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登南京弘觉寺塔]
槟郎文集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故乡的荷塘
·雨夜思念伊人
·洪水的自辩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季节的拆迁
·儿时的游泳
·抗洪美女
·鬼子进黄海了
·最后的山寨美女
·黩武的风景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楼兰美少女
·声援陈玉莲
·读五人墓碑记
·怀念唐伯虎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登南京弘觉寺塔

   
   登南京弘觉寺塔
     槟郎
     
     把一只牛角踏在脚下,


     把帝国的天阙踏在脚下,
     在扬子江与秦淮河间的圣山上,
     古都的最美春色便惊现眼底。
     更鹤立于一柱擎天的古塔,
     把中华帝国的里里外外细看。
     国在山河破,谁在怆悲?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对臣民剥皮凿眼的
     东吴后主,绑手抬棺去投晋。
     舍身事佛的梁武帝饿死在台城,
     陈后主与张丽华逃进胭脂井。
     长江路上的总统府还在,
     谁又将多党直选的自由民主的
     中华民国的大陆区葬送?
     中山伟灵在巍巍钟山下怆悲。
     国在山河破,民权不得伸。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一代词宗的南唐后主
     岂是粗鄙的孙皓可比,
     却也同样缚臂抬棺臣服外敌。
     父祖二陵就在正南方的祖堂山下
     的山坡上,诗歌无能于救国?
     要走出象牙塔,成为匕首投枪,
     鼓动民众,一击制敌于死命。
     你的笔太柔嫩、太狭窄,
     轻易地被牵机药引往了何处?
     国在山河破,问君能有几多愁?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岳飞的抗金故垒
     塌废在风波亭莫须有的罪名。
     我看到誓言沉船死战的唐将军,
     临战逃跑,把国都和民众
     丢在了倭寇的血刃上。
     很快有以报国为志的汪主席,
     发起组织了忠义救国军,只是
     被东洋人压着阵,去清剿
     有血性的同胞,甘当二鬼子。
     你可见后来的统治者煽动反帝,
     却裸体做官而将妻儿移成帝国民。
     国在山河破,石敬瑭子孙不绝?
     
     七级浮屠的窗口如镜,
     我看到漫天遍野的二鬼子
     锤刀护身,进村强拆,
     自焚的烈焰呛不醒愚昧麻木
     的炎黄子孙。跪着的站起,
     终于有了钱明奇的爆炸
     和张烈女的刀捅,还太少。
     我看到民众的纳税被挥霍在
     维稳,高价聘一百个流氓
     监控迫害一个善良正直的盲人。
     国在山河破,兴亡只是一党
     一派的私事,人民总是被蹂躏。
     
     春牛首,我来的脚步
     沉重。把帝国的天阙踏在脚下,
     古都的最美春色也是幻影。
     在挺拔于牛角的弘觉寺唐塔顶,
     把中华帝国的里里外外细看。
     国在山河破,谁在怆悲?
     我终于看到法融禅师走来了,
     快快快,请给削发为僧,
     槟郎要将自己薙个六根清净。
     2012-6-13
(2012/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