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登南京弘觉寺塔]
槟郎文集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一对蝴蝶的传奇
·隐逸南京的诗人槟郎
·槟郎的故事
·孟姜女的眼泪
·我所认识的槟郎
·独对爬山虎
·暑假开始了
·方山的月亮
·耐人寻味的槟郎
·拜谒郑和墓
·槟郎诗歌选
·相关槟郎资料一集
·槟郎随笔选
·游览金牛湖
·故乡的洗耳池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怀念大力寺水库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访狮子岭兜率寺
·奇美的香樟园
·咏南京城墙
·执手桃叶渡
·咏惠济寺银杏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韭菜兰
·槟郎诗歌年集1994年前
·槟郎诗歌年集1994-2004
·槟郎诗歌年集2005
·槟郎诗歌年集2006
·槟郎诗歌年集2007
·槟郎诗歌年集2008
·槟郎诗歌年集2009
·槟郎诗歌年集2010
·槟郎诗歌年集2011
·槟郎诗歌年集2012
·槟郎诗歌年集2013
·道旁桂花香
·中秋桂花月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巢湖水神谣
·请吃海棠果
·秋病念菊
·情人的雨伞
·鸭绿江口大势
·朱元璋见李自成
·魔狱昆明
·跟着贼老五
·洞玄观的菊花
·信仰上的追寻者槟郎
·旅游者槟郎的文学
·南京有个槟郎
·奇葩诗人槟郎
·我喜爱的槟郎诗歌
·行走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游方山
·小忆可爱的人槟郎
·寄情山水的槟郎
·百变诗人槟郎
·南京爱情隧道
·不一样的槟郎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登南京弘觉寺塔

   
   登南京弘觉寺塔
     槟郎
     
     把一只牛角踏在脚下,


     把帝国的天阙踏在脚下,
     在扬子江与秦淮河间的圣山上,
     古都的最美春色便惊现眼底。
     更鹤立于一柱擎天的古塔,
     把中华帝国的里里外外细看。
     国在山河破,谁在怆悲?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对臣民剥皮凿眼的
     东吴后主,绑手抬棺去投晋。
     舍身事佛的梁武帝饿死在台城,
     陈后主与张丽华逃进胭脂井。
     长江路上的总统府还在,
     谁又将多党直选的自由民主的
     中华民国的大陆区葬送?
     中山伟灵在巍巍钟山下怆悲。
     国在山河破,民权不得伸。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一代词宗的南唐后主
     岂是粗鄙的孙皓可比,
     却也同样缚臂抬棺臣服外敌。
     父祖二陵就在正南方的祖堂山下
     的山坡上,诗歌无能于救国?
     要走出象牙塔,成为匕首投枪,
     鼓动民众,一击制敌于死命。
     你的笔太柔嫩、太狭窄,
     轻易地被牵机药引往了何处?
     国在山河破,问君能有几多愁?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岳飞的抗金故垒
     塌废在风波亭莫须有的罪名。
     我看到誓言沉船死战的唐将军,
     临战逃跑,把国都和民众
     丢在了倭寇的血刃上。
     很快有以报国为志的汪主席,
     发起组织了忠义救国军,只是
     被东洋人压着阵,去清剿
     有血性的同胞,甘当二鬼子。
     你可见后来的统治者煽动反帝,
     却裸体做官而将妻儿移成帝国民。
     国在山河破,石敬瑭子孙不绝?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漫天遍野的二鬼子
     锤刀护身,进村强拆,
     自焚的烈焰呛不醒愚昧麻木
     的炎黄子孙。跪着的站起,
     终于有了钱明奇的爆炸
     和张烈女的刀捅,还太少。
     我看到民众的纳税被挥霍在
     维稳,高价聘一百个流氓
     监控迫害一个善良正直的盲人。
     国在山河破,兴亡只是一党
     一派的私事,人民总是被蹂躏。
     
     春牛首,我来的脚步
     沉重。把帝国的天阙踏在脚下,
     古都的最美春色也是幻影。
     在挺拔于牛角的弘觉寺唐塔顶,
     把中华帝国的里里外外细看。
     国在山河破,谁在怆悲?
     我终于看到法融禅师走来了,
     快快快,请给削发为僧,
     槟郎要将自己薙个六根清净。
     2012-6-13
(2012/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