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石三生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致外交政策:草泥马是国骂是垃圾不是思想
·权外交政策莫学纽约时报继续出洋相
·马悦然何不劝莫言扮山东文化干部?
·问外交政策:思想是什么?
·马悦然曲线求饶 张一一甘做伪使
·Asked "foreign policy": What is the Thought?
·问外交政策:你们真关心中国人的命运吗?
·Asked Foreign Policy: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e fate of the Chines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懂得忏悔吗?
·Asked Foreign Policy:谁敢指导十八大?
·Who dares to guid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
·Asked Foreign Policy: You know Gu dough?
·Foreign Policy's Choice - pretended blind or pretended the fool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知道顾粉团吗?
·Foreign Policy的抉择—装瞎或装傻
·to TIME :数中国风云人物,勿忘顾晓军
·Foreign Policy 是否正当?
·to TIME A number of influential man in China, do not forget Gu Xiaojun
·问时代周刊:为何没有中国的思想家?
·Asked TIME: Why no Chinese thinker?
·时代周刊与阴部整容
·TIME magazine and the genital organs to face-lift
·罗姆尼是落水狗 时代周刊很像猪
·瑞典国也学会了反炒
·时代周刊与罗姆尼气疯了
·The TIME magazine and Romney angry Go berserk
·问时代周刊骗子的肉香吗?
·AskedTIME liar meaty fragrant?
·TIME 的三大骗
·特务与时局
·TIME's three big cheat
·装瞎的奥巴马与TIME
·问TIME你混得怎么样?
·Spies and the current political situation
·Disguised as blind Obama and TIME
·Asked TIME: How well do you unspoken rules?
·TIME为Obama挖了一个坑
·TIME dug a pit for Obama
·TIME正全力狙击顾晓军
·TIME is full to snipe Gu Xiaojun
·TIME是在贩卖艺术还是在贩毒?
·TIME的良知与下场
·TIME conscience and the final outcome
·Asked TIME:尔等意欲何为?
·Asked TIME: What are those of you who want to
·外交政策已知羞时代周刊仍痴迷
·温家宝总理引用屈原诗赏析
·Foreign Policy already know shame TIME still obsessed
·外交政策为何要抛弃陈光诚?
·感谢美国外交政策向公正靠拢
·To thank U.S. Foreign Policy closer to impartiality
·与好争辩的美国外交政策专家谈谈
·With the like argue's U.S.Foreign Policy experts to talk
·热烈祝贺外交政策继续装傻
·顾晓军大败美国外交政策
·Warmly congratulate the foreign policy continues to play the fool
·Time 龌龊之极obama 牙白心黑
·Gu Xiaojun defeated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时代风云人物—全球顶级思想家顾晓军
·Time the dirty extremely obama the teeth white heart black
·Times influential man - the world's top thinkers Gu Xiaojun
·风云人物顾晓军反智先锋数时代
·外交政策真白痴 时代风云已式微
·Influential man Gu Xiaojun Anti intellectualism pioneer is TIME
·"Foreign Policy" true idiot, "TIME" already fading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美國、香港Google李旺陽
   《中國網路民評官百人團》石三生
   
   據說,如今的地球已經是個多元的世界。但以自身體會看,至少中西方的人們還仍舊處在一元思維當中。原以為自由世界的人們因為資訊靈通就更聰明,其實未必然。美國、香港皆是世界上新聞自由很前衛的國家或地區,可笑那裏的人們犯傻的時候,比大陸有過之而無不及。
   

   李旺陽死了。我與顧曉軍先生並沒有幸災樂禍,可大陸與海外卻默契地選擇了同樣的方式:封殺!美國與香港可以質疑他是被謀殺;為什麼我們就不能懷疑他是被勸亡了呢?大陸剝奪了我們的言論自由,可以;但西方世界自由世界又為什麼也要剝奪了我們的言論自由呢?
   
   看吧,博訊至今無法發文。不奇怪嗎?這可是石三生在海外僅存的最有影響力的博客了。不久之前,自己還吹牛:在大陸的影響力是一路下滑,即使不被刪的文,也絕難進入排行榜了。可在博訊,點擊卻是一個勁兒的在漲,從質疑陳瞎子開始,又漲了100。200多篇文章平均漲了100 ,那得增加多少人氣才行?好嘛,這剛一吹牛,自己又好奇做了個excel表格統計一下每日點擊量,6月7日,就發現突然被減掉了5000。至不能發文,日均只有兩三千的點擊了。
   
   博訊喜歡說自己很公正,從茉莉花以來就一直遭受著來自大陸的攻擊。自從將“石三生”列入百家爭鳴,自己經歷的網站被攻擊,博訊都會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並迅速恢復。這一次,網站卻至今不聞不問。究竟為了什麼呢?是,自己的《又一個瞎子轟動海外》一直還掛在首頁。可,那不就是為了讓讀者都認為石三生是“國安部監察局的特務”嗎?難道連博訊也相信了?
   
   多麼奇怪的美國啊!Google已經連續數日提醒石三生“ 警告:我們認為,由某個國家/地區支援的攻擊者可能正在試圖盜用您的帳戶或攻擊您的電腦”。難道博訊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被攻擊了嗎?還是那攻擊是來自美國政府,故此就不敢吱聲了呢?
   
   好一個“不作惡”的Google啊!別的不說,只那篇石三生在寫《全球掃盲之看圖說話》時,寫到半路就不翼而飛的《大地之子—盲人赤腳律師陳光誠》。說自己機器中下載的文章是大陸政府搗鬼刪除,我信;可又是誰幫著一個死瞎子清理了“網頁快照”?連這都可以假手外人,Google還有什麼安全性可言?
   
   為一個生前默默無聞的李旺陽。至於如此緊張、如臨大敵嗎?你們到底想掩蓋些什麼呢?就算石三生是國安部特務說得通。難道美國中央情報局也有我的股份?這局設的是不是太腦殘了?
   
   看到大紀元一篇《政法委高層涉密謀殺害李旺陽 胡錦濤或取消七一訪港》後,知道李旺陽之死的“偉大”意義已經開鍋。這個大紀元,仿佛不傳謠天就會塌下來一般(說李旺陽在林建誠“手中書寫”天安門偉大母親丁子霖的就是它。卻又作怪:此時,自己那篇大紀元的報導竟然也沒了。就是《又一個瞎子轟動海外》中提到的、說李旺陽“手心寫字”的那篇)。難道,真的可以沒有真相,也能求得公正嗎?謊言的威力當真如此巨大?
   
   也好,就以“港人治港”的原則,用香港人的看法,來分析一下李旺陽的死亡之謎吧。
   
   在明鏡,有個叫“一中”的先是跟貼謾駡,後又將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週一嶽的質疑粘貼過來,以證明他罵的有道理。當真如此嗎?
   
   週一嶽從一個醫生的角度提出了兩點質疑:第一,他認為有嚴重殘疾的人士,要自殺並不容易;第二,他認為以李旺陽的性格,即使要自殺,也會留下遺書、遺言。
   
   在回答週一嶽的質疑之前,先看一下另一個被瞎粉(陳光誠、李旺陽皆瞎,故謂之支持者曰瞎粉)們認可的、來自《明報》的消息:“港急症醫生﹕不第一時間搶救 違醫德不人道
   本報記者將李旺陽死亡照片交給本港一名急症室醫生,該醫生表示匪夷所思,指醫院未第一時間將李旺陽解下來搶救,反而由他維持上吊「原狀」,直至家屬趕來醫院,有違醫療程式,缺乏醫德和不人道,「若不解下來,醫生如何證實李已死亡?」該醫生說,照片上難以看到頸上致命傷口。一般而言,若死者是他殺,若被人從後箍頸致命,勒痕會「打橫」;若上吊窒息致死,勒痕則「打斜」沿著下巴、頸部延至耳後。”
   
   一個是香港的急症醫生,一個是香港醫生的高官。他們應該有共同語言了吧?為什麼不救人,那只會一元思維的急症醫生是想不明白的。其實,這個問題,換一個思路,多麼簡單!醫生或李旺陽的家屬,如果早就知道李旺陽已經死了。你說他們是救還是不救?萬一裝腔作勢揭開布結救人,那“被謀殺”的照片如何能傳到李卓人的手中?全球的瞎粉們又憑什麼哭爹喊娘?
   
   更何況,李卓人們連到底是護士還是李旺玲先發現的死者上吊都不敢搞清楚。世人都知道見了上吊尋短見的人,就是先替他揭開繩索。為何醫生和李旺陽的親友們都不懂這個常識?只怕不是不懂,而是根本不想救,或是已經不可救了也!
   
   如此情況之下,週一嶽大人,您說李旺陽要不要留遺書?如果留了,李卓人還怎麼蠱惑民眾抗議?是,連走路都困難的殘疾人,那樣的自殺的確很難。但如果是一個死了的人,再吊起來,應該不難吧?為什麼雙腳沒有離地?只怕是偽造現場的人們也心虛了吧?也可能是擔心布條不夠結實,也可能是擔心那窗戶(還有媒體說是窗簾)不夠結實吧?
   
   多麼白癡“謀殺案”啊!
   
   【石三生2012年6月13日 延邊】
(2012/06/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