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槟郎文集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铁道信号1001丁梨明
     
       我的学分已满,所以加不加学分对我来说已无关紧要,但有幸认识这位诗人槟郎老师对于我来讲意义就显得格外之重大,且有机会能在此评说槟郎老师也实在是件令人庆幸的事。
       我本人很是喜爱诗歌,可以说对诗歌是情有独钟,上初中时就对现代诗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开始了懵懂的创作。在2010年的夏天,网上一次偶然的发现,于是加入了扫花网——中国知名纯文学网站,之后创作的道路便一发不可收拾。正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情,所以在大二下半学期网上选报公共选修课时我看到了“新诗赏析”这门选修课,于是便勾选了并十分想从中见识见识新诗老师的风采。


       第一节课上,老师那淳朴略微带点土气的书生形象即刻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他不高不矮的个头,鼻梁上架着一副深邃的镜框,蓬松不多的黑发下露出睿智的额头,一个斜跨的背包远远看去就是一位老学长,用现代人的眼光看显得格外不搭调。但是不管大家怎样看,老师就是这样一位文质彬彬和蔼可亲且博学多才的老教师兼诗人。
       从老师的自我介绍中,我便看出了老师颇为诙谐风趣的一面。“我的大名叫李槟,我的笔名叫槟郎,槟是槟榔的槟,郎是新郎的郎。”老师带着一股浓郁的家乡安徽巢湖口音说道(在很多作品中表达了老师对家乡的无限热爱之情),并且在黑板上刚劲有力地写下了自己的大名。从此“诗人槟郎”便深刻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对槟郎老师一下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进一步了解老师,更深刻地对新诗有所认识与了解,并对我的新诗创作汲取更多的营养,以不断创作出更好更优秀的新诗作品。这一点在后来课上课下与老师的交流过程中的确做到了,使我的诗风也改变了不少哟。
       记得是第一节下课后,晚上我发了一条短信给槟郎老师,满怀激情而勇敢地向老师表明了我的心愿:我钟爱于现代诗歌,想问取老师您的新浪博客并加为好友。结果老师如我所愿,接受了我的热情与友好,并向我发出了一个新的指示,老师把讲台让给我十分钟,要我准备好三四首自己的作品在下节课上上讲台讲解,我如是欣喜地答应并且谢过老师给我一次传播我的新诗作品的宝贵机会。上台那天我略微有些紧张,但出于对新诗的敬畏实在很难讲解到位,即使自己写的东西也会懵懵懂懂忘了当时的心境。
       槟郎老师讲课很投情,特专一,每每讲到一处便有感而发,或浪漫或现实,或愉悦或抑郁,或激情或低潮。在讲到徐志摩的诗时总显得无比无奈,浪漫的无法言表;在讲到臧克家的《老马》时,一丝敬意油然而生;在讲到艾青的《我爱着土地》时,想起了老家安徽巢湖,散发出浓浓的故乡情。老师总喜欢一上课先“抛砖引玉”,就是先“抛”一块自己的“砖”(自己写的新诗),进而“引”出下面的“玉”(历史上著名诗人的新诗)。讲到自己的新诗时,会联想到当时的环境与自己的亲身感受;讲到流派诗人时,会发散开去给我们介绍一些流派和一些关于诗人的人生经历。老师常常喜欢自嘲,在他的上千首诗歌里聚集了众多讽刺当今社会的优秀作品,敢说敢写敢评的心境仿佛与我相近,穷困潦倒的“柳三变式”的人格也潜移默化地深入我的诗骨。他那诙谐幽默的教学课堂,同学们往往听得津津有味,对新诗觉得不再神秘与陌生,也对槟郎老师如此独特的教学情怀所深深鼓舞。真不愧是诗人槟郎啊,我心目中的第一任新诗“导师”!
       槟郎老师,最近我在学校对面的吉庆摊位疏导群里找了一份饭馆服务生的兼职,由于干活的需要,所以好几周的星期四下午9、10两节都没去上您的新诗赏析选修课了,在此我由衷的感到抱歉。以后可能再没有机会见面了,但老师您与我的这份师生情谊定将辑入中国新诗史,也定将在长长的诗河中源远流长。
       槟郎老师,能认知您这位诗人实在是我的荣幸,轻轻的您走了,正如您轻轻的来,您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祝您在以后的教学生涯里更加精彩纷呈,祝您在诗歌创作的征途中更加为民乐道,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2012-06-01
(2012/06/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