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如果我是总统]
罗列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我是总统

    题目是别人告诉我的,而且邀我试着写写,其实我早已过了假如的年龄,这题目倒很适合充满理想的少年,既然蒙了别人的托付,我也试着如果一下,转念又一想,假如我是总统,我是什么地方的总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总统吗?可大陆不是总统制;是中华民国的总统吗?可我还未拥有中华民国的国籍;是将来统一后的大中华的总统吗?那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事。还是舍远求近,如果我是下一届在台湾就职的总统吧!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免得将来有人说我故意制造“两个中国”,分裂祖国,这罪名可够人贻羞千古甚至吃不了兜着走的!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会继续致力于台湾的民生建设,同时,在国际上极力打造台湾是亚洲民主的灯塔,和世界民主典范的形象!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在对大陆发展经济往来的同时,可以谈“九二共识”和“和平统一”等问题,但问题是什么样的“共识”和“统一”?——我会更关心对岸人民的自由、尊严和福祉问题,比如说,与国民党共同信仰国父孙中山的大陆泛蓝联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据说山东临沂东师古一个叫陈光诚盲人出狱后仍在自己家里被人为的隔离,她的妻子袁伟静曾写信给马总统求救,马总统究竟看到这封信没有?还有那个叫艾未未的艺术家,他究竟要或想干什么?——既然两岸同根同宗同语言,两岸没有理由不关心对方啊?!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会尽可能改善“台湾中央广播电台”的短波广播质量,我还会尽可能让两岸人们都听得到对方真实的心声——因为,据说大陆那里的短波收音效果普遍不太理想,互联网上也有很多信息也是搜索不到的!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也会关注两岸中学历史教科书的问题——比如,应该让孩子们知道,在六十多年前那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中,究竟怎样评价国共两党所起的作用,因为大陆一般人不能获悉台湾历史教科书的内容,他们对那段历史所知的上限是“国民党攻击共产党游而不击,共产党攻击国民党消极抗日的!还有,应该推动考虑重新评价被国共双方曾经丑化的领袖蒋介石和毛泽东先生,他们在推动中华民族现代化过程中的功过是非,以往谩骂的评价已不适合这个日益全球化的时代了!

    如果我是那里的总统,我甚至会谈及双方到对方发展党员,宣传自己的主张,让人民自己选举执政党——看谁最终赢得民心?因为一个只有真正让人民进行选举并接受人民监督的政府,从长远的观点来看,才更能代表中华民族的利益!

   

    以上当然是如果,就当我偷偷讲述一个梦!当然我也不希望中国分裂,服膺蒋经国先生的话,“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也服膺马英九总统的话,“两岸问题最终解决的关键,不在主权之争,而在生活方式和核心价值!”也服膺邓小平先生的“一国两制”,他不仅使中国大陆在短短时间内发生巨变,而且他的“一国两制”为两岸问题的最终解决,提供了一种思路!——如果是如果了,现在回归到现实,就是我不希望因为写这篇文章,国保就敲我家的门……

    ——写于2011年12月9日

    (本是应别人之邀而写,今录于《博讯》博客)

    ——2012年6月6日

   

(2012/06/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