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文集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杨塑之死(推理小说)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陆文:我家的缸底之龟
·陆文:我眼中的常熟美女顾春芳(定稿)
·陆文:夜郎饥荒的渐进过程
·陆文:一个小气鬼的自白
·陆文:论顶墙头的技术要点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陆文:如何对付义和团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陆文:轮管机枪的自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来信收到,菲丽丝,由于家中断网,再加上手机通讯功能被掐断,至今才跟你联系,望见谅。
     关于利川鱼木寨现象,你的意见很中肯,婆罗洲皇后的观点也让我顿开茅塞。皇后说,按夜郎的税收收入,完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建立社会最低生活保障,至少有能力在农村建立。这个我同意,夜郎2011年财政收入12万亿,农村人口按六亿计算,每人年保障2400元,也不过1.5万亿,凡是不出门打工经商的、在乡村种田养猪的,无论男女老少,每人每月200元,基本可以将农民固定于故乡,大大减少人口流动,有效控制不稳定因索。要是抑制三公消费和公务员的灰色收入,退休金不分干群、事业企业:一视同仁,此外,削减维稳经费,不让衙役从中捞外快,也不要城市网格化管理,安装那么多的监控头,就可以省下一大笔开支,的确没必要为了鸡屁股(GDP)疲于奔命,更无必要用货真价廉的商品去换取人家价值不恒定的花纸头。
     可是以上都是一厢情愿,菲丽丝,夜郎既得利益集团贪婪的本性,决定他们不可能走婆罗洲无为而治的路。要知道,历朝帝王权贵大多将人性的缺陷发挥到极致,有个皇后娘娘危急时刻,宁愿哭穷,死守金银财宝,也不愿将其充作军饷。崇祯帝及他的大臣也是这样。他们均是些敲骨吸髓不知足的脚色,不仅结党营私贪污受贿,并且增加官吏,一味培植自己的爪牙,使人民不胜重负,发出苛政猛于虎的慨叹。就拿明代官府一个采矿的来说,他就有百多个跟班打手,与其说采矿,还不如说到处敲诈劫掠富户良民。明朝表面上灭于外族,但本质上的腐朽,没有满清李自成,也迟早寿终正寝。现在的官吏变本加厉,比如五个衙役一桌菜花了六百,洋河红酒红中华却花了近千元;有的独占83套房,据说还持有五千万现金;有的作威作福,强奸数十幼女,官府还美其名曰为嫖妓;有个屠夫的女儿穿了价值六万的品牌衣服,还规劝人民知足长乐,并建议官府给百姓建立道德档案……


     红朝的前任丞相不像后任的“仰望星空”只说不做,他曾试图裁减官吏和国企人员,结果越减越多,有的县居然有十多个副县长,一个国企高管的年薪竟超过一百个工人的年收入。就拿我们这儿来说,六十年间,拘留所换了四个地方,从步道巷到海虞路,从谢桥到冶塘,而且面积及规模和配置也越来越多。公安局也日新月异,从步道巷到海虞路,到青墩塘。走进市公安局,就像走进迷宮,没有向导,简直难分东南西北。派出所也层出不穷,连过去只派特派员的乡镇也建立了派出所,此外还枝蔓出分支机构——警务室。不计其数的协警,除了驻扎社区居委,还佩着“巡逻防控”的红袖章昼夜站岗盘查于街头路口。
     新生事物也出现了,我这里不是说市里多了党史办、档案馆,也不是说多了宣传部、文化局,更不是说多了计量局、稽查局,而是说多了城管局和不属于武警编制的穿黑衣的防爆队。上次在我朋友被强拆迁的现场,我曾看到他们强悍矫健的身影。
     当然,难怪他们要增加这么多编制,因为政府的劳动强度实在太大,既要经营城市,又要政绩工程;既要催缴税款,又要防止谋反;既要网络上监控有无煽动与颠覆,又要现实中关注有无上访和罢工;既要观察有无违章搭建,又要侦察有无赌博嫖娼……
     叠床架屋的各种机构,可以预料一二十年之内,增加的数量会超出人的想像。不管如何增加税收、创设新的税种,哪怕是连绵不断的通货膨胀,也无济于事,因为永远喂不饱层出不穷的公务员、临时工。愚认为,不要说茅台洋河那些胡吃海喝,单单盾牌、装甲车、电棍子、监控头的购置,就可以把政府财政戳个洞。人民终有一天负担不起,到了那时入不敷出,仁敏币成了金圆券,红朝自然垮台。
     老实说,现在己经出现经济崩溃的迹象,你看,铁道部的巨额债务,以及地方政府欠银行的十万亿,有谁负责?有谁知道哪年哪月归还?事实上银行己经被掏空,坏账远远超出了它们的净资产。
     有人说,红朝不过一个甲子,只要不出现政变和革命,垮台尚不至于。可他不晓得这六十年其实相当于古代的三百年。因为无论从社会的发展,生产的规模,科技的进步,交通的快速,信息的传播,都可以说现今的一年抵得上古代的五年。
     总而言之,不管前任现任后任的夜郎元首,哪怕是雄心勃勃的商鞅王安石,只要不能行之有效地精简机构、裁减官吏,减轻人民负担,依然无法改变命定的结局。哪怕修修补补的改良,也至多延缓它的衰亡。
     菲丽丝,我原想与你私下交流以上看法的。但今天家中电话又被掐断,我晓得应该有点动静,帮助衙役骗点维稳费。唉!现在这个世道,作家不像作家,有的帮人家抄讲话,有的堕落成衙役的扒分工具。
   
    江苏/陆文
    2012、6、10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2012/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