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如果我是总统]
罗列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你说刚刚开始,其实戏早就演了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转文)许章润的盛世危言——中国在临界点上
·夏虫与井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我是总统

    题目是别人告诉我的,而且邀我试着写写,其实我早已过了假如的年龄,这题目倒很适合充满理想的少年,既然蒙了别人的托付,我也试着如果一下,转念又一想,假如我是总统,我是什么地方的总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统吗?可大陆不是总统制;是中华民国的总统吗?可我还未拥有中华民国的国籍;是将来统一后的大中华的总统吗?那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事。还是舍远求近,如果我是下一届在台湾就职的总统吧!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免得将来有人说我故意制造“两个中国”,分裂祖国,这罪名可够人贻羞千古甚至吃不了兜着走的!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会继续致力于台湾的民生建设,同时,在国际上极力打造台湾是亚洲民主的灯塔,和世界民主典范的形象!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在对大陆发展经济往来的同时,可以谈“九二共识”和“和平统一”等问题,但问题是什么样的“共识”和“统一”?——我会更关心对岸人民的自由、尊严和福祉问题,比如说,与国民党共同信仰国父孙中山的大陆泛蓝联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据说山东临沂东师古一个叫陈光诚盲人出狱后仍在自己家里被人为的隔离,她的妻子袁伟静曾写信给马总统求救,马总统究竟看到这封信没有?还有那个叫艾未未的艺术家,他究竟要或想干什么?——既然两岸同根同宗同语言,两岸没有理由不关心对方啊?!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会尽可能改善“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短波广播质量,我还会尽可能让两岸人们都听得到对方真实的心声——因为,据说大陆那里的短波收音效果普遍不太理想,互联网上也有很多信息也是搜索不到的!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也会关注两岸中学历史教科书的问题——比如,应该让孩子们知道,在六十多年前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中,究竟怎样评价国共两党所起的作用,因为大陆一般人不能获悉台湾历史教科书的内容,他们对那段历史所知的上限是“国民党攻击共产党游而不击,共产党攻击国民党消极抗日的!还有,应该推动考虑重新评价被国共双方曾经丑化的领袖蒋介石和毛泽东先生,他们在推动中华民族现代化过程中的功过是非,以往谩骂的评价已不适合这个日益全球化的时代了!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甚至会谈及双方到对方发展党员,宣传自己的主张,让人民自己选举执政党——看谁最终赢得民心?因为一个只有真正让人民进行选举并接受人民监督的政府,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才更能代表中华民族的利益!

   

    以上当然是如果,就当我偷偷讲述一个梦!当然我也不希望中国分裂,服膺蒋经国先生的话,“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也服膺马英九总统的话,“两岸问题最终解决的关键,不在主权之争,而在生活方式和核心价值!”也服膺邓小平先生的“一国两制”,他不仅使中国大陆在短短时间内发生巨变,而且他的“一国两制”为两岸问题的最终解决,提供了一种思路!——如果是如果了,现在回归到现实,就是我不希望因为写这篇文章,国保就敲我家的门……

    ——写于2011年12月9日

    (本是应别人之邀而写,今录于《博讯》博客)

    ——2012年6月6日

   

(2012/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