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悠悠南山下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武國促教授簡介:

   
   

   武國促( Vũ Quốc Thúc )先生早[email protected]法國大學的經濟學碩士和法學博士。上世紀整個五十年代裡他均任教於南越各大學,曾擔任前西貢法律大學法律系主任和曾在越南第一、第二共和政府裡擔任重職: 前越南共和國教育部長、國家中央銀行總督、總統府顧問等職務。七十年代末武教授移民法國並居於巴黎至今,曾於法國巴黎大學第七大學任教。現作為一位九十二歲德高望重的老人,思路仍清晰, 人們視他為歷史人物,見證了越南半多個世紀來的變遷。 在不少的場合包括訪問或撰寫文章中,武先生講述了自己對越南祖國的憂思,關注國家的發展和表示對國家的獨立和自主的宿願。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武國促教授於2012年3月8日作訪問。
   
   
   
   法國國際電台越南語於2012年5月14日播放了該台記者清方( Thanh Phương )對在巴黎居住的武國促教授談及中越關係的訪問。以下為訪問的全部內容:
   
   
   
   最近的一段時間裡, 中國曾連續增強展示其對黃沙(即中國稱的西沙。譯者註 )和長沙( 即中國稱的南沙。譯者註 )群島主權的行動。2012年4月26日, 中國政府公佈批准在海南省東海( 即中國稱的南海。譯者註 )海域內發展旅遊和捕魚的計劃。 在此計劃中,包括在黃沙群島建造一個大型軍港。
   
   
   在此之前, 在2012年4月24日海南旅遊會議上, 海南省副省長譚力先生宣布西沙群島( 即越南的黃沙群島 )將於2012年內迎接遊客。 最近某一網絡資訊透露, 中國的兩架軍機於剛剛的2012年5月1日曾侵犯越南金蘭半島地區和寧順( Ninh Thuận )省北部地區的領空。以上消息還未得到官方的確認,但在剛過了的四月份裡, 我們獲悉當峴港代表團前往長沙群島探訪時, 中國的飛機在該島上空盤旋,以示威攝, 那行為也被視為對越南領空的侵犯。
   
   
   此外還發生了於2012年3月23日的事件, 兩艘中國船隻,而越南傳媒只稱為“外國船隻”, 被發現在芽莊軍事海域內進行非法活動。已是一個多月了,可是至今人們仍未知當局如何處理那事。
   
   
   在此種背景下, 2012年4月23日, 美國海軍和越南海軍在峴港共同進行本年度的軍演,包括有隸屬美國第一航母艦隊的三艘戰艦參與。 但在同一日,即2012-4-23日, 中國的“鄭和”軍艦卻又來到西貢港停泊,進行“友好”訪問。
   
   
   以上兩個事件在同一日內發生,讓人們看到河內仍然如在兩超級大國之間上行走鋼線 :欲想依靠美國,可又有所顧慮北方鄰邦。 在巴黎的武國促教授認為,為了國家的主權和安全,包括海島的主權,這種走鋼線之況不可長久的保持下去。越南需要找尋一個有“國際法”認可的中立規則。 這個意義是甚麽呢 ?請各位聆聽以下對武國促教授的訪問:
   
   
   
   
   RFI : 教授您好。 首先請您對最近有關中國在東海的一些行動作出評論 ?
   
   
   武國促教授 : 最近中國的行動,例如讓遊客到黃沙的計劃,是為了讓我們接受既成的事實。 這是他們的手段,當世界還未留意那個地方,他們就根據自己的想法去做,是為日後使人們必須接受既成的事實。 他們製造一種印象,讓人們相信那是他們的地方, 而他們也已牢牢控制了, 由此才使遊客很容易抵步登陸。 因此我們需要打破那個印象。 至少我們需要表示,讓人們知道,那仍是越南的領土,還處於爭端中。
   
   至於中共派遣戰艦前往長沙群島之事,可能是為了準備攻佔,當然他們預計將發生他們的海軍和越南海軍的衝突。 那也可能是一種挑衅。可是,正如我們已看到的,中國若只對越南開戰, 那就可以打壓我們,但是他們恐怕一線牽動萬線,恐怕世界上的盟友來干涉和阻止,那事情就大了。 故此我想那只是一種武力炫耀,威懾的行為而已。
   
   還有一個原因, 我認為似乎更確實的, 那是他們正準備一切, 設立和找尋在那些還在爭執中的島嶼主權的根據。 極有可能他們相信最終將須要實行多邊的談判,而在多邊談判中, 他們需要提供確實的根據:看,這裡,哪月哪日,我們派遣軍艦到那裡而越南沒作出任何的反應, 如此,越南就須承認那個群島歸屬中國了。 無論是甚麽理由,我們也須作出反應,並需要的話,也要展示出自己的海軍力量, 敢於應戰, 至少需要表示自己的無畏精神, 都為了日後若問題被帶到國際會議或國際裁判中我們也有爭辯的論據。
   
   
   
   RFI : 教授先生,最近越南海軍曾與美國海軍共同進行軍演。 是否河內欲想更依靠美國來對付中國呢 ?
   
   
   武國促教授 : 有三艘美國戰艦參與在峴港的軍演確是一種極為積極的跡象,這顯示河內當局欲想與美國合作,視美國為盟友若發生越中海軍衝突的情況。 這是我極之願意所看到的。 因為我們還是弱方, 但我們並不孤立。 若我們有盟友,而我們的海軍力量還不能對付中共的海軍之況下,那麼此時就需要和盟友緊密合作。
   
   對於我們,中國海軍是強大的力量,但對於美國,它們就是雞蛋對石頭的了。 故此我確信,中國的海軍頭頭還未敢和一個強大的海軍力量的超級大國如美國挑起衝突。
   在峴港的軍演不只是說明河內對與美國合作展示其誠意, 還證明美國隨時與越南合作,當越南需要應付中國的海軍。 如此也證實了美國重返東南亞和東海。
   
   
   可是,正因為如此我們也須警覺, 因為我們不要忘記,若我們使中國失掉面子,它就尋找報復的時機。此時,美中兩國皆不想發生衝突。 可是若發生在陸上由中國挑起的衝突行動,那麼只有我們單獨對付中國。 雖然在那個情況下,我們仍對它一點也不懼怕,但也須記得,現今的情況不是1979年當我們需要對付他們的了。那時他們的軍隊不像如今的強大。 可是也不是為此而束手來接受中國的打壓。
   
   
   
   RFI : 教授先生,不管可否更依靠美國,在歷史和政治上, 越南仍然須依賴中國,尤其是兩個共產黨的特殊關係。中國在年底正準備黨大會的領導人換班。 此時可否是越南最好的時機擺脫中國的影響呢 ?
   
   
   武國促教授 : 您的判斷十分準確。 此是最好的一個機遇讓我們擺脫自1990年當在成都越南共產黨接受和跟隨中國老大的路線時在意識形態上的強制和黨組織。我們須利用中國正處於紊亂之際,在中國內部發生多事之秋,譬如陳光誠事件,或重慶薄熙來事件等。 那些事件反映出中央和省級所發生的矛盾, 他們黨派中權力的衝突和爭奪。
   
   
   那些混亂事件使中國共產黨此時還未敢,或未有空餘的手來對付越南。 就算是北朝鮮,中國也仍未控制得了。 他們正忙亂中,我們就須利用此時機取回獨立自主權,擯棄意識形態和正如那個憲法上的兩種束縛。這個機遇不會拖延很久。
   
   
   若我們認為可以等待中國更加混亂之況出現, 這就十分危險的了。 一旦他們在黨大會上達到了妥協, 形勢得到安定了,那時他們就剩下空餘的手來對付我們。 越南共產黨那時想擺脫那個控制,我相信就極為困難了。 時間在我們一方的不多。
   
   
   
   RFI : 教授您仍然主張越南應該實行中立,從不附屬任何的一個外邦。 可是在越南共產黨一黨專制的統治下, 又如何實現中立的規則呢 ?
   
   
   武國促教授 : 人們常常把中立政策和中立規則的概念混淆起來。中立政策是具有階段性的政策, 不管是哪個政權在任何的環境下都可以適用的政策。 河內當局多年來使用的政策,即人們稱為在中美兩個超級大國中行走鋼線的政策。 這是階段性的政策。任何的一國都可以執行。 但是不要與我那個提議混淆, 那是根據國際法公認的中立規則。那具有長久性的,就算不想提及永遠兩字。
   
   
   我常談及一個例子奧地利。 奧國以前曾被併入德國納粹。 可是戰後,奧國取回了國家自主權。 但那時四強國美、英、法和蘇聯可以將奧國分為四份, 如此就失去了統一,再難以獨立了。
   
   
   故此, 各強國那時就須作出妥協了, 不再把那個地方作為西方盟國和蘇聯浴血爭奪之地,由此奧國獲得中立。 但仍然保持雙方軍事力量的存在。 十年後的中立就把全部的主權交還奧國。 那是導致完全獨立的程序方法。
   
   
   越南想擺脫中國間接的統治就應該實行中立。 中立就是邁向獨立之路。 但是我須重申,這是根據國際法的中立規則,想達到這個中立規則就需要召開一個國際會議。 一旦我們接受了中立規則,越南執政者就須保證不讓越南作為任何的一方的據點來攻擊對方,譬如,讓美國作為據點來攻打中國,從而,也不讓中國利用越南作為阻止西方的前哨。
   
   
   享有那種中立規則就是說外國必須尊重越南的領土完整, 不僅是在陸地上,還包括在海域上和各個群島。
   
   不少人對那種國際保證提出質疑也有其理由,因為某一國總是橫蠻跋扈,決意侵略他國而它就不須任何的法理。 可是至少在動兵之前,我們必須先用禮。無論如何我們亦須使用外交途徑。 就算是需要打仗的,最後還是要以談判為終結,即是以外交為手段。
   
   由此,從初始起, 我們就需要使用外交上的遊說。 現時越南參與多個國際組織, 為何不使用國際輿論來遊說國際公認我們是一個永遠中立的國家呢 ?
   
   柬埔寨就是自1992年,雖然那時仍受越南的影響,但在其憲法中加寫一條承認柬埔寨
   是中立國。 柬埔寨曾敢於如此的做法, 為何我們又處處恐懼中國老大呢 ? 背後有甚麽隱情嗎? 我懇誠的提出這個問題, 讓日後的歷史撰寫者去研究那個可否是民族的罪行?
   
   
   越南國家不屬於一黨的獨有權? 應該記得也正是那個黨也視自己為人民的代表而已。 為何又顛倒黨是國家,黨是人民的概念? 總模模糊糊地依賴那個憲法來實行一黨統治, 然後又理解那個獨裁統治是與民主精神相違背。他們可作為路線和政策的領導,但真正的管治就必須是民治。 在任何的一次選舉中,若越南共產黨獲得民心, 那麼它就獲得大多數人都支持。
   
   
   可是,並不[email protected]大多數就是實行獨裁。 民主精神就是允許多個不同的組織、團體、各宗教的存在,總之就是人民的各個組織,一視同仁的平等。 若不,那只是無民主。 若我們有決意邁向真正的獨立, 真正的中立, 那麼也須決意拋棄那些建立在濫用的名詞上的幻想。
   
   
   RFI : 謝謝武國促教授。
   
   
   
   
   嶺南遺民譯

   
   2012年6月6日
   
   
   資料來源:法國國際電台 RFI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