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蔡楚作品选编
·祖坟
·咏 荷 —— 答罗清和兄
·纽约问答
·日用品斷想
·等待
·全臺灣至少有一萬個人在用力寫詩的回應
·獨生子
·媽媽.我沒有紅領巾
·遥祭鲁连
·鳥語在說些什麼?
·"独生子"的对话
·不能失去自我
·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夢訪魯連居
·夜讀薛濤
·高湯:讀蔡楚詩「我想她是舒卷的雲」
·明天
·哭吴祖光、李慎之二老
·听郭生《洋菊花》
·月夜思
·己卯新秋送天一兄返美兼贈《龍門陣》數冊四首 1998年----殷明辉
·读蔡楚《我的忧伤》的断想 --陈墨
·硯冰: 讀蔡楚“我的憂傷”
·我与《野草》结缘
·思念 ●蔡 楚
·母親
·一個僑胞的話
·广场夜
·孔形拱橋
·長城浮想
·怀 秋
·回答------致诗友
·怀 秋
·如果风起
·殷明辉:酬寄蔡楚
·君山二妃庙坟
·酒愁
·水 ---台湾喜菡网站值月人献辞
·秋意
·无慧: 一生的追寻—— 蔡楚的诗——野草诗歌赏析之三
·偎依-----答台灣詩人喜菡"相信文學的心焓强梢愿糁顿艘赖?
·铁窗-----献给刘荻
·心事
·独立笔会笔友给笔会主席刘宾雁先生的慰问信
·黄翔日命名及诗房子剪彩仪式上的英文发言稿
·Lake Tahoe
·我想她是舒卷的云
·别梦成灰(带图片)
·五姨妈(图)
·怀秋(带图片)
·偎依(带图片)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
·赠洪复
·选择树--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
·诗《我的忧伤》(配图)
·人的权利(图)
·紫红的落寞(图)
·星空(图)
·你的小姑娘闭嘴不语(图)
·象池夜月(图)
·流星的歌—致 大 海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日期:2012-05-31] 来源:参与 作者:严颜 [字体:大 中 小]
   
   (参与2012年5月31日讯)2011年8月28日,因“茉莉花”被失踪81天(2011年4月3日-6月22日)之后,著名艺术家艾未未率先在美国《新闻周刊》发表文章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在这篇题为《城市:北京》(http://www.thedailybeast.com/newsweek/2011/08/28/ai-weiwei-on-beijing-s-nightmare-city.html)的文章中,艾未未谈到他被失踪的精神折磨,他写道:“你被完全隔离。不知道你会在那里呆多久,但你真的相信他们想把你怎么样就怎么样,甚至勿容置疑。你没有任何保护。我为什么在这里?你的头脑非常不确定时间。你变得像疯了一样。这对任何人都很难,即便是信念很强的人。”
   
   2011年9月14日,因“茉莉花”被失踪60天(2011年2月19日-4月19日)之后,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公开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http://www.voanews.com/chinese/news/20110914-Chinas-Detained-Lawyer-Speaks-Up-129789948.html):“这些人用装着水的瓶子打他头部和身体,掐他的脸,还不停地叫骂侮辱,并对他进行威胁。从第三天开始,警方规定江天勇必须按照他们的规定起床,喊报告,喊愿意接受政府教育。随后就要背诵三首看守规定的所谓爱国歌曲的歌词,有一点错就得从头再来。”


   
   2011年12月3日,网络维权人士古川的妻子李昕艾在《民主中国》网站发布了《亲历“2.19”——多行不义必自毙》(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24102)的文章,揭露她和古川在“茉莉花”被失踪63天(2011年2月19日-4月22日)期间的遭遇,“黑头套、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让走动、肆意辱骂、拳打脚踢、耳光如风、扒光裤子逼下跪……种种施加在古川身上的酷刑令我愤怒不已。”
   
   2012年5月5日,古川又在《民主中国》网站发布了《“茉莉花”飞来“黑头套”——被绑架失踪63天的日子里》(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27528)的文章,“非常荒唐的是,对于这些殴打、下跪、性骚扰、不让吃饭、不给水喝、不让睡觉等等行径,北京市局的刘涛和昌平分局的陈智装作不知,他们还几次大言不惭地说,对我很好,没人打过我,我没遭受过酷刑。甚至在最后同意释放我之前,陈世杰还拿着摄像机让我撒谎说,我在那里很好,没有遭受任何酷刑。”
   
   2012年5月29日,维权人士周莉在博讯网发表揭露“茉莉花”被失踪声明:“2011年3月至4月间,我被强制失踪,关押在北京郊区密云县一处公安局秘密基地。该基地被称作“茉莉花专案组”。在被关押期间,迫于各种虐待和压力,我曾做出三项书面保证:一,不接受外媒采访。二,不接触敏感人士。三,不参与任何公众事件。从即日起,我声明,该保证作废,我愿意承担因此产生的一切后果。”
   
   2012年5月29日,维权人士刘德军在推特上(@l5d)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响应一下周莉的声明:本人于2011年2月27日在北京西站上公交车时被盖世太保绑架酷刑,中间被转移了四个地方,脸部皮肤被电焦,耳朵眼被电焦,还被脱光衣服威胁电生殖器,废掉我的“男性功能”。可翻看我前天发的伤痕照片。”“去年被绑架,不是我从小练武,就被他们害死了。前面有人审讯我,一个家伙绕到侧后,趁我正和前面的人争论,突然用穿硬皮鞋的脚踢我右下腹部,幸亏我沉肘挡住了,当时“蓬”的一声巨响,把外面的人都吸引进来了。那家伙还在我周围游荡,企图伺机再踢,不过我一直没给他机会。”
   
   对于维权人士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中共当局在江天勇律师揭露当天即2011年9月14日,北京多部门就密会,商讨应对江天勇站出来造成的冲击(http://boxun.com/news/gb/china/2011/09/201109142310.shtml)。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2/06/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