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悠悠南山下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作者 : 加比艾-科可 ( Gabriel Kolko )

   


   寄自阿姆斯特丹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變化是常事:阿拉伯之春令不少的專家大跌眼鏡。
   
   
   
   
   若歷史可以說明一些甚麽,那就是我們需要常常為變化作隨時的準備。
   
   
   各個領袖和政黨的統治均可會走到崩潰的一天,正如我們見證了大部分中東的國家那樣,曾一時人們認為那是一個穩定的地區。美國中央情報局,一個龐大的機構曾耗用不少的金錢讓分析家去預測未來, 可是他們亦感到完全的驚訝當看到蘇聯的崩潰和隨之而逝的還有那個東歐共產集團。
   
   
   在今天來說,變化是常事,而任何的統治者,就算若頑固的壓制民眾不滿的情緒,總以為將可以永遠的掌權,那只說明他不知曉甚麽是歷史。可以肯定的說,美國人存心想見到一個在軍事上曾打敗自己、而由其本身統治失敗的越南政制的崩潰。
   
   
   在理論上的馬列主義意識形態和實質上由政府指導的資本主義活動的差距日愈增大之情況下,越南有如任何的一個國家那般正處於趨向崩潰的成熟期。 今日越南的統治者不應該以為世事能夠永遠保持原狀不變, 正如一些曾統治蘇聯的領導者那樣的想法。
   
   
   

名正言順的共產黨性質已消失盡貽

   
   
   在越南將可能發生一場的基本變化:我們不可能準確地預料何時會發生和如何的變化,但是意識形態和實況的極大矛盾將難以永遠相拒下去。 黨內的高層人員現今極之退化和他們日趨不再相信任何的信念。 過去共產黨所具有領導抗法抗美鬥爭的名譽已盡。年輕一代日愈視黨員為各種利益派別的貪污者。
   
   
   我最後一次在越南的是1987年。我見證了各級領導的貪污狀況, 裙帶關係和黨內派別分裂之況在多個國家的統治階層也有出現,越南也並非是例外。 那是說共產黨正失去其名正言順的共產黨性質而需要依賴一部公安機器來實行統治。但是公安系統將不會帶來正如在抗美戰爭中獲得民眾全心全意那樣的支持。相反, 使用公安系統來監控公眾的輿論只可以讓民眾更增多厭恨的情緒。 那就是一種負荷的重擔,儘管共產黨擁有一部巨大的機器和可收到短期的效果。 我們也可從中東或列寧時代的布爾什維克革命中看到士兵和公安人員也可隨時倒戈, 若發生的話就造成了對政府機器的真正危機。
   
   
   西貢政府首腦阮文昭也曾是貪污和結黨組派, 並擁有一部保安系統(也是貪污)的機器,可是亦崩潰了,儘管西貢政府的軍事力量比共產黨陣營的強大得多。
   
   一旦失去了合法性, 共產黨所面對的危機就是被代替, 甚至被推翻。 可是那種代替可能出現得更差更甚 (正如曾發生在許多國家那樣的情況), 但是在一些人的頭腦中並非那樣的想,他們看不出今天河內的統治者就是各類醜惡事情的源頭。
   
   
   一個政府可以在一個月或者五年後就垮台, 無人可預測。 然而農民可對政制能夠造成危險的主力軍 (正如中國的那樣),因為太多人的土地被剝奪去為建造工業區、高爾夫球場,而共產黨的領導人從中獲取利益, 而且各黨內派別的矛盾又日趨分化。
   
   
   

美國所想的是甚麽 ?

   
   
   有消息透露, 美國政府的越南問題專家和一些人正在關注和考慮共產黨政府如何被代替和一旦被代替,美國應該如何辦的問題 。 這消息可能屬實。 他們相信美國的文化,主要是音樂,入侵後將令到共產政府被推翻。 那只是一種幻想而已。
   
   
   更為嚴重的是,黨已失去了合法性。另一個不失其嚴重性的是出現各領導人的分裂。 許多人都知道和實際上也已是公開的了, 這種分裂從未如今天的程度。 上層領導的分裂曾是揭開蘇聯崩潰的序幕。
   
   
   領導層中對抗的領軍人物是武元甲。 他是兩場戰爭勝利的建築師和至今仍然生存的最後一位 “ 黨的創造人 ”。 極有可能在武元甲身邊的人感覺有大將軍當領,他們就可更大膽的作出反對的聲音和行為。其中也有一些黨員仍然相信當初共產黨誕生時的信念。
   
   
   奧巴馬政府的立場不表明清楚。 如今越南政府隨時可轉為至今仍然模糊的美國的太平洋戰略中一部分的與對抗中國的盟友。
   
   
   可是我認為, 在未來的十年裡, 美國可能被忽視,因為危機發生在其他地區。 若河內認為與美國為首的隊伍結盟將會在十年內形成,儘管正如以前曾出現的那個同盟, 那麼可以說越南的外交政策是極之幼稚。
   
   然而,美國政府將感到十分高興若是共產黨政府崩潰。 美國以前曾敗於越戰, 共產黨政府的倒台將使華盛頓的諸多重要人物感到欣慰。
   
   
   自1945年起,美國感覺須伸展其手至世界各個角落。 那種全球責任感令我們不可推測美國在最初的十年後的財力將是如何的了。
   
   
   越南當局應該知道如今的美國在一年後的意向和決策是甚麽和如何的實施,更不要說更遠的十年後。 若他們寄望於美國的承諾和決策,那就是忘記了歷史的經驗和教訓。
   
   
   沒有一個觀察家或執政者可以預料和肯定世界的未來將會發生甚麽事。 越南可能不想看到混亂的局面,但各共產國家已不存在。
   
   
   若越南不為未來,不仔細考慮東歐事件的意義何在,那就是愚蠢的了。 越南的 “ 共產主義 ”,正如他們仍然自稱, 可以永久的拖延下去或將會在短期內 “ 落幕 ”的呢。
   
   
   但是,明顯的是,越南正遇上諸多的問題,而若他們又何事都不願做, 意識形態和實際的矛盾就將威脅到黨的生存。
   
   若共產黨放棄這些問題,那就是他們也放棄了近代歷史的意義,包括東歐事件和各個阿拉伯國家的事件。
   
   
   與美國作某一種形式的聯盟來對抗中國, 我認為, 那種聯盟將從來不會形成,也不有如美國預計那樣的出現, 也將不會解決各個根本的問題。
   
   
   
   

嶺南遺民譯

   
   2012年6月15日
   
   
   
   本文是作者寄予BBC英國廣播電台越南語組的文章,也只反映作者個人的意見和觀點。 作者系一名左翼史學家,曾撰寫不少關於越南的文章著作, 主要作品有《 戰爭解析:越南、美國和現代歷史的經驗 》( Anatomy of a War: Vietnam, the US and the Modern Historical Experience )。越南人民軍出版社曾出版該著作的越譯本,但據作者所述,該書在越南出版已被 “ 割棄極多 ” 有關指責性的字段。1973年12月,作者與妻子曾造訪十七度緯線分屬南北兩方管治的廣治省地區。 1987年作者訪越後發表批評越南的改革政策,此後他不再踏上越南的國土。
(2012/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