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在人潮中]
点滴人生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人潮中

   六四之後,滿以為我再出動的日子是七一了。誰想竟然發生了李旺陽枉死事件。於是我禁不住在六月十日再出動一次。這次是遊行,隨大隊從遮打花園行至西環中聯辦總部。

   對於我來說,已經是七十歲的老翁了。不像二十三年前了。那時我拿著一個高音喇叭,領著一群人遊行,從天后到北角,再由北角轉皇后大道東新華社總部,沿途高叫﹕「李鵬下臺﹗」

   現在,我免不過也不在群眾場合出現了,以免風吹日晒。抗議的事還是由青年人去做吧。

   可是這次李旺陽事件,令人覺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次又一次,中共對人民,特別是對民主和維權人士施虐,已到了令人不能忍受的地步。這已經成為他們的習慣做法。而且他們做得十分愚蠢,欲蓋彌彰。

   還有的是,他們使用封建時代的「誅九族」連坐法,把當事人的父母、配偶,甚而朋友、同事也「維權」起來,或加以恐嚇,或加以軟禁。

   天! 這是什麼的世界。這世界還有公理嗎﹖

   以李旺陽的死亡來說,首先佈局說他自殺,但又給人拍到照片李雙腳站在地上。

   我可以說,像李旺陽這些人,是不會自殺的。這不合邏輯。他不像文革期間的老舍和傅雷。這些高級知識分子自殺是因為不堪被辱和理想破滅。這些在中共暴政底下爭取民主的人士,早已作了被打被虐被「專政」的心裡準備,因而不會在這些壓力下自殺。

   然後中共又用慣常的手法在最短時間內毀屍滅跡,並說親屬已簽字同意。這真是自欺欺人。如果不是心中有鬼,何須這麼快便消滅證據。說親屬同意,但是現在一直照顧李旺陽的妹妹不知所蹤。我敢說,李旺陽的遺體,必然傷痕滿佈。

   中共負責這案的官員在說假話和蠢話,他們自己不可能不知道。他們的真正意思是﹕我們就是公開說假話和蠢話,你們奈我何﹖

   於是,我便要拖著我老朽之身,走上街頭,表達我的憤怒。

   在人潮中,我很高興見到很多的青年,他們構成人潮中的大多數。我也特別高興聽到以下的口號﹕「保護維權人士﹗」和「不要共產黨治港﹗」我也觀察到,在兩旁維持秩序的年輕警察,他們的神色顯示他們是被群眾的行動所感動了。

   是的,凡有良知的人,怎可以不同情李旺陽﹖怎可以不支持維權人士﹖怎可以不憎恨共產黨﹖

   共產黨,你亡黨的日子快到了!

   後記﹕因為時間關係,我沒有隨大隊走到中聯辦。我本來在大隊的中間部份,但因為隊伍前進緩慢,我不斷超前。到了西邊街的時候,我已追上了龍頭。在這裡,前進隊伍停頓下來。

   我不打算留在人群中太久,於是脫隊走到了西邊街的對面,即西邊街和皇后大道西的交界處。這裡路口暢通無阻,一列車輛在等候過路。我心想,香港警察控制遊行秩序,確十分有經驗和有效。像這個路口,每邊放五分鐘,人和車輛都各得其所,互相干涉最少。這真是秩序井然。

   我站在那裡觀察,看見一排車輛過去了。就我的估計,應該是遊行者過路口了。可是,不,隊伍仍然原地等候。我納悶,路口已經暢通了,還等什麼﹖但因為我不知道當局有什麼安排,而我也不準備等候大隊前進時才隨隊行動,於是我一個人走到中聯辦。

   這裡設有李旺陽先生的祭臺。我向李先生的遺像鞠躬,及向家屬慰問箱盡了一點心意,便回家了。後來得知,遊行者因為等候太久而鼓譟,也因在中聯辦門前限制太多而與警員有推撞。據說,中聯辦門前每次只准三十人圍集。

   這又是蠢人所想出的蠢計,或者是應付中聯辦無法想出的「辦法」。想想,每組三十人,一個小時只能過十組,即三百人。若遊行有一萬人,則需三十小時才能疏散,何況當天的遊行人數遠超過這個數目呢﹖香港中區和中聯辦門前,可以抵受這個情況嗎﹖建議中聯辦設在新界,甚或離島,便沒有這個問題了。

(2012/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