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
匣子说话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陈泱潮 发表于 6/8/2012 00:07
   马克思的反思、忏悔和修正 作者:侯工日期:2012-6-4 陆老师: 收到了您的来信和两篇力作,细细地研读 ...
   
   1847年6月,他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共产党宣言》中,首次提出了罪恶的“暴力革命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错!错!错!马克思在这里,在《共产党宣言》中,所提出的正是“暴力反革命论”,而绝不是什么“暴力革命论”。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意义则是完全相反的。并且,这也是现在反思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的前提;而若是脱离或违背了这个前提,则一切的一切便必然会流于荒谬。而且,这里的道理其实也很简单,因为马克思“用暴力推翻”的那个“现存的社会制度”,正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最文明、最优越也最现代的社会制度,即资本主义的政治制度与经济制度。


    黑匣子主义认为,正是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君主专制主义的政治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文明可以概括为自由主义(或个人主义),或者说,西方文明的本质就是自由主义,而自由主义在社会政治领域的表现形式便是民主主义即民主宪政。与此同时,在通过立法,进一步强化私有制与私有观念的基础上,促使私有财产——不论动产或不动产——资本化,货币化,股份化,数字化,社会化,乃至国际化了,从而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作为人类文明基础的私有制度,进而也就大大解放了或曰激活了私有财产,大量的私有财产以资本的形式进入市场自由流通,作为个人生存竞争的本钱加入市场自由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私有财产作为生产要素在生产及再生产中应有的积极作用,真正做到了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同时社会分工、商品生产、商品交换、市场经济及国际贸易等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提高。又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文明也可以称之为资本主义。而这资本主义其实就是自由主义在社会经济领域的表现形式,故而又可以称之为自由资本主义。那么,也正是因为这自由主义加资本主义而成的自由资本主义的兴起,自欧洲到北美洲相继出现了一批又一批以“天下为公、主权在民”为国体、以“民主宪政”为政体的真正意义上即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并崛起了一个又一个安如磐石,炽如炎火,兴旺发达,欣欣向荣的经济强国,谱写了人类文明史上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人性化的崭新而宏伟的篇章,掀起了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创立了人类社会现代文明。并且,这种现代文明在美国发展最完善也最彻底,并促使美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一大强国。美国崛起以后,很快便取代西欧成了全人类民主自由主义的灯塔,成了全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中流砥柱,为此,法国还特地赠送美国一尊巨大的自由女神铜像以为纪念。进入二十世纪以来,特别是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大力推动下,全世界至今已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实现了不同程度的自由和民主,即西方文明。因此,西方文明亦称欧美文明,西方型政治经济发展模式亦称欧美型政治经济发展模式,而西方文明所覆盖的地方则可以统称文明世界或自由世界。
    诚然,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也源于西欧,但是并不属于西方文明,而只不过是西方文明形成发展进程中所必然产生的一堆有巨毒的“三废”垃圾,甚或可以说,是西方文明的“反物质”,是民主自由主义新潮流中一股不大不小的逆流。其“精神领袖”代表人物卡尔·马克思,面对着方兴未艾的浩浩荡荡的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却万分惊恐,在进行百般诅咒的同时,还千方百计地不惜采取各种极端措施进行阻挠和破坏,甚至必欲彻底除之而后快。他本不相信宗教,说宗教是“鸦片”,可他却躲在阴暗角落里苦心孤诣地炮制共产魔教——“海洛因”;他也不相信造物主,可他却坐在自己的安乐椅上能臆造出一个神化乃至魔化了的“无产阶级”即“阶级神”,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又臆造了神化乃至魔化了的“组织起来的个人”即“社会神”以及“党神”——“神党”即魔党,最终无非是神化且魔化他自己,他比上帝还上帝。他也不相信有超脱生死的所谓“彼岸世界”,可他却如醉如痴地梦呓一个无私性——无私欲——无私有制——无阶级——无社会分工——无商品生产——无商品交换——无市场经济——无“三大差别”——无“个人的生存竞争”的无何有之乡“共产天国”,并妄图应用他领导的由他自己臆造的无产阶级的血腥暴力反革命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来强迫与驱赶此岸世界的人统统地乖乖地进到那里面去;他明明知道“资产阶级在它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共产党宣言》,下同),可他却认为“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只能交给他制造的“阶级神”及“社会神”来支配了,并不自量力地要带领他的“神阶级”去充当资产阶级、资本主义及自由民主制度的掘墓人;而且他这里所诅咒的所谓“法术”不是别的,恰恰是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人性化,或者说,恰恰是民主自由主义。
    也正如马克思他自己所揭示的那样,资产阶级的目的就是要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自由世界,因而“起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 ,“资产阶级除非使生产工具,从而使生产关系,从而使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革命化,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制度,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如此等等。
    可见,马克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所以总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他口口声声地称“解放全人类”,可他却南其辕而北其辙,居然采用所谓以“彻底消灭私有制及私有观念”即反私性→反人性→反人类为其最终目的,而以怪诞不经且荒谬绝伦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之阶级斗争为其达到最终目的之基本手段,那么,除了“毁灭全人类”之外,不可能有别的什么结果;他似乎也非常清楚“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以及私有财产是“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可他却妖魔缠身,鬼迷心窍,顽固地坚持要由他领导他自己臆造的那个“无产阶级”,去向坚持走民主自由主义道路且领导世界民主自由主义潮流的资产阶级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即以消灭私有财产为目的的血腥暴力反革命,“推翻那些使人成为受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马恩全集》Ⅰ-10)才能达成“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且又恬不知耻地公然承认:“的确,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
    马克思似乎很了解传统的、反人性的、吃人的专制制度与专制文化的种种罪恶,但却极力反对他所称的资产阶级用新型的、人性的、自由的民主制度与自由文化来取代之,而顽固坚持必须用他发明的反私性→反人性→反人类的“无产阶级”即“神阶级”即“妖魔阶级”的专制制度与魔教文化来替代,为此,他还必须将此前由传统专制主义者所造成的一切的社会罪恶与不幸,或曰一切的脏水,统统地一股脑儿地扣到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所有无辜者即非无产阶级的头上,于是乎,除了那个“神阶级”及其化身马克思们之外,普天之下所有的人便都成了妖魔革命的对象、妖魔专政的对象和妖魔吞食的对象。
    反正,马克思为了复辟中世纪专制主义制度,采用以攻为守的办法,竭尽全力诬蔑、诅咒和反对当时新兴的西方文明制度。例如,说什么“在这个社会制度下,文明期做出了古代氏族社会丝毫也不能做到的事业。但它做出这些事业,是靠激起人们最卑劣的动机和欲望,并且不惜损害人们其它一切禀赋而发展这些动机和欲望办到的。卑劣的贪欲是文明期自其第一日直至今日的动力;发财致富,富上加富——不是社会财富,而是这单个坏蛋分子发财致富——这就是文明期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唯一目的。”(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所以他要彻底消灭私有制和私有观念,要用妖魔革命和妖魔专政强迫人们都成为万念俱寂的妖魔或神仙。又例如,说什么“生产剩余价值即赚钱,是这个生产方式的绝对规律。”那么,马克思要打破这个绝对规律,使生产不得产生剩余价值,劳动生产率越低越好,最好是回到旧石器时代的水平;投资也不得赚钱,只许亏本,最好是血本无归;那就必须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干脆消灭资本,消灭货币,消灭金融,消灭商品生产等。“总之,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共产主义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显然,马克思是把以暴力反革命手段反对西方文明制度当作其所谓“世界革命”来搞的。
    并且,“在所有这些运动中,他们都特别强调所有制问题,把它作为运动的基本问题,不管这个问题当时的发展程度怎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