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寻找槟郎]
槟郎文集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找槟郎

   
   
   寻找槟郎
     槟郎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陋蛙不知道井口外的世界。
     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去,
     鸣蝉活不过夏秋的季节。
     我单说我来为寻找一个人,
     谁能料想要遭遇一系列古怪?
     
     我在某时来到某国,
     江南古城的初夏绿意盎然。
     我穿过大街又钻入小巷,
     我升出地铁又乘上巴士,
     我在紫金山头放飞信鸽,
     我在扬子江里打劫每一条船,
     
     只为寻找一个人叫槟郎。
     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得到信息,
     资料零碎不全但时空很具体。
     飞越宇宙我来到他的城市,
     他此时会在哪一所房子里作诗?
     且让我按照周密的步骤打听。
     
     古书上说槟郎是教书匠,
     我打听身粘粉笔灰的老翁。
     他绝对对江城高校了如指掌,
     发誓从未听说过这么个人。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古书上说槟郎是个诗人,
     我又打听诗歌协会的老总。
     他说所有的诗人都入我彀中,
     却从不曾听说这个写过诗的人。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古书上说槟郎住在东山镇,
     我拜访了镇上的每一个社区居民。
     他们绝对布满了每一个角落,
     都说从不曾听说有这个芳邻。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我的脸上覆盖层层疑云,
     好在古书上还说槟郎是个网虫。
     我打开电脑浏览古国互联网,
     所有槟郎的帖子打不开或者删除。
     终于发现一个写槟郎的帖子,
     作者自称是他的一个学生。
     
     我面对着这位江南美女,
     要她告诉我槟郎的详细情形。
     她却一口回绝我说没有这个人,
     那文章是她写的但是虚构。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我勃然大怒:现在就割你!
     她吓得求饶又看了周围才说:
     “自从某组织抓去后死亡,
     红头文件强迫着人民集体遗忘。
     我们正在努力遗忘他的时候,
     为什么你竟违法地强迫我复忆?”
     
     我向她道歉,绝不会危险。
     她才交代了恩师的因诗获罪。
     死后立即被火化了,倒按照他
     诗里的遗嘱将骨灰撒入扬子江里。
     许多江豚突然浮出水面哭泣,
     就在昨日的半天火烧云的黄昏。
     
     我单说我来为寻找一个人,
     谁能料想要遭遇一系列古怪?
     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得到信息,
     我来江城竟打听出如此情形。
     他们被强迫集体遗忘的东西还少吗?
     但我坚信槟郎终究会被解除屏蔽。
     2012-6-9
     
(2012/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