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槟郎文集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09涉外文秘 方文
     
     每次想起大学让学生印象深的老师,学生脑子中冒出来的是这几个老师:宋涛,通晓古今、中外文学、年轻有为;槟郎,特立孤独的诗人、经历坎坷的凡人、充满热情的老师;Steven,可爱的外教老师、铁板饭的忠实顾客;黎令,外院温文尔雅的绅士老师……
     最近听到《最初的梦想》这首歌时,让学生不由自主地想起槟郎,我最率真的老师。有些像歌词唱的: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
     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
     才走得到远方
     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
     千钧一发
     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
     有隐形翅牓 ”
     “沮丧时总会明显感到孤独的重量
     多渴望懂得的人给些温暖借个肩膀
     很高兴一路上我们的默契那么长
     穿过风又绕个弯心还连着
     像往常一样
     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
     最想要去的地方
     怎么能在半路就放
     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
     实现了真的渴望
     才能够算到过了天堂
     绝对会到达 ”
     在槟郎老师额身上随时都会看到那份骄傲,但是伴随着的总是现实的残酷,老师的骄傲没有淡去,反而更加妖艳,学生喜欢老师的那份骄傲,骄傲得让人无法苟同,骄傲得让人咬牙切齿,骄傲得让人无可奈何,骄傲得让人嫉恶如仇,骄傲得让人同情怜悯,骄傲得让人钦佩不已,骄傲得让人忘乎自已。不知道支持老师坚持诗歌创作,又不断地使他封笔退身的现实在哪里?其实如果你想更全面的了解,可以到老师的博客看看。
     学生挺喜欢槟郎老师最近写的一首诗《问与答的彻底》,在诗中有一系列的问答:
     提问:平庸吗?回答:“是的,我实在很笨”。
     提问:承认出身卑微吗?回答:“是的,我家是三代贫农”。
     提问:入党?回答:“它并不伟大,治国无能。而今多少民族苦难与它有关!我倒愿参加它的反对派,但目前对所有政党不感兴趣。”
     提问:这辈子当不了官,连最小的股长、科长之类?回答:“是的,我都不屑于一顾。我以终生布衣为自豪,纯洁过清贫、寂寞一生,同李白平交王侯,笑傲权贵。”
     提问:志向?回答:“我槟郎只有一支秃笔,写诗歌,担道义、抒愤激”。“可是你的诗进不了主流诗坛,你的文字只能在网上浮沉?我不在乎,只要有粉丝!”
     提问:死亡观?回答:“尽量活得长久多做点贡献,但也随时终止操劳跟死神去。死则死耳,何须悲伤?亲友只管将我化灰撒扬子江里,文字会把名字流传得更远。”
     看完这首诗时,我钦佩我的老师,敢问敢答,敢写敢发,敢想敢说,所以我记我最率真的老师。快一年多的师生朋友之情,让学生在即将结束你的课程之际写下学生想说的话。
     其实,在老师敢想敢说,敢写敢发的时候,老师的孤单又有谁知?经历坎坷却没有使老师向现实低头。即便作为一个贫穷的农家娃又如何,即便师专毕业当了家乡的中小学教师又如何,即便在那年春夏之交后走入狱墙五年又如何,即便通过考研离开多难的巢湖故乡从此漂泊外省南京又如何,即便离开祖国踏上韩国大田的教学之旅又如何?多经磨难,年龄增长,仍不放弃学习、创造。不知道在老师这样的背景身后,有股什么力量支撑着老师?学生始终思考,在老师一年多的课堂上,学生发现鲁迅,这一中国伟大却冷峻犀利的文人深深影响着老师,老师自己说过:把镰刀和铁锤当作自己的十字架,致力于鲁迅精神和中国现代左翼思潮的弘扬。
     在这样的经历背后,槟郎老师仍然热情生活,学生不知道在几个黑夜下,老师提笔写下这个社会的不公;不知道在多少次课堂后,老师思索着与学生的互动;不知道在南京这样的古都,老师踏出了多少足迹;不知道在多少次文章杀青后,老师的孤独有谁看到,有谁看懂……
     回忆总是被唤起。有时候上老师的课,当老师讲到义愤填膺时,他握紧拳头,低着头愤恨着“以吏为师的社会”的虚伪,那股顽强劲一直停留在学生的脑中;当讲到作品时,几乎每部作品的主人公和情节都会让学生思绪翩翩,进入想像的天堂,那种自由地思想总会让学生对文学更加喜爱,到底还有哪里的充分时光让老师能记得这么多作品;老师很喜欢读诗、写诗,从老师的诗中,学生会看到老师的很多不同面,有时那种另类的思考会让人有种灵感,原来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更让人流连忘返,原来贾平凹的“现代金瓶梅”《废都》更让人扼腕痛心;张爱玲的“不断放弃,终于放弃”更让人痛彻心扉。学生喜欢老师上课的激情澎湃,喜欢老师自由畅谈社会热点问题,喜欢老师开放式的提问思考,喜欢老师渊博新异的见解,喜欢老师抛开身份与学生互动的主动热忱,喜欢看学生以各种不同心理动机写出对老师的不同文章。老师,率真,自然,顽强,激情,在扩展广度时不忘挖掘深度。
     可亲可爱的槟郎老师,
     虽然经历坎坷,但是顽强,前进!
     不为斗米折腰,心系自己的学生,可敬!
     漫步于校园,畅谈自己理想,激励学生寻找自己人生,
     谈笑于食堂,剖析自己,寻找课堂教学问题。
     旅行于南京各处,留下生平的照片,我槟郎到此一游!
     恨不得捐献自身才学,培育新的一代,
     即使生活再不如意,提笔发泄堵住心口的那不快,畅酣!
     即便师生情谊分别之际,尽心尽力教学,热衷与学生交流,敬业!
     提笔大骂“伟正光”的虚伪,敢怒敢言,说出另一面,敬佩!
     即使生死由天,依然我行我素过自己,自由!
     财政大权交与妻子,专心上班,好丈夫!
     潜移默化影响儿子,拓宽视野,好父亲!
     开放式教学,体谅事假学生,好教师!
     竭尽所能帮助所需的门生,好师傅!……
     几次有幸与槟郎老师在学校食堂同吃饭畅谈,收获颇多。老师一直想探讨如何促进师生课堂教学的方法,学生说了几个自己的看法,老师有的点头有的摇头,看着老师那认真考虑的模样,不由得感叹,这样的老师在教师行业又有几个?最初与老师聚餐时,那是大二下学期,和好朋友一起的,两个学生都挺不自在的,毕竟这是上学以来第一次与老师聚餐聊天,到后来也渐渐地放松了,开始与老师聊起了天。其实老师是个不平凡的凡人,不平凡在他总是喜欢按自己的牌理出牌,打破师生传统的教学模式,用那种朋友模式和学生们交流,(其实这样可以获得很多信息的),凡人当然指老师也是食人间烟火的人啦,有几次看到老师吃那几块排骨时,似乎老师盘里的肉更香,要不然老师的嘴上总是亮亮的,挺让人嫉妒的呢。后来的几次聚餐,心渐渐平稳了许多,和老师聊到了考试、作业、校园,当然还有老师的生平,(当然还有老师的小八卦),谈天谈地,谈你谈我,谈说谈吃。老师像个孩子,畅快时眼角眯起来,挺开心的样子,不快时,夹着诱人的肉块机械地往嘴里送,眼睛却盯着桌面不知是发呆还是伤心。最近的一次聚餐,学生挺开心的,告诉了老师还有水果可以拿,老师兴冲冲地过去拿,却被告知还要刷卡不是免费的,(学生一下子懵了,岂不是欺瞒了老师,罪过啊),老师没有走开,爽快地刷了饭卡,问着不安的学生,挑哪袋水果呢,考虑到天气炎热,老师需要降降火,清热清热,学生指着一袋黄瓜说“那个吧”,老师开心地拿走了那袋黄瓜。吃饭时老师提到了以前下班从没买过什么回家,这次提着一袋黄瓜回去,估计老婆会很开心。看着老师那无奈又好奇的表情,学生好像笑,原来老师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哈。老师到底还是要我们从袋子里一人拿了一根黄瓜。
     挺伤感的,没有不散的筵席,看着老师背着破破的背包,孤独的身影远去,老师的才学就这样留在晓庄,是晓庄的幸还是老师的不幸呢?
     老师,即使黑夜了,孤独的重量加重了,学生仍希望您在提笔之时想到健康;即使每次的散席,都会经历,学生仍希望您记得,事无大小,您已经深深影响了学生,是精神及动力的源泉;老师,学生长大了,只能奔跑,学生仍希望您能放慢步伐欣赏一下身边之景;时间总会说谎,老师,学生仍希望您坚持自己的师生模式。
     含泪微笑,学生在此分别之际,衷心祝福老师,槟郎永康!
     
     晓庄求学,
     大一大二虽为丰富,却没有内涵,
     大二下学期之际遇良师益友,槟郎,此生幸矣!
     查阅老师作品,诗为之多乎,
     学生读之又读,懂得少,但仍需努力。
     社会热点、文学界、公共言论界,
     老师提笔宣泄心中不快,
     不同见解,与学生们分享。
     失去之时,也在寻找,
     不忘的始终是对生活的热情,
     即便自己经历坎坷,看透现实。
     不满、伤心、痛苦、无奈,
     没有在课堂传染给学生们,
     感染学生的是
     热情、顽强、渊博、独到、自由。
     安徽巢湖,
     天与人间作画图,南谁曾说小姑苏。登高四望皆奇绝,三面青山一面湖。
     居住南京古城,
     踏足名胜古迹,留下,槟郎到此之影,
     生死由天,命该潇洒,
     老师,屹立孤傲之峰,感言不畅。
     多经磨难,增强生活之心。
     教导之学生,无奈却喜欢写老师,
     教学,校园漫步,食堂畅谈,论坛发表,
     都留下学生们的影子,
     闭上眼,希望,
     老师,
     如鲁迅又不同鲁迅,
     在世界的一角,
     留下自己的一席之地。
     学生呈上。
     2012-6-10
     
(2012/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