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刘逸明文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敏感人士需要对“被自杀”盛行提高警惕

   6月14日,来自河北省沧州市献县郭庄镇大郭庄村的访民于汝法在北京试图闯入美国驻华使馆时被警方带走,北京警方将他移交给了河北驻京办事处的接访人员。6月16日,于汝法突然被证实死亡,一辆汽车突然将于汝法的尸体送到河北老家。
   
   6月17日,维权网对此事率先进行了报道,虽然有关访民的消息每天都数不胜数,但这条消息却让人感到格外震惊。三天之后,美国之音对该消息进行了跟进报道,于汝法闯使馆时同在现场的黑龙江访民李国柱在报道中透露,于汝法的尸体的头部有一个3厘米长的刀伤,身上还有被擦拭过的血迹。
   
   虽然在此前曾有过访民在上访途中死亡的事情,但根据李国柱的描述,常识告诉我们,于汝法不是自然死亡,也不是自杀,而是死于他杀。于汝法之死让很多人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6月6日被发现死在医院的湖南邵阳民运人士李旺阳,李旺阳在死亡时,显然被人为制造出了自缢身亡的假象,对李旺阳死因产生质疑的已经不仅仅是圈内人,就连香港特殊梁振英以及前任特首曾荫权也不认可官方的定性。


   
   于汝法作为一位普通访民,在以往极少有人知道他,他的死虽然疑点重重,但是,注定无法像李旺阳之死那样掀起舆论的轩然大波。李旺阳在“被自杀”之后,维权网、参与网对相关消息进行了跟踪报道,而美国之音、BBC、德国之声、法广等一大批国际媒体则持续跟进,使得李旺阳事件不断发酵。
   
   虽然李旺阳事件在这段时间成为了海外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是,在中国国内,却没有一家媒体发布相关报道,更不用说有媒体为李旺阳击鼓鸣冤了。“李旺阳”在李旺阳事件之后迅速成为了敏感词,被百度禁止搜索。可见,中共高层对于李旺阳事件所引发的汹涌舆论是心知肚明的,为了防止相关消息出口转内销,所以在第一时间指令网络媒体屏蔽相关消息。
   
   “李旺阳”之所以成为敏感词,不仅仅因为他“被自杀”,更因为他跟“六四”的密切关系,因为早在1989年,李旺阳就曾积极投身当年的民主运动,并且在“六四”之后几十年如一日地追求民主、自由,在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的这些年,他同样是一位积极的维权者。
   
   于汝法之死跟李旺阳之死显然具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只是,于汝法的身份不如李旺阳敏感。于汝法死亡后,虽然也没有国内媒体报道,但“于汝法”并未成为敏感词,在一些个人博客上,依然可以看到对他死因的质疑文字。这些年,有关访民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消息已经不再敏感,倘若有国内媒体关注于汝法,其死因或许最终能水落石出。
   
   于汝法家住河北省沧州市献县郭庄镇大郭庄村,现年76岁。1998年5月2日下午,因于汝法妻子与村民韩兴荣间的还款问题发生争执,后经乡邻劝解平息后,各自回家。当晚9时许,韩兴荣的儿子于泽州、女儿于泽玲、孙子于迎春组织卢娜娜等7人手持凶器闯入于汝法家,将毫无防备的于汝法、妻子段秀清、儿子于浩波3人打得头破血流,后在乡邻的阻止下,7名行凶者才扬长而去。
   
   按说,发生了如此恶劣的暴力违法事件,警方应该严肃处理才对。但于汝法报案后,警方却不立案,后于汝法只得到法院自诉,历经12年,经过了省、市、县三级法院15次审判,得到14种不同的判决结果,只是没有一次判决结果是公正的。
   
   于汝法为何一家人受害却得不到公正处理?于汝法的儿子于浩波在前段时间告诉维权网信息员说:“对方之所以胆大妄为,对我和父母进行毒打,就是仗着时任献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史金奎是他们家的亲戚,这个案子就是因副县长史金奎的权力干预,警方不立案,检察院不插手,法院被迫受案却黑白颠倒枉法判案,这是明显的官官相护,法律失去公平正义。”
   
   的确,在号称“依法治国”的今天,在中国的很多地方,只要有人情关系或者金钱和权力介入一些案件,处理就不会公正。韩兴荣之所以敢于带人入室对于汝发全家行凶作恶,原来是因为有人在背后撑腰,难怪于汝发在经过12年的长期诉讼后依然讨不回公道。法律对于有权有势者而言,就像是一块橡皮泥,想怎么捏都可以。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于汝法鸣冤叫屈十几年而无果,身体和精神显然受到了极大摧残。在他死之前,其实已经患上了肺癌,并已经进入晚期。因为无钱医治,癌细胞已扩散至大脑,压迫脑神经,失去语言表达能力,每天由儿子于浩波守候身边照看。于汝发虽然只是为个人私事上访,但是,跟不计其数的民众在面对不公正待遇时选择忍气吞声相比,他的执着令人感佩。
   
   在今年,曾先后出现过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闯美国领事馆和维权人士陈光诚闯美国大使馆事件,两大闯馆事件均震惊中外。王立军因为寻求政治避难的要求被美方拒绝,最终被国家安全部官员带走,并在其后接受中纪委调查,而陈光诚则在美国官员陪同离开大使馆后最终出境进入美国,获得流亡式的自由。
   
   或许是受到了王立军和陈光诚闯馆的启示,于汝发在差不多对通过法律途径为自己讨回公道绝望之后,前往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希望使馆人员将他的问题反映给联合国人权组织,让人权组织建议中国政府对他家人多年前遭殴打却得不到公正判决的问题给他一个说法。陈光诚闯馆虽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让中共当局极为难堪,在这之后,当局必然会加强防范,对于有类似举动者必然采取强硬措施。
   
   果不其然,于汝法在由使馆人员交给了北京警方之后,北京警方又交给了河北驻京办事处的截访人员。落入地方截访人员的手中,一般都会被非法拘押,但是,没想到等待于汝发的却是死亡。不明身份者将于汝发的尸体送回家之后,便迅速逃离。这些不明身份者显然是官方安排的,他们不敢面对于汝发的家人,其实正说明了他们的做贼心虚。
   
   在官方口中,我们或许永远得不到李旺阳、于汝发死亡的真相,但是,在有明辨是非能力的公众心目中,他们的真实死因却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李旺阳和于汝发的“被自杀”,在今后,“被自杀”的案例或许还会不断出现,需要我们提高警惕。不过,世间自有公道,不管真相如何被掩盖,在不久的将来,当宪政民主制降临在中国大地的时候,一切都会真相大白,而那些丧尽天良的作恶者也必将受到法律和道德的审判。
   
   2012年6月20日
   
   原载《民主中国》
   

此文于2012年06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