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孙宝强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我叫孙宝强,原上海炼油厂的打字员。我是国际中文笔会会员,也是《上海女囚》的作者。屠城后,白色恐怖笼罩了整个上海。6月5号,我走上街头抗议屠城;6月6号,我带领群众设置路障抗议屠杀。当天晚上,我被秘密逮捕,关进臭名昭著的虹口看守所。1989年8月22号,在上海市虹口俱乐部召开的公判大会上,我被判三年。1989年年底,我被押到远东最大的提篮桥监狱,和另外二个女暴徒被关禁闭。监狱的冬天特别的冷,而管教却把我丈夫送来的寒衣退回去,我只得在单薄的长裤里,套上五条短裤。至今,我的关节炎都没有痊愈。三年的囚禁生活,生不如死。当我被牙疼折磨的受不了时,我把老虎钳伸进嘴里……当组长看到血淋淋的牙上还粘了一块肉时,她尖叫一声捂上了眼。三年大牢,我失去了五颗牙。出狱后,被开除公职的我,没有一分钱低保,没有一分钱医疗费。从监狱带来的伤口久久不愈,我只得把烧红的铁皮摁上去;因过敏而皮肤溃烂,我只得把盐水浇上去……89年时,我的丈夫被澳洲的语言学校而录取。我被判刑后,他的留学梦夭折。为了养家糊口,他在下班后去装空调修电器。有一次,从脚手架上摔下,肾受到伤害。至今他起床时,内衣和被褥都湿漉漉的……我的儿子从小就有多动症。我进大牢后,才9岁的他,理所当然地成为小暴徒,成为唾沫和石头的靶子。他的额角,至今还留着一块伤疤。学校的宣传栏里,挂着‘共和国卫士’和‘共和国暴徒’的照片,在他稚嫩的心上,插上了一把尖刀。18岁时他想参军,街道办的人乜着眼:“你有这样的母亲还想参军?”由于我频频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警察进出我家如履平地,让他一直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去年年初,实在不堪忍受的我们,撇下儿子逃到澳洲。一年半过去了,我和唯一的儿子天各一方,每一天都在思念的痛苦中煎熬。屠城后,有多少鲜活的生命被碾成齑粉,有多少抗暴者的家属,生活在精神和经济的双重痛苦中。昨天,轧伟林走了,一个以死抗争,以死而谏的父亲走了;今天,李旺阳走了,他被凶手谋杀了—这是64屠杀的延续,这是屠杀后重复的屠杀,这是变本加厉的屠杀,这是穷凶极恶的屠杀。我知道柴玲你很幸福。你危难时,有国际上正义的力量来拯救你;你要说话时,有无数的话筒对着你;你要行动时,有无数的镁光灯罩着你。你有健康的丈夫,你有三个幸福的孩子,你拥有完美的事业,你拥有天伦之乐。可我呢?死不瞑目的英灵;失去孩子的父亲母亲;大屠杀中的伤者,残者,病者,株连者,迫害者,还有那些因64判刑而失去退休金的垂垂老者……够了!够了!23年来,迫害一分钟都没有停止过,镇压一分钟都没有停止过。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居然大谈‘宽恕’,这是帮闲,也是帮凶。请你在夜深人静时,摸一摸自己的胸口,摸一摸自己的良心。

(2012/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