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槟郎文集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槟郎
     
     还是在我于2004年韩国外教结束回国后,次年春天清明节,我携家小回老家安徽巢湖了一趟。正逢家族族谱修成,我和妻子、儿子李刘洋三人都列名其上。短短两天,我在故乡的山村与兄弟妹团圆,拜访亲戚邻里,上西山祖父母和父母的墓地祭扫,去良胜堂叔家参加翻家谱聚餐,还观看了为庆祝族谱修成而请演的老戏,可谓收获很大。后来感到很遗憾,就是忙碌中,只在一本兄长有的简谱上抄录了几段文字,主要是关于李黼公的。
     回到南京之后,我依据族谱所抄和网上书上所查到的一些资料,在2005年4月21日写成四千多字的《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发表到网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的文章算当代人写作、宣传李黼的很早的,在此几年后,关于李黼的文章才逐渐多了起来。到了2009年,有两个人因为这篇文章而与我联系。


     一是自称做过我的课堂学生的朱琪,他在《收藏家》杂志2009年第六期上发表论文《蒋仁家世考略——从故宫博物院藏李黼手迹说起》,复印一份寄给我,信中说:“李老师:曾经在晓庄听过您的课。我是98级中文系毕业的。无意中了解到明代李黼是您的先人,特以此奉上”。他只写了回信地址,没有附电话和邮箱,而我已经几年没写过纸信了,也无信纸信封,便一时没有回复,时间一拖长,也就一直没有回复。在此向朱琪先生表示谢意和歉意!此信我一直珍藏着,朱琪文中有复印的李黼诗稿片段,让我得以方便地欣赏到先祖的墨宝。
     另一位是我的宗亲李欣,通过网络联系上我。李欣先生是南通中艺毛纺织有限公司的经济师和注册高级经营师。他在2009年4月阅读到《通州李氏宗谱》残本,坚定了“追根溯源、研究李氏历史的决心”,多方查找寻访,取得了丰富的资料,编撰成了新谱书,挖掘出了不少关于李黼公的新资料。当他在网上搜到我这篇文章后,便通过跟帖和邮箱联系上我。由我从中介绍,李欣一行人于2009年5月9号赴巢湖半汤,受到热烈欢迎。互不知晓和往来的南通李氏和巢湖李氏也实现了宗亲关系的对接,原来我们都是李黼公的儿子秉方公的后代。李欣先生年长于我,在辈份上我比他高一级。他与我多次交流关于李黼的新信息,又在他主编的通州李氏新宗谱书中专门提到我“也在网上对李黼的事迹和东李村的状元祠堂进行了宣传”,是我非常感谢的。
     由于身在外省,远离故乡,我对宗族名人了解甚少,只在2005年那次回乡中知道李黼和他的父亲李守中,也是家族新修族谱的正式的有证的源头,其它时代有哪些名人值得关注就不知道了。李黼不但是状元,而且在江州死难中也表现壮烈,便成为我怀念的重心。今年春节,因为大侄女结婚,我终于在六七年后再次回乡,是大年初四,实际只呆了二三个小时就又离开了。这次回乡,我第一次到复建的新祠堂拜谒,较失望,比我记忆中小时候的祠堂小多了,也简陋多了。
     我小时候祠堂很大,不逊色于皖南大族至今保存完好的祠堂,我在《徽州无梦到巢湖》一文中回忆了它的辉煌过去。在我七、八岁的文革后期祠堂逐渐被拆完,只剩下个空场地,也被四周的人家的宅基地侵占。回到南京后,我在2012年2月9日和10日,写了两首诗记述我回乡的见闻和感想:《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与《春节回故乡》。复建的祠堂的中堂上便挂着李黼公和他的父亲李守中公的画像,画像两边的对联是:“文靖家声远,青莲世泽长”,梁上匾额题为“光前裕后耀祖荣宗诗书永继”。
     我原先了解的宗族的信史只追溯到李守中公,分享李欣宗亲的研究成果,现在又可往前推几代了。首先是李俊,有研究者说他是梁山好汉混江龙李俊,尚难以确证。李俊的儿子李成由开封迁至阜阳,官任颍州判官权知州事,赠亚中大夫、广平路总管、轻车都尉、陇西郡侯。李成应该是宋朝的大官,他和他的儿子李荣在宋元联合抗金中与蒙古贵族建立了良好关系。《元史》里提到李荣不多,但能说明他较早归顺了元政权,为嘉议大夫、佥书枢密院事、上轻车都尉,元大历戊辰过世,享年81岁,也像父亲一样被追封为陇西郡侯。李荣的长子即为李守中,状元李黼是李荣的孙子。现有河北三河、盐山的李氏的族谱以蓼莪即李成为第一代,李守中为第三代,状元李黼的弟弟李绅为第四代。其地族谱说蓼莪:“宋时世居金陵县,自丹阳而家徙居颍州,自此始祖也”。没想到我的先祖也曾经是南京人,由南京迁到阜阳,由阜阳到巢湖。而我又由巢湖漂泊到南京了,不是又回到祖居的土地了吗?
     再来谈状元李黼。2002年5月9日,阜阳市抱龙桥工地发现一座元代古墓,经专家考证,墓主人为女,正是李黼的祖母,李荣的后妻,墓志铭尾字为“诸孙冕、藻、黼、绣谨志”。作为元朝重臣家族,李氏不少人死于元末农民起义。刘福通农民军攻打颍州,状元李黼的哥哥李冕率众抵抗而死。李冕的儿子秉昭跟随叔父李黼守江州,叔侄同战死于徐寿辉农民军,李黼公更是面对滥杀,大喊“杀我,毋杀百姓”,被敌牺牲。明嘉靖十二年(1533年)颍州建有三忠祠。江州(九江)也在明代被开国帝王朱元璋倡议而建有纪念李黼的祠堂。
     先祖李黼公主要是文官重臣,还是诗人和书法家。他的书法至今仍有一幅传世,被珍藏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其诗在网上搜到沈天谕先生发帖并且注释的二首可欣赏:一是《挽宋显夫》:“人世百年遭此厄,天隔万里几时来。松厅交契半成尘,又见銮坡失此君。只意远恢先世业,岂期中断立朝勋。仅余名位传遣息,无补饥寒有古文。泉路难兄诗侣在,满山明月两孤坟。”二是《感事》:“弥勒何神孕祸胎,(鼠巠)鼯动地起风埃。烟销郡国民生苦,血染江淮鬼物哀。石田也有蓝田玉,可惜同成一炬灰。”沈先生解释:“‘只意远恢先世业’是隐指恢复大宋,是李黼忠烈的本性,不忘先世是大宋的子民,‘满山明月两孤坟’也是他最后的归宿。‘弥勒何神孕祸胎'是指刘福通利用白莲教信仰弥勒佛,弥勒大度能容却变成大肚子孕成祸胎;‘石田也有蓝田玉’,红巾军乱,玉石俱焚,李黼就是那好的“蓝田玉”爱民的官”,可谓对一代元代的汉族儒生或知识分子的特别心理有较准确的把握吧。作为汉族正统皇祚赵宋早已不存在了,外族与汉族的上层联合统治的王朝的施恩被接受和感激,农民起义在正统思想里都被视为乱匪,再想想清朝的汉族大臣,你要李黼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呢?还是称赞李黼“忠臣义士,舍生取义,身殁而名存,有以垂训于天下后世”的大明皇帝朱元璋的判断有意思:他是元朝江山的正宗继承者,也是一定程度的臣子;其它农民军包括杀死李黼的徐寿辉部,都是敌,都是匪。
     至今阜阳城里的北关小东门西侧仍有纪念本地区唯一的状元李黼的状元巷。利辛县汝集镇天官李村西北、东方红河东岸有状元坟,是李黼的衣冠冢,而今丘冢上成了庄稼地。不过,听说利辛当地已有规划,元朝状元李黼的家乡将被打造成皖北唯一的“状元故里”,将建设成占地300多亩的状元广场,广场上建状元长廊,天官李自然村建设包括状元坟、门牌、展馆等工程。作为状元李黼公的后人,为这个规划而高兴,也希望引起更高级别的政府的重视,开阔眼光,复活历史文化资源。
     2012-6-19
     
(2012/06/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