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神州六十年》]
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港事隨筆﹕談香港大學校長
·續談香港大學校長
·港事隨筆﹕你們怕什麼 -- 致共產黨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佔領中環 勢在必行
·人生隨筆﹕爭奪
·人生隨筆﹕不知老之至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二)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三)
·港事隨筆﹕把勇氣用在正確的方面 -- 向反「自由行」朋友進一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四)
·人生隨筆﹕建屋記 (五)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六)
·人生隨筆﹕建屋記 (七)
·人生隨筆﹕建屋記 (八)
·跳樑小醜否認屠殺記
·人生隨筆﹕建屋記 (九)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一)
·人生隨筆﹕建屋記 (十二完)
·共產黨一貫騙人
·為了、、、、﹐七一必要上街
·「佔中」投票結果 -- 我的解讀
·遊行歸來﹐兼論人數 (上)
·偉大的全民運動
·一則政治寓言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州六十年》

   耀宗,

   我正在讀您主編的《神州六十年》,這書是您三十年前開始編輯《神州三十年》以來每十年一次的系列。我稱之為《神州系列》。

   您能夠堅持這個《系列》這麼多年,確不簡單,因為您不是專業編輯,也從這裡得不到什麼經濟的好處。因此,我向您致敬。

   《神州六十年》是2009年出版,但我因不在香港,最近才有機會看到。這書有十三篇文章,每篇討論一個方面。我已讀了其中的四篇,分別是關於教育、文化、民族主義的。當然,也包括您的力作,關於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的。

   對於前這三篇,它們的取向、分析和結論,我不完全同意。雖然如此,它們也給了我一定的資料,並刺激了我的思考。至於您的大作,言簡意賅地敘述和分析了這六十年來神州的經濟改革和政治改革,更屬必讀之作。

   其他方面,陳文鴻和陳弘毅兩位我所認識的學者,他們的文章是我急于拜讀的。他們思想周密,言必有物,我肯定不會失望。至於其他我也不會忽略的文章,包括那些講中國外交的、網絡公民社會的、學生政治文化的,以及軍事發展的。這些文章都將增加我對中國的認識。

   最近,我們曾經茶聚。在茶聚中我們談到您十年後還會不會編《神州七十年》,以及在什麼情況下編《神州七十年》的問題。

   我們除了考慮自己的年齡之外,還想到了中國的命運。我年齡比您大,雖然不是很多,但也不少。假設《神州七十年》十年後出版,我能夠閱讀的機會可能是一半一半。(假設我不在,您想想用什麼辦法給我送一本吧。) 至於您,我相信您是仍然有精力可以編的。

   不過,到時是什麼環境﹖誰也不知道。我當然希望那時暴政已經覆亡,共產黨散掉,您的書改個名稱。(《神州七十年》意味神州仍然被中共管治。) 然而這恐怕只是我的一廂情願而已。大概,十年後神州仍然是震慄在中共的淫威之下。

   雖然八九後有人預測中共很快亡國,然而現在距八九二十三年了,中共仍然看起來結結實實。原因我認為是我們沒有赫魯曉夫,沒有葉利欽,沒有戈爾巴喬夫,甚至沒有普京。大壞蛋鄧小平可以揮動大軍屠殺手無寸鐵的學生,可是他卻沒有氣魄或沒有大氣扳倒毛澤東。毛澤東生前,他畏之如虎﹔毛澤東死後,他也奉之如神靈。

   所以,中共不能從內部擊散,而外部也沒有這個力量。因此,十年後,如您繼續有興趣編這書,恐怕它的書名仍然是《神州七十年》。您可能到時已經意興瀾珊,不想編了。

   但是,我還有一個更好的主意給您﹕趁您還在精壯的時候,寫一本傳世之作,把您畢生的學力和觀察力,灌注在一本談中共的書中,以惠後人。

   希望您細細考慮。

   平寬,二零一二年六月九日。

(2012/06/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