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寻找槟郎]
槟郎文集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寻找槟郎

   
   
   寻找槟郎
     槟郎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陋蛙不知道井口外的世界。
     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去,
     鸣蝉活不过夏秋的季节。
     我单说我来为寻找一个人,
     谁能料想要遭遇一系列古怪?
     
     我在某时来到某国,
     江南古城的初夏绿意盎然。
     我穿过大街又钻入小巷,
     我升出地铁又乘上巴士,
     我在紫金山头放飞信鸽,
     我在扬子江里打劫每一条船,
     
     只为寻找一个人叫槟郎。
     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得到信息,
     资料零碎不全但时空很具体。
     飞越宇宙我来到他的城市,
     他此时会在哪一所房子里作诗?
     且让我按照周密的步骤打听。
     
     古书上说槟郎是教书匠,
     我打听身粘粉笔灰的老翁。
     他绝对对江城高校了如指掌,
     发誓从未听说过这么个人。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古书上说槟郎是个诗人,
     我又打听诗歌协会的老总。
     他说所有的诗人都入我彀中,
     却从不曾听说这个写过诗的人。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古书上说槟郎住在东山镇,
     我拜访了镇上的每一个社区居民。
     他们绝对布满了每一个角落,
     都说从不曾听说有这个芳邻。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我的脸上覆盖层层疑云,
     好在古书上还说槟郎是个网虫。
     我打开电脑浏览古国互联网,
     所有槟郎的帖子打不开或者删除。
     终于发现一个写槟郎的帖子,
     作者自称是他的一个学生。
     
     我面对着这位江南美女,
     要她告诉我槟郎的详细情形。
     她却一口回绝我说没有这个人,
     那文章是她写的但是虚构。
     “这个人啊要是存在,你把我的
     脑袋割下来,当然你没机会”。
     
     我勃然大怒:现在就割你!
     她吓得求饶又看了周围才说:
     “自从某组织抓去后死亡,
     红头文件强迫着人民集体遗忘。
     我们正在努力遗忘他的时候,
     为什么你竟违法地强迫我复忆?”
     
     我向她道歉,绝不会危险。
     她才交代了恩师的因诗获罪。
     死后立即被火化了,倒按照他
     诗里的遗嘱将骨灰撒入扬子江里。
     许多江豚突然浮出水面哭泣,
     就在昨日的半天火烧云的黄昏。
     
     我单说我来为寻找一个人,
     谁能料想要遭遇一系列古怪?
     我从一本古老的书上得到信息,
     我来江城竟打听出如此情形。
     他们被强迫集体遗忘的东西还少吗?
     但我坚信槟郎终究会被解除屏蔽。
     2012-6-9
     
(2012/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