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槟郎文集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09涉外文秘2班 陈生男
     
      转眼间,来到晓庄已经三年了。在这个曾经憧憬的大学校园里,有着和高中完全不一样的教学模式和学习方式。在高中三年,任课老师几乎都没有换过,所以到毕业的时候都依依不舍。大家不再是所谓的师生关系,而是有着无限亲切感的家人。然而,在大学校园里,几乎每个学期都会遇到不同的任课老师,即使是同一门课。也许是上天的缘分吧,我们与槟郎老师已经师生一年半了,也是大学生涯中,陪伴我们成长时间最久的老师了。
      槟郎几乎是文学院人人皆知的老师,只要被他教过的学生,无不对他印象深刻。初次相见,是在大二下学期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课上。中等的个子,朴素的穿着,黑色的背包,戴着一副更加显得有书生气息的眼镜,脚步匆忙的走进教室。上课铃一响,他就宣布上课,接着自我介绍,在黑板上写着显眼的“槟郎”,还有一些其他的个人信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传说他被戏称为人文院的十大个性老师之一,这无疑增加了我对这个老师的兴趣。心想我倒想看看他的个性在哪?如今,一年半的相处,也算是对槟郎老师略有了解。


      槟郎老师教授的课程主要是专业基础课中国现当代文学史,还有专业选修课新诗研究和鲁迅学史。当然,教我们整整三个学期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也让我这个不太喜欢文学的人获益匪浅。老师的特别之处其一在于他说话声音大,有的学期两个班的同学坐在一个教室听课,若是不用话筒说话的老师要么定会崩溃的发火,要么就是下面噪杂声一片,课堂纪律一塌糊涂!但是槟郎老师上课从来不用话筒。我也曾好奇后面的同学会不会听不到?于是,好动的我在教室的前后左右各个角落都听过课,然后惊奇的发现真的可以听得很清楚!一次和老师一起在食堂吃饭的过程中,得知老师曾经当过狱警,管过犯人,我在想说话声音大,会不会和当年的这个工作有关,要不然管犯人没有威慑力?还记得有一次课堂上有个男生调皮,惹老师生气了。老师发火:“当年犯人我都能管得住,还管不住你?!”然后,那个男生一句话都不敢说了,从此再不敢捣乱。
      老师特别之处其二在于他有别具一格的授课方式。按照惯例,每次上课铃声一响起,他就拿起班级的点名册,开始点名复习提问上节课的内容。但是这是开卷提问,你可以拿着书找,只要你能找得到。呵呵,为了判断你上节课有没有认真听课,老师会问些他说过而书上没有的东西。比如某个作家出生在哪?在哪里逝世的?还有怎么逝世的等等。每一轮只要被提问过一次,就可以轻松几个星期,接下来是提问别人了,这是我个人的感受,也是大家的感受,呵呵。
      在学习文学史作品时,老师总能够清楚地把故事的情节,人物的线索叙述出来。生动的语言,加以手势动作,还会模仿不同人物的对话,这一切深深地吸引着台下的同学们。我想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加有吸引力的课了吧?老师的知识面非常广,这也曾让我敬佩不已!在与老师课外同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也曾问他怎么那么多作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老师笑笑,说:“吃这碗饭的,肚子里当然要有点货。再说这么多年了,一直从事这个行业……”我想这就是所谓的专业技能吧。
      值得一提的是,每每课间,槟郎老师会用上课用的多媒体放些音乐MV,这让我们感到很享受。像我这种“一日无音乐便不欢”的人,无论老师放的是经典古典的音乐,如歌剧《刘三姐》和咱们晓庄的老校歌《锄头舞歌》,还是现代流行音乐《天使的翅膀》、《在他乡》等等,总能给我们带来一份愉悦的心情。与其下课同学们死气沉沉的在那儿发呆,还不如趁此期间欣赏欣赏音乐。不仅可以听到平时很少有机会听到的歌,更重要的是可以愉悦身心,为下节更好的进入课堂听课做准备。
      曾经专业选修课选过老师的鲁迅学史课。说到鲁迅,无非是老师最爱的作家了。每一次说到鲁迅,老师便在讲台上手舞足蹈,激情四射,神采飞扬,好像想要一下子把鲁迅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一样。我觉得老师欣赏鲁迅的魅力与其说在于笔锋,不如说在于性格。老师的性格与鲁迅先生有几分相似,这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孟子曰:“书生天生担道义,智勇浩然走天下”。这句话用在鲁迅先生和槟郎老师的身上恰如其分。首先,他们有独立的人格。没有智者虚张声势、打拱作揖之陈腐,没有文人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之虚伪,更不存在知识分子无病呻吟、顾影自怜之恶习。他们,生就一副傲骨,秉承先哲才气,鹤立鸡群,独往独行。
       同时,他们有真实的自我。他们的真在于敢于直言,公开说别人“不敢说,不想说,不愿说,不能说”的话。敢于用一支笔来抨击整个社会的丑恶,即使知道自己下一步可能面临着危险,但是一颗热切爱民的激愤的心依然会促使他继续拿起这支笔!他们的笔令论敌胆寒,让友人称快。他们的真实在于拿笔当枪,而谱写的却是带有沧桑感的伟大人格。当今社会,还有几个有如此非凡魄力的人?
     槟郎老师爱诗。曾经孙娟老师在班级里提及槟郎,说道:“我们人文院的老师槟郎特喜欢写诗,一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以后再也不写诗了!结果忍了一个月,还是忍不住拿起笔继续写诗……”。呵呵,突然觉得槟郎是如此的可爱,爱诗爱到这种份上也算是罕见,可见爱诗之深哪!我对诗的兴趣不是很大,但是几乎每次读到槟郎的诗,心中都会有点痛。看来社会上又发生什么不公平的,亦或是让人忍不住愤怒的事情了!这个社会渐渐走向寒凉,当官的就是上帝,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欣赏槟郎的一句话:“我宁愿一辈子都不当官,以布衣终身为傲!”爱民的槟郎总能对普通的劳动人民本能地涌出一丝丝温暖。
     一次偶然的机会,读到槟郎的散文诗《悬崖与长蛇之间》。其中有几段看得我忍不住哭了。“他一直忘不了小时侯的一个梦。在梦中,身在悬崖与长蛇之间,他充满恐惧,他动弹不得。他一直坚信这是他小时候做的一个梦,这个梦只做过一次,从此不复在梦中出现,而是在记忆里出现。”
      “一次又一次,被人际交往中的事项所激发,他开始沉迷在一种情绪中。这种情绪抑郁,悲哀,绝望。他感到自己的一生全都是失败的,他感到万事不如人,他感到自己在一个困境里无法摆脱。他沉迷在绝望的忧伤中,脑中记忆的片段飞闪,全是为加重病情的,如蛇在啮着他的心。他困苦不堪, 如在夜晚,则肯定一夜失眠。”
      可能是有过相似的童年经历,所以感同身受。还记得我当时在他的文章下面跟帖评论道:“槟郎老师,人生总不能万事如意的。每个人在他的灵魂深处,都有会令他感到害怕、无奈、苦闷的东西。用一颗乐观平常心来面对生活会好一点。有时候,不必处处和别人比,那样会活的很累,因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只要做好自己,做那个有个性的槟郎!祝您快乐!”不知道什么原因老师一直没有回复我。我想不管人生走到什么样的高度,都会有他的烦恼或者害怕的事。此时此刻,若不能改变它,就要尝试调整心态,换种心情去面对,那样会好一点吧。
      最后,我欣赏老师的人生观。老师说:“等我退休后,我愿去方山寺庙里吃斋念佛,死后化灰洒入扬子江。”先不说这是真假,这种豁达无谓的生死观足以让人敬佩!想想之前社会上的新闻,很多活着的人都开始为自己买死后的墓地,炒的墓地比房价还高!想想这些庸俗的人还真是可笑!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我们可敬可爱的槟郎老师。希望你能够继续保持你那非凡的魅力,独特的个性,越走越好……
     2012-6-7
     
(2012/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