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
井蛙文集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书讯:井蛙新著付梓
·塞尚的苹果
·修拉的十年光色分割
对话筒
·老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反动后代-----郭小川之子郭小林的六四狱中记(访谈
·访谈诗人吴非——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1)——
·访谈诗人胡俊──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2)──
·民运人士何永全──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3)──
·民运领袖杨勤恒──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4)——
·诗人林牧晨──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6)——
·人民广场运动斗士魏全宝---上海作家的牢狱史记(之7)
·访流亡作家张先梁(沈默)──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八──
·流亡诗人孟浪──上海作家牢狱史记(之9)——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从佛国流亡到佛国--西藏诗人东赛访谈录
·Interview poet Dongsai
·穆文斌狱中生活访谈录
·俞心焦访谈录
孩子的语言
·童诗系列:春田花花和秋天的苹果树----给天才儿童依诺
·童诗系列:看海的狗
·一只斑点狗很想搭火车
·童诗系列:孩子张开口
·童诗系列:红翅膀鞋子
·童诗系列:爸爸和笨笨鸡
·童诗系列:春天鸟的苦恼
·童诗系列:翘鼻子
·童诗系列:爷爷,我也老了--献给安徒生
·童诗系列:童年的战争
·童诗系列:一只猫的困惑
·童诗系列:虫子的监狱
·童诗系列:六一猪油糖
·童诗系列:麦当当里快乐的一秒
·童诗系列:旺旺和友友
·童诗系列:拉毛的小脚
·童诗系列:儿童节献礼:《阿巫》
·童诗系列:南瓜爸爸和麦田里的乌鸦
·童诗系列:亲爱的小孩--给自己
·童诗系列:棒棒糖
·童诗系列:蚂蚁的狂欢节
·童诗系列:三个坏小孩
·童诗系列:朵朵的礼物
·童诗系列:干嘛拿走我的礼物
·童诗系列:小黑咪的伙伴
·井蛙童诗三首:向日葵在做梦
·童诗系列:蒲公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啤酒杯和干枯的水果 井蛙
   
   
   
   我就在屋里歇会儿与满地的灰尘


   
   墙上的挂钟没走动大概很久了
   
   
   
   此时我只想好好歇会儿
   
   
   
   人就是这样喜欢手脚不停
   
   我刚从远处回来
   
   
   
   喝着啤酒的大汉在邻居家的摇摇椅上
   
   
   
   难以入耳的是苍蝇在欢唱吧
   
   柿子树下红蓝的嫩叶已经长满
   
   
   
   这是个离开花结果还太早的时间
   
   掰开手指或是掀开窗帘看太阳晒到玻璃窗上没有
   
   
   
   天真的还早
   
   
   
   一只苍蝇围着盘子里的五只水果团团转
   
   屋里的光线不足以看清啤酒杯是高是矮
   
   
   
   或者两个彼此对立酒味已淡形迹模糊
   
   
   
   深红色的与灰褐色的彼此挨着
   
   另外两个隔着一大段距离
   
   
   
   我问究竟谁是谁的距离
   
   谁碍着谁的视线和一大片荒芜了的田野
   
   
   
   一只干枯了的果子远远的被撂在一处
   
   它也许颜色亮丽
   
   
   
   摇摇椅上晃动的声音终于停止
   
   
   
   我还是看不清啤酒杯的形状还有五只水果是否
   
   比刚才更形迹模糊
   
   
   
   此时天色已晚
   
   
   
   我还是想多歇会儿
   
   我刚从远处回来
   
   
   
   2012-6-9
   
   CHINA HILL
   
   
(2012/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