
   杨:平反六四吗?
   孙:平反六四,周围的人也跟着喊:民主万岁,宪政万岁,打倒独裁,而且当时旁边围观的人也领头喊起来了。奇怪的是,就在公安局的对门,跟我去的两个人就发手机短信说我到了那里,随时向上级报告,他的任务就是汇报,汇报我到了那里,我做了些什么,汇报上去,公安局里没有派一个穿警服的警察来干涉,因为他怕留下证据。没有人出来阻止,我就继续演讲,讲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吧,讲的也差不多了,突然间从远处出来一个年轻人,上来就把我的标语给抢走,跟小偷一样抢了就跑,比兔子跑得都快,我将近80岁的老人了我怎么可能追的上他,这个时候,现场的观众好几个人高喊“抓住他!抓住他!”就追他,因为事发突然大家都没反映过来,等反映过了那个人就跑出去十多米了。那么剩下的时间我就发传单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