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姜维平文集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姜维平
   所谓的日本国会新闻社是个什么媒体,如果读者有兴趣就请教《朝日新闻》驻北京的记者峰村健司吧,我没去过日本,但在近期接受了许多专程赶来的记者的采访,他是其中的一个,我只想说,所谓的编辑次长宇田川敬介,声称他“见到了软禁中的薄熙来”,而《明镜月刊》还刊发了特约记者专访所摄的图片,似乎煞有介事,也算对海外媒体质疑的一次回应吧,但我明确地说,这是无耻的谎言,它的破灭失手于许多细节。
   现在,让我指出其中细节的可疑之处,文章声称,在中共安排下见到软禁中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宇田川敬介,近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再次强调薄熙来在交谈中多次对他骂其妻谷开来,说“由於她,我糟糕透了”,薄熙来甚至用英文对宇田川表示要卷土重来(I shall return!)。宇田川推测,因为当时在门口有两名警卫,薄熙来有顾虑,才故意用英语这样说。
   显然,假如真有此次奇遇,在场的国安人员,包括警卫都不可能不懂英文,而且据我所知,薄熙来懂一点英语,仅限于大学时代所学的“半瓶子醋”,还达不到随口就来的程度,我结触过他所有的翻译,因为参加新闻发布会后报道时,需要核对文字,他的译员说他是“二百五”,即,懂一点书面语,听和讲都必须借助于翻译,而谷开来英语确实不错,薄无法与其相比,因此,他用英语和日本人道别和暗示是不可能的,也是违纪违规的。我想,宇田这样讲的目的是误导读者,好像薄熙来的倒台是因为找了一个坏老婆,彻底错了,他们从80年代就组成了一个贪腐枉法的利益共同体,都是高智商的犯罪分子。


   文章说,宇田形容,薄熙来自尊心很强,永远不承认自己打败,“是绝对不认输的性格”。这一点不是什么独家的东西,薄熙来的确不认输,自1984年与金县的书记陈美良争斗,到2000年与原副市长高姿斗,就从不承认被打败,他当时确实也胜利了,那不是因为他正确和伟大,是因为他有一个好爹,2007年薄一波死了,胡锦涛不是他爹,所以,他终于输了,他不服行吗?他的爹不能起死复生,他卷土重来绝无可能。
   最新一期的《明镜月刊》说,因声称见到薄熙来而成为新闻人物的宇田川,他不但坚称确实见到薄熙来,并对媒体没有找他证实,就在网上对他质疑、否定,表示不满。他并强调,因薄谷闹离婚时,他是调停人,因此中共才会找上他的。对此,我说这纯粹是他自作多情,胡编乱造,薄和谷两人感情上有矛盾,从90年代的张伟杰事件起,一直到2000年底,向来是《大连日报》记者马某在当调停人的,一是马某是金县人,与薄家有旧;二是马某的文笔好,爱好文艺,与谷开来兴趣相投;三是马某的性格比较好,很开朗,善于做思想工作,我与马某在副刊部共事了多年,早听说她介入薄谷关系的事;四是马某是女性,比较方便谈及私房话,薄熙来和谷开来对马某很感恩,下令给了她一套位于科学家公寓的房子,在中山公园对面,报社支付了一笔费用,还让报社提拔重用了她,现为大连《新商报》领导,故此,你宇田算个啥?他们能请一个日本人调停家事?如果他真的介入了,新闻界无孔不入,不可能没有一点传言啊。
   宇田说,1990年代,他在日本零售超市MYCAL公司负责法律事务。公司在大连开店时,认识了薄熙来,也跟谷开来的法律顾问事务所签了合同。我们公司向谷开来每个月支付100万日元(8万元人民币)的顾问费用,还有其他费用,他们觉得太多。但谷律师帮我们处理的四宗诉讼,都是胜诉,我们认为值得。MYCAL在2000年破产,和谷开来的顾问合同在该年9月结束了,这一细节与事实吻合,但也不能说明他见到薄熙来的事是可信的。
   他可能是一般的外企高管,那时员工和高管太多,我没有印象见过这一个声称与谷开来关系密切的人,但我想,是不是高管,见没见过薄都无所谓,谷律师与麦凯乐有生意往来更不是秘密,宇田没披露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他说,2000年,两人办理离婚调解的时候,他是调停人,因为他是外国人。这话明显是杜撰的,因为他们婚姻危机在90年代中期因“太阳雨事件”而发生,2000年却恰恰有所修复,在公开场合,薄熙来总替谷开来辩护,两人只在背后争吵不休。他是一个虚伪的人,不可能找日本人调停,除非宇田也是薄瓜瓜的老师。
   宇田还说,此后,他和薄熙来的交情更深,很多次一起吃喝。起码有四次待过他家。他去北京、重庆后(我们)仍继续来往。他有很多外国朋友。记者问他,您认识的薄熙来是什么样的性格,他竟这样说,他自尊心特强。谷开来也是一样的。我们喝酒的时候,我喝10杯,薄一定喝11杯。那我再喝一杯,那么他肯定又多喝一点,是绝对不认输的性格。至此,宇田的谎言像肥皂泡一样彻底地破灭了,真是越描越黑了。试问,谁看过薄熙来喝10杯酒了?他是不喝酒,不吸烟的,也不跳舞,但十分好色。他有时参加宴会也象征性地抿一口酒,不可能与别人拼酒,这一性格特征,大连新闻界人人皆知,宇田就别再编故事了。
   我想,可能中纪委等办案人找过宇田,正如他所讲的,不是我主动找他的。3月时候,中方给我打电话,说想问我有关薄和谷的关系。我当初很怕,没答应。但他们多次给我邀请,所以我提出条件,如果我能够见到薄熙来,我可以接受查询。过了一会儿,他们来电说安排好了。4月24日晚到北京,25日接受调查,26日中午和薄熙来用餐。这似乎有鼻子有眼的,应当可信,但宇田加上一句话又露馅了:记者问他:为什么他们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宇田川:我的手机号1990年以来一直没变,他们很容易找到我。这是画蛇添足啊,你想国安想找谁,还能找不到?什么电话号码没变?他越描越可疑了。
   还是让我还原真相吧:中纪委专案组只是找过他,但未见到薄熙来,他以前与薄家合作过,也得到了一些好处,他们成了利益共同体,就想为薄熙来叫屈,因此苦心编造了以上的故事,实际上中心思想在这样两段话中,一是“我在重庆打黑打得很彻底,很多跟黑社会有关的人都怨恨我。发生一些事情,就向我报复。我被石头绊倒,之后被践踏了”,二是“薄熙来说了,要卷土重来”。可见宇田用心良苦,让我告诉读者,薄熙来不是被黑社会绊倒的,李俊至今回不了家,能绊到他?他是被自己多年的贪腐枉法之罪绊倒的,他不可能卷土重来,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贪官,裸官,并代表社会倒退落后的一股思潮,宇田的谎言救不了他,只能使他倒台得更惨。试想,听说他想卷土重来,专案组能宽大处理他吗?
   2012年6月13日于多大梅西学院。
   香港《前哨》杂志7月号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薄熙来传》增订版和《姜维平文集》{一}《薄熙来全传》英文版将隆重推出,所有抄袭剽窃者将在美国和香港两地依法追诉,敬请关注。
(2012/06/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