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万润南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5)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6)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7)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8)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9)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0)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1)
·《经济日报》讨论四通现象(12)
《文章转贴》
·ZT易中天:盘点李泽厚
·ZT易中天:走近顾准
·ZT吴敬琏:中国需要这样的思想家
·ZT李慎之:智慧与良心的实录
·ZT易中天: 劝君免谈陈寅恪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1)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2)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3)
·ZT杨继绳:重新争论中国向何处去(4)
《一起听歌》
·听凯莉唱《英雄》
·听两位巨星唱《心存信念》
·听西城男孩唱《流亡之徒》
·听席琳.迪翁唱圣诞歌
·听席琳.迪翁唱《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听费翔唱《故乡的云》
·听黑鸭子唱《同桌的你》
·听黑鸭子唱《常回家看看》
·听侃侃唱《老家》
·听智者唱《茶韵》
·听黑鸭子唱《太湖美》
·听黑鸭子唱《半个月亮爬上来》
·听毛宁唱《涛声依旧》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全国工商联不算是一个民主党派,但它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和另外八个“花瓶党”大致相当。


   
   1988年11月27日至12月3日,第六届全国工商联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我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在这次会上被安排为工商联全国执委会的常委。
   
   这次会上,最耀眼的明星是荣老板。因为他将在这次会上成为全国工商联的第三代掌门人。我也因此有机会可以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位老一代的红色资本家。
   
   全国工商联成立于1953年,第一代掌门人是陈叔通,继任的是胡子昂,到荣老板,已经是第三代。陈叔老是满清进士、翰林院编修,参加过戊戌变法,1966年过世。胡子昂,也是在中共开国大典上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贵宾。陈叔通和胡子昂,这两位都是中国近代史上倡导和实践“实业救国”的代表人物。
   
   到1988年全国工商联开六大时,胡老已经91岁,荣老板72岁,我42岁。
   
   七十二岁的荣毅仁依然相貌堂堂、神采奕奕。一头银灰相间的头发向后梳理得有条不紊,方脸、浓眉、高鼻、大嘴,典型的“南人北相”,相书上说:“贵”。
   
   荣老板一口无锡普通话,旁人听起来可能很吃力,但我的老家也在那边厢,所以有一种听到乡音的亲切感,但听过他一番讲话之后,这种亲切感便荡然无存。
   
   在讨论工商联的性质和地位时,有这样一句话:工商联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工商界组成的人民团体和民间商会”。
   
   这个“下”字让许多代表感觉不舒服,纷纷提出了意见。有人随口说了一句:那我们只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了。
   
   这时候荣老板出来讲话了,一口无锡普通话:“有人说什么要‘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俄尼的对策就是:紧跟党中央的决策!”
   
   倒是共产党派到工商联的党代表,排名第一副主席的李定,显得通情达理。他出面讲话安抚大家,并且从善如流,把章程中的那个“下”字去掉了,变成了现在的说法:“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商界组成的人民团体和民间商会”。
   
   李定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中共统战部的副部长。所有的花瓶党,都有一个李定这样的角色,他们是党代表、监军、真正的核心。所以当遇到敏感问题时,荣老板表现得诚惶诚恐、小心谨慎,李代表却表现得雍容大度、善解人意,因为他们是当家的、真主人。
   
   李定云南人,1947年北大经济系毕业,同年入党。一张瘦瘦的白净脸,戴眼镜,很斯文的书生模样,因为他讲话得体,给我留下相当良好的印象。
   
   很显然,我是被“有关当局”安排到工商联的“新一代”红色资本家。当时海外的传媒称“四通是邓小平和资本主义十年调情的一个最杰出的成果”。其实,我和荣老板大不一样,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我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中信公司是邓小平的“有心栽花”,而我们四通却是政府部门“无意插柳”。据说,中信作为国际经济合作的平台,出自总设计师的构想。为了请荣毅仁出山,邓小平曾经三顾茅庐。
   
   邓小平在经济改革方面,确实有想法,也有魄力。他不仅是“摸着石头过河”,而且善于“投石问路”。请荣老板出来成立中信,就是试图让中国的经济和世界经济接轨的“投石问路”。
   
   荣老板的公开身份是民建的成员,实际上他在1985年加入了共产党,是“同志”。从张学良、赵朴初到荣毅仁,许多所谓党外人士,其实都是共产党的“地下党员”,这是共产党厉害的地方,是孙悟空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的独门功夫。最新出炉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内地官媒称其为“同志”,大家一点都不用奇怪。中共的喉舌一向假话连篇,但有时候一不小心,也会说一、两句真话。
   
   荣老板有一句名言,说自己是“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在我看来,他谦虚得很。他其实是“发上等愿,结上等缘,享上等福”。他拿共产党的钱(据说是六十亿元)办起了“中信”这样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然后和王震家属结缘。1993年,他把这个财团交班给了王震的儿子王军。王震则把自己摘下来的“共和国副主席”的乌纱帽,戴到了荣老板头上。这种明目张胆、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很少被人注意到,一叹。
   
   在这次工商联大会上,阎明复代表党中央致贺词,袁木做经济形势报告。一位言辞恳切、中规中矩;一位言不及义、歪瓜劣枣。后来这两位在1989年的政治风暴中各有不同凡响的表演。
   
   来参加全国工商界联代表大会的,基本上是两类人,一类是老的有产者,他们被剥夺了财产,在会上是回顾,诉苦,要求落实政策;一类是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他们则是担心共产党初一、十五不一样的政策。有一个年轻代表说:“我虽然挂着集体的招牌,实际上是个体,现在赚的钱和资产是谁的?如果共产党要,我马上交给他。”
   
   在这次会上,代表们对当局“一刀切”的做法叫苦连天。他们说,清理经济环境,整顿经济秩序,是必要的。但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效益,不管市场需求、不管已经投下了多少,什么都是“一刀切”,结果是一团糟。银根紧缩,许多基本建设被迫一律下马,埋在地下的几十个亿便血本无归。还有人说,清理整顿是除害虫,当然是好事。但现在卖假农药的太多,结果没有杀死害虫,却把秧苗给杀死了。
   
   在这次工商联的会上,我又遇到了天津开发区的叶迪生,这是一位明白人。他说:如果不按国际惯例办事,一定要受惩罚。也有的代表说:我们也就是发发牢骚。还有人引用当时的顺口溜: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白说也要说,争取不白说。
   
   这些话,生动地反映了“花瓶议政”的无奈。
   
   
   @
(2012/06/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