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
藏人主张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东赛按语:
   
   首先,非常感谢又多了一名关注藏人焚身抗议的中国人,而且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学者。
   其次,自从藏人焚身抗议发生之后,很多人只关注把自己点燃的抗议者,没有顾及其它人,其实,还有两名未遂焚身抗议者,他们是甘肃省甘南州碌曲县人。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羁押于哪里? 希望得到大家的关注,尤其是追踪观察者们应该寻找他们的下落。


   
   ——————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余杰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在壤塘(四川省阿坝州阿坝县)再次发生藏人妇女自焚死亡事件,使得近几个月以来藏人自焚人数升至四十一人(境内三十八人,境外三人),已知三十人牺牲(境内二十九人,境外一人)。其中有六位女性,三位女尼,两位牧女,一位女学生,全都牺牲。
   
   中共控制的媒体上,对持续不断的藏人自焚惨剧无一字报道。大部分中国民众亦漠不关心,打牌的照样打牌,唱歌的照样唱歌,炒股的照样炒股,仿佛藏人的死难发生在另一个星球上。既然五十六个民族亲如一家,为什么藏人的自焚不能在汉地激起一丝涟漪?
   
   这是中国社会纳粹化的前兆。当一个社会丧失对生命基本的尊重和珍惜的时候,独裁者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作恶。薄熙来案件爆发,海内外有不少人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狂呼:以胡温为首的改革派胜利了,政治体制改革马上开始了!这些人像猴子一样,被主人朝三暮四的伎俩弄得昏头转向。
   
   但是,政治改革并没有开始的迹象,对“六四”难属的监控和迫害也没有停止。看中共高官是否真有政治改革的意愿,不是看他是不是会背诵《人权宣言》,也不是看他是否读过普希金的诗歌,而是看她是否重视每个普通人的生命。当温家宝污蔑自焚的藏人受达赖喇嘛蛊惑时,他那虚情假意改革秀彻底破产了。
   
   “胡温新政”的把戏唱到尾声,依然是先用胡萝卜欺骗,再用大棒伺候的老套路。用宪政学者陈永苗的说法就是:“如黑屋子里,给你划根火柴,就是不肯打开窗户,外面艳阳高照。”于是,在这如墨般漆黑的长夜里,惟有藏人自焚的火光在升腾。
   
   可是,人的身体里流淌的应当是鲜血啊,不是汽油。一个政权要残暴到怎样的程度,才能把鲜血变成汽油?在佛教教义里,杀死自己也是一项重罪。敬虔的藏人不惜犯下重罪也要选择以这种极端方式结束生命,表明他们已经“哀莫大于心死”。
   
   这控诉的声音,中南海的衮衮诸公听不见,即便听见也装聋作哑。但是,中国的民众应当听见。二十三年前,若早听见胡锦涛在拉萨屠杀的枪声,内地的学生和市民就不会天真到认为共产党军队不会开枪了。
   
   所以,我们的生命与藏人的生命紧密链接在一起,正如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的马丁•尼莫拉牧师的那首发人深省的短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Saturday, June 02, 2012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来源:[http://www.guancha.org]《观察》文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2/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