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李芳敏144000
·妓女可以成為基督徒么?
·誰說人是万物之靈呢?
·海底基地
·我甚麼都不要,除了僕人吃掉的以外,但與我同行的亞乃、以實各、幔利所應得的分,讓他們拿去吧。
·殺了兩只狗^-^ 加州有地
·俄罗斯要向以色列学习打击恐怖主义经验 vS 印度总理:巴基斯坦是“世界恐怖主义中心”
·死共匪就是 欠人罵
·全世界無處可申的冤屈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
·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
·可是時間已經證明,毀滅的來臨,越來越近了。
·“孫中山早就提出過‘喚醒民眾’,過了那么多年,我看中國民眾昏睡的多,醒的少之又少!”
·神說:“你的妻子撒拉,真的要為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立我的約,作他後裔的永約。
·每天都要禱告上帝...讓 共匪死光光..讓那些 沒人選的 高台⋯⋯狗官=天打雷劈=死無葬生之地!!! 今日中國 公開造假說謊=死共匪...一定下地獄 永遠的火湖!!!
·情報員之死
·耶和華說:“控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聲音甚大,他們的罪惡極重。 21 我現在要下去,看看他們所行的,是不是全像那聲聞於我的控告;如果不是,我也會知道的。”
·妓女最早上天堂!!!~~~那些 假道學=最快下地獄...
·馬來西亞残胞特权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
· 周亞輝,你錯了!!!! 假如13亿中國人民, 每一個中國人民通通好像台湾小小妮這樣, 你認為中國现在還有腐败专制的共产党和一党独裁的制度嗎?
·你周亞輝只需要回答: 你周亞輝是死共匪的敵人嗎? 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死鬼毛泽东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劉曉波:毛澤
·義人看見仇敵遭報就歡喜,他要在惡人的血中洗自己的腳. 11 因此,人必說:“義人果然有善報;在世上確有一位施行審判的神。”
·主题:【教你如何杀人.无敌tips.心术不正者勿看】
·Lee Fung Meng Card Balance Due : RM 7,060.62
·只有一党独裁60年 無恥的共狗殭屍是搞自灭战略的支那劣种
·优昙婆罗花
·(婆羅洲) 沙巴州家中发现珍稀优昙婆罗花。
· 教訪民如何殺無恥的共狗殭屍 ^-^
·Palm Oil: Costing The Earth?
·伊朗核问题背后的什叶派因素
· 你們的屍體必倒在這曠野;你們中間被數點過的,就是按著你們的數目,從二十歲以上,向我發過怨言的,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永遠不要忘記死共匪殘殺中國人=六四照片!!!(12张图)
·44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45 並且變賣產業和財物,按照各人的需要分給他們。
·示每違命與死亡.: 現在你為甚麼不遵守你向耶和華所起的誓,和我吩咐你的命令呢?”
·2010年4月7日 地震列表
·我冷冷地道:“不必多說了,你們那寶貝情報員,是怎樣從大樓上跌下來的?”
·記得加上 一根點燃的火材 ^-^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好望角, 基督徒不可怕!
·救中國, 消滅共匪.
·我耶和華已經說了,我必要這樣對待這聚集反抗我的惡會眾;他們要在這曠野滅盡,在這裡死亡。
·美国消灭了多少政敌?自己的总统都灭了不是一个两个,你应该谈谈这才公平.
·他說明天,在他們村落的北方,有一個人會死于意外,這個人的死,會令得全世界都感到意外。
·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被視為美國自由主義的代表。
·地球人為甚么不會拚命?暴政的滅亡,是要有人肯拚命。
·挾詐而盡坑殺之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杜令立即道:“這個專門名詞,叫作“偷生”!” 确然,地球人忍辱愉生的多,奮起反抗拚命的人少,這才形成人類的歷史,直到近前,仍然有著少數暴君統治看大多數人,竟然可以隨意殘殺的行為出現的原因!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 吉爾吉斯暴動 內政部長遇害副總理被挾持
·2010年4月8日 地震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妙觉慈智父亲是中共的机要特务
·等到民真不畏死之日,恐怕,也是给有些人送棺材之时 。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不要臉的 煽惑 肉麻 低級 下流=就是死共匪唯一長項=不要臉的級點!!!
·白烨先生的《80后的现状与未来》
·给扒粪者说,自由中国的建议 :
·2010年4月9日 地震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到了第四代,他們必回到這裡
·有什么樣的民眾,就有什么樣的統治者。
·每個人,不論處在何种境地,他要想些什么,都有他的自由,极權統治者不論用何种方法,都無法阻止。
·獵頭族, 婆羅洲沙巴獵頭族,砂勞越獵頭族...
·最有可能是變成了火山,噴射岩漿,是火山的活動形式之一。
·祝你 全家死光光 討人厭的鬼傢伙!!!
·總要有犧牲的!這是一句壯語!
·互相為敵的人,又怎么建立高度的精神文明呢?
· 保羅見了這異象,我們就認定是 神呼召我們去傳福音給他們,於是立刻設法前往馬其頓。
·神經緊張 性情乖謬
·跟往事乾杯
·焦點人物:波蘭總統列赫.卡臣斯基
·受到包括用牙籤插入生殖器在內的酷刑。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7)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序:珍惜台灣 關懷中國
·廖祖笙又和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個兒子,給他起名叫塞特,因為她說:“ 神給我立了另一個後裔代替梦君,因為"杀人恶魔"殺了他。”
·You Raise Me Up - The Lion King
· 撒拉說:"神使我歡笑,凡聽見的,也必為我歡笑."
·蒋经国口述:妻子静宜的死亡真相与我父亲无关
·蒋经国一生的三段情--发妻冯弗能离去,情人章亚若被杀, 夫人蒋方良坎坷
·基督教与天主教的不同
· 你想要什麼?What do you want to be?’
·有网友说,「雷,太雷,出门一定要带避雷针」
·“是非審之於己、毀譽聽之於人、得失安之於數”
·神說:“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所愛的獨生子以撒,到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一座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精神病好, 你可以合法殺不要臉的爛中共 ^-^
·阿贱巧用迷魂药《裸教徒》(四十四)
·男人被强奸怎么没人管啊?身为男人却被强奸了,怎么办?
·2 生 有 時 , 死 有 時 ; 栽 種 有 時 , 拔 出 所 栽 種 的 也 有 時 ;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凡 臨 到 眾 人 的 事 都 是 一 樣 :It is the same for all. :眾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
·老人又道:“不但消滅了人,而且,一下子消滅了所有的生物!”
·‘核子動力的萌芽時期:西方戰略思想史
·李银河:公权力干涉私生活, 如何避免是个大课题
·男子為性而愛隱瞞已婚 遭癡情女沸油潑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我耸了耸肩,对他的话,不表示意见。世界上自然有各种不同的人,有的人以为害怕,妥协可以解决问题,有的人则坚持信念、勇敢地和逆境作战,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http://www.tianyabook.com/kehuan/nikuang/hyl/007.htm
   
   第七部 外星人的问题
   

     那白衣人只是道:“我们会引导你去看一些东西,看你在看到了这些东西之后的反应怎样,必须提醒你,当你看到了那些东西,不必用心去记忆,因为不论你的记性多好,我们都有法子令你记忆消失。”
     我很同意那白衣人的讲法,因为他们的确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消灭人的记忆。我已经失了一天,我全然无法知道我失去的一天中,有过甚么经历。
     那种特殊的消灭记忆的方法,以及我突然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这一切,都说明他们有着超人的能力!
     从这几点联想起来,他们不是地球人,似??愈来愈可能了。
     我呆了好一会,才道:“要我看一些甚么?”
     那白衣人的身子摇摆着:“那是无线电视传真,在地球上相当大的一块地方中发生的事,这些事,你可能很熟悉。”
     我对那白衣人的话,感到莫名其妙,我道:“请你说得明确一些,同时,我的问题,你们仍然没有回答:你们来自何处?”
     那白衣人又摇了摇头:“这没有意义,请你不必再问了。”
     我大声道:“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十分有意义,是以我必须要问!”当我讲到这里的时候,我略顿了一顿,然后加强语气地道:“你们来自甚么地方,我想,你们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白衣人发出了一下笑声,也不知道他这下笑声,究竟是甚么意思。
     他坚持着不回答我,我也难以再问下去,沉默了片刻,他才道:“你愿意不愿意接受我的邀请,去看一些在地球上发生的事情?”
     当他这样讲的时候,我的心中也恰好在想,你不回答也不要紧,我是可以在和你接触之中,慢慢地探知你来自何处。
     要探知这神秘的白衣人究竟来自何处,以及要得到保尔和巴图的消息,我当然非装作和这家伙十分合作不可,是以我点了点头:“好,我们去看,我们怎么去?坐飞机,还是搭潜艇?”
     “不用,就在这里,我们有电视,极大的电视萤光屏,使你如同置身现场一样,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声音。”我呆了一呆,问道:“刚才你说要我去看一些东西,是看电视?”
     那白衣人点头道:“是的。”
     我又问道:“电视上出现的,是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情形么?”
     白衣人的回答,仍然很简单:“可以说是这样。”
     我急速地想着这个问题:他们用甚么法子,使得他们设在此处的电视接收机,可以看到世界各地呢?
     照地球上的方式来说(我已经假定他们不是地球人),那么,必须在世界各地,普遍地设立电视摄像站和播送塔,而且,还一定要通过人造卫星的转播,才可以在一个固定的地点,收看到世界上固定地方的情形。
     若是说来自另一个星球的人,居然能在地球的每一个地方都设上电视传送站,而地球上的人仍然一无所知,那太可怕了!
     那白衣人道:“请跟我来。”
     他向前走去,我在后面跟着,来到了雪白的墙前,我伸手在墙上摸了一下,以确定这种洁白的建筑材料,究竟是甚么质地。
     但是我却得不到结论,这看来全然是新的东西,它摸上去是温热的、光滑的、像是一块刚被温水浸过的玻璃。在我摸向墙壁之际,白衣人冷冷地道:“你似??十分好奇?“
     “当然是,身处在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没有人会不好奇。”
     “你这话多少有点过分,”白衣人不同意:“有更多的人,来到了这里之后,一点也不好奇,害怕得完全成了木头人。”
     我耸了耸肩,对他的话,不表示意见。世界上自然有各种不同的人,有的人以为害怕,妥协可以解决问题,有的人则坚持信念、勇敢地和逆境作战,每一个人都有他的自由选择,何必争论?
     白衣人伸手,向墙按了一按。
     他手上戴着白色手套,在他伸手向墙上按去之际,我注意到他的中指之上,有一团白亮的光,突然出现,一闪即灭,墙上一度暗门打开,白衣人随即向门外走去。
     我仍然跟在他的后面,门外是一个穿堂,一切都是白色的,穿堂的中心,是一条十分粗大的圆柱,白衣人带着我,直来到了圆柱之前,“刷”地一声响,圆柱打开了一个半圆柱形的门,白衣人走了进去,我也走进去,和他并肩站在圆柱之内。
     然后,门关上,我觉得像是在向下降,圆柱内一片银白色。
     在我离开了普娜的吃食店,来到了这里之后,我所看到的一切,全是白色的,这使我不能不问道:“看来,你们似??很喜欢白色。”
     白衣人却笑了一下,道:“你不会明白的。”
     这时,下降的感觉停止,门再打开,我到了一个巨大的大堂之中。
     那大堂像是一个大城市的火车站,上下四面,全是白色,只有在正对着我的那一面,大约有十尺高、二十尺宽的一幅长方形,是银灰色的这是我唯一看到的不是白色的东西。
     大堂中有七个同样的白衣人,坐在一具巨大控制台之前,那具控制台,看来像是一具极其复杂的电脑,上面各种各样的按钮,数以千计。还有许许多多发出白色光芒的小灯,在明灭不定。”
     那七个白衣人并不转过头来,只是自顾自地工作着,那带领我前来的白衣人则将我领到了一张沙发之前:“请坐下。”
     我坐了下来,坐下之后,我正面对着那一大幅银灰色。这时,我才陡地想起,这是电视萤光屏如此巨大的电视萤光屏。
     那白衣人站在我的身边:“请你用心地看,然后,请你合作,解释我们一些问题,因为你是直到如今为止,我们遇到的最大胆的人。”
     我立时试探着问道:“我的朋友,巴图和保尔呢?”
     那白衣人支吾道:“他们很好,但是我们主要的问题,还得要你来解决,因为你……”他停了片刻,像是不如该怎样措词才好,然后才道:“因为你对我们表示最大的疑问的一些问题,可能比较熟悉些。”
     我自然不知道他的话是甚么意思,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所谓“疑问”是甚么!
     那白衣人扬了扬手,道:“开始了!”
     他一句话才出囗,我的眼前,突然感到了一阵目眩,在那一大幅的银灰色中,我突然看到了绚烂的彩色,而且彩色的传真度又是如此之高,我看到了蓝天、白云,然后,我又看到了成千成万衣着绚烂的男女。
     那是一个极具规模的足球场,而一场显然是十分精彩的足球比赛,则正在进行。
     我定了定神,我立即怀疑,那是他们在故弄玄虚,放映一套纪录电影,因为我看到的一切,实在太真实、太清晰了,甚至于有立体感,以致我在刹那问,犹如自己也在球场中一样。
     但是当我回头四顾之际,我却看不到任何电影放映的设备,我还想再找时,我身边的白衣人已然道:“这是巴西的圣保罗大球场,你看!你看!”
     我给他的声音,引得转过头去。的确,那是南美洲。
     因为只有南美洲的足球迷,才会在足球比赛之中,有那样疯狂神情。
     他们不论男女,都在张大喉咙叫着,挥着手。
     正如那白衣人所说:可惜没有声音。
     我看到,镜头是不断地转换着的,有时我看到的是球场的全景,有的是球员的特写镜头,但是更多的则是观众。
     在我看了约莫十分钟之后,事情便发生了。
     事情是突如其来的,好像是由于此赛中两队中的某一队,踢进了一球,但后来又被裁判判决无效之故我不能十分确定这一点,由于我在事先,根本不知道事情会发生,所以也未曾注意。
     我只是看到,先是球赛停了下来,接着,便是观众涌向球场,然后我看到一大队警察冲了进来。
     再接下去,事情便发生了。我所指的“事情”,是指那疯狂狂的打斗而言的。观众和观众、观众和球员、观众和警察之问,开始了混战。几万人都像疯了一样,有些人则并不三加打斗,只是直着喉咙在叫,这一部分人,大多数是女人。
     我看到了一场足球暴动!
     在南美洲,足球暴动并不是甚么特别的新闻,但是在报纸上读到足球暴动的新闻,和眼看到的,究竟不同,虽然没有声音,但那种血肉横飞的情景,仍然看得我膛目结舌,难以喘气。
     我更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拍摄来的,因为我还看到有两个中年人,被推倒在地上,上千的人,就在他们的身上踏了过去,踏得他们脸上只是血肉模糊的一片。我又看到,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人,被人用小刀子用力地刺着。
     刺他的也是同样的少年人,一刀又一刀,似??将被刺者当作一块可囗的牛排一样。我更看到了互相群殴的场面,人像是疯狗一样地,用他们的手、脚、头、囗去攻击对方。
     我足足看了半小时之久,才看到直升机飞来,浓烟自直升机上喷出来,人群开始走散,但是仍一堆一堆地聚集着,破坏着他们所经过的地方的一切可以破坏的东西,囔叫着。
     在球场上,遗下的是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有的尸体,由于已经伤得太重,以致实在没有法子辨认出那原来是一个人。
     尸体的数字,至少在两百具以上。当我看到了这里的时候,白衣人扬了扬手,我眼前的一切不见了,又恢复了一片银灰色,但由于那一切太使人吃惊了,是以我仍然呆坐着。
     好一会,我才听得那白衣人道:“我们想请问,为甚么好好地在寻找娱乐的人,会自相残杀起来?为甚么他们要相互了结对方的生命?他们全是人!?”
     我苦笑了一下:“当然他们全是人。”
     “那么,请回答我,为甚么?”
     “你也看到的了,我想,是因为有人抗议裁判的决定。”
     “那么,除了流血之外,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时,我更加肯定了这几个白衣人不是地球人,也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我有着替地球人辩护的义务,是以我道:“你该知道,人的情绪,有时很难说,球赛的时候,必定有敌对的双方,每一方面的人,都希望自己拥护的一方获胜。”
     “那也不至于动武,就让球队凭自己的技术,去公平地作出胜负好了。”
     “当然那是最好的办法,可是有时,一些细小的问题,便会导致争执,而在情绪的激昂之中,争执就可能演变为动武了。”那白衣人冷笑了一声:“朋友,照你的结论来看,地球人实在还是一种十分低等的生物,因为地球人根本不能控制自己。”
     我听得那白衣人这样讲,心中自然十分不愉快,但是我却又难以反驳他,因为我刚才所讲的那些话,的确是可以导致这样一个结论的,我只是反问道:“那么你呢?你是不是一个高等生物?”
     那白衣人对我的问题避而不答,却继续攻击地球人:“地球人低等,是一种近??白痴的极度的低等。为了一场球赛的胜负,竟可以演变成如此凶残的屠杀,这种行动,实在是白痴的行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